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混战灵幡坟(上)

辽西老戟 收藏 5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滕婆子指挥着黄圈会的大汉从东西两面慢慢包抄过来,用几个人在正面盯着,自己带着两个人悄悄向插着灵幡的坟包前靠拢过去。 不用大发说,这一情形立刻被五和尚发现了,心想,自己这帮人虽然在枪法上占了便宜,可这里是黄圈会的地盘,抢一响还会大批人马上来。滕婆子人多,正面应付,两面包抄,她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滕婆子指挥着黄圈会的大汉从东西两面慢慢包抄过来,用几个人在正面盯着,自己带着两个人悄悄向插着灵幡的坟包前靠拢过去。

不用大发说,这一情形立刻被五和尚发现了,心想,自己这帮人虽然在枪法上占了便宜,可这里是黄圈会的地盘,抢一响还会大批人马上来。滕婆子人多,正面应付,两面包抄,她带着人去抢蒙古弯刀。自己再傻逼似的蹲在坟丘子里跟他们对付,不但白来一趟,那不是等于坐着等死吗?念此,喊道:“大发!你带个人对付东面抄过的人!小印子!你带个人对付西面上来的人!其余的人在这儿盯着!”

“是!”大发和小印子带人爬向两面的坟包。

“二华子!走!跟我上西面去!”五和尚带着二华子猫着腰向西面坟地跑去。

阳光直射地面,坟地里蒸腾出的热气中,弥漫野草苦涩的甘甜味儿和坟地里特有的那种土腥味儿。

关上飞在与黄衣大汉在南面坟地上翻滚中,撇眼看见李采站起来向灵幡坟地前的弯刀走去。急忙撒开手,盘肘一带黄衣大汉的脖颈,一骨碌站了起来,抢向北面坟地。

李采听到东面枪声大作,心想不好,这么打下去,蒙古弯刀不定是谁的呢?一狠心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血尸脸上,血尸大骇,刚一愣怔,李采翻身在上,抓住匕首,一下切下了血尸脖颈。

这是一记险招儿。李采听师傅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向血尸咬舌喷血,一是因为血尸会误认你也是血尸。血尸见面,是相互喷血为礼,可一旦喷在你的脸上,你立刻也变成血尸。二是一旦血尸知道你不是同类、欺骗了他,他便会爆发千年魔力,对你痛下杀手,一爪穿胸而过。

李采向血尸喷血后,没等血尸反应过来,立刻割下血尸脑袋,急忙起身到北面灵幡坟包去拣地上的蒙古弯刀。还没等检起来,身后一阵风声掠至,李采闪身、转体、猛地掣出一个扑步,关上飞一个跟斗翻了过去,扑通!栽倒在地上。

“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李采捡起蒙古弯刀,阴笑一声,刚要跃身离去,忽地,一条黑色人影飒然飘至,李采的蒙古弯刀不翼而飞。

“咳!向西面跑了!”关上飞趴在坟包上喊道。

黄衣大汉匆匆跑来,越过坟包、向西面发足疾奔。

李采正惊愕间,忽见已经没有了脑袋的血尸,化作一团血影也向西面腾空而去。

“我说,棺材耗子,快追呀?”关上飞忽见李采脸色蜡黄萎缩在地上。

“剧毒梅花针!”李采从脖子上拔下一枚一寸长的细细毒针,坐在地上,哀哀地说道:“这是东洋鬼子用鲅鱼毒汁淬炼过的,没有解药!”边伸手疾点,封住脖颈上的穴道,吐纳调息,运功逼毒。

“兄弟,有命就活,无命当死。在道上混,早晚都得有这一天!那我可不能帮你了,兄弟,坐这儿慢慢排毒吧,我去了!”关上飞说罢,展开身形向西面掠去。

黑色人影正是何叶儿。何叶儿带着片仓、土原来到鞑子营东面大道上,钻进了道旁的高粱地。便从背包里取出药物,为片仓、土原疗伤。

“合野子,我真是没用啊!”片仓无力地坐在地上,沮丧地说道:“炸药被劫、隧道被毁,军火车跑掉,一块小小的化石居然也没拿到!我怎对得起山猪君啊?”

“别着急,片仓君。一会儿有人会把化石送过来!”何叶儿蹲在地上给片仓包扎着腿上的伤口,微笑着说。

片仓一愣:“谁?谁能把化石送来?”

何叶儿微笑不语,站起来,给土原敲打揉捏着身上的关节,土原咿咿呀呀的哼哼着。

“好吧,你俩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何叶儿走出高粱地,不一会儿就带进一个人来。

片仓一看,竟是与金教授在一起的毛利!“我就猜到了,别人是不可能拿到化石的。”

毛利说,我过来的时候,在东圈皇陵松树林里听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金鸡岭的五和尚请来了一个盗墓高手,昨天夜里带着人在皇陵地宫里挖掘一把蒙古弯刀。听五和尚的打手说,这把蒙古弯刀是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的随身兵器。弯刀分公母两把,叫做鸳鸯刀。价值连城,是传世国宝。母刀在北平琉璃厂出现多年,公刀就在这东圈皇坟里,也就是他们现在正坟里挖掘的那把蒙古弯刀。五和尚要把它卖给金鸡岭教堂的圣约翰神父,说是开价三十万。

“这个浑蛋!为了区区三十万,就不惜出卖国宝!”片仓站起来揉着大腿忿忿骂道。

“皇全会会袖手旁观吗?”何叶儿问道。

毛利说,我也发现周围情形不对,好像坟地里有人埋伏。不过我建议把这个情报通知给金鸡岭的武藏,让他去处理。你们还是带我走吧!这里太危险了。

“不!”何叶儿端详着手里的化石,沉吟半晌,“你还要回到金教授的身旁,因为金教授还会在那个大井里继续寻找更有价值的化石。而且,你留在他的身旁做眼线,他一旦有重大发现,我们还回来把他带走!”

“那、那……他们会把我抓起来!”毛利磕磕巴巴地说着,一脸惊慌。

“不会的!你就说你害怕皇圈会和游击队抢走化石,你就偷偷带着化石藏起来,不想被我们抓住,你虽然拼命搏斗,但还是被我们抢走了化石。”何叶儿说着溜了一眼土原,便蹲在背包前拿出了电台耳机。

土原一步跨到毛利身前,两只白骨爪在毛利上身上一划拉,毛利身上的白色衬衫便立刻变成碎条,带着鲜血四处飞扬。毛里一阵钻心疼痛摔倒在地上,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前一片血污,两道利痕处,肉已翻开,鲜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还不快走?”片仓喝道。

毛利看到土原的两只沾满鲜血的白骨爪又向他罩来,连忙钻进一边的高粱地仓惶而逃。

何叶儿坐在地上滴滴答答地拍发起电报来。

何叶儿摘下耳机,收拾起背包,对片仓说:“援军快到炮仗屯了,我让他们马队先过来策援一下,我先到黄圈里会会五和尚。虽没带走教授,可拿到化石和蒙古弯刀也算是两件奇功。”何叶儿心想,网罗中国国宝与搜集经济军事情报一样,也是满铁特工的一项任务。思忖着大岛电文的内容,眉毛渐渐蹙了起来,顺手揪下一片高粱叶缓缓说道:“片仓君,大岛对我们的行动很不满意,这里事情完毕后我要到北面去一趟。记住,你要找到我哥哥,然后立刻到铁匠屯南面道口待命,成败在此一举。唉!该到完结的时候了。”

“合野子,还是我去吧?你在这里……”片仓话未说完,何叶儿身形一转一荡,一道黑影已像轻烟似的飘出了高粱地。

何叶儿抢走李采手中的蒙古弯刀后,向西疾奔。不想,一团血影越过头顶,立在了面前,何叶儿驻足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那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血尸,嶙嶙白骨上挂着几块摇摇欲坠的烂肉,血红的胳膊大腿上没有一块皮肤!更让她惊慌的是西面的坟地里迎面走来了手持黑仗的老头、杨欣、王宪几个人。

不行!跑!何叶儿一扬手、一提气,身形暴起,像一只黑燕,向东面斜飞回去。刚落到地面,被迎面而来的黄衣大汉一拳打在左肩上,身子一趔趄,蒙古弯刀掉落在地上,被蹿上来的关上飞一把拾起,返身向东面跑去。

何叶儿的一把毒针对无头血尸不起作用,身子一震,一团血影又飞到了插着灵幡的坟包前。

关上飞拿着蒙古弯刀刚一跑到灵幡坟包前,腾婆子和五和尚先后带人走了过来。盘坐在地上的李采站了起来,眼角流出暗红的的血水,脸色黑紫,印堂上聚集着一团阴阴黑气。

藤婆子一手端着盒子枪、一手上下掂着几个金灿灿的方孔铜钱儿。环顾下众人,朗声说道:“几位过路朋友,要是缺钱花吱声,开个价,跟我到炮仗屯取去。可这蒙古弯刀,是鞑子营皇圈国宝,谁要想拿刀离开皇坟,得先看看我滕婆子手里的金钱飞镖答应不答应!”说罢,手一扬,插在坟包上的灵幡,发出了金属断裂的响声,即刻断成了三截、从坟包上散落下来。三枚铜钱又滴溜溜旋转着,回到了滕婆子手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