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14节 联盟对缔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南亚印国(以下简称印国)的情报部门突然发现:巴基国正在向边境地区集结军队!

2000年1月15日,巴基国政府突然对外宣布,将于边境地区以及巴占克什米尔地区举行三军联合军事演习,以检验巴军队的联合作战能力,截止时间未定。

印国政府意料之中的平静,从答应倭国的那一刻起,从开始在边境集结军力的那一刻起,南亚印国政府已经考虑到巴基国会如何反应。华国派往巴基国的军事代表团在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南亚特工的工作报告也同时呈上了印国国家安全局。甚至华国派往俄国和其他国家的军事代表团这一消息都没能躲过印国特工的眼睛。

所以,在巴基国突然宣布举行军事演习后,印国外交发言人只是冷笑一声,淡淡地表示:我们会加强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的。

事实上,印国在向华印边境大举增兵的同时,也暗地里加强了印巴边境的战备部署。虽然料到了巴基国的反应,但是印国政府还是不得不约束一下华印边境的部队,少点制造摩擦,现在不是和巴基国开战的好时机。按照协约,印国要在倭国发动对华战争的同时,向华国边境推进,策应倭国军队的行动。但是,印国还没有知道他们的秘密协约已经完完整整地摆放在华国领导人的办公桌上,也不知道倭国已经修改了计划。

华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陈刚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应巴基国国防部邀请,华国将派出军事观摩团前往巴基国观摩演习。

鹰国政府表示,将高度关注巴基国军演,并要求派出军事观摩团,但被巴基国拒绝。倭国政府外交发言人则阴阳怪气地表示,有必要玩这套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么?

巴基国这一手虽然不能迫使印国停止华印边境的增兵行动,但也使印国军队重新审视局势,推迟发动对华作战,为老大哥争取了一定的缓冲时间。一旦印国发动对华侵略作战,巴军将从克什米尔地区向印度推进,趁机收回克什米尔地区的控制权。

华国在向俄国和巴基国派出军事代表团的同时,也有一个代表团前往欧洲。赴欧洲代表团主要外交和采购为主。和华国有着传统军事武器装备合作的意国、高卢国和德意志国答应提供华国所需的武器装备,包括209型常规潜艇。209型常规潜艇直接运往巴基国,装备巴海军的潜艇部队。20世纪末,巴海军进口了数艘德制209型常规潜艇,因此不存在人员训练的问题。华国政府付给德意志的是硬通货,转手以贷款的方式提供给巴基斯坦。由此可见,华国政府迫切需要巴海军加强在印度洋的水下封锁力量,更需要巴基国在另一边牵制印国。

华国军火制造商开足马力24小时不间断生产。枭龙战斗机、主战坦克、自行火炮、防空导弹等等一系列先进装备通过陆上交通线援援不绝提供给巴基斯坦。华国国防军总参谋部派出的军事顾问团以军事观摩团为掩护,进入巴军参谋层,影响巴军作战方案。

一系列的动作表明,一旦印国对华国开战,巴基国将在印巴边境发动攻击,迫使印军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

华巴两国的动作没能逃过鹰国侦察卫星,但是鹰国政府却沉默不语,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倒是倭国的军事力量调动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经过研究其部署行动,发现其指向并不是华国,而是——南朝鲜!

1月14日,华国的侦察卫星发现,倭国舰队2艘“金刚”级宙斯盾驱逐舰、3艘“村雨”级导弹驱逐舰和数艘运输舰开进了韩国釜山港!倭国和南朝鲜之间的海运货轮突然增多!两国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华国政府将此事秘密知会北朝鲜当局,北朝鲜政府迅速作出反应,对倭国和南朝鲜的动作表示强烈抗议以及愤慨。宣布加强在“三八”线的部队进入战备状态,直到倭国军队从釜山撤离。倭国破坏了朝鲜半岛的和平状态的行为必须马上停止,否则北朝鲜将作出必要的适当的反应!北朝鲜政府紧急约见南朝鲜驻北朝鲜大使,称南朝鲜此举危害了朝鲜半岛的和平状态!

在朝鲜半岛最具影响力的鹰国含糊其词地表示,倭南政府已知会并邀请鹰国政府,称此举乃正常的军事交流活动,驻南朝鲜鹰国军队正在考虑是否接受邀请。

对鹰国的反应,北朝鲜领导人金大成狠狠地一拍办公桌,破口大骂:“妈的!正常的军事交流活动?三岁小孩都知道倭国和南朝正因独岛的主权问题差点兵戎相见,还有军事交流活动?还是他妈的正常的?”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马上约见华国大使,我要知道他们的态度!”金大成朝秘书处长吼道。南朝会不会借助鹰国倭国的力量再发动一次朝鲜战争是金大成最担心的。华国会不会再次伸出援助之手呢?在之前金大成可以肯定,现在嘛,华国国防军正在和越国交战,华印边境又集结了大量兵力,华国政府的精神已经被扯到西南那边了,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帮助北朝鲜还真是个未知数。如果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亚洲算是彻底大乱了。

华国政府也被日韩两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懵了,总参军事情报部对外情报处长被叫去骂了个狗血喷头。对外情报处长铁青着脸通过秘密渠道给驻美国、韩国的情报人员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获取这方面的情报的命令。设立在日本的情报网在李阳事件后遭倭国安全部门的疯狂打击,损失很大,剩余的情报人员或潜回国内或就地隐藏待命,已无力进行情报工作。

可以确定一点,倭、南朝的举动背后一定有鹰国的影子。倭国的“金刚”级和南朝的KDX-2级都是装备了宙斯盾防空系统的新型驱逐舰,一旦联合起来,加上鹰国驻上诉两国的海军舰艇,将会构筑一片强大的防空网络。目的不言而喻,直接指向华国的空中远程打击和弹道导弹打击力量。

鹰国现阶段不想撕下脸皮直接和华国对抗,只在背后搞些小动作,但是谁能保证战争到来时鹰国不会大举进行军事介入?华国的处境相当危险!

华国政府要求俄国加快远东地区的军事部署,沈阳军区同时在中朝边境集结兵力,随时作出反应。

金角湾是深嵌于符拉迪沃斯托克陆地之中形似角状的海湾,水深岸陡,是天然的优良港湾。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一个三面临海的城市。它濒临日本海,控制鄂霍茨克海,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终年不冻的远东良港——金角湾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心脏。闻名世界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就设在这里,其辖区从东北到西南长达5000公里。

1992年符拉迪沃斯托克成为开放城市后,以前驻扎在此地的军舰大部分转移到了临近的军港。那时,这座城市已经成为旅游胜地。但是随着远东局势的巨变,符拉迪沃斯托克进入了战备状态,许多地区实行了军管。各种海军舰艇陆续进入金角湾,包括闻名于世的“奥斯卡”Ⅱ级巡航导弹核潜艇、“阿库拉”Ⅱ攻击核潜艇、“基洛”级常规潜艇、“现代”Ⅱ导弹驱逐舰、“勇敢”级导弹驱逐舰等等先进海军舰艇。随便哪样都是家喻户晓的拥有强大攻击力的海军装备,尤其是“奥斯卡”Ⅱ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号称航母杀手,是为对付鹰国航母战斗群而生的。

“奥斯卡”Ⅱ级核潜艇,是俄国最新式的高性能核动力潜艇之一,排水量达1.39万吨,长154米,最大潜水深度为300米。参加演习时,该艇船员为满编118名船员,包括48名军官。“库尔斯克”号核潜艇装备有 24枚巡航导弹,专门用来对付敌军的航空母舰战斗群。这些被北约称为“沉船导弹”的巡航导弹,每枚重7吨,射程约为500公里。潜艇同时也附设口径分别为53 3毫米及650毫米的鱼雷,以便在导弹攻击后,再以鱼雷向受到重创的敌舰攻击,确保将其击沉。西方专家形容,一艘“奥斯卡”Ⅱ级核潜艇足以消灭对方一个航母战斗群。

1997年(事实上是2000年)在北冰洋沉没的“库尔斯克”号就是属于“奥斯卡”Ⅱ级巡航导弹核潜艇。 俄国调集此型潜艇编入太平洋舰队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鹰国太平洋舰队的航母战斗群。

俄国太平洋舰队原有一个海军陆战师,14日起有两个紧急调集的海军陆战师通过亚欧大陆桥运抵远东地区,大大加强了俄军的登陆作战能力。

可以预见,俄军的部署行动一结束,远东地区的俄军规模将达到苏联解体之后的最新高度。这让和俄国存在“北方四岛”主权纠纷的倭国深感不安。

国际形势随着巴基国宣布军事演习的那一刻起剧烈动荡起来。除了一些实力不够的国家发表“支持某某国家”“将高度关注亚洲局势”“呼吁联合国促成某某几国走到谈判桌上”诸如此类的声明外,以鹰国为首的北约各国与各地区性大国都在紧张地做着方方面面的部署,以对突发事件作出最迅速的反应。眼中无人不知“畏”为何物的袋鼠国(以下简称澳国)更是宣布,如果接到倭国邀请,澳海军将按照去年签署的《澳倭海上联防协议》派出舰队协助倭国海军保护其海运线。

局势渐渐在各国军事研究员的眼前清晰起来。华国、俄国、巴基三国被他们称为SH合作组织军事联盟(简称SH联盟)。虽然巴基国不是SH组织的成员国,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巴基国不是一向以华国马首是瞻的吗?至于SH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嘛,没有华俄两国这个组织根本形同虚设。

而倭国、印国、越国则被称为缔约国,原因是华国外交部抛出的那份三国秘密签署的协约。某资深军事研究员接受电视台访问时称,缔约国表面上只有倭、印、越三国,但是倭背后有鹰国,鹰国控制着北约,实际上缔约国的力量是大大超过SH联盟的。即使在亚洲,缔约国的军事力量也不是SH联盟所能比拟的。该资深军事研究员事后还愁眉苦脸地表示,华国已经被团团包围了,形势很危险呐。

两个直接对抗的联盟组织都在紧急准备着,战云已经从冬海上空迅速扩散到亚洲各处,整个亚洲地区仿佛被硝烟味所覆盖。连南海边上的那几个东南亚小国都在蠢蠢欲动,98年印尼反华人暴动似乎有再一次爆发的苗头。

在这一片紧张到极点的形势中,宝岛当局出人意料地平静,部队甚至没有进入战备状态。某专门研究宝岛问题的军事专家大胆预言,宝岛当局在等待机会,大陆陷入激战之际便是台独分子宣布分裂国家领土完整之时!

西南战区各参战部队没有受到国际上风云突变的影响,旨在迅速解除越国侵略威胁的“腰斩”计划在有条不紊地实施。

陆战第1、5旅奉命退回凭祥市休整待命,广西境内的紧急动员而来的陆军41军122机步师接替友谊关的防御任务。同时123、121机步师在崇左地区接受补给休整。在歼灭越国第一军的战役中,123、121机步师损失颇大,需要从预备役部队中抽取素质过硬的连队编入上述两师,以求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战斗力。按照联指的计划,41军的123、121、122三个机步师以及装甲旅,稍后抵达的第171实验机步旅,加强一个防空旅和三个自行火炮团,组成西南战区“猎豹”突击群攻克凉山,沿着南河公路(南宁至河内)一路南下横扫越国,战役目标以攻陷越南首都河内,歼灭越军有生力量为主,为登陆作战部队提供有力的策应。这就是“腰斩”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腰斩”计划,顾名思义就是在越国的最窄处实施登陆作战,一举将越国拦腰斩断!

凭祥地区已经被建设成一个巨大的前进基地了,两个防空团星布罗列地四周,捍卫着这个重要前进基地的天空。一队接着一队各种各样的军车飞奔于南友高速(南宁至友谊关)公路上,从南宁到友谊关,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已。

看着这个建在凭祥市郊的野战机场,木子牧再次被工兵部队所折服。仅仅数天时间,这个相对平坦的开阔地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粗具规模可供陆航强-5W前线攻击机起降的野战机场。

一条长约2000米的主跑道上,3架挂满弹药的强-5W陆续滑上跑道,随着一阵喷气式发动机的撕鸣声,3架强-5W起飞了,在空中编组成一个小三角攻击编队,然后向南扑去。攻击机群刚消息在天际间,一个六机编队出现在机场上空。机场旁一个紧急搭建的塔台发出一条条指令,引导返航机群降落。

副跑道上整整齐齐地列着一排运输直升机,几架Mi-171U武装运输机摇晃着身子徐徐上升,强大的向下气流打在经过压实的地面上扬起阵阵沙尘。另外一块空地上则上WZ-10的领地,地勤人员正在为几架WZ-10挂载弹药。

“哎呀,这才有点现代化基地的样子嘛!”机枪手高佬(名字杨华)微闭双眼,作陶醉状。

“是呀,鹰国大片中的鹰军基地就是这样子,前线的步兵一呼叫空中火力支援,刷刷几架F-16就过去了。我看咱们离那天也不远了。”副班长林子如点头赞成。

“你们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木子牧掏出一支军供香烟,“啪”地点燃深吸了一口,吊足了兄弟们的胃口,这才在兄弟们渐露杀意的眼神下吐了一句,“前年空军的强击机部队不是划归陆航下辖了么?”说完不住地眨着眼睛。

“对噢!怪不得守友谊关时空中火力支援来得那么及时,我咋给忘记了呢?”在平均身高达174CM的木子牧班显得矮小的黄光辉一拍脑壳,恍然大悟道。

“切!”众人给了黄光辉一个国际通行手势。

“木上士,营长找你。”一个手臂标有警卫标识的士兵跑过来。

“高大山?”木子牧脱口而出,在警卫兵异样的目光下朝营部跑去。

高大山这些天可谓容光焕发,就跟上了N个日本处女仍然金枪不倒一样。本来是为海军陆战第1旅训练士兵的高大山所在的旅随着战争的到来被编成海军陆战第5旅,不仅摆脱被拆散编入其他主力陆战部队的命运,而且得到了最先补给加强。陆战第5旅的人员迅速扩编到5000人的战时规模,完善了辖内编制,拥有了和常备部队陆战第1旅差不多的装甲突击力量。虽然人员素质上存在着差距,但是经过友谊关保卫战洗礼的陆战第5旅一定是一支虎狼之师。

高大山的二营被编为机械化步兵营,接受了大量步兵战车和装甲运输车。你说高大山能不容光焕发吗?能不像上了N个日本处女仍然金枪不倒一样兴奋吗?

“报告!一连三排一班长木子牧前来报道,请指示!”

高大山神情严肃地还了个礼,突然满脸堆笑,道:“小木啊,咋样了?还成不?”

木子牧见高大山这般作态,也嘻皮笑脸地道:“嘿嘿,挺好的,大山叔,有啥事儿么?”

“你给我站好!”高大山脸声又是一变,其速度之快,形象之真达赫然达到了骨灰级,“看看你,全身上下哪有一点当官的样子?让你去守一个小山头,保护一个反坦克小组,你他妈的却丢下班里的兄弟跑去找那什么垃圾倭国特种兵,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知道不?妈的,不抽你丫的泄不了气!”说着真的跑过去大巴掌大巴掌地抽木子牧的PP。

木子牧见此景,深呼口气蹦蹦跳跳躲着。大山叔这般没大没小表示着没什么事了,嘿嘿。

“好了,臭小子,”高大山停下来整了整军容,“以后我也管不到你了,你以后凡事三思而后行,要严格遵守上级的命令,把你那臭脾气给老子改改!老子要再知道你搞违抗命令擅离职守这套,立马叫你爷爷接你回去!”

木子牧一听,懵了,什么管不了我了?你不还是营长么?

高大山不理木子牧疑惑的眼神,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道:“陆战第1旅的两栖侦察大队要扩编,你们班被抽调过去了,这是调令。”

“啥?真的?”木子牧差点跳了起来,接过来匆匆一看,“妈的,老子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哈哈哈!”

高大山照着他的钢盔就是一巴掌,“别得意忘形!你小子到那不好好给老子长长脸饶不了你!”

“小木啊,两栖侦察大队不同一般的部队,这些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想跟你说,遇事要冷静,不管在什么环境下,一定要冷静!两栖侦察大队执行的都是特种任务,依你这臭脾气丢了命小事,要是坏了任务你就是国家的罪人!”

高大山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木子牧一个立正,沉声道:“请首长放心!”

“好,小子,你家就你一个独苗,我照顾不了你了,改日我再去给你爷爷他老人家请罪。”高大山拍着木子牧的肩膀叹声道。

“大山叔,您别这样说,我也不是小孩儿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再说,咱是来当兵打仗的,照顾啥啊?要说照顾也应该我们来照顾别人啊!”

“好,难得你有这样的觉悟!去吧,使劲给老子干!打完仗大山叔请你喝酒!”

“是!您就等着请客吧!”木子牧“啪”地一个敬礼,转身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