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12

“你觉得他真的合适吗?”

“谁?”

“赵小柱。”

苗处笑笑,从两张照片跟前回头:“你又觉得谁更合适呢?”

孙守江在桌子前坐着擦枪,5.8毫米的92手枪拆卸成零件摆了一桌子。他连看都不看,手下很快,这是玩枪的行家。孙守江看着那两张照片:“长得一样,可不代表性格一样。赵小柱跟响尾蛇是两种人,一个极善,一个极恶,完全是两极。即便是他愿意,也是去送死,不超过一分钟就会露馅。”

苗处转身,走到桌子前撑着自己的胳膊:“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极善和极恶两极。当善控制了恶,他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当恶控制了善,他就是个我们眼中的坏人。没有人会是生下来的好人或坏人,只是生长环境的问题,还有个人控制力的问题。坏人可以变成好人,好人也可以变成坏人——就看你怎么去运作了。”

“我还是觉得不合适。”孙守江把枪组装好,“虽然他跟我在一个部队呆过,但是他是个炊事员,他没有接受过什么正经的作战训练。他在警校学习的,也不会超过一个片警该掌握的技能,让他……真的是赶鸭子上架,恐怕……”

“你心软了,乌鸡。”

苗处盯着他的眼睛。

孙守江抬眼看苗处,错开眼:“就算是吧……这个小片警活的挺幸福的,我们干吗要打扰他?我们有别的办法搞垮响尾蛇,没必要拖他下水。他是孤儿,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有了家,有了老婆……”

“我们每个人都有家,有老婆。”苗处严肃地说,“肖飞也有,他的老婆孩子你没有见过吗?”

“正因为我见多了悲剧,才觉得……有些时候,我们没必要再人为制造更多的悲剧。”孙守江说,“赵小柱有今天不容易,我能想到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看了他的全部材料,我觉得我们或许该放弃他……”

“有时候我也会考虑跟你一样的问题。”苗处在屋内踱步,“也许我们真的该放过赵小柱,让他平静的生活……但是,当我跟他面对面,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一种东西……”

“什么东西?”

“被自我控制的恶,桀骜不驯。”苗处说,“他在控制自己,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藏着那种东西。”

“那个软蛋,你还指望他能桀骜不驯?”孙守江苦笑,“你给他三刀子,他都不会吭一声。”

“我相信我的眼睛不会看错。”苗处看着孙守江,“他是我们要的人。”

“如果错了呢?他不是要白白牺牲了吗?”

“如果错了,我引咎辞职。”苗处果断地说。

孙守江看着苗处,苦笑:“你这又是何苦?为什么把赌注下到一个前炊事员,今天的片警身上?”

“你在努力劝说我放弃,是为了这个案子,还是因为你的心软了?”苗处盯着孙守江。

孙守江低头:“我们是做这行的,这是我们该受的罪。他不是,他不该跟我们一样出生入死…...”

“他会比我们每个人都出生入死……”苗处的声音很冷淡,“这个问题不用再讨论了,我已经决定了。”

“是,苗处。”孙守江组装好枪,拉着枪栓检查。

“他已经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警察——除暴安良,为民牺牲——这是他的天职!”苗处淡淡一笑,“当他踏入警校的那天开始,他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他属于警队,他的一切都属于警队!他现在还没想明白,有一天他会想明白的!”

“等他退休想明白了,也算想明白了。”孙守江苦笑。

“不,我敢说他不超过这个月就会想明白!”苗处说,“他很快就会明白,这是一场殊死战斗!无论是刑警还是片警,都不能够在这场战争当中超脱!除了投身这场战斗,他别无选择!”

“为什么,如果他辞职不干呢?”孙守江反问。

“他不会的…...是国家养育了他,培养了他……”苗处转身注视墙上的照片,“他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他不会辜负国家和人民对他的期望的。”

照片上的赵小柱,警衔还是学员,在香山的石头前面傻傻地笑着。

仿佛,不知道未来要面对多少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