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四十八节 曙光,胜利时刻Ⅱ(下)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双双,给各部发电报,艳阳计划现在正式开始,传我的命令,给我狠狠地打,决不要心软,消灭小鬼子,告慰那些烈士的在天之灵。还是那句话,命令,不留战俘,为死难得中国人民报仇。”我激动得说着,内心的怒火在燃烧,城内的难民区大火还没有熄灭,我们的人民还在遭受日本人的屠杀,至少在商丘,我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小泉大队长高声吟唱着自己军队的歌曲,心中充满了对自己军队的自豪感情,豪情壮志在他内心沸腾,进入中国后自己曾经给部下训话,呼吁他们为国家而战,要不畏牺牲,战死的人会进入神社,升天为神。

小泉大队长手里摸着自己妻子给自己缝制的幸运符,望着城外肥沃的田野,望着飞向自己的中国军队炮弹,并没有进行躲避,他停止了唱歌,大声地对飞来的炮弹吼道:“这一次,你们赢了,但下一次就是我们赢了,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轰隆几声巨响,红光连闪,小泉大队长所在的城楼顿时灰飞烟灭,变成了一堆废墟。

小泉大队长的死造成了北城门附近日军指挥系统的混乱,实际上,日军小泉大队打到现在这个份上,已经丧失了进攻能力,很快,他们连防御的能力也会丧失掉。

“看到了吗?”当第一缕晨光从天边出现的时候,有两个人在问着同一个问题,一个是困守起义军指挥部的日军川岛中队长,他望着北城门的方向,希望自己的指挥官可以看到这面迎风飘扬的日军军旗,知道他已经完成了任务,占领了中国起义军指挥部,他对着太阳自言自语的说道:“小泉君,看到了没有,我们中队的士兵已经用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誓言,把战旗插上了中国军队的指挥部,你看到了没有,小泉君,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请不要忘记我们,战争胜利的时候,去神社祭拜的时候,请给我们带上礼物。妈妈,永别了,您的儿子再也不会回去看您了。”

另一个问这句话人是周绍,他在自问城外的全体中国军队是否看见了这面粘满了战友鲜血的旗帜,他眯着眼睛看着这面中国国旗,禁不住有泪水流下来,为了把这面旗帜插上城墙,一路上有三十名起义军战士和半数空降兵牺牲,为了守住这面旗帜,又有一百多曹云剑团的战士付出了生命,战争永远都是将军博弈在战场,母亲痛哭在家中,但我们是保家卫国,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当日军北城门大城楼被城外中国炮兵连击毁后,曹云剑团长决定抓住日军指挥系统混乱的时机立刻挥军攻城,和梁大义的部队一起消灭据守城门的日军残部。

天亮之后,由于中国炮兵联络员可以调动城外炮兵打击城门附近日军火力点,战斗进行的异常顺利,在炮兵摧枯拉朽的炮击之下,日军火力点和碉堡纷纷灰飞烟灭,日军机枪手连同他们的机枪一起被炸成无数的碎块,一颗炮弹击中了一个日军碉堡,中国炮兵联络员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弹位置升起一团红雾,那是被击中的日本士兵炸碎的身体。

城内的梁大义带人顺着城墙向北城门发起冲锋,城外的高振宏营也在炮兵和迫击炮的掩护下对北城门发起正面冲锋,十几道散兵线排着稀疏的队形逼近北城门,日军残余几个处于中国炮兵射击死角的火力点被侦察营的轻重机枪压制的无法射击,他们的一个射击口可以遭到四挺机枪的火力封锁,子弹几乎不停的打在日军射击口附近,打得那里是尘土飞扬,不少子弹还直接打进狭窄的射击口内,弹头在里面的墙壁上反弹四处乱飞,不时的把迷住眼睛的日本士兵打死打伤,倒是有一些不怕死的日本士兵从城墙上的垛口向外射击,但他们人数太少,而且从城墙上还有中国士兵的子弹不断射向他们,他们也不得不俯身躲避纷飞的子弹,应付城内的进攻,城外的中国军队散兵线时起时伏,不断躲避着子弹,不断接近北城门,战士们怒吼着驱赶自己对死神的恐惧,冒着枪林弹雨冲到了北城门城下,另一个连也靠近了城墙上的豁口,使用云梯登上了城墙,源源不断地加强梁大义的进攻力量,此消彼长,日军小泉大队这边由于没有援军,也没有统一的指挥,随着原有士兵的不断伤亡,战斗力越来越差,最后只能够龟缩在北城门附近,死死的顶住城内的攻击力量,放弃了对城外中国军队的阻击。

梁大义挥舞着一面战旗一跃而起,一马当先冲向了日军最后的据点,周绍站在城墙豁口处指挥部队入城,他看着那面战旗不断的向前,向前,一会倒了下去,而后马上又树立了起来,一路向前而去,一开始,这面战旗拿在梁大义的手里,后来举旗的是四排长胡保广,再后来是一班长黄国平,最后这面战旗是由机枪手赵乐华举着插在了日军据守的据点上,标志了北城门最终被曹云剑团攻占。

北城门被攻占后,一部分难民和曹云剑团的官兵一起奋力挖掘被掩埋的北城门,很快,堵赛北城门的泥土都被移走,很快,商丘北城门就被重新打开,这座沧桑古城的北大门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曹云剑团的另外两个营和后羿装甲旅侦察营的十几辆新式装甲侦察车一起开进了商丘,曹云剑兴奋得给我的司令部发来了“北城门已经攻克,我部全部入城。”的电报,握着这份浸透了战士鲜血的电报,我默默站立了三分钟,哀悼那些为了解放商丘而牺牲的战士和那些起义军将士,以及那些被日本人杀害的无辜平民。

双双俏丽单薄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等待着我的命令,她和我之间仿佛有某种奇特的联系,每当我需要她的时候,双双总是可以及时出现在我的身旁。

“双双,给各部发电报,艳阳计划现在正式开始,传我的命令,给我狠狠地打,决不要心软,消灭小鬼子,告慰那些烈士的在天之灵。还是那句话,命令,不留战俘,为死难得中国人民报仇。”我激动得说着,内心的怒火在燃烧,城内的难民区大火还没有熄灭,我们的人民还在遭受日本人的屠杀,至少在商丘,我可以为他们报仇,让鬼子知道,这里不是它们肆意妄为的地方,这里是中国人的土地,这里是他们永远要为之伤心的地方。

城外十公里的一片空地上,四门攻城巨炮正在高昂着自己雄伟的头颅,长长的炮筒直指天空,几十颗体型硕大的炮弹竖立在旁边,一个军官正快步跑来,手里挥舞着一封电报,重炮连连长冯布言少校接过电报仔细看了一遍后兴奋之情溢于表外,他大声吼道:“总算又轮到老子上场了,弟兄们,给我装填发射药,使用六号装药,目标城西大旅店,城南蔡家宅子,城南徐福记大酒楼。快点行动。”

十几个炮兵忙活着把四颗巨大的炮弹连同最大用量的发射药筒填入203毫米榴弹炮炮膛内,其余炮兵忙着调整着火炮的射击方位,改变火炮的射角,准备对城西大旅店进行第一轮射击。这个重炮连是总司令没有去世前调拨给后羿装甲旅的,从德国买进来后还没有参加实战,但这些炮兵都在德国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训练,战术动作十分娴熟,平常的炮兵实弹训练和实弹演习都是满分,冯布言少校本来是88师师属炮兵团的炮兵营长,这次降职不降衔被任命为后羿装甲旅重炮兵连连长,实在是因为上面太重视这个炮兵连了,这些昂贵的火炮每一门都耗费了中国军费里很大部分,难怪上级把这四门炮当作宝贵疙瘩,迟迟不肯投入战斗,不过这次重炮连的战士们在憋屈了一年后,终于可以投入战斗,使用手里这威力无比的巨炮向日本人发出他们的怒吼声了。

艳阳计划早在部队撤出商丘之前就已经制定下来,所以重炮连需要射击的几个目标,各炮长早已经牢记于心,不用费太大工夫几门火炮就瞄准了各自的目标。

“开炮。”随着冯布言少校的一声令下,他手里的小旗迅速挥下,轰隆轰隆几声巨响,冯布言就觉得自己脚底下一阵乱晃,这几门巨炮的威力的确惊人,就算站在离它们这么远的地方,都能够感受到它那开山劈石的巨大能量冲击,在雷鸣般的炮声中,冯布言和其他中国炮兵感受到了那份重炮兵的自豪感。

山南少将今天早上心情本来不错,东乡联队和近藤联队的左右两路援军已经杀到了离商丘五十多平山县和云阳县,很快就可以重新打通砀山至商丘的公路,给第九师团和第十炮兵旅团带来补给物资和兵员的补充,由于他还没有接到北城门失守的报告,所以在得到了援军不日到达的消息和昨晚在岛赖少将面前出了一口恶气后,心情出奇的好,他命令勤务兵给自己做了三人份的早餐,打算美美的吃一顿。

第十炮兵旅团的三浦少将满眼通红的望着自己卧室的墙壁,昨晚得到部队受到重创的消息后,三浦彻夜痛哭,一夜无眠,自己的部队本来就剩的不多了,昨晚一下子被几个中国人干掉了十六门火炮和二百多久经战阵,训练有素的炮兵,这的确让三浦心痛不止。

岛赖少将目睹了三井的死后,心情十分郁闷,没有呆在自己的指挥部,而是带着几个卫兵一路步行来到了宇喜多的临时指挥部,宇喜多少将看到代理师团长大驾光临,十分高兴,急忙拿出自己的私人珍藏,两瓶从日本本土运来的纯正清酒招待师团长大人,为师团长解闷。

山南少将把商丘城西大旅店占据为自己的指挥部和住所,这座建筑物仅次于城内被木村占据的那所商丘大宾馆,高达六层,里外墙体和支柱全部都是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异常的坚固结实,山南认为就算是第十炮兵旅团最大的火炮打上来,也仅仅能伤其皮毛,而不能伤及内部,他万万没有料到,中国军队也会拥有比第十炮兵旅团威力还大的火炮,而且城西大旅店底层还埋有我送给日本人的礼物,当初为了不让这些礼物被日本人发现,我故意设置了明饵让鬼子吞下,让他们误以为已经全面清除了我留在城内的爆炸物,实际上,我从地下军火库和其他地方搞来的炸药全都被我埋在了城内几大建筑物下面,因为我估计鬼子一定会把这些富丽堂皇而且坚固的旅馆,饭店占为己有,作为自己的指挥部。

山南吃着早餐,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一种奇特的呼啸声,半生出没沙场的山南听出来了这是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声音,现在进行躲避已经太晚了,山南不明白,这些炮弹是从哪里打来的,中国人从哪里搞来了这种巨炮,要知道,如果中国军队炮兵阵地构筑在离城很近的地方,很容易被第十炮兵联队干掉,而如果是离城较远的地方,以他目前掌握的情报,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可以打到这个距离上的重炮。

炮弹从楼顶射入,一层层的击穿楼层地板,一直向下钻进了地下室,山南看着自己面前那个大洞,手里还举着刀叉,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那颗重磅炮弹正好从楼顶射入,穿过了山南面前的餐桌,一路向下而去,山南还没有来得及庆祝自己死里逃生,就觉得脚底下一阵地动山摇,我埋在地下室的炸药被那颗炮弹引爆了,山南指挥部大楼外一些在街上巡逻的日本士兵看到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耳边传来如同火车高速奔驰的轰鸣声,整座大楼转眼间就倒了下去,变成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废墟,大楼内的二百多鬼子兵一起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