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直系传人孔庆东:孔子就是两千年前的于丹

shmily8144 收藏 0 83
导读:昨(28)日,受邀参加本月31日全球通VIP大讲堂的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有“北大醉侠”之称的孔庆东,在《课堂内外》杂志社接受了记者采访。尽管此次来渝论道的主题是《从金庸、古龙看东亚武侠情结》,但认为“重庆记者还不坏”的孔庆东,对于记者们提到的《百家讲坛》、语文教育等相关问题都一一作答,并语出惊人 “从此再也不上《百家讲坛》” ——太娱乐   自诩为《百家讲坛》“开国元勋”的孔庆东,在谈到如今《百家讲坛》的高收视率、高人气时,却并不感冒。他当场表态:“《百家讲坛》娱乐化的倾

昨(28)日,受邀参加本月31日全球通VIP大讲堂的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有“北大醉侠”之称的孔庆东,在《课堂内外》杂志社接受了记者采访。尽管此次来渝论道的主题是《从金庸、古龙看东亚武侠情结》,但认为“重庆记者还不坏”的孔庆东,对于记者们提到的《百家讲坛》、语文教育等相关问题都一一作答,并语出惊人


“从此再也不上《百家讲坛》” ——太娱乐


自诩为《百家讲坛》“开国元勋”的孔庆东,在谈到如今《百家讲坛》的高收视率、高人气时,却并不感冒。他当场表态:“《百家讲坛》娱乐化的倾向越来越重,我再也不会上了。”


暗讽观众思维模式落后


孔庆东曾在《百家讲坛》用一种侦探小说的模式剖析了“祥林嫂到底是谁杀死的”,获得轰动效应。对于此举是否是对鲁迅作品过度阐释的问题,孔庆东表示:“不是对作品阐释过度,而是对作品阐释不够。”


孔庆东认为许多中国读者在思维模式上存在问题,“人们总是无法从课本中退出来,一看没武打就觉得无趣,而许多外国留学生反而能被文章所感动”,“‘祥林嫂到底是谁杀死的’其实就是把人们从课本中带出来了,但这只是我1991年的讲法,观众听了却觉得很新鲜,太奇怪了”。


《百家讲坛》不是《幸运52》


孔庆东曾把《百家讲坛》作为自己的学术阵地,但他昨日接受采访时,却表示将来不会再去了,“现在的《百家讲坛》越来越娱乐化,过度注重收视率,它又不是《幸运52》和《开心辞典》,这样发展下去不行”。


孔庆东非常得意自己的一个预言,“我曾预言《百家讲坛》会变成评书场,没想到最近就收到消息说单田芳要上了”。但孔庆东并不认为《百家讲坛》是易中天“带坏”的,“易中天《品三国》依然还是以学术为依托。”


“孔子就是2000年前的于丹” ——太缺少


虽然对现在的《百家讲坛》不满,但对于《百家讲坛》培养出的“学术超女”于丹,孔庆东却赞赏有加,作为孔子直系传人的他,还拿自己的老祖宗打起了比方,称“倒退2000年,孔子就是于丹”。他认为,现在这种人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讲论语谁都会出错


于丹讲“论语”被诸多学者诟病,但孔子的这位传人却对于丹非常宽容。孔庆东认为,这么多观众喜欢于丹,是因为她弥补了知识普及上的一个重大欠缺,“有人觉得自己水平高,出来指出错误也是正常的,但不应该就此否定于丹的价值。孔子以前讲周文王,还天天被人骂呢,倒退2000年,孔子就是于丹,但是你看看现在骂孔子的人都在哪里?事实上,孔子的话也不一定每句都对。”


孔子也是心灵鸡汤


孔庆东认为孔子的高明之处,其实在于他思想层次丰富,他既有高深的思想,也有让人倍感亲切的内容,“从某种意义上,孔子和于丹都是起着心灵鸡汤的作用,励志只是孔子思想精髓的一部分”。


“现在的大学生只配当高中生” ——太难教


前段时间,传言由孔庆东参与编辑的北京高中语文课本将《阿Q正传》撤掉,用金庸的《雪山飞狐》选段代替,对此,孔庆东昨日明确告诉记者,这是一则假新闻,他从来不主张金庸的书进中学课本。但他也认为,《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确实已经不适合现在的高中生。


学完“阿Q”只知道“困觉”


孔庆东对如今学生的阅读能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觉得像《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这样的文章,许多学生理解起来已经有些吃力,“年代太久远,许多学生已经无法体会旧社会如何‘吃人’,这样的课文只适合我们那个年代的高中生。现在许多高中生在看完《阿Q正传》后,只记住了一句话,‘吴妈,我要跟你困觉! ’”


孔庆东建议在高中课本中多选取《从百草堂到三味书屋》这样通俗易懂的文章,“没办法,现在的大学生只能当高中生教,高中生只能当初中生教”。


金庸不适合进中学课本


孔庆东强调,学生学不好是一方面的问题,但同时老师讲课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有老师居然能把《荷塘月色》这样的文章讲得很无趣,原因是这些老师每谈《荷塘月色》,总要和政治扯上关系,言必称朱自清以散文表达对当时社会的不满,这很容易就把学生吓跑了”。


而他认为金庸不适合进中学课本的原因是篇幅太长,选择难度太大,“有些地方教材,居然把练就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的恐怖打斗场面编进教材,我看是连武侠小说的精神都没搞懂”。


孔庆东B面


●现场,有活动主办方征集的小读者向孔庆东请教关于写作的问题,没想到孔庆东居然充当起了“坏叔叔”的角色,他说:“写作就是要不断地删减,就像你以后长大了找老婆一样,喜欢的很多,但不能都娶为老婆啊,要学会‘割爱’”。


●孔庆东称因为自己是来自哈尔滨小地方的人,所以在北大读书时很自卑,“不小心说了几句话,却发现很多人喜欢听,还有些人居然听不懂,所以一下就建立信心了”。


●孔庆东对成名感到很烦恼,“以前可以两只手放开在大街上一边骑车,一边唱歌,现在必须得装得道貌岸然;以前老爱坐公交观察人,现在老是在车上被人观察”。


●对于金庸不断改写小说,孔庆东认为他并不是想赚钱,“金庸身体好,没事做,香港也回归了,没这么多《基本法》让他起草啊”。


●不管是对于“80后”作家韩寒、郭敬明,还是武侠小说家步非烟,孔庆东只说同样一句话“我对他们是很看好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