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跟你一起打鬼子 大厨师

jingdong12 收藏 13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陈书民想想又坐了回去。刘虎说道:“你们在这里聊着,我去亲手砍几个鬼子。不然心里的火下不去!”马高岗一把拉着他:“我和你一起去!”两人去后,何平说话了:“陈队长,鬼子的武器你们都拿去吧。贵军的处境大家都清楚,你就别客气了。”陈书民干脆的点点头说道:“那就谢谢何队长,鄂旅长了。”鄂有三咧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陈书民想想又坐了回去。刘虎说道:“你们在这里聊着,我去亲手砍几个鬼子。不然心里的火下不去!”马高岗一把拉着他:“我和你一起去!”两人去后,何平说话了:“陈队长,鬼子的武器你们都拿去吧。贵军的处境大家都清楚,你就别客气了。”陈书民干脆的点点头说道:“那就谢谢何队长,鄂旅长了。”鄂有三咧嘴一笑说道:“你不用谢我,那些步兵武器你给我我还嫌累赘。”

几人又说了一会,就看见刘虎和马高岗从外面进来了,想来那些俘虏已经处理完毕。三路人马各自收拾妥当以后,就各回各的营地去了。鄂有三走前跟刘虎聊了一路,分别时还依依不舍,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鄂有三离别时对何平说道:“何队长,还是那句话,有用的着的地方,差人带个话就行。”看着鄂有三远去的背影,何平叹道:“可怜了这大青山之王。”

商越在他边上听的清楚,心里却疑惑了起来,不明白何平说的大青山之王是谁,更不明白他为什么可怜。一路上何平都处于不断的自责中,杨屯的惨剧可以说是他何平的麻木才造成的!在以前的资料中他对共产党藏兵于民的政策非常不满,认为那样给了鬼子屠杀无辜村民的借口。杨屯事件让他明白了,鬼子要想屠村是不需要借口的!

如果自己一开始就在各个村庄里训练民兵,杨屯就可能不会被全村尽屠了。回到营地以后,何平马上召开了大会。先头还是老规矩:表彰,抚恤,研讨。接下来是宣布对刘虎的处罚,刘虎二话没说,站起来也没打草稿就承认了错误。并主动要求降职为三中队队长。再处罚完刘虎以后,何平上台对杨屯血案做了检讨,并宣布马高岗为代理大队长,自己则要求降职。降为什么由中队长会议决定。

商越等人忙的召开了中队长会议,经过讨论,决定马高岗还是副大队长,何平降为代理大队长。何平提出了大力训练民兵,挖掘地道,广布地雷的保护村庄的设想,也马上就被通过。铁血队虽然在这几次战斗中损失较大,可是由于补充了大批矿工,人数却达到了九百四十人,还有两百七十人后勤。

何平把后勤全部转民,安置在杨屯。又挑了几十个老队员下个各个村庄去训练民兵,并担任民兵队长和副队长。剩下八百七十人何平还是组成四个战斗中队,一个炮兵中队,一个警戒队,一个机要科。警戒队五十人,机要科二十人。剩下每队一百五十人,炮队两百人。何平的这次主动出击,打的小鬼子伤筋动骨,短期内是没有能力再找他何平的麻烦了。何队长终于有时间铸炼他心目中的精兵了!

重庆的蒋总正在听戴笠的汇报:“铁血队在日军三面合围的计划还没有实施的时候主动出击,大小十余战,虽然自己损伤惨重,可是联合国军和八路军共歼灭日伪军一千多人。短期内,日军没能力对他们采取大规模的行动了。”蒋总看了一眼陈诚:“你去安排一下,派人去收编这支部队。看样子他们还是很能打仗的么。”陈诚接着道:“属下已经派人去了。”

蒋总看着战报问道:“从战报上看,那商越是难得的人才,为什么会沦落为匪?”陈诚愕然,戴笠忙的说:“据学生调查,那商越在北平失守以后本要随队南下,只是路上几次献计都没被他的营长采纳,等到营长和副营长牺牲以后,商越主持大局。那时候部队已经弹尽粮绝,商越也无计可施。”蒋总点点头又说道:“刘虎此人,不光勇猛,也很会打仗么。”戴笠接着说:“那刘虎到不是一个多谋的人,一路上的计策都是一个叫靳戴的年轻人想出来的。此人以前是川军,阳原之战后被日军俘虏,后来被何平救出,并被破格提拔使用。”

蒋总欣赏的看看戴笠:“你的情报工作做的很不错么。”戴笠一个立正说道:“多谢校长栽培。”接着说道:“铁血队负责情报的是学生以前的手下,她对党国还是很忠诚的。”蒋总赞赏的点点头。

一个月的训练过去后,何平突然宣布组织全队的比赛。项目有:步枪点射,机枪射击,手枪速射,刀术,投弹,挖工事,二十公里负重越野,两百米冲刺。徒手搏斗。总分前十名和单项前三名可以获得何平专门制作的铁血勋章,并奖励大洋十块。同时规定中队长以上职务不得参加。

铁血队员马上活跃起来,比赛进入第二天就达到了白热化。几天下来,靳戴以优异的成绩名列榜首。其他几个中队的副队长也都榜上有名。颁发过勋章和奖品后何平宣布以后会不定期的举行类似比赛,铁血队员训练的积极性大大提高。接下来的日子里,何平把训练队员的任务交给了商越和刘虎。刘虎虽然降为三中队的队长,可是何平有什么事依然找他来分担。自己则到处去察看民兵的训练情况和地道的挖掘进程。

民兵的训练让何平很满意,地道也在一天天的在地下蔓延,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何平察看后估计一个村落的民兵依托地道阻击敌人一个中队个把小时应该不是问题。刘同洲这时候却有了麻烦,何平把后勤兵全部转民了,铁血队员的伙食就有了很大问题——营养品快不够了!那时候老乡家里面一般都很穷,人都吃不饱了,还有什么来喂猪养鸡?指望那些老财们提供的那点东西,根本不够八百多人吃的。

何平想想说道:“第一,我们收乡亲们的肉类食品的时候除了稍微提高点价钱外,再按照数量和品种给予一定的补助。二,建一个大型的储藏点,一但有鬼子来扫荡,可以储藏大量的牲畜。三,也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做的,马上和敌占区的商人建立关系,从他们那里买我们需要的东西。”

一边的几人立即点头,何平接着说道:“第一条就由刘部长安排,储藏点的事情由马队长负责。”刘同洲与马高岗点点头,何平看了一下大家说:“我打算去一趟大同市,那里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大城市。”话一出口,一边的刘虎问道:“你带几个人去?我给你当保镖。”何平想想说道:“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再带上孟山和张婧。四个人够了,又不是去打仗。”

第二天一早,四人起程前往大同。何平骑上鄂有三送给他的东洋马,孟山则赶着一辆马车,张婧坐在车里面。刘虎则一副保镖的打扮挎着两把盒子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跟在后面。

到了大同县城的时候,孟山看门口小鬼子查的很严,就问:“队长,我们是不是绕道?”何平笑笑:“要是连大同县都进不去,怎么进大同市?”说罢策马冲到城门口,几个伪军拉枪拦截,何平几马鞭挥过去,那几个伪军刚想举枪射击,何平却在城门口几个日本兵面前停了下来。何平用流利的日语对城门口那日本军曹说道:“赶快把城门口边上的支那人赶开,让马车先走。”那鬼子军曹问道:“马车里是什么人?”何平怒骂:“混蛋,不该你问的不要多问。”说完一巴掌匡在那鬼子的脸上。

一边的几个伪军看看是日本人和日本人的事情,那几个被何平打了鞭子的伪军也只能自认倒霉的站在那里。那鬼子军曹这时候虽然满肚子狐疑,还是来到马车边上。马车里的张婧柔声的用日语说道:“我是渡边中将的侄女,要去大同看望叔叔,请行个方便。”何平等张婧说完,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一把把那鬼子军曹从马车边上拖了过来,一下摔在地上,还狠狠的踢了一脚。那鬼子这时候自己想明白了,这肯定是渡边家族的哪位小姐,渡边家族在日本势力排在前五,自己可惹不起。

忙的爬起来,赶紧指挥门口的伪军把老百姓都驱赶到两侧,还给了那几个动作慢的伪军几枪托。渡边家的他惹不起,那些伪军自然就成了他的出气筒。何平等两侧闪开一条通道,便不紧不慢的通过了。

那刘虎还顺带说一声:“八哥呀路!”给了一个让他看起来十分不爽的伪军一马鞭。那伪军怎么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这“太君”。一行人就直接从大街上穿过了大同县城。路上要是碰到日军,何平总是先打一声招呼。

出城门后走不远,刘虎悄悄的凑过来说道:“后面有个人跟着我们!”何平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走过一个拐弯处,车里面的张婧马上跳下马车,躲在路边。三马一车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行,走了大概四里多路。后面那人突然加快了脚步,何平想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反慢了下来。

那人靠近马车后,突然从怀里摸出两颗手榴弹,喊了声:“去你妈的小日本!”手榴弹就扔了过来。不过那人的手榴弹速度却不是很快,从他的动作可以看出完全是个“业余”水平。

刘虎三人一策马,那手榴弹就在落在身后了。两声爆炸没伤到何平他们半根头发,倒是把那人炸的一头尘土。那人爬起来后看何平三人坐在马上,笑看着他,马上回头跑去。

何平一看更是笑了喊道:“我们都骑着马呢,你要跑也应该往山上跑才对。”那人一呆,当真向山上跑去。何平三人看的哈哈大笑。那人还没跑几步,就被张婧一把抓住衣领,给拖了回来。

何平看那人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抗日志士。一个圆圆的大脑袋和电影上的汉奸倒是有几分神似。刘虎和孟山笑嘻嘻的看着那人也不说话。一时也没人理他。那人自己趴在地上估计是由于害怕吧,浑身发抖。过了一会,那人站起来,虽然还是浑身发抖,可却硬着语气说道:“日你们老娘的,要杀就杀,老子就是去了地府也要操你们老娘!”后面还说了一大堆,何平实在听不下去了,这家伙手榴弹扔的不专业,这骂人到是绝对的有水准!

何平怒吼道:“够了,要不是看你小子还敢向日本人扔手榴弹,老子现在就毙了你。”那人估计是自负一死了,也没听何平说什么,依然在那里自顾自的骂着。

刘虎上前一下把他头揪了起来,孟山则把一团布条塞在那人的嘴里。几人顿时感觉清静不少。何平看那人老实下来了,走过去说道:“听着,我们不是鬼子,我们也是中国人,不会杀你的。”那人的眼里马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何平点了一下那人的鼻子说道:“不许骂人,知道么?”那人忙的点点头,刘虎这才把他松开。

那人一把拽出嘴里的布条喊道:“哎呦娘呀,吓死我了。”说罢用手擦去脑门上的汗水。一边几人哈哈大笑。等那人情绪稳定了,何平问道:“老兄,你为什么要杀日本人?”那人看了一眼何平说道:“看你说的,小日本来咱们中国杀人放火,是中国人就要反抗。”后面又是一串当时的抗日名言脱口就出,一边的张婧听的不耐烦,一巴掌打在他头上:“说实话,少拿那些大道理做幌子,你也不看看你这怂样像抗日英雄么?”那人被打的蒙了一下。才愣愣的说:“那小日本前几天把我的饭馆给烧了,我不敢找城里面那些小鬼子的麻烦,所以……”

何平知道,这才是他扔手榴弹的真正原因,当下问道:“他们为什么烧你的饭馆?”那人回答道:“他们不讲理,我给他们上菜慢了一点,就把我的饭馆给烧了。要不是我溜的快,连我都要杀!”何平笑笑看着他说道:“你不是打仗的材料,还是找个地方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去吧,烧饭馆的仇我们帮你报了,”

那人看看何平,摇摇头说道:“除非能去后方,我可不想再烧饭给小鬼子吃。”当下问道:“不知道几位能否将大名相告?”何平想想说道:“你还是走吧,别问我们是什么人了。”说完就要离去,那人却一把抓住何平的马头。

何平笑道:“你还有什么事?”那人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家里都被烧了,也没带什么盘缠,这去后方路太远……”孟山在一边冷笑道:“你可真好意思!”何平从兜里拿出几块大洋递给那人,那人自是千恩万谢。张婧这时候却忽然说道:“你跟着我们走几天吧。”何平一想,明白张婧是对他不放心,当下也没说什么。

那人还以为是何平他们顺路,带自己一段。更是感激。那人的名字叫赵名辊,这名字又把几人逗的笑了起来。走了不远,几人看见村庄,何平说道:“我们也该吃午饭了。”何平等人找了一户人家,那家只有两位老人在家。何平让孟山去准备一顿便饭,那赵名辊却主动揽去这活。张婧示意孟山监督。

一会的功夫,几盘素菜就端了上来。何平等人开始没在意,可是一口下去以后,马上就呆住了!何平虽然在二十一世纪下过不少馆子,可是这么好吃的菜还是第一次吃到。何平看看赵名辊,那老小子上来问道:“怎么样,还合各位口味么?”刘虎抬头问道:“你干多少年厨子了?”那赵名辊得意道:“我从八岁就跟着大人下厨了,现在有三十四年了!我们家可是祖传的手艺,老祖宗给康熙爷烧过满汉全席。我爷爷给老佛爷烧过饭的!”

几盘菜被何平他们吃了个干净,刘虎满意的抹了下嘴说道:“手艺不错,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晚上的时候几人进入了大同市。这次何平却没有冒充什么中将的家人,而是冒充来采矿的日本商人。倒也是轻松进了城。

第二天几人找了几家商铺,可是人家一听说那么远的路程,都不愿意合作。何平心里不禁想到:“看样子要找敢和自己做生意的商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天跑了下来,几人是一无所获。晚上的时候,几人围做在一起商量对策,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刘虎气愤的说道:“这些做生意的全他妈的汉奸!把老子惹急了全给他们端了。”何平他们并没有放弃努力,可是一连几天的寻找还是毫无结果。几天下来何平等人也知道了商人们的难处,大同的鬼子对进出的物资都是严格盘查,没有十分过硬的关系网是别想把物资给运出去的。虽然铁血队给的条件很好,可是和商人们的脑袋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几人再不干心也只能空手回去了。来的时候满怀壮志,回去的时候几人却是一个个的耷拉着脑袋。正在途中时,何平突然看见远处过来一股人马,看那架势有一百多人。何平不想生出不必要的麻烦,主动让到一边,那是一群日本鬼子,中间一辆马车,后边居然还押了一个女的。那队伍走到何平身边的时候,一鬼子军官策马来到那马车前面说道:“德川先生,我们晚上应该可以到大同。这一带已经是我们的安全区,您可以出来欣赏一下支那的风景。”队伍后面那女的走过来的时候,几人都看出她脸上的不屈和倔强。刘虎觉得那女孩的眼神看了自己一下,是那种绝望的求助。刘虎心口一痛,骨子里的豪气涌了出来,慢慢的凑到何平面前:“我要救那女的!”孟山也没等何平说话,自己跑过来:“虎哥,我和你一起去。”

何平想了一下,点点头说道:“都先别动,等时机。”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何平的脑海里涌现出来。一行鬼子走了几个小时后,日头已经到了正当中。那鬼子军官远远的看见远处有一村庄,当下对车里面的人说到:“德川先生,我们就在前面用午饭好吧,这里条件简陋了一点,请阁下包含。”一队人马向村里面走去,那鬼子军官刚想找个大户人家休息一下,车里面的德川却出来了。

那德川把鬼子军官喊过来问:“少佐,你闻到什么味道了没有?”鬼子少佐笑道:“是饭菜的香味,想必阁下是饿了。”德川摇摇头说道:“这只有支那高超的烹调技术才能烧出来这样的香味,我也只是在赙仪那里尝过。”鬼子少佐马上寻找香味的来源,一会的功夫,几个小鬼子便把赵名辊给五花大绑带了过来。

那德川上前说道:“松开,松开。”几个鬼子除去赵名辊身上的绳索。那德川上来说道:“先生受惊了,鄙人对中华的饮食文化一向敬仰,请先生来是想讨教一二。”后面自然是赵名辊和德川相互的探讨。

赵名辊还下厨给德川烧了两个菜,德川是赞不绝口。那赵名辊这时候心里面却在骂人!挨骂的自然是我们何队长一众:“说好了我一把小鬼子带进厨房他们就动手的,到现在没动静,还让老子烧菜给小鬼子吃,日你们先人的。”心里骂人,脸上他可不敢表现出来。

何平等人在做什么?刘虎要去救那女孩,何平拦着没让。何平要绑架德川!二战的时候,德川家族可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绑架了德川可以制造鬼子的混乱,更有利于救人。第二,何平还有一揽子后续计划就便于实施了。何平他们只有四个人,那门口的小鬼子却有三十多人。外面还有成倍的鬼子兵,怎么绑架?何队长把张婧拉了过来,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鬼子们由于害怕中国人下毒,厨房里都有人看守,而且端菜的都是日本兵,可谓是戒备森严。

张婧和何平两人翻墙进入大院,在一拐角处隐蔽起来。那里正好是从厨房去大堂的必经之处。没多久,一个小鬼子端着菜走了过来,后面还有一鬼子兵端枪护送。何平捅了一下张婧,示意她对付那拿枪的鬼子。两个小日本马上就走到何平他们面前,那端菜的小日本眼睛光看着地下,生怕什么东西把自己绊倒,打翻了德川先生的午饭可是要被少佐打鞭子的。

这小鬼子心里正在想着快到了,就觉得有一只手一下抓住了自己手里的菜盘,抬眼一看,何平冲他露出微笑,那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凉意从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他意识到不对,想喊可是喊不出来了,声音好像都从脖子里跑了出去,自己的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脖子上有了疼痛的感觉,那是涌出的鲜血冲开皮肤的感觉。小鬼子赶紧放开手里的盘子,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脖子。这些挣扎都是徒劳的,就好像被杀的公鸡死前的挣命一般。

后面的小鬼子这时候也倒在地上,他比同伴更早发现异常,因为他的眼睛是戒备的巡视着的。他第一个反应是想叫喊,同时开枪。但他什么也没做,脑袋后面一阵急风袭来,那小鬼子只感觉眼前一黑,同时他听到了头骨碎裂的声音,那声音如此清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这种声音的,它属于临死的人,属于头骨被别人砸碎的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