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四章 十四章.二节

ludongna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二 节 山本少佐没有 客气一迈步就上首安安稳稳坐了下来。待他坐定,朱福来忙招呼阿全上茶。他收起桌上的老茶壶旧瓷碗,转身从书房捧出三把新壶,三把新盏,阿全泡上茶铺最好的茶叶,放在托盘里,然后小心翼翼地端过去,一一放到三人面前。 就在朱福来和阿全忙活这工夫,苟得时和戈顺各提一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二 节

山本少佐没有 客气一迈步就上首安安稳稳坐了下来。待他坐定,朱福来忙招呼阿全上茶。他收起桌上的老茶壶旧瓷碗,转身从书房捧出三把新壶,三把新盏,阿全泡上茶铺最好的茶叶,放在托盘里,然后小心翼翼地端过去,一一放到三人面前。

就在朱福来和阿全忙活这工夫,苟得时和戈顺各提一个麻袋从门外走了进来。肃然而坐的众人立即把目光投了过去,猜不出那鼓鼓的麻袋里面藏着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屋里鸦雀无声。

“哗啦啦,哗啦啦。”苟得时和戈顺解开麻袋,把里面的东西尽数倾倒在地。众人上眼一瞧,麻袋里装的原来就是从各家各户缴去的火石、火纸、火镰等取火用具。大家正为这事犯难呢,没想到这又给送回来了。众人被弄糊涂了。

好象是为了给众人解疑释惑,山本少佐发了言,“在下今天早上得知此事后,非常气愤,对于个别部下无视军纪私自做出有碍团结交好的事情,以至给大家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在下在此深表歉意,并定当严厉惩处违纪之人以儆效尤。虽然这些物品并不起眼,但在下深知它们对于众位的不可或缺,所以今日前来也是为尽快把它们如数还给大家。”

一直在侧耳倾听的人们一字一句听山本少佐说完,虽没一人上前 领取,但脸色俱和缓了不少。

茶水端上桌,山本少佐眼角一撩,半似讶异地问道:“就如此饮茶?——真想不到,以茶享誉四方的国度其饮法竟如此粗陋,真令人不胜感慨。”说完,他把手一摆,作了个拿走的手势。阿全不明其意,一时塄在那里。那个站在山本少佐身后的松下光二低声但不失威严地吩咐了一句,“撤下去。”明白过来的阿全忙又把崭新的茶壶茶碗一一小心的收在托盘里撤下。

那个松下光二没得吩咐就自作主张把背上的军包小心解下放到桌上,摊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一取出,整齐有序的摆放在山本少佐面前。

山本少佐指着桌角上的大纸包说道:“这是吾国 出产的上等茶叶,味道香醇,想必在座诸位均未曾饮过,因而在下就特意携来请诸位好饮者品尝品尝;一来算作初次拜访的见面礼,二来希望借此 来个以茶会友。——朱先生,烦劳给诸位泡上吧。”

朱福来接过茶叶回到水房,泡茶。屋里众人则低头斜目瞄去,只见那方桌上摆了好些个茶碗,一把茶壶,一个竹筒。那茶碗足有五六个,且大小不一,大的跟他们用的差不多,小的却仿佛酒盅,又浅又小。那茶壶形状像个蟠桃,比起茶铺里的也要小许多。而那个竹筒倒没什么希奇,只是上面雕刻了各种各样的花纹,甚是好看,想必是用来盛放茶叶的。

“哎呀——,”赵四瞪大眼睛看得忍不住脱口而出;他压低声音叫道:“你们认得吗?那是盛唐天宝壶,很名贵的,我在李大绅士家见过。……那几个茶盏更不得了,是瓷都景德镇的贡品,御瓷,宋朝的,你看那一道道蓝花纹,——哎呀,个个是无价之宝呀!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小六子见那山本少佐把那茶水从茶壶里倒进大茶碗里,然后又倒回来,接着又倒出来,如此反反复复。他不晓得茶还会有这么个喝法,如此繁琐,这么麻烦,于是他问赵四,“四哥,这样做干吗/”

“不清楚,可能是为了让茶水快点凉吧。——哎呀,——,”赵四似乎闻到了什么,使劲一抽鼻子,“真香啊——。”其他 人也抽鼻子,也道:“真香啊!“

茶水倒来倒去 ,香气四溢,满屋皆是。二大爷冷眼旁观山本少佐的表演,黄先生依然如故。

终于山 本少佐把茶水倒进三只小茶盏,然后双手捧起,一只放在二大爷面前,一只放在黄先生面前,边放边说,“请品尝”,热情不失矜持。他先用拇指和食指夹起自己那盏茶浅啜了一口,然后闭目陶醉在品味茶香的滋味之中。过了一会,他才将茶水咽下肚。他睁开眼睛一脸自得的说:“在吾国,上至天皇,下至黎民,无论白发,还是垂QIAO,莫不晓茶道,莫不习茶道,。茶道与武士道其意相会,其理相通,莫不是养沉稳,去浮躁,养精神,去杂念。茶道之为在于静,在于诚;静生智,诚生勇,达于武士之道。如此以久,方可入佳境,成大道。”

黄先生喝了一口茶,一口咽下,然后自言自语道:“日为阳,月为阴;天为阳,地为阴。独阳不为道,独阴亦不 为道,一阴一阳才谓之道。道非在外物,非在唇舌,而在心中。心中有道,则无处不道;心中无道,虽手执云拂,口颂道号,头顶道冠,身披道袍,亦不为道。道法自然,道法随意,茶道亦如是。茶道者,茶心也。饮茶岂在饮道,而在饮心;饮寡欲,饮清心,饮和善,饮本真,饮无为而为,饮自然而然。心中有茶,纵使野露山泉,亦可隐得香浓气郁;心中无茶,纵使玉壶金盏,仙茗佳木,亦不得其真味。”

山本少佐听罢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眼睛只把玩着指间转来转去小 茶盏上的花纹。

二大爷端起他面前的那只小茶盏浅啜了一口。山本少佐停住手,两眼专注着盯着二大爷的脸。二大爷眯着眼睛仔细品位着,过了好一会儿,他用淡淡的而又异常坚定的预期说道:“怎么有西湖龙井的味道?”

似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山本少佐听到二大爷的评价后,眼睛从他脸上躲开,淡淡地道:“此茶引种自西湖龙井。”

二大爷又饮了一口,“莫怪乎有此味道。”说到这里,二大爷突然想起赵先儒曾说的一句话,不由得慨叹道:“果真是‘日本者,其有莫不源于中国也。’”二大爷正摇头晃脑念着,肩头突然被人轻轻一拍,回头看,原来是苟的管家。苟得时倒净麻袋便溜到山本少佐身后,以随时待命。

二大爷不知何故正要开口询问,苟得时把嘴巴紧凑到他的耳朵上,轻轻地对他说:“别说——‘源于中国’,少佐最讨厌这四个字。”苟得时声音轻细,气息却浓重,吹得二大爷耳朵眼儿里怪痒痒的,忍不住拿小指去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