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二节秘密派遣

ddtt 收藏 3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苏德战争爆发后间接受害地区就是重庆,本来一直帮中国人抵挡日本陆军航空兵的苏联志愿航空队现在忽然撤离,中国空军已经在五年的时间内拼光血本,根本无力起飞拦截日本轰炸机,甚至日本轰炸机不护航也十分安全,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居然这样的局面下中国还有空军司令部,司令部都成防空警报部了,只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苏德战争爆发后间接受害地区就是重庆,本来一直帮中国人抵挡日本陆军航空兵的苏联志愿航空队现在忽然撤离,中国空军已经在五年的时间内拼光血本,根本无力起飞拦截日本轰炸机,甚至日本轰炸机不护航也十分安全,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居然这样的局面下中国还有空军司令部,司令部都成防空警报部了,只能通过重庆周围的观察站发现敌机,观察站打电话给重庆的空军司令部,空军就拉警报,这就是中国空军在四一年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并且做的不错的事。

现在大名鼎鼎的陈纳德还没来重庆,他在昆明呢,搞到一批P-40飞机刚从缅甸运到云南,昆明也没鬼子炸苦了,承受的轰炸跟成都差不多,只比重庆挨的炸弹少一点点而已。苏联飞虎队刚走,美国的还没来,这几个月里重庆可最不好呆。

张学义没事看着天上的轰炸机就生气,真想干掉几个,可是自己不懂高射机枪,也不懂高炮,手里也没这东西,怎么办呢?空袭一完他走在大街上,因为心情不好所以他对烟和酒的依赖增加了,走在马路上一周拿酒瓶子一手拿烟,不是皱眉头就是叹气,回重庆也看了老婆孩子和母亲,熟人也见了一遍,整天就是吃喝,真没意思,还是回去打鬼子好,也不知道老四张学思忙啥呢,去延安自己呆的短,也没见到他,只听说他跟着贺龙将军在河北打鬼子,自己也没机会见他。

他还不知道,这样的轰炸要到四二年中间才会好转,现在离飞虎队第一次参战还有半年呢,张学义生着闷气在大街上瞎溜达,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卖报纸的地方,他低着头只看报纸的大标题,仔细一看是新华日报,他知道这报纸是国共合作后在国统区开始正式发行的,皖南出事的真相也是这报纸揭发的,老蒋一度封杀似乎没成功,经过周先生交涉这报纸还在重庆发行,他仔细看着报纸忽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喊:“张学义。”

“啊?”张学义不知道谁叫他。

“你不认识我们?”陈灵和小岳认识他,她们是在张学义落难的时候认识的,后来一起投奔新四军,再后来她们俩跟阿英去了延安,有几年没见。

“啊,是你们呀,你们这是从那来?”张学义见到救过自己命的人格外高兴,虽然救命恩人出身不怎么好,又打自己的主意,不过起码的客气必须有。

“我从延安来,现在在新华日报工作,我们在延安学习了一年才来的重庆,你过的怎么样?”小岳依然很关心他,也惦记着能跟自己的偶像在一起。

“哎,四处奔波打鬼子,能干啥呢,现在回家看看母亲,我们都五六年没见我母亲,可刚回来军事委员会就想让我去玩命,这年月难得清闲,说不定明天就走,要不我请你们吃饭吧,这对面有饭馆,咱们一起进去坐下聊。”他很热情的请俩朋友吃饭。


酒楼生意冷清,好容易来一波客人那招待的好,三个人坐下边吃好东西边聊,张学义有的是钱,竟点好菜,她们俩自从参加新四军以后受老了苦,当然这是她们以前没受过的,俩人也很久没吃好东西,因为在重庆新华日报工作或者在八路军办事处工作收入很少,比延安好不到那去,俩人好久没吃好东西,吃起来格外香,她们自己还想以前好吃好喝的没感觉出来东西好吃,受点罪才知道不容易呀。

“你怎么不参加八路军和新四军继续打鬼子呢,干嘛跑来跑去的?”陈灵读书多,也聪明,她知道只有这两支队伍才有希望,那作风跟国军不一样,那多受老百姓欢迎。

“哎,在南京呆了段时间,大汉奸张景惠找到我,不瞒你们说,按我父亲那说,他算张大帅的磕头小兄弟,张景惠又是张大帅的磕头兄弟,从那算他是我大伯,我只好在南京猫了半年装熊后来我跑了,走山东过河北又去了山西,最后到了绥西,然后才带着我的人回了老家,可打鬼子关外有点难,关东军训练好武器好人也多,兵力火力密度都大,我打不过他们,还死了俩至交好友,所以我又回关内呢,去延安呆了一段才回来,那也有我朋友,现在随时可能去湖南,中国大半个都被我走了一遍。”张学义见了熟人朋友就倒苦水。

“那你跟我们一起做事吧,周先生你也认识的,你会外语,八路军办事处正需要外交人才,有你在跟俄国人美国人沟通也方便,你就跟我们在一起吧?”小岳想的挺好,可实际没那么容易。

“我在徐州已经领了军事委员会授予的二级上将军衔,怎么说也算人家的人,另外我家在重庆,我要不听老头子招呼,搞不好全家完蛋,不自由那,或了家就落人家手里,难那。”张学义自己明白,本事越大越容易被派到最危险的地方。

三个人坐一起聊到天黑才散了,张学义知道小岳没改变想法,他也知道很麻烦,以后还是少见面吧,不过他也听说阿英在八路军办事处,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自己这个情况她有是那个身份,看来是没可能了,算了,不想了,反正老婆一堆了,没啥值得想的,再惦记人家那多丢人。


一辆挂着小国旗的高级轿车飞快的从行人稀少的街道上走过,车上只有一个少校军官开车,轿车停在张学义的家门口,他正跟自己的三个兄弟坐在大门口的门槛上吃着花生闲聊。

军官下了轿车从黑色的公文包里拿出一道命令,“张将军,这是军事委员会的命令。”

“你念吧,这没外人。”

“这份命令让你马上起程去机场报到,有绝密任务到机场才会有人另行转达。”少校军官把命令递给他。

“你收下吧,我这就走,等一下,我们把东西拿上。”张学义一起身进了大门,把几个大背包全拿出来,包里全是战场上用的上的东西,四支狙击型的SVT-40半自动步枪也都拿出来,这可是苏联人送他们的,不拿着怎么行,几百万国军没一支狙击步枪,只有军统局的特务才有,因为没应手的家伙,只好把半新的狙击枪带上。

四个人拿着自己的包一起挤进一辆轿车,轿车一阵风一样走了,张学义的母亲和他的一群老婆都在前院,都眼睁睁的看他走了,他也没打招呼,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好什么都不说。


机场上守军戒备森严,一架轻型运输机停在跑道边上,张学义到了机场就有个上校军官单独跟他讲了需要他执行的任务,因为军统破译了日军的电报,知道日本军队要进攻长沙,所以委员长希望派得力的人去长沙组织防御,所以把最能打的张学义派出去。

“飞机在天黑后就起飞,目的地是长沙,到了长沙具体做什么另有人吩咐。”

张学义笑了笑,“怎么搞的这么神秘?”

“现在日本特务太厉害,如果泄密,恐怕你连机场都到不了,日本人雇佣的汉奸会架好机枪半路上打你的埋伏,即使不在路上拦截你,战斗机也会拦截,鬼子太厉害,所以现在飞行员都不知道去那,起飞以后他才会知道。”

“是这样呀?”张学义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了,“那我们就登机了。”

“请吧。”上校说完走了。

张学义他们几个人上了飞机,一看飞机上已经有十个人,这十个兵全穿宪兵的制服戴宪兵军衔,脑袋上全是德式头盔,手里的国产的仿MP18冲锋枪,身上挂着牛皮子弹弹,一看这身装备张学义就知道这些兵是精锐部队,是护送自己的还是归自己指挥呢?

天黑以后飞机离开重庆直飞长沙,半夜的时候飞机才安全降落,途中没遇到鬼子拦截,这对没制空权的中国空军来说太不容易。


张学义快睡着的时候飞机落地,机舱门打开以后大家一个接一个走下去,张学义还坐着没走,一个少将军官走上飞机,宣读任命,“张将军,您现在被任命为宪兵特勤营的指挥官,负责长沙内线防卫,长沙城最后一道防线就靠你了,一定要依托街垒严防死守,阁下是武汉会战最后一个撤离市区的人,长沙这次就全靠您。”少将军官说完走了。

张学义看完命令下了飞机,三百多人的宪兵营集合完毕,营长暂时没有,由他代理,连长也给空出来,正好安排张学义的三个兄弟,委员长就拿一支小部队就把他栓在长沙城,这次他跑不了,如果他跑了城丢了他要负责,反正国军没能耐人,只能用个杂牌死守,即使守不好也可以拿个非亲信的人当替罪羔羊,死人也是死外人,不是死中央军的军官,这种手段根本不用老蒋想,他的谋士就这么坏,还美其名曰人尽其才。

跟大家见了面以后连长也安排了,张学义问九个排长,“你们都是那个军校毕业的。”

其中一个中尉排长说:“报告将军,我们都非宪兵出身,也没上过军校,是在历次会战中晋升的,后被调到中央军宪兵部队,我们都是来自不同的部队。”

“啊?没科班出身的,正好,我也没上过军校,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既然你们能从普通一兵当上军官,可见你们也是有本事的人,这次上面让我们守长沙,各位有什么建议?”张学义背着狙击枪站在队列正前方看着三百号宪兵。

一个班长斗胆说:“将军,长沙风水好,民国二十八年鬼子进攻长沙就没打进城,这次虽然集结重兵,但我看也没事,这里风水好,鬼子打不下来。”

张学义听了都想笑,难道南京上海风水不好?风水不好生意人怎么都往那跑?瞎扯蛋,但是他没直说,不想伤了和气,“还谁有说的。”

“将军,鬼子以前喜欢围死了先歼灭后占城,这次我们西边有湘江掩护,鬼子只能三面围攻,打不过我们可以撤。”排长说完张顺马上说:“胡说,命令是守城怎么能撤呢?鬼子飞机那么多你想活着跑了,那有那么容易,几个炸弹就把你炸飞了,还撤呢,你还不如躲在瓦砾里找机会多干死几个鬼子划算,以后谁也不许说撤,你们记住,你们是穿军装的军人,别他妈的就想着跑,想跑也行,等打完鬼子我送你去参加奥运会,去那跑去,跑第一还有金牌拿呢,那多风光,你被鬼子追着跑算什么军人。”

“好了,我看天要亮了,大家跟我进城吧,今天我请客,咱们去最好的酒楼,我看人也不多,包个三十桌好好吃一顿,跟着我你们可赚了,我吃啥你们吃啥,我跟其他军官不一样,别的国军部队是长官有酒有肉,当兵的大眼窝头,来我这一律平等。”张学义有的是钱,为了好好打鬼子他不会吝啬的,他来的时候准备了不少钱,给谁花不是个花呢,只要对打鬼子有利就行。


长沙那是大城市,酒楼多了去,张学义带着一个营的兵进了酒楼,部队全副武装可把老板吓坏了,张学义拿出根金条,“你跑什么,过来,给我办三十桌,菜要好菜,先不上酒,钱不够跟我张嘴。”

“是是。”酒店掌柜吓的只冒凉汗,那年月兵就是匪,匪就是兵,他最怕跟军人打交道,即使有薛岳在长沙坐镇,军队也有不少犯纪律的,买卖人不怕才怪呢。

老板收下金子找没人的地方咬了几下,还真是好金条,这军官做生意公平,自己做三十桌酒席还有不少赚头,老板马上叫人上茶,上好的茶叶先给客人们摆上。

厨房里大清早就忙起来,从来酒楼一大早没这么忙过,今天是建店之后头一次,厨师们边做饭边议论,“今天来了波大买卖,听说一个军官请客,请全营的士兵吃饭,我没听错吧,咱中国还有这样的官?我看不会吧,军官只会喝兵血吃空额,平是对士兵就像对待奴才。”

“你不信,我还不信呢,我刚才打听了,人家是先给饭钱,给了掌柜一个金条呢,这军官不会做官,人家做官往回捞,他到好往几贴钱,他才赚几个钱,这么出手大方肯定是个败家将军,他家有多少钱够给士兵吃饭。”厨师边切菜边议论。

跑堂的进来问:“唠叨啥呢,外边全是兵大爷,是宪兵,上菜慢了小心把你们抓起来,宪兵懂不懂,跟警察一样,可以抓你审你,赶快干活。”

老板也跑进来催促,“都加把劲,今天好买卖,收工了我请大家喝酒,各位,都手脚利索点。


张学义坐在正席上,他跟九个排长坐一桌,其他兵以班为单位坐一桌,桌上茶水、点心、凉菜都陆续上好,当兵的都拿起筷子开吃,张学义跟排长们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当时这些排长眼睛大了一圈,都知道来的这是胡子出身的将领,属于那一系呢?大家都不清楚,言语间能听出他跟少帅不合但是还是一家人,他战斗经验也丰富,听的排长们顿时信心增长了许多,“各位,都好好吃,只要我身上的钱够咱们就这么个吃,吃好了有力气打鬼子,鬼子不来都要认真训练,先训练一下跑步、翻墙、快速卧倒,这些都是最有用的,什么队列之列的花架子都停止练习,吃完饭以后按我的吩咐训练士兵,我不管当兵的打了几年鬼子,都给我好好练,平是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一定要把这个传达下去。”

“我们记下了,我敬长官一杯,就以茶代酒吧。”排长端茶杯敬茶。


战区指挥官薛岳早就听说委员长派了得力之人指挥城防内线部队,他坐在办公室里摇着扇子等着新来的小子向自己报告,看看此人有什么本事混上二级上将,不就是无能的东北军的挂牌子将军么?他有什么能耐?别看军衔高,那东西没用,论职务他离自己远着呢,还是归自己调遣。

他正打如意算盘副官喊报告进来,“司令,新到的宪兵特勤指挥官一下飞机就跟士兵套近乎,天没亮就入城,不回营地休息而是带兵进酒楼,大摆酒席请士兵吃饭,而且似乎没有来拜会您的意向。”

薛岳刚吃完早饭,一听这话火上来了,他后背离开椅子的靠背,坐直身子琢磨了一下,心想这是跟我玩高姿态,我才不生气呢,你爱怎么地怎么地,反正你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我不会轻饶,“随他去吧,一个营长么,爱干啥干啥,继续派人看看他搞什么名堂。”

“是。”副官接令出去继续做事。


张学义吃好了早饭带着士兵全副武装,也不整队就走在大街上,他直接奔北洋时期的湖南都军府参观,一大群宪兵站在那听张学义一个人讲,“以前这有个海军出身的都军,这老不要脸的叫汤乡茗,这人可坏呢,在湖南时候杀了至少两万百姓,那是袁世凯忠心的走狗,绰号汤屠户。”

“我们老家卖肉的也叫这个,呵呵。”一群排长听着挺有意思的,长官还知道的不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