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二章 7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3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URL] 7 婚假直接变成了伤假,赵小柱住进了中日友好医院的国际医疗部,高级的治疗恢复病房。盖晓岚的角色也从新娘子变成了陪床的,含着眼泪照顾被打的皮肉模糊的赵小柱。这帮国际刑警动手是有章法的,所以全面检查以后并没有内伤,都是皮肉伤。他们俩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没有去法国,而是被国际刑警误当作红色通缉令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7

婚假直接变成了伤假,赵小柱住进了中日友好医院的国际医疗部,高级的治疗恢复病房。盖晓岚的角色也从新娘子变成了陪床的,含着眼泪照顾被打的皮肉模糊的赵小柱。这帮国际刑警动手是有章法的,所以全面检查以后并没有内伤,都是皮肉伤。他们俩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没有去法国,而是被国际刑警误当作红色通缉令上的头号极度危险罪犯抓住一阵暴打。废话,这个事情怎么说啊?何况赵小柱压住了盖晓岚,说什么都不许她去上告。

于是本来计划当中的7天浪漫法国之旅,就变成了中日友好医院的病房之旅。

所谓打掉了牙往肚里面咽,就是这个意思了。

盖晓岚伺候赵小柱喝下一口热牛奶,眼泪吧嗒吧嗒掉。

赵小柱脸上都是绷带和纱布,眯缝着被打肿的双眼努力笑笑:“别哭啊……刚才护士跟我说,这个病房一天光房费就800,一般人还真的住不起呢……”

“那我一天给他们800,让他们来住好了!”盖晓岚哭着说,“凭什么啊?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们打一顿啊?凭什么啊?我们又不是坏人,还是同行!他们怎么也不调查清楚啊?”

“他们肯定有他们的理由……”

赵小柱看着盖晓岚,苦笑着说。

“那也不该打人啊?!”盖晓岚抹眼泪,“法律在他们眼里是什么啊?三令五申不许严刑逼供,他们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毒手啊?”

赵小柱勉强笑笑:“你一直在机关……下面的事情,你见的少……有时候,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的……”

“你还帮他们开脱?”盖晓岚心疼地给赵小柱擦去嘴角滴出来的牛奶,“要不是你拦着,我非得告他们个人仰马翻!”

赵小柱握住盖晓岚的手:“答应我…算了……别去告他们……”

盖晓岚鼻子一酸:“你就知道为别人着想!你什么时候能为你自己想想?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说着就抹眼泪。

赵小柱握着她的手,没说话。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响尾蛇”是谁?为什么国际刑警会把自己当作“响尾蛇”?

答案只有一个:自己和“响尾蛇”长得很像。

还有和自己长得像的?他苦笑一下,偏头看旁边的镜子。满脸都是纱布和绷带,露出来的地方都是青肿……看不清楚自己的脸。一直觉得自己其貌不扬,没想到还有一个跟一样其貌不扬的。赵小柱自嘲地笑,你比我有本事,能让国际刑警如临大敌。

但是这只是自嘲,赵小柱可没有想过成为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上的要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是一般罪犯就能够被登上红色通缉令的。而在一般情况下,根据赵小柱的常识,国际刑警当地的组织也不会采取这样的暴力措施对待红色通缉令上的罪犯……也就是说,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原因……

他跟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之间,有血债。

——“你活埋了我们的人!”

那个山炮壮汉嘶哑的吼叫在赵小柱耳边响起来,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活埋了我们的人……警察最能理解警察,赵小柱很清楚这种感觉……假如高所或者大白被犯罪分子活埋,自己难道不会抓住疑犯就动手吗?自己很可能比他们还狠毒……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也能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先给自己虐了一顿。而且还深深的理解,因为真的是该着自己倒霉,长了一张跟那个响尾蛇酷似的脸。

凡事都替别人着想,这在赵小柱二十五年的人生当中已经成为一条自然而然的思维习惯。他不会去想告他们,因为他们也是警察,而他们这样做是因为……自己的兄弟被活埋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不会比他们更理智。赵小柱只能自认倒霉,这是命该着的……好在这帮国际刑警下手虽然狠,但是还有分寸。

“我们就在这儿过婚假啊……”

盖晓岚呜呜呜哭着说。

赵小柱的心里立即就是说不出来的内疚。真的,自己太对不起晓岚了……计划好的国外旅游结婚计划全部被打乱了,而如果没有这个意外的大奖,自己也许就不会和盖晓岚计划现在结婚。赵小柱深深内疚,他抚摸着盖晓岚满是泪痕的脸,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多好的姑娘啊,怎么就跟了自己这个倒霉蛋了呢…..

外面的走廊里面,衣着齐整的孙守江手捧鲜花往病房里面走。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苗处。他急忙接:

“喂?”

“乌鸡,你干什么去?”

孙守江下意识地抬头,在走廊四处寻找。他看见了对着自己的摄像头:“苗处,我去看看他……毕竟是我打伤他的,我得跟他当面道歉……都是自己兄弟,我……”

“回去。”苗处的话不由质疑。

“苗处?”孙守江纳闷。

“回去,不许去看他,不许接触他。”苗处的声音很冷酷。

“是。”孙守江看看病房,挂掉手机。他捧着鲜花,大步往回走。身边经过一个漂亮性感的小护士,170的个子腿很长胸很挺。孙守江苦笑一下:“喂?”

小护士抬头:“嗯?你有事吗,先生?”

“给你了。”孙守江把鲜花塞到她怀里,转身就走了。

小护士傻眼了,抱着鲜花,看着离去的衣着高档的孙守江。他的个子很高,走起来健步如飞。小护士急忙高喊:

“喂?!你的电话多少啊?”

孙守江已经出门了。

小护士在鲜花当中寻找,没有卡片,没有电话。她纳闷:“什么路子啊?”

厂房的监视室内。苗处看着孙守江离开了走廊,又转向病房的监视器。他凝视着病床上的赵小柱,那个满身满脸纱布的倒霉蛋,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