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告诉你俄军美军士兵脖子里的牌子到底是啥玩意儿?有些什么意思?

北极光9999 收藏 5 1483
导读: 其实那就是军人的身份证,身份牌.俗称士兵牌/狗牌. 苏联军队有和我国军队一样悠久的历史和光辉的战斗史。大家耳熟能详的伟大卫国战争,以至入侵捷克,阿富汗等等。无论是大国沙文主义,强权政治,苏联红军所显现出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高超的战斗艺术和纪律性,都值得我们借鉴。现在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继承了苏联红军的光荣传统和战斗力。在当今世界仍是一只强大的力量。 俄罗斯身份牌区分军种,品种多样,相比美军身份牌更加丰富多彩,可以说每款都是艺术品。军牌正面下方有长方形矩形条,那是刻血型的地方,

其实那就是军人的身份证,身份牌.俗称士兵牌/狗牌.


苏联军队有和我国军队一样悠久的历史和光辉的战斗史。大家耳熟能详的伟大卫国战争,以至入侵捷克,阿富汗等等。无论是大国沙文主义,强权政治,苏联红军所显现出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高超的战斗艺术和纪律性,都值得我们借鉴。现在的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继承了苏联红军的光荣传统和战斗力。在当今世界仍是一只强大的力量。

俄罗斯身份牌区分军种,品种多样,相比美军身份牌更加丰富多彩,可以说每款都是艺术品。军牌正面下方有长方形矩形条,那是刻血型的地方,背面是是三行,刻名字,父姓,出生日期。


*一般没有方形矩形条的就不是俄罗斯联邦军队正式使用的,

没有的有可能是纪念牌。比如高加索战役纪念牌。不是真正战士做战时佩带的,所以收藏价值就不如真正的身份牌。


美军的身份牌


二战期间欧洲某战场,夜幕降临,万籁俱寂。一个美军宪兵刚从哨所出来,就被一个悄然扑上的身影卡住了脖子,随即断气。一名德军士兵把他的尸体拖到隐蔽的地方,剥下这个宪兵的全套制服、装备,并随手摘下了他脖子上的一个小铝合金牌子,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几天后,一名“美军宪兵”出现在盟军控制区的交*路口,指挥着川流不息的盟军车辆。当然,所有的军车都驶向了错误的方向。等待着它们的是德军埋下的地雷、设下的伏击圈或是谁都分辨不清的“冤枉路”。

这就是二战中德军渗透小组对盟军进行破坏活动的一个真实画面。这些德军为什么能如此大胆地冒充美军呢?除了严格的训练及精心地准备外,他们的服装、装备,甚至连挂在脖子上的小金属牌,也对他们起了很大的掩护作用。这种小牌子就是军人身份的象征 ——“身份牌”。

“身份牌”最早可以追述到1861--1865年的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北军就在部队中开始配发了。当时的“身份牌”非常简陋,只是一个小纸牌,上面写着携带者所属部队的番号及本人姓名。作战中,若有人员伤亡,根据其“身份牌”上的记载,别人就可以知道伤亡者属于哪个部队。虽然这种“身份牌”质地粗糙,并且作用单一,但它却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带“身份牌”的先河。


美军身份牌的发展

时光飞逝,转眼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打得非常残酷。由于机关枪等新式武器的巨大威力,死伤者激增,许多士兵被爆炸及燃烧弄的面目全非,甚至从穿戴上都无法辨别的阵亡及重伤者越来越多。纸质的身份证明及在军服上写字等识别手段对这种情况已很难起作用。为了尽快对重伤者进行救护,识别及辨别阵亡者的身份。那些极易损坏的纸质“身份牌”已不能适应军队的需要,于是金属“身份牌”便在战火中应运而生了。

一战时期,美军的“身份牌”为圆形,起先是一人一枚挂在自己身上,由铜制成,用机器在牌子上冲压出凹字(效果类似于钢印打的字)。上面冲压出佩戴者的部队番号、血型、姓名。当时,参战的各国军队基本上也都配发了金属“身份牌”。

二战时期,美军的“身份牌”又有了新的改进,首先从一人一枚改为一人两枚,它的形状由圆形改为椭圆形。最初,这些椭圆形的“身份牌”是铜制的,时间不长就失去了光泽,铜锈还很容易把前胸染得一片铜绿,而铝合金制的“ 身份牌”则没有这些缺点。所以在材料上用铝合金取代了铜,使之更加坚实耐用。这时“身份牌”与以前不同的是边缘上有个缺口。

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许多尸体根本无法辨认,有的尸体更是被随便掩埋,当数年后被发现时早已成为了枯骨。而这时,美军的铝合金“身份牌”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某人阵亡后,其战友会把阵亡者的两枚“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死者嘴里,另一枚放在被包裹起来的遗体外侧,便于写死亡报告书及墓碑。对于在特殊情况下无法将阵亡者运回本国时,也可以将这一枚“身份牌”带回作为其死亡的证据。

二战时期的美军“身份牌”有一个缺点,就是各军种的形状都不一样,陆军偏小,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大小也不一样,这给后勤保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各军种的“身份牌”都改为统一的形状及尺寸,同时边缘上的缺口也消失了。比起二战时期的“身份牌”,这种统一的“身份牌”有了很大进步,特别是其材质采用不锈钢,比铝合金更加坚固耐用。

越南战争期间,50年代研制的“身份牌”逐渐暴露出它的缺点。首先,越战时美军因为在热带丛林作战,所以在军服内穿的都是无领背心或索性什么都不穿,外面只穿一件热带战斗服,所穿衣服比较少。这样,不锈钢的“身份牌”便极易划伤裸露的皮肤。其次,这种“身份牌”在战斗中,特别是执行潜伏任务时,容易与武器碰撞,发出声响,暴露自己。由于以上的缺点,美国的地面部队及大部分海军、空军士兵开始对这种“身份牌”深恶痛绝,许多人把这种被戏称为“军籍牌”的小金属牌子扔在一边,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宗教符号的标志或和平纪念章。针对这种情况,美国军方对这种“身份牌”又做了改进。先是在牌子四周包上一层塑料薄膜以改善其上述缺陷。这种方法虽然成本低,但由于塑料膜不结实,容易磨损,所以很快就不用了。很快地,一种新的改进方案被提了出来,就是在其四周套上橡胶保护圈。这样,不锈钢“身份牌”的上述缺点就不存在了,美国大兵们又把这些小牌子重新挂到了脖子上。


美军身份牌的内容

美军现在使用的“身份牌”与越战时的区别不是很大,主要差异是在制作方法上。以前的“身份牌”上的铭文是采用机器冲压字的方法(效果类似于钢印打的字),成本高而且字体死板,不能打出复杂的图案及笔划较多的文字(如汉字)以及字数少(因打凹字后不锈钢板背面凸起,故只能打单面)已很难满足大信息量的要求。现在美军的“身份牌”都改为由高科技的激光技术雕刻制作,它不仅能在几秒内将所需的文字刻在不锈钢“身份牌”上,而且还可将原来机器不可能冲压出的微小字体,各种文字(如汉字、阿拉泊文字等)和图案都能原封不动地刻在任何硬度的平面、圆形(如杯子、戒指等)金属体上,这样成本低而且美观大方。


由于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所以在今天的美军“身份牌”上,除了常有的一些标识,如兵种、部队番号、姓名、军衔、血型外,还增加了宗教信仰一项,不同的宗教信仰用不同的字母来表示,如C代表信仰***(Christianity),B代表佛教(Buddhism ),j代表犹太教(Judaism ),l代表***教(lslam)等,而无宗教信仰者则用NR表示。

USN—美国海军 USAF—美国空军 USMC—美国海军陆战队 AR—正规军 T—已注射破伤风针 A--陆军 N--海军 AF--空军 AP--武警



“身份牌”上刻着重要信息


“身份牌”的内容通常包括佩戴人的姓名、军号、血型、社会保险号码、入伍年月、家庭地址等基本内容。如二战期间的一个“身份牌”就刻着这样的内容:


M I L L E R S T E V E N K


R A8834236 T42 A


A M A R Y M I L L E R


556 C E N T R A L A V E


N E W Y O R K N Y C


这表明佩戴者的姓名是 K·史蒂文·穆勒,常备军号为8834236,1942年加入陆军服役,家属为艾玛丽·穆勒,家住纽约州纽约市556中央大街,为天主教徒。


1952年朝鲜战争期间的一个“身份牌”则刻着:


S M I T H H O W A R D K


2363224 B T O P O S


U S M C


C A T H O L I C


就表明佩戴者的姓名为 K·哈瓦德·史密斯,社会保险号码为2363224,血型为 O型,在海军陆战队服役。


目前,美国三军“身份牌”的内容排序稍有不同,但都包括姓名、社会保险号、血型(如接受了破伤风类毒素治疗,则用 T标明)、宗教信仰( P表示新教徒, C表示天主教徒, H表示希伯来人, M表示穆斯林,没有信仰则空下不填)、服役军种( A为陆军、 N为海军, A F为空军, U S M C为海军陆战队)。



从士兵牌的演变看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在军事上的应用



在一些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中经常可以看到,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当某位战士阵亡后,其战友会把阵亡者的两枚军人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死者嘴里,另一枚放在尸体旁边,当死者无法被运回国时,也可以带走一枚身份牌当作死亡证明。另外,在打扫战场时,许多尸体根本无法辨认,有的尸体更是被随便掩埋,当数年后被发现时早已成为了枯骨,当尸骨被挖掘出来后,配带在士兵身上的军人身份牌对亡者的确认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军人身份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士兵牌”。它被喻为单兵个人的“黑匣子”。军人身份牌作为一种军人身份的象征出现在战场上早被人们所熟知,早在美国南北战争时,北方军就在部队中开始配发了。当时的身份牌非常简陋,只是一个小纸牌,上面写着携带者所属部队的番号及其姓名,其功能只是用于在作战中确定伤亡人员所属部队。而在作战中,许多士兵受伤或阵亡后已血肉模糊,这种极易损坏的纸质身份牌根本没法辨认,不适应军队的需要,于是金属军人身份牌便在战火中应运而生。


美军在一次大战中为士兵佩发的身份牌为铝制圆形,在上面压印出佩戴者的部队番号、血型、姓名。在二次大战时期,美军对军人身份牌又有了新的改进,它的形状由圆形变为椭圆形,在材料上用铝合金取代了铝,使之更加坚实耐用。但二战时的美军身份牌有一个缺点,就是各军种的外形都不一样,这给后勤保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各兵种的身份牌都改为统一的形状及尺寸,其材质采用了不锈钢,这样比铝合金更加坚固耐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因为在热带丛林作战,所以在军服内穿的都是无领背心或索性什么都不穿,外面只穿一件热带战斗服。这样,不锈钢的身份牌便极易划伤裸露的皮肤。而这种身份牌在战斗中,特别是执行潜伏任务时,容易与武器碰撞,发出声响,暴露自己。美国士兵开始对这种身份牌深恶痛绝,许多人把这种被戏称为“狗牌”(Dog tag),而弃之不用。针对这种情况,美国军方对这种身份牌又做了改进。先是在牌子四周包上一层塑料薄膜以改善其上述缺陷。这种方法虽然成本低,但由于塑料膜不结实,容易磨损,所以很快就不用了。后来在军人身份牌的四周套上橡胶圈,上述缺点都不存在了,美国大兵们又把这些小牌子重新挂到了脖子上。

美军使用的身份卡全称是“美国武装部队身份卡”,按照《日内瓦公约》,各个国家的武装部队成员身份证明上都应该包括姓名、军衔、出生日期、所属部队以及本人照片等内容。


美军现在使用的军人身份牌的铭文是采用光电技术来进行雕刻的,成本低而且美观大方。由于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所以在今天的美军身份牌上,除了常有的一些标识,如姓名、部队番号、社会保险号、军衔、服役军种、血型外,还增加了宗教信仰一项。


除了证明军人身份以外,美军的身份卡还能使持卡人及其家属在购物、医疗、教育等许多方面享受到“拥军政策”,因此也被称为“军人的优惠卡”。美军将ActivCard开发的数字身份软件安装到“实时人员自动识别系统”上,该系统在全球900多个美军基地设有 2000个工作站,因此系统管理员可以通过远程管理来控制持卡人的访问权限,或者对身份卡进行升级和修改等。


军人身份牌和身份卡在美国到今天已经发展了好几代,目前又有了新的发展随着计算机技术和数字影像技术的发展,军人身份牌和身份卡也进入到电子时代。据美国《每日防务》的报道,美国军方正在对“军人身份牌”进行高科技改造,计划在“身份牌”中安装微型芯片,这一芯片能存储数字化的信息,信息将不仅包括姓名、社会保险号码,而且还将包括医疗史的详细资料。如果这一计划能够成功实现的话,那么历史悠久的美军“军人身份牌”又将增加一个新的功能——存储医疗、生物特征等信息。


由于军事领域对于身份识别的准确性、安全性与实用性具有更高的要求,传统的身份识别方法如钥匙、证件、密码等,因其存在易伪造、易丢失等诸多缺陷,已经不能满足信息时代的要求,而人体丰富的生理和行为特征,则完全可以为现代身份鉴别提供一个可靠的解决方案。生物特征识别技术有其特殊优点,为下一代的军人身份识别建立了可靠保证。它是以磁条、条形码或智能卡为存储信息的手段,把人体信息如指纹、面像、DNA等存储在军人身份牌上。


美国军人的“身份证”也称为“军人身份确认牌”,是一个5厘米见方的小物件。它最早出现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战争的爆发使伤亡人员的辨别成了一个大难题,南北军的参战人员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得到确认,都私下购买或制造半美元大小“军人身份确认牌”,刻上名字、连队、所属单位等,再用绳索或细皮带系在脖子上。因而,美军“军人身份确认牌”也俗称“狗牌”。当时这是士兵们的个人行为,“军人身份确认牌”还没有成为部队配发的装备。“军人身份确认牌”,上面刻有士兵的姓名、性别、军队服务号码、血型、宗教信仰等信息,是士兵个人身份的标志。

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的使用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美国远征军征战法国,美国海军要求士兵使用俚称“狗牌”的“军人身份识别牌”;在1940年的美国海军手册中规定,在战争和国家紧急状况下,士兵必须佩戴“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

在随后的战争中,这种刻有士兵个人信息的金属牌,在美国海军中得到广泛使用;由于“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的使用,为战场伤亡士兵的救助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并提高了阵亡士兵、失踪人员身份甄别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正因为使用效果明显,目前“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在美国各个兵种中得到普遍应用。

现在,在美国军队里,“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不仅仅是一个载有士兵信息的金属片,更是士兵服务军队的荣誉象征,得到了广大官兵的追捧。在退役以后,士兵都会小心珍藏其佩戴过的“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日后团队聚会的时候,都会戴着各人的“军人身份识别牌”(狗牌)叙旧。

正是因为美军士兵的热爱,许多士兵退役以后,仍然整天脖子上挂着“狗牌”;不过,“狗牌”上面的内容就变得五花八门了,也更加个性化了,当然个人身份的信息还是会刻在上面的......

由于“狗牌”的简便实用,现在的美国人,在各种场合都会用到它。 用来制做“身份牌”的材料也几经变化,最初,这些椭圆形的“身份牌”是铜制的,时间不长就失去了光泽,铜锈还很容易把前胸染得一片铜绿,而铝制“ 身份牌”则没有这些缺点。现在美国军队配发的“身份牌”由不锈钢材料制成,由机器在牌上进行刻印。


随着美国不断卷入海外战争,美国军人的“身份牌”和卡其布军装、钢盔、巧克力一样成为美国军人的标志性配件,并为世人所熟悉。在美国拍摄的战争片中,美国军人的“身份牌”更是无处不在。


1916年的识别牌

身份牌早在美国南北战争时,北军就在部队中开始配发了。当时的身份牌非常简陋,只是一个小纸牌,上面写着携带者所属部队的番号及本人姓名。作战中,若有人员伤亡,根据其身份牌上的记载,别人就可以知道伤亡者属于哪个部队。虽然这种身份牌质地粗糙,并且作用单一,但它却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带身份牌的先河。

时光飞逝,转眼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战争打得非常残酷。由于新式武器的巨大威力,许多士兵受伤或阵亡后已血肉模糊,没法辨认。而那些极易损坏的纸质身份牌已不能适应军队的需要,于是金属身份牌便在战火中应运而生了。美军在一战中佩带的身份牌为圆形,由铝制成,在上面压印出佩戴者的部队番号、血型、姓名。当时,参战的各国军队基本上也都配发了金属身份牌,而美军在战争末期更是增加到每人两枚。

1920

这个阶段的识别牌,形状从一战时的圆形变成了椭圆形,材料、制作方式上没有很大的变化,因为“狗牌”的尺寸比较小,不能刻上足够的内容,无法满足实际的需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不久,就停止使用了。美军改用1940款的“狗牌”了。

1940

二战时期,美军的身份牌又有了新的改进,首先,它的形状由圆形变为椭圆形,在材料上用铝合金取代了铝,使之更加坚实耐用。并且边缘处有一个小缺口。


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许多尸体根本无法辨认,有的尸体更是被随便掩埋,当数年后被发现时早已成为了枯骨。而这时,美军的铝合金身份牌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某人阵亡后,其战友会把阵亡者的两枚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死者嘴里,一枚放在尸体旁边。当死者无法被运回国时,也可以带走一枚身份牌当做死亡证明。


但二战时的美军身份牌有一个缺点,就是各军种的形状都不一样,陆军偏小,陆战队与海、空军的大小也不一样,这给后勤保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各兵种的身份牌都改为统一的形状及尺寸,同时边缘上的缺口也消失了,比起二战时的身份牌,这种统一的身份牌有了很大进步,特别是其材质采用不锈钢,比铝合金更加坚固耐用。

1959

越南战争期间,50年代研制的身份牌逐渐暴露出它的缺点。首先,越战时美军因为在热带丛林作战,所以在军服内穿的都是无领背心或索性什么都不穿,外面只穿一件热带战斗服。这样,不锈钢的身份牌便极易划伤裸露的皮肤。其次,这种身份牌在战斗中,特别是执行潜伏任务时,容易与武器碰撞,发出声响,暴露自己。由于以上的缺点,美国的地面部队及大部分海、空军士兵开始对这种身份牌深恶痛绝,许多人把这种被戏称为"狗牌"的小金属牌子扔在一边,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宗教符号的标志或和平纪念章。针对这种情况,美国军方对这种身份牌又做了改进。先是在牌子四周包上一层塑料薄膜以改善其上述缺陷。这种方法虽然成本低,但由于塑料膜不结实,容易磨损,所以很快就不用了。很快地,一种新的改进方案被提了出来,就是在其四周套上橡胶圈。这样,不锈钢身份牌的上述缺点就不存在了,美国大兵们又把这些小牌子重新挂到了脖子上。


美军现在使用的身份牌与越战时的区别不是很大,主要差异是在识别牌的材料上。以前的身份牌多采用抛光的不锈钢片,有反光的缺点,在战斗中容易被敌方发现;现在多用不反光的不锈钢亚光材料,做工更加精细,识别牌周边都加工成卷边的,以免划伤士兵的皮肤;牌子上的铭文是仍然采用机器压字的方法,尽管成本高,但是铭文在恶劣的环境中不会磨损。

在此申明以上是我从一位叫宅心仁厚朋友在搜狐博客转贴的文章,并非本人原创.文章让我长了好多见识,受益匪浅.割舍不能故转录于此和各位军友一起分享!为符合标题我做了一些修改.只希望能为网友带来知识.在这里对宅心仁厚深表感谢!

若版主不喜欢,帮我放到其他版面也可,谢谢!

本文内容于 2007-8-29 23:19:22 被北极光9999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