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枭雄 世纪之风 第四十九章.云顶山庄

wnet99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和要求,唐冰建议他们杀往马来西亚,在那里打拼一下。

一路上,他们有许多猜想,是富人的天堂还是穷人的地狱?

是泼皮赖虎哇呜吵闹的地方还是腐败官僚挥金如土的场所?

黎云天,黛娜,卢甜甜,卢蔚婻和唐怀玉,唐冰,英国人查理,法国人罗曼,德国人莱西特,荷兰人巴尔克,米切尔,金昌浩带着无限神秘和怪异,不由自主地来到这里。

吉隆坡的夜生活充满动感,到处是多姿多彩的娱乐,爵士乐、乡谣和西方音乐萦绕酒吧、的士高舞厅,一派大都会的繁华景象。

吉隆坡住宿选择相当多,高档的诸如马来王宫风格的伊思塔那大饭店,机场附近的高尔夫休假区等,主要供游客和商务客人使用。

在吉隆坡可以品尝到世界各地的名菜,除了马来菜、中国菜、印度大餐、西餐外,还有巴基斯坦餐饮和日本料理。

吉隆坡各种商品荟萃,从古董到最具当地特色的手工艺品,从世界名牌时装到物美价廉的电子产品…。

在马来西哑大多有钱人都喜欢喝混酒,即是把烈酒和啤酒混合着喝。

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里是色彩斑斓的世界!

华灯初上,许多灯红酒绿的场景,它们在夜色中仿佛通体都镶嵌着闪光的钻石,和幻想当中的一样美丽。

它们没有任何规则,没有秩序,不受任何约束,也不加选择地充斥在大街小巷。

它们一下子跳入并占据了人们的视野。

甚至感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它那充满诱惑的特殊魅力的刺激,充斥了人的感官,令人陶醉。

伴随着视觉上的应接不暇,两旁林立的一座座店门里传出他们还无法听懂的语言或高音量的快节奏音乐,震动着他们的耳膜。


云顶山位于吉隆坡北51公里处,全山植物茂盛,终年云雾缭绕,幻化莫测,远看近观,酷似一幅山水画。山上有许多高级宾馆,还有人工湖,游乐场所和娱乐设施。

即使不参与赌博,也是旅游度假的绝好圣地。

从吉隆坡行车约为一个多小时即达云顶山麓,由山下至山上交通便利,有公路,也有索道,索道全长3.7千米。

他们是乘缆车上下的,在缆车上看脚下的丛林峡谷,真是令人有点头晕目眩。

入赌场必须是成年人,不满22岁是不能入内的。着装也要整洁,显现西装革履的雅士派头。照相机是不准带进去的。

赌场有五个部分,三个为大众厅,两个为贵宾厅。

每个厅还有若干小厅,走起来七折八拐,仿佛永无穷尽。

贵宾厅不对外,专门接待大款。

据说最小的一个筹码也要5000马币,相当于人民币1.25万元。

赌厅内还设有四家银行,可以随时兑换各国的货币。

每个赌厅内赌博的方式各有不同,赌具千奇百怪,但规则都通俗易懂,如果到老虎机上自乐,一看说明便可操作。

赌博的时侯,要将现金换成筹码,玩的是筹码,似乎不是钱,其实是真正的血汗。

中国有名古话:赌博赌博,越赌越薄。又云:若要赌,必定输。从概率上讲,庄家永远是赢家。


二.


他暗暗告戒自己:一定控制好自己的钱。

他花了一万美元,小试了一下手运,以胜利告终。

此时他看到了无数双期待的眼光和强装的尴尬笑脸。

穿过老虎机厅,前面便是摆着十数张赌桌的公众赌厅。

人还没有进去,便见里面烟雾弥漫,赌客们的脸在袅袅烟雾后面晃动,显得极不真实…。

尽管有思想准备,但进去以后,他仍被那浓烈的烟味呛得差点窒息。

原来,考虑到很多赌客同时又是烟客,这里赌场准许客人抽烟,而该厅的空间又比较小,故而形成这令人畏惧三分的“太虚幻境”。

于是便在“迷宫”里到处乱钻,但凡见到冠名“黄金城堡”、“钻石厅”、“帝王楼阁”的豪华赌厅,便进去打望。

里面赌客少、抽烟者也少,但保安和工作人员却不少,八、九双眼睛“盯”着你,还要加上天花板上安装的监视器的“眼睛”,叫你无处躲藏。

故而往往只是虚晃一枪,便逃之夭夭。

当黎云天走出赌场之后,对这个美丽花园竟产生几分厌恶。

觉得这里更像一处地主庄院,有一种无情的力量统治着世界,这里没有真正增值,财富的积累也源于一种潜在的剥夺。

回眸赌厅的门厦,使他窥视到赌厅老板内心的贪婪。

门厦成龙爪形,企图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掌握在这只魔掌中。

此时此刻朵朵红花也像斑斑血迹。


人要吃喝拉撒睡,还要满足自己的七情六欲。

在战场上,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回到家中照旧吃饭、睡觉、喝酒、做爱,还要开玩笑、大哭大笑,也照样骗人或被人欺骗、与人争吵、恭维人或被人吹捧…。

人的最基本的欲望是生存,而在生存这一首要问题得到解决之后,自然会考虑发展这一主题。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东西方的哲学有着惊人的共同之处,上述理论用我们古人的话来解释,那就是:饱暖思淫欲。

黎云天西装笔挺革履锃亮,头发梳理得像英国绅士般一丝不苟,胡须剃得不留下任何痕迹。

身高一米八十,体重五十六公斤。

对自己的外表完全充满信心—他笔直地站立在大街上,不管天气有多炎热,依旧衣冠楚楚,丝毫不马虎。

头上的汗水可以用女孩子们送的夏奈尔手绢拭去,腋下也自然不会忘记及时喷上除汗香剂,所以,他根本不用担心过往行人会从自己身上嗅到异味。

一切都是那样完美,简直用言语难以形容。

在人声鼎沸的酒吧内,伴随着暗淡灯光的浮动和妙曼的音乐。

一群穿着暴露,打扮妖娆性感的年轻女子便相继进入椭圆形吧台内属于各自的那块“领地”,开始了职业化的夜生活。

她们就是酒吧的陪酒女郎。

黎云天自己单独出来散心,由于寂莫无聊,被陪酒女郎们拥进酒吧。

没办法让她们赚点钱吧!

这时,一个衣着鲜丽的女孩拦住他们的去路。

她大声说:“你们真傻,你们问她有钱吗?”

黎云天一摸兜儿,果然钱包不见了。

陪酒女郎们一看他没有钱,纷纷撇着嘴离去。

如果人的出生是无法选择的,但死亡是可以由自己把握的,比起莫名的荣耀,他想他此时失去的更多。

沙,漫过他的身体,也深深地埋葬了他过去的思念和眼泪。

风,吹散他的记忆,也狠狠地撕碎了他的邪恶魂魄和心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