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一章 天各一方 第九节 营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现在我是以中央军委‘交换机’计划领导小组第二副组长名义与你进行非正式的谈话,此次谈话记录不记档,仅为我即将负责部署的一项新任务提供参考依据,”鳄鱼依旧危襟正坐,措词严谨地说道:“据你处于三个月上报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的FD78744J号报告称,驻J国的总参1024特别行动组遭到了敌方针对性的或无意中的破坏,陷入瘫痪状态。对于此事,中央保密委员会、国家保密局、总参谋部机要局、技术侦察部、总政治部军事检察院、保卫部等相关职能部门已依照相关程序予于调查,并做了必要处理。在此,我可能会重新向你证实部份细节,你可以选择不回答。现在,你先汇报一下事故过程及损失情况。”

“是,10月9日上午10时整,我处收到1024特别行动组最后一次报告,是由组长兼政委庭车常少校在J国一医院里通过手机用密文临时撰写的,”达明深深吸了一口气,语速舒缓。

“北京时间201X年10月8日22时11分,1024全体成员共七人在J国首都唐人街莞花酒店秘密会合时受到J国警方特警部队的突袭,激战中,双方均有伤亡,但我方最终得于从密道里潜出,并避开了追捕,抵达安全地点。

23时,经侦察员兼医务员林爽上尉证实,第一副组长兼副政委程习少校、机要员欧阳克中尉二人于交战时就已经牺牲。组长庭车常少校将交战中受创昏迷的第二副组长申明上尉送往另一隐蔽地点临时安置。

10月9日,凌晨2时左右,侦察员何仕林上尉因流血过多……牺牲。

3时,庭车常部署林爽上尉、周成武上尉两名侦察员前去刺杀J国内阁情报调查室次长助理佐岛正川。

7时,实施刺杀行动的林周二人在目标住所附近潜伏等待目标时收到庭车常的紧急命令,中止了行动,即刻返回。命令下达原因不明。返回途中与J国巡警遭遇,林爽牺牲,周成武负轻伤。周成武当场……销毁林爽的遗体后,逃脱。

8时,庭车常于本人住所成功诱杀J国内阁情报调查室次长村上不齐,此间其妻身亡,真实原因不明。为拖延报警时机,庭车常抱着已经死去的妻子赶去医院。

10时,庭车常在医院经13号应急线路向我处发送事件报告密文,并向J国警方报警,称其误杀妻子。此后便失去正常联络。”

王达明咽下一口气,拿起谷十三沏好的第三杯茶一口喝干。

“事后,据我处调查,佐岛正川于9日8时左右于住所被刺身亡,但庭车常报告中并没有证实,是否林周二人所为。我处在55号线路上又发现了庭车常留下的暗号,他补充说明:周成武已于10月9日8时后在庭车常住所附近自杀,并与程、何、欧阳、林四人的遗体一起掩埋于同一地点。因客观条件限制,我处至今仍无法到指定地点证实。

目前,庭车常已被J国首都高级法院判定为犯有过失杀人罪,处于五年监禁,正在服刑中。申明至今仍然下落不明……都处理得很好,各据点里可能留下的痕迹销毁得都及时……..都埋了,埋在一起……”

王达明目光呆滞,双唇微微颌动,似喃喃自语,却已没了声音。

“周成武自杀?什么意思?又是谁埋的?庭车常最后一次发报和留暗号时都没有条件证实周成武一事,也无法掩埋其遗体的吧?”鳄鱼从谷十三手中拿过一杯茶,喝了一口,皱起眉头。

“庭车常的暗号只点明了这些,当时他可能已经被J国警方掌控,无法提供再详细的信息。”

“那么,关于庭车常的诱杀计划——村上怎么会突然跑到庭车常家里?他们之间似乎并没有公开地交往过。庭的妻子又是怎么死的?真是误杀?她究意是什么人?”

“不知道……她叫由子。”

“没有迹象表明1024已经暴露,为什么会突然遇袭?”

“不知道。”

“庭车常为什么要杀村上和佐岛?”

“为了补救,”王达明目光如炬,冷冷说道:“不管J国警方是否是受内调指派前来,事已至此,必须尽一切可能地防止事态恶化。村上是头号威胁,必须除去;佐岛是他的心腹,必须除去。”

“如果1024已经暴露,除去此二人也无济于事。如果未暴露,反而此地无银。”

“不。警方的行动可能是内调的试探也可能纯属刑事上的原因,但是J国不可能掌握太多牵涉1024的绝密信息,就算有,也只有村上和佐岛知道,也只是推理、怀疑。既然事件发生了,庭车常只能将泄密的可能性减少到最低,杀掉村上、佐岛就能将那些痕迹扼杀在摇蓝中,最大程度地减少‘交换机’计划的损失。”

“杀村上就能清除掉他掌握的蛛丝马迹?”

“在J国,公务员的办事风格极为自私,不论是警界还是情报系统,蛛丝马迹是不会备案的,只会存在于探员的脑子里。尤其是像村上这样的谍报与反间谍奇才,除了他的心腹门生,他绝不会轻易将自己掌握的东西透露给他人。如果他知道自己会死,他也宁愿带走这些秘密,而不会将自己的心血变成别人的功劳。”

“希望如此。关于J国和村上,你们是行家,有权说这话。我还有几点不明白,虽然此前相关部门已经就此事做过很多工作,也找过你问过同样的话,但是出于职责本能我仍要多此一问。举个简单的例子,为什么1024其它成员都死了,偏偏庭车常和申明没死?”

“都死了才好!”王达明腾地起身,怒视鳄鱼喝道:“都死了才好!对吗?啊?你希望他们全都死了你才开心!全死了,就不会变节,不会泄密了,你的工作就完美啦!”

“放肆!”刘清正抄起茶杯甩碎在地。

鳄鱼仿佛充耳不闻,继续说道:“庭车常和申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种种巧合,我不得不怀疑。”

谷十三一把拉过王达明,劝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此时旧事重提,是有原因的,并非上头心血来潮。你虽然还不到五十岁,好歹也是卧底十年,执掌一方机要事务十多年的老练干吏了,怎么能这么意气用事?军人或正铬守岗位或已慷慨就义,无论分工,无论级别,均是可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己之人,”话锋一转,却厉声说道:“别说你折了几员爱将,老鳄鱼那单位年年都获血叶勋章——那勋章是活人能领的吗!他都是替他的同撩、他的部下领的!你看他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像好过的人吗?能撑到今天没累死病死,他这是替他的兄弟姐妹,替他的那一个个亲生儿女活的!”

哽咽几声,王达明已不能自禁,抱头痛哭起来。一张白得令人心碎的手捐递了上来,揽过,湿了,泛黄,透着隐隐暗红血色,犹枯竭的红叶融入寒天雪水中一般,浑了,也静了。

(二)

当鳄鱼将湿透的手捐缓缓收回怀中,谷十三又沏起了第四道茶,一抹薄雾拂过缄默的灯头,旋即消逝而去。

王达明稳稳地端着一只小茶杯,看着鳄鱼说道:“我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些疑点。但是军人本职不容许我那么想,我必须百分之百地信任我派出去的每一位部下,发自内心的信任,无可置疑地信任,在任何一条战线上,军人的战斗力都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的。虽然将军的工作与我的工作不同,但是我坚信将军对于部下同样如此,甚至更甚。不论处于什么岗位,有着怎样的分工,我们最终都是为共同的目的而工作的。将军,请原谅我的卤莽。”

“你现在所谓的卤莽,我直到十年前仍然还犯过。军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个人也许会介意你的卤莽,但是,王达明同志,党和国家感谢你的卤莽,”鳄鱼罕见地动容了,露出一丝欣慰。

“将军同志。有一点我得先向您检讨,并提请您上报,给予处分。我违反了一项纪律。”

“嗯,”鳄鱼点点头,不紧不慢。

刘清正的脸上却挂不住了。

王达明郑重说道:“依照相关规定,我必须严守且有责任共同保护涉及‘血鸟’部队的机密。但是,四年以前,有一名‘血鸟’的身份暴露了,我没有上报。”

“你是说贾溪吧?”

“是的……”

“我也是刚刚才察觉,”鳄鱼诡秘一笑,僵白的脸上一抹血潮,“老了,粗心喽。看来我对自己的部下过于自信了,我很欣赏你的识人之能——庭车常的洞察力显然超出了我的估计。强将手下无弱兵呐。”

“对不起,我没有上报。请求上级的处分,”王达明将目光转向刘清正。

刘清正宛尔一笑,似在洋洋得意。

鳄鱼沉吟道:“其实据我个人的自觉与分析,那些疑点并不能说明庭车常有变节的可能,相反,我不怀疑庭车常,也不认为有内奸。那些疑点仅仅说明了我们掌握的信息还太少,从而陷入了误区。”

王达明一怔,迷糊了。

“你刚才说,庭车常突然中止了林周二人刺杀佐岛的任务?”

“是的。二人返回途中,又撞上了敌人。”

“确实是巡警,那是意外。贾溪去证实过,当天,附近一个要退休的警署署长为了在交接职务前逞最后一次威风,带着所有手下荷枪实弹地上街盘查路人,正好撞见长着一副痞子面孔的周成武,就上次搜身。林爽是狙击手吧?依庭车常的智商,派他俩去刺杀佐岛肯定要在佐岛住所附近设伏,远距离射杀,然后方可安然脱身——林爽应该带着折叠式远射兵器,警察一查就肯定露馅。他们只能先发制人,所以交战是不可避免的。”

“问题是庭车常为什么突然中止自己下达的行动命令?”

“因为他原本准备独立诱杀村上,但是计划有了变化。呃——村上的威胁比佐岛大,只要确保杀村上万无一失,再收拾佐岛也不迟。相反,如果佐岛先死了,而村上侥幸逃脱,那才是真正地自掘坟墓。当然了,他事先为什么坚信能成功诱杀村上——这个问题还是谜。但是我们现在能肯定的是,他确实要杀村上,村上也是因他而死的。依此推断,为了确保杀村上万无一失,他必须召回林周二人。”

“这个推断似乎太牵强了吧?”

“贾溪证实了这一点。”

“……”

“J国媒体不知道,和村上一块‘失踪’的还有两个人。即便村上不怕庭车常下黑手,也不可能一个人自己跑到庭车常家里,肯定有随从的——当时,庭车常很有可能会忽略这一点,因为事情太紧急了,他必须尽快地同时除掉村上和佐岛。”

“嗯。那召回了林周,这个打算就落空了。因为村上去庭车常家里之前有可能会先通知佐岛,如果村上死了,而佐岛没死,后果同样严重。”

“这正是我信赖他的原因。因为不管是否召回林周二人,计划一样能成功,佐岛是必死无疑;而如果不召回林周,一旦让村上逃脱,或让村上的随从逃脱,计划就破产了,事态更严重。”

“虽然事后证明佐岛确实也死了,但是在庭车常的报告中,林、周二人还没有等到佐岛就受命中止任务返回了,佐岛之死并非1024所为。”

“因为当时佐岛还在内调总部里,未必会回家,林、周二人可能会扑空。贾溪则是专业杀手,杀佐岛可保万无一失,而且不会留下与1024有关的任何痕迹。,相反,就算林、周二人能杀掉佐岛也未必能保证J国警方查不到。”

“你是说!”

“佐岛是贾溪杀的。庭车常挑破了自己四年来一直秘而不宣的秘密,主动联络贾溪,使用了紧急暗号,以总参谋部1024特别行动组组长的身份直接请求总政治部‘血鸟’部队特工贾溪上尉支援。贾溪诱出了佐岛,将其枪杀在内调总部门口,并留下了‘冷月’的记号。至今为止,J国还不知道贾溪就是‘冷月’。至于庭车常诱杀村上的详细经过,我们还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证实,村上确实死在庭车常家里,他的两名随从也在附近的僻静地点被杀,一人被割喉而死,一人被掐死,都是周成武的惯用手法,周成武的致命伤也是在这次搏杀中所受。”

“你怎么知道?”

“庭车常还给贾溪留了短信,要贾溪刺杀佐岛成功后火速赶到他家,清理村上和两位随从来过的痕迹。你不知道这个细节是因为贾溪不是总参的人,不会向你报告;庭车常没在报告中说贾溪的事,是因为他的时间不多。村上死时,庭车常就抱着妻子赶去医院,当然,这个举动不是要救妻子,因为妻子已经断气了。他去医院是为了拖延报警的时间,一来好向你报告情况,二来留给贾溪更多的时间清除附近敏感的痕迹。到了医院后很久,他才报了警——在他去医院的这段时间里,贾溪赶到了庭车常家里,在接案的警察抵达现场之前,清理了必要的痕迹。周成武是在贾溪面前自杀的,也是贾溪掩埋的,之所以要自杀,是因为周成武不想拖延贾溪的时间。为了不暴露庭车常和贾溪,为了将整个‘交换机’计划的损失减到最小,周成武夺走了贾溪的毒针,插进自己的血管,当场就断了气……”

鳄鱼陷入了沉默。

(三)

良久,“您提出了疑点,又自己解开了谜团。这是为何?”王达明忍不住质问道。

刘清正正要发作,鳄鱼已长叹一声。

“我事先说过,这次是非正式的谈话,并不记档,你可以不用回答。因为早在两三个月,你已经回答过很多次,档案上都有。我这次来,是想从你身上找到一些东西,以坚定我的推断。”

“什么推断?”

“庭车常的忠诚。虽然此前军事检察院和保卫部的调查结果已经基本排除了庭车常变节且策划整个事件的可能,但是,我个人仍需要一些感性的认识。”

“为什么?”王达明显得有点不耐烦了。

鳄鱼缓缓起身,说道:“受中央军委‘交换机‘计划领导小组之命,我负责部署并实施一项行动。营救庭车常。”

“什么!”王达明将茶杯按碎在桌上,“这是害他!如果营救失败,等于坦白地告诉J国他就是中国间谍!”

刘清正动了动嘴,没说出声,目光冷冷地扫过王达明。

鳄鱼斩钉截铁道:“所以营救必须成功。”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王达明毫不退缩,“他的身份并未泄露,进了监狱反而最安全。不论让谁来选择,都宁愿让他坐五年牢,而不是在敌人眼皮底下揭开他的身份。我的人不能再死啦!我明白了,你们想把他这个人证弄回来,把事件原因经过来龙去脉彻头彻尾地搞清楚,不管真相如何,你们都圆圆满满地结案了,又一个完美政绩!你们根本就不顾他们的死活!”

刘清正终于笑了,依他的秉性,骂即是爱,而笑才是刀,越是自己最爱护的部下他骂得越凶越狠。然而此时,久居枢要机关、深谙官场利害的王达明,作为刘清正的得意部下,却大反常态,屡屡犯忌,让这位军方情报系统的最高首脑在军方安全保卫系统中枢要员面前掉尽了脸面,所以刘清正笑了,不是惯有的调侃的笑,而是这种少有而坚决的笑。谷十三不寒而粟,担扰而惋惜地看着王达明。

王达明正愤怒地看着鳄鱼。

鳄鱼似乎仍不在意,旁若无人,继续说道:“营救他是因为J国内调其实正在暗中监视他。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我们必须将计就计,先发制人。”

“什么意思?”王达明顿时恢复了平静。作为有血有肉的人,他会有冲动的时候,但是作为一个老特工,他更懂得什么时候需要保持冷静。

“做个假设,如果J国警方突袭以宗仁社为掩护的1024真是出于单纯的刑事上的原因,为什么他们不调查庭车常?为什么不扣押白建?是人都知道,宗仁社龙头申明、庭车常、白建三人是结义兄弟。反之,假设此次事件是由内调暗中操纵的,更没有理由对庭车常视而不见。难道他们傻到,真的把庭车常当成一个老老实实的商人,真的会相信庭车常在家里切西瓜时与妻子嬉闹一时失手而没有其它外部因素?”

“您说得没错,”王达明冒了一身冷汗。

“三个月来,我一直让贾溪留意J国警方的动向。他们仍在大力搜捕申明,按理说,如果申明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军火贩子、黑社会头目,根本就犯不着出动全市甚至周边各县大部份警方闹腾三个月,因为在集中了几乎大半全国人口的首都,警方还有更多更紧要的事要做,何况现在还是在战争期间——一个刑事罪犯算得了什么。”

“只有一种解释。在他们的眼里,申明的意义重大,重大到影响J 国的国家安全。他们一面假装无视庭车常,一面大肆搜捕申明,一定是捉住了某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申明身上!”

“不错。一旦申明被捕,庭车常就不可能像没事一样再呆在监狱里了。庭车常的处境其实很危险,整个‘交换机’更是岌岌可危。必须赶在J国得手之前,救回庭车常和申明!”

“我明白了,”王达明羞愧地低下头。

谷十三松了一口气,小心地观察刘清正脸上的风云变幻。

(四)

“整个‘交换机’计划实施过程中,1024立下了不可抹灭的功勋——K138资料库就是其中佐证,同时也负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鳄鱼面色黯淡,良久,严肃地说道:“现在计划已经达成,中央命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营救1024的幸存者。”

“感谢中央…….”王达明的眼角又湿了。

“不论是为了保障整个计划的扫尾工作得于圆满结束,还是为了营救1024幸存者,我都必须来到这里,与你谈这些话,了解情况。你明白吗?”

“明白。首长…….我…….”

“处分你?那是刘老的事。现在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把你个人对庭车常的认识和评价一五一十地写下来,明日14时整以前交给我。我发现慢性子跟急性子谈话真的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是!王达明立正受命。

鳄鱼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动静,“我知道你原本并不是急性子,只是今天涉及的话题过于敏感,我的方式又不对,所以激怒了你。没有关系,我也有犯急的时候,何况你是为了部下。老谷,我们走吧?”

谷十三拼命地点了点头,喝完最后一滴茶水,向刘清正敬礼后转身便走,恨不得脚底抹油,即刻逃离这个即将爆发另一场战争的房间。

“副总参谋长同志,再见,”鳄鱼向刘清正敬礼。

刘清正呵呵一笑,“不送了。”

鳄鱼离开后。全身虚脱的王达明才小心地对刘清正说,“您……处分我吧。”

沉默。

良久。

“滚!”

仅此一字,王达明仿佛吃了定心丸,抖搂起精神,拣了沙发上的报纸,转身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