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13

“赵小柱从法国旅行结婚回来了!”

戴着红箍的李大婶在胡同口再是一声喊。

原本平静的桔子胡同仿佛在一瞬间再次冒出来无数人头。穿着警服的赵小柱挤出来笑容,跟老太太老大爷们握手言欢。

“小柱啊小柱啊,你可回来了!奶奶想死你了!”“媳妇呢?怎么没带媳妇来?”“小柱啊你不在嗯们可惦记你了!”“法国好玩吧?”……

赵小柱笑着随口说着:“挺好挺好的……我也想大家伙……她上班呢…..牛大爷!牛大爷!您怎么提着象棋盒子就出来了?”

牛大爷竖着耳朵:“什么?你要跟我下棋?——现在就下,你老骗我!你这个赵小柱,现在一点都不实在!有了媳妇就忘了你牛大爷了!”

众人哄笑。李大婶赶紧说:“小柱这不是婚假没休完就回来了吗?还不是惦记大家伙吗?你个老不死的,小柱还没下班呢!回去回去,等小柱下班了找你下棋去!”

“什么?我耍赖?”牛大爷急忙说,“我不算耍赖!我都一把年纪了,他让我两个炮算什么?”

“牛大爷,我上班呢!”赵小柱高声喊,“今天下班我肯定陪您下棋!”

“哦!”牛大爷听这个最清楚,“下班就来啊!茶我给你准备好了,下班就过来啊!”

大家陪着赵小柱在胡同里面走,走到秦奶奶家跟前停住了。赵小柱转身看看大家:“你们都回去吧,我得去看看秦奶奶。”

“哎。”李大婶叹息一声,回头说:“散了散了!都该干吗干吗去!小柱回来了,这次不走了!都回吧都回吧!”

众人都散去,赵小柱推门进了秦奶奶的家。还是家徒四壁,桌子上放着李大婶送来的饭菜。饭菜扣着碗,显然没有动。赵小柱摘下帽子,走到床前。秦奶奶睁着眼,失神地看着天花板。赵小柱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低声说:“秦奶奶,我是小柱。我回来了……”

秦奶奶转脸看赵小柱,努力挤出笑容:“小明……回来了?”

“秦奶奶,我是小柱。”赵小柱握住秦奶奶冰冷的手,“我回来了,来看您。”

“小柱啊……”眼泪流过秦奶奶沟壑密布的脸,“小明……”

“小明在戒毒所。”赵小柱低声说,“他在治病,等病好了就回来了。”

秦奶奶点点头,眼泪停住了,发出光芒:“他会治好的,对吧?”

“会的。”赵小柱说,“有病就得治病,没有治不好的病。”

“那就好,你这么说……我信。”秦奶奶放心了。

赵小柱的心里很酸,他把李大婶送来的饭菜去外面热好,回来喂秦奶奶吃饭。秦奶奶吃了几口,还是吃不下。赵小柱跟哄小孩一样哄她:“你得吃啊!要不小明回来,你怎么有力气给他洗衣服做饭啊?他要是出院了,还不得你伺候着?你要再病了,他可怎么办啊?”

秦奶奶就坚持吃完了饭。

赵小柱把屋子里面收拾干净了,给秦奶奶床头换了开水:“有事你就让李大婶找我,自己别想太多了。啊?”

秦奶奶点头:“小明要是有你一半,该多好啊……”

赵小柱笑笑:“他会懂事的,秦奶奶。我走了,好吗?”

“嗯。”秦奶奶依依不舍。

赵小柱起身戴上警帽,转身出去了。他听到屋里压抑的哭声,但是没有回头。这个时候怎么劝也没有用,秦奶奶只能自己扛着。没事多来看看吧,陪她说说话,还是会好很多的。回到所里,大家都知道他回来了,都很兴奋。

“法国好玩吧?”大白就问。

赵小柱干笑一下:“没去。”

“怎么了?”大白纳闷。

“晓岚……她爷爷病了,我们回去看看老人……”赵小柱生平第一次跟自己的兄弟撒谎。因为他没撒过谎,所以大家都没有觉得他脸红有什么不对劲。大白嗫嚅一下:“这样啊?那你该多在媳妇老家待待啊?现在老人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过世了……”

“节哀!”大白拍拍赵小柱的肩膀,“别想太多了,晓岚情绪还好吧?”

“嗯……”

“人老了,都盼望儿孙在跟前。”高所拿着案件夹过来,“你这样做的对,尽尽孝道。晓岚上班了吗?”

“嗯,她也闲不住。”

“嗯,等她有时间吧,我们一起吃饭热闹热闹。”高所笑笑,“老人去了,别想太多了,谁都有那天的。毕竟你们两口子还是新婚,该热闹的还是要热闹。你安排一下,这周末吧?”

“好……”赵小柱闪烁其词,“高所,那是什么案子?”

“自行车盗窃。”高所说,“集团盗窃,流窜作案。分局情报支队分析,他们可能下一步在咱们管片活动。”

“我来办吧。”赵小柱急忙说,“我刚回来,养精蓄锐;你们七个,忙活了大半个月了……”

“成,交给你了。”高所把案件夹扔给他,“你回来也好,兄弟们可以轮休一下了。大白也半个月没着家了,爹妈催着他相亲呢!”

“哎——”大白感叹一句,“自从赵小柱娶了盖晓岚,我现在的眼光啊——”

“得了得了,你有那么好的命吗?”高所笑,“你啊,也就是弄个糟糠之妻不下堂!认命吧你?有几个盖晓岚?又有几个能跟盖晓岚一样善良贤惠的?别做梦了,把你的胡子刮刮,今天晚上回家相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