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荣归故里的仇恨 第一百一十八章 烽火雄风

haoren5100 收藏 14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仅用本章: 向奋勇作战的中国军人——致敬! 向牺牲在抗战时期的所有中国人——敬礼! 向为祖国建设而献出生命的中国中华儿女说声——中华民族为你而感到自豪! 向努力码字作者和支持正版的读者说声——有你,真好! 祖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人的一生,往往会因为某一刹那间的体会,就会突然有某种创造性的思维来解决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物。

现在双方是彻底的平衡了下来,我们是不敢冲锋,但第四道关卡上面楼顶的人根本就不敢露头,由于我们二十名狙击手轮流执勤的点发狙杀,对方在死掉了四人后,就聪明的选择,坚决不在顶楼上露脑袋了,都躲在枪眼后面观察。

刘震峰带着两百多名弟兄去找门板木板之内的厚木板和棉被,他们回来时我稍稍地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三分。

很快,刘震峰等很多人都带回来的那些板子和棉花被子,在我眼前堆了老高老高的一堆。我想了想,然后站起来对他们小声的说:“把水都倒在棉花被子上,把那些厚的木板两块捆成一块;把那些不厚的木板,两块做成一块,然后中夹些泥巴,记住,一定要木板都捆紧了,要不然在进攻的时候,突然来个彻底暴露,那就是等于自己找死。”

还要一会儿才能完成,我抽着烟,看着黑夜中的明月,突然想到:要是我爹没死,我会不会这么快的出来?要是没有师傅的存在,我现在该混成什么样子了?也许小敏依旧会成为我的婆娘,但是阿莲呢?她会看得起一个泥腿子的庄稼汉么?不过这也不能定,师傅说过:有恒心有本事的人,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不管他们干什么地,他们都是人上人。就好像小鬼头一样,长期的要饭生涯,长期和看家狗打交道,他奔跑的速度也是我见过最快地,看来,还真是……

“大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请您来安排,俺们到底该怎样部署,特别是俺们特勤团的狙击手,到底因不因该作为进攻主力……”刘震峰跑过来,轻声的在我耳边说。

“等等,你立即告诉我,这些话是谁让你来说的?”我越听越不对头,这些话好像超出了他的范围,所以我是铁着脸打断他的问话。虽然我对兄弟们很宽容,甚至可以说是宠爱,但这也是有条件的,我绝对不准许手中的力量有超出我控制范围的特权,不然以后我又算什么呢?

“是俺听几位大首领在一起悄悄地说着这些,他们都奇怪,俺们到底算是支什么样的部队,为什么大哥一个团长却有这么大的权利?为什么俺们不用冲锋在前,而是专躲在一处专放冷枪……还有,俺听胡团长在和他手下的弟兄打赌,他们赌大哥到底能不能一举拿下这第四道关口?”也许刘震峰是第一次看见我这么严厉的问话,立即就回答,可惜,这小子就是不能急,一急话就多,娘地!我现在才发现,特勤团的兄弟中,十之六七是不爱和外面人说话的,难道都是因为杀

人杀多了的原因,还是因为大家干的主要就是杀人行当,所以对外人极度不信任?还有那个大胡子,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来问我后,跑回去和自己的手下打赌,他娘地,要是在战场上都这样了,那我们还要军队做什么,叫几个会吹牛的来就能把黑风山给吹翻了。

我心里想着事,所以没有理会刘震峰,自己慢慢地向那些早就准备好的兄弟走过去。

我走近后一看,怎么安排那些打头阵的两百名人员中(敢死队),特勤团占了一大半,我心情本来就不好,所以我特生气的吼了起来:“特勤团集合!”

特勤团的兄弟们都很不情愿但依旧是很快就在我身前站好了队,然后我也不要他们清点什么人数了,也不管旁边的议论和好奇的目光,我直接的大声的说:“你们谁能告诉,作为一名军人,它的天职是什么?狙击手是为什么而存在的?”

花和尚一下子就站出了队伍,先对我敬礼后大声的报告:“报告团长,‘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狙击手是为了用最小的代价,消灭最大的目标而存在。”

“那你告诉我,我允许你们去当敢死队了吗?”我没好气的吼到。

花和尚很少看到我对他们发火,不由得低下头,“可是,弟兄们都想亲自为死难的队友报仇,大哥,你看。。。”

我没说话,在队伍前来回走了几遍后,冷冷的看着他们说:“你们是不是认为狙击手就没什么机会直接为牺牲的兄弟报仇?”弟兄们互相看了看,没说话。从他们的神情中,我看到的是刻骨的仇恨,特别是侧面那些旧还躺在那的,那些牺牲了的弟兄们的尸体,看得大家心中怒火中烧。

我冷冷的指着那些尸体,大声的喊着:“看到了吗?你们看见那些牺牲的兄弟了吗?他们追随我李峰来到了这里,牺牲在这里,可是,他们的尸体现在就躺在那儿,到现在我还不能给他们收尸,难道你们以为我心里就好受么?我就不想冲上去跟敌人面对面的来场痛快凌厉的厮杀么?我知道大家都想为他们报仇,我更想,可是我不愿意看见你们再为我李峰而出现意外情况。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见到他们为我而阵亡,我也不好受,可我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们,希望他们能在天上看着我,看看我李峰是怎样为他们报仇的。但是,现在我们是军人,是狙击手,是中华民国最精锐的部队,而不是冲锋在前的士兵,我们是士兵最后的希望,是士气的直接鼓舞者,是让敌人胆寒的战场幽灵。所以,我请大家出列,把自己的作用用于最能发挥自己才能,最能杀伤敌人的地方,我们要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价值,这就是狙击手存在的目的。现在,你们就应该呆在身后的墙上,给予那些冲锋的兄弟们火力支援,让他们的代价减到最低点,明白吗?”

没有人做声,没有人移动,大家都低着头,无声的抗议着我的询问。

这让我心软了,不由的对花和尚大喊道:“花和尚!”

“到~!”花和尚无力的回答,头都没抬起来。

“你亲自去挑选出机灵点的二十名兄弟,加上你正好组成七个战斗狙击小组,这七个狙击小组可以直接参与到进攻中去。”

“是!我们定不辜负大哥的希望,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花和尚猛地抬起头,眼中闪着火热的光芒,可惜,这种光芒是属于地狱烈火。

在大家的热烈报名声中,我对已经站在我身边的大胡子还有那些大首领的心腹们高调的说:“这一仗我保证能一举拿下第四道关口,还请大家都各自回去,让弟兄们做好准备,我们一战而成。”

“全听李兄弟的吩咐。”

……

两百名赶死队的人员已经准备就绪,他们都用木板或桌椅做为挡板,上面不是铺有厚厚地已经打湿了的棉被就是在几层木板中夹着半湿的泥土,全部都是冲锋手枪(我们借给他们的)或轻机枪。这两百名队员都是从各个好汉或军队中选出来的精英,人人头绑红头带,二十一名特勤团兄弟,已三人为一组,被安插在中间部位;在敢死队的身边墙上,趴满了狙击手,而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是已经准备就绪的所有兄弟,大家都等着一次而成。

看到这场面,我心里一阵兴奋,用力的大叫:“所有人员注意——进攻!”

敢死队员们都慢慢地从第三到关口通过,向第四道关卡前进,敌人没有开枪。

可是,当通过一半的人员后,突然,敌人的密集枪声响起,虽然顶楼上没有敌人露头,但是,第四道关卡上各个枪眼却猛烈的喷洒着弹头,看的我是心惊胆跳。要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利用木板和棉被做挡板,我也没有把握,只是以前听师傅说个这个土办法,现在不得已而为之。

还好,敢死队的队员在花和尚的指挥下,开始向中间靠拢,然后又向前艰难地移动,子弹也没有射穿挡板。

当敢死队前进到中间时,又开始慢慢地散开,队伍依旧是几人为一组,在互相抵挡着敌人打出的疯狂子弹中,慢慢地前进,前进了一小会儿,这个时候,已经离第四道关卡只有五十多米了,敢死队员在枪林弹雨中,明显的开始加快了前进速度,终于,抵达到了关卡前几米远,敌人的枪眼已经没有什么发挥的地方了,只好冒险从楼顶上丢手榴弹,可是他们也特狡猾,都不露身,只是已抛物线的方式从上面往下扔,让我们这些早就准备好的狙击手是特憋气。

“轰!轰!……”

连续不断地手榴弹爆炸声在第四道关卡前十米左右的地方响起,我们就像失去了尖牙利抓的老虎,只有挨打的份,连个还手的对手都没见到,还好,花和尚见我方敢死队开始出现大面积的伤亡后,立即向左右大叫:“把集束手榴弹(就是多个手榴弹集中在一起,捆紧)都给老子装到老子面前的墙下,都他妈的快点。”

花和尚第一个冲上去,把集束手榴弹放到了墙角下,边行动还边大声的鼓舞士气:“都快点!装完后,老子们就立了第一功,李大哥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女人-票子都凭兄弟们拿,都他妈的快点。”

敢死队中那些拿集束手榴弹的家伙们,也飞快的把集束手榴弹装到花和尚身前的墙角下,然后又飞快的退到了‘挡板’之中。花和尚见都码了好大一堆,立即对身后的人大叫:“撤退,撤退!……”

见‘挡板’撤退到了二十多米远的地方,他立即就拉响了导火线,在燃烧着的导火线那白色的烟雾中,花和尚立即向后猛跑,可惜,他跑到‘挡板’前五米处时,一可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他立即向前扑去,这个时候,平时训练的‘狗爬(卧倒后向前爬行)’起到了关键作用。与此同时,从‘挡板’中冲出五名队员,举着木板和大桌子就向他跑来,然后都用力的把手中的挡板挡到花和尚的身后,可惜,他们想组成的联合是防守阵形没有完成,那集束手榴弹就在机枪声中爆炸了。

“轰!轰!轰!……”

连续的剧烈爆炸让整个山体都在晃动一样,火光照耀了整个黑风山,我只感觉到眼前猛地一亮,然后耳膜受到了一点点刺痛,接着就用力的抓住第三道关关卡的墙体,脑袋晕忽忽的;而我周围的兄弟们也跟我差不了多少,不是死死地抓住墙体就是被震到地上;那一大群‘挡板’,先被震散了很多,接着又被爆炸所产生的气浪给吹的东倒西歪 ;而花和尚等六人,还没搭完整的墙体,早就被震的四分五裂,又被强大的气浪一吹,有两人当场被炸起了三米多高,重重的落在离原地五米处的地上,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而生死不知,而花和尚倒是受伤最小,因为他被三名兄弟紧紧地压在身下,不过等气浪过后,也就只有他还能努力的爬起来,另三名兄弟都被震晕了。

第四道关卡已经被炸出了条三十多米的道口,在道口的两边,还各被震断了十几米长的坍塌处,但最惨的要数第四道关卡上的人员了,因为是突然爆炸,关卡上的众人还没来得及撤退,所以一个连续猛烈的爆炸中,他们是血肉横飞,鲜血飞溅,连个惨叫的都没几声,到处都是血雨腥风,断尸碎肉,因为在第四道关卡内部还有条秘道,主要是可以从秘道枪眼处向外射击,所以他们可以说是没一个活的了,被集体掩埋了。

机枪哑了,人声没了,除了那熊熊大火在燃烧所带起的‘吱!吱!……’声,和山风在吹诉外,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和异样,所有人都痴了,大家都没有想到集束手榴弹的威力是如此的巨大。可是,这种异样的宁静也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突然——‘火山爆发了’。

大胡子和我首先反应过来,我对站在我身边的大胡子看了一眼,他也是同时看向我,我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是激动的,但还是比不了大胡子,他的眼睛都快变成红色的了。他裂嘴对我笑了一下后,兴奋的一抹脑袋上的汗水,顺手从旁边还在吃惊的警卫员手上抢过一挺捷克冲锋枪,立即就大叫着:“杀~啊!……冲啊!……”

然后他就带头从第三道关卡的入口处冲了进去,我也仅仅只比他慢了半拍,掏出冲锋手枪也是大叫着:“为死难的兄弟们报仇,冲~啊!”

那些还在震惊中的敢死队和进攻的主力部队人员,立即都醒了过来,马上加入到这种尽显豪迈的冲锋队伍中,喊杀声一时响彻于天地之间。

也许是受到那声巨大的爆炸声影响,又或者是被长长地炸弹痕迹所影响,这次的冲锋根本就没发生什么战斗,当我穿过第四道关卡时,看到的是满地的碎尸淤血,是一堆堆燃烧的大火,是满地的重伤员,是一处处诅咒声,大家对于杀人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毫不客气的对着那些诅咒之声的发源地开枪,到处都是凄惨状,到处都是战火过后生灵涂炭的痕迹。

由于最后一道关口是由两座四层楼围成圆状的‘大碉堡’和一道长形的关墙所组成,而且两边都是悬崖。虽然那两座大碉堡没有多大,虽然它竖立在必经之路的两边,就像一道真正的城墙的两个突出地箭楼一样,从两边可以对周围进行全方位的射击,要想向先前那样用,集束手榴弹近距离的炸开墙体,不打下这两座碉堡中的一座,那就是痴心妄想。

我正和大胡子还有十几位兄弟商量着,是让弟兄们先休息一下,然后一鼓作气拿下所有关口,还是乘胜追击。大胡子选择先休息一下,反正我们的兵力多,不怕对方给跑了,而我的意见是后者,兵贵神速嘛,至于那些各大首领的心腹们,他们的地位本来就比我们低点,所以他们集体选择了沉默。正当我和大胡子争论着的时候,一名特勤团中,负责通讯的兄弟来报告了。

那名兄弟先是向我敬礼,然后边递给我一张小纸边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大哥,超哥刚发来电报,说已经发现陈红的先头部队了,请大哥尽快拿下整个关口,并集中兵力,以便向他们增援。”

“恩!知道了,要和他们随时保持通讯,下去吧。”我边听他说边看纸条,上面写着:发现敌方增援的先头部队,我方将按预定计划,边打边撤,请尽快拿下整个关口,以便对敌形成合围。

“是!”

大胡子立即关心的急问:“李兄弟,怎么呢?”

“大哥,看来时间不多了,陈红的部队比我们预先想的要快了整整十个小时,阿超他们已经发现了敌方的先头部队,正打算按预定的方案办,您先看看吧。”我边说边把纸条递给他,他立即打开手电筒仔细的看了遍,然后又把纸条递给别人。

“好吧,那就依你的,先一鼓作气拿下整个关口,不过那下面的前几道关口可得加快点修复,你看派谁去合适了?具体的分配方案他们也不太清楚,你是不是对他们说清楚点?”大胡子也不愧是当兵的出身,看完后立即就答应了。大家都知道时间紧迫,不容许在这事上面耽搁。

“我想请大哥从各头领和我们特勤团中,还有大哥自己手下的兄弟们中,抽调出一半的人手去防守,不知大哥的意下如何?而且大哥本身就习惯于指挥几千人的作战部署,说实话,兄弟们都很少能指挥这样多的弟兄作战,所以委屈大哥了。”我不露痕迹的拍了下大胡子的‘马屁’。

“可以。”

“那就太好了,请大哥的手下担任正面对敌,主要是要把大哥手下那些炮兵都带上,也许到时候能起大作用,让各首领的手下担任两翼的合围,大哥也知道,我的兄弟只习惯于打冷枪,所以他们主要是骚扰敌后。大哥觉得我这样的分配如何?”我也没时间跟他废话,所以很直接的就把该说的直说了。

“部署的很好啊,兄弟你真行。”大胡子显然也没想到我布置的会这样精细。

其实这都是师傅的功劳,虽然师傅是把我们训练成了狙击手,但是在平时,他还是时不时的要把他所学到的一些军事知识教授于我们,天天在休息时就让你在沙盘上排兵布阵,想不会都难。

大哥怎么说都属于国军系列,加上他的军衔也比我高一级,我并没有直接指挥他的权利,所以对待他我一直都是从尊敬的态度出发,最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是对待各大首领的心腹们,他们都属于江湖人物,平时就桀骜不驯,所以我从为将来的发展出发,对他们也不向一些政府高官那

样,一副高高在上地态度,反而有种礼贤下士的虚伪。

我先笑着和他们说:“还请这几位兄弟率领手下的弟兄和胡大哥走一趟,希望大家能精诚合作,不要把以前的事放在心上,就当是给小弟一个薄面,小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了。”然后我又猛地一变脸,严肃而平静的说:“还请大家都约束一下手下的兄弟,不要只记得大洋和女人,放心,这次所得的战利品,我李某人一分都不要,而且绝对会亲自来按照战功分发的,但是有奖励就得有惩罚,在这里我再说一次:前进者——赏!杀敌最多者——赏!抓到陈红-陈鹰者——赏!擅自后退者——杀!不服从调令者——杀!‘埋黑(私自收藏战利品的意思)’者——杀!”

“放心,李兄弟,兄弟们信得过你,既然都说定了,那就按规矩办,违令者也不用你动手,我们亲自处置。”一位兄弟站出来表太。

“那就好,谢谢各位兄弟相助,以后我李峰定会报答大家今日之恩情的。”说完,我转身对身边的刘震峰大叫:“叫所有人集合,分成三队,全力攻打最后一关。”

……

队伍又开始攻向最后的那道关卡——第五道关卡。

“杀啊~!”在一名首领的带队下,勇敢的冲向了这最后一道关卡,这已经是第三次冲锋了,可结果还不是跟前两次一样,先是豪气万千的奋勇冲上去,可离那两个成犄角之式的碉堡前五六十米,每座碉堡上的六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一响,必定有成片成片的兄弟倒下,随后大家又用比兔子还快的速度退了回来,看的我是又冒火有着急,虽然这也不能全怪冲锋队员,可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再这样下去,我只有又分散兵力来支援下面了,可是敌人一但来个反扑,我们留下之人能挡的住吗?可是正面攻打,我们连敌人的毛都还没摸到,就已经牺牲了上百名兄弟了,要是来次猛功,不先拿下那两个大碉堡,保证我们去多少死多少,一时间我也没了办法。

“各位兄弟有什么想法没有,这么打下去,还不如大家直接从这跳下去来的直接。”我和几位统领还有花和尚几人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我掏出烟边发给各位边询问。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一人敢看我的,谁都没有说话。

“大哥,你看用集束手榴弹如何?”花和尚终于鼓起勇气相问。

可他这话差点没把我气死,第五道关卡和第四道第三道不同,打第四道关卡,狙击手还可以躲在第三道关卡上来掩护自己人,但是第五道就不同了,它的前面三百五十米之内,连棵小草都被拔了个干净,更别提什么别的了。而且想用那种‘挡板’去再发挥作用,那也没门。我没好气的问他:“你首先告诉我你怎么接近对方的墙角和那两个碉堡?”

“这个——这个——我们可以向原先那样用木板和泥土做成挡板,然后可以向原先那样炸掉这两座碉堡。”花和尚犹豫了一下后,挺起胸膛大声的回答。

“花和尚,你来,来看啊,这是关卡的墙体,这是两个碉堡的位置,这个地图你应该学过吧,看得懂不?好,看得懂就好,这两个碉堡和墙体成三角之式,而且两个碉堡可以同时全方位的扫射,我方如果使用狙击手,那么你来看看,在这儿,你拿什么来掩护自己,敌人常年呆在这山上,对山上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那么他们突然发现前方两三百米内突然多了点东西,你告诉我他们会不会打几发子弹来试试;这是第一点,我放没有什么掩护的火力点,第二,你看看这两个碉堡,完全是用石头砌成的,异常坚固,你说他们会不会再向上次那样,等着你上去用集束手榴弹去炸他们,难道他们就没有手榴弹来炸你们么?”我边用树枝在地上画着地图边生气的解释。

“那我们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我们把山下的大炮拉上来,轰死他娘的。”一名统领大叫道。

“这个办法只能是不得已而为之,要知道,拉一门山炮上山我们得要派多少弟兄去,而且最为难的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了,得想另一个办法,希望大家多多想想。”我也知道用大炮来对付这两个碉堡,那绝对是十拿九稳了,可是要拉上这一千多米高山上,那得要多少时间和人力物力,我们等不及啊。

一时间,大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各个都愁眉苦脸的,看的我是很担心,这样下去,先不说以后的问题,就是当务之急的士气问题就要上台面了,我急忙安慰道:“大家也不用这么苦着脸,我们都已经连续攻下四道关口了,只要大家在努力一次,功下这个关口,那陈家几百年的家底还不是任凭我们拿。最坏的也不过是大家晚一点时间在上去,我们派个几千人在此围着,饿它个一年半载的,还怕饿不死他们么?”

“可是他哥哥的援兵已经离我们不远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啊!”一名统领担心的说。

“不怕,我们大不了留下两千人,给他们足够的弹药,剩下的人再回援,我们人数比对方多,装备比对方好,还怕打不赢对方么?”我也解释道,其实我心里清楚,打仗比的不仅仅是兵力和装备,还有战术等问题,但是眼前是要稳住他们,所以我只能从好的方面说,但我心里却更加着急了。

“哎哟!”刘震峰在我身边突然轻声的叫了下。

我急忙回头问“怎么呢?”

“没什么,只是突然被烟给熏到了眼睛。”刘震峰不好意思的小声说。

“你他娘地,一点点烟熏都——烟熏——烟——”我笑骂着,然后很自然的看着刘震峰所在的位置,又回头看了看身后远处的第五道关卡,突然,那个‘烟’字在我脑海里不断盘旋着。突然间,我想到了怎么破这道关卡了,大声的笑着“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天助我也……”

看到大家的不解神色中搀杂着强烈的求知欲望,我有些得意的用力一拍刘震峰肩膀大笑着:“震峰,你小子今次立大功了,快,给自己记一大功。哈!哈!……”

“大哥,俺好像什么都没做啊,这样就被记一大功了,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刘震峰到底是个老实人,都不好意思给自己记功。

“放心,等下你就知道了自己的功劳在哪儿了,保证大家一点意见都没有。”我笑着说,然后又对花和尚平静的说:“你带些人,多找点干草支和湿木材,你还等什么,快去!”

好奇心能活活地把人憋死。

花和尚跑出去还不到半分钟就飞快的跑了回来,一见我就说:“大哥,我交代下去了,你快说说,到底有什么作用?我都快急死了。”

我笑了笑没做声地看着周围之人,可另我意外的是,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统领笑着摇头,我也好奇的问:“不知道这位兄弟贵姓?怎么称呼?”

“免贵姓方,名挺义,承蒙江湖兄弟抬爱,得了个匪号‘枪狐’。”他客气的站出来回答。

这小子还真是了不得,绝对是个人物,别人都是巴不得和我拉上关系,所以在我面前多露脸,以便将来能脱离江湖到官场上混个一官半职的,可他却在众人之中站着,不突出自己的特殊也不让自己少了露脸的机会,如果不是我询问,他到现在都还没说一句话,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头什么时候不能抢别人的风头。

我一抱拳问:“敢问方兄弟,可知我的用意。”

“在下不敢乱猜,只能说一点自己的浅薄之见,说的不对,还请大家见谅。”他也急忙一抱拳,然后不紧不慢的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表现自己是最好的时机。然后他从地上拣起一片枯草,对着天空向大家说:“大家请看,这树叶所显示出风的方向应该是西北风,也就是说,现在的风向应该是正面吹向第五道关卡,也就是说我们正处于上风口,如果我们在这里施放大量的烟雾,你们说敌人会怎么样。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这小子边说边把手中的树叶放掉,树叶立即就被风给吹向了第五道关口,一直吹了老远才落地,大家的目光也一直随着树叶而动,听到方挺义的解释,大家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各个都一扫刚才的颓丧,换而取之的是一副已经胜利的模样。

看到这姓方的小子,说完后,还是微微低头,抱拳的问我,我心里立即就觉得这小子不简单,向这种居功不傲的家伙,一般都是很有心计的人物,如果控制的好,那对自己绝对是个得力的助手,要是没控制好,嘿!嘿!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威胁,可是我比他年轻,各方面也不比他差,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方兄弟(虽然他年纪比我大,可是我官比他大啊,加上我以后要用他,不能把自己的身份给降低了,那以后就不好在换身份了)真是聪明透顶啊,分析的这么细致这么详细,兄弟真是佩服。”对待这种人,不能让他摸透了你的思想,那样,他不仅仅看不起你,而且还会爬到你的头上,在收服这样的人物时,是要花心力的。

“在下不敢,在下只是根据李兄弟的想法推测来的,算不得我自己的想法,李兄弟也太夸奖我了,要是没有李兄弟的提醒,在下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全靠你兄弟的提点。”果然,我一说这样带有威胁的话,他立即就懂我的意思了,急忙一抱拳,低头就推辞,态度显得很是恭敬。

俗话说的好,打一棍子还要给颗糖,这样是最基本控制对方的方法,我也是笑眯眯地说:“方兄弟太过谦虚了,在下是真心的想结交向方兄弟这样的人物,刚才兄弟是真心的赞赏方兄弟的智谋,方兄弟果然不愧有一个‘狐’字,兄弟佩服。”

他一愣,很高兴的想要说什么,一名特勤团的兄弟跑过来报告说都准备好了,我笑着拉着方挺义的手向那边走去。

五堆近三米高两米多宽的柴火堆派成一排的堆在哪儿,位置刚好处于风口上方,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儿的风稍稍大了点,而且距离第五道关口的位置稍微远了点,要是能在一百米之内的话,以这样多的烟雾,那么,绝对能让敌人好好的被熏的滋味。

我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的看着方挺义,他却对我平静的一笑,然后很聪明的说:“李兄弟该不会是想让在下去把这些东西移动到前面去吧?”

我依旧笑眯眯地对他点点头,然后指着那些柴堆笑着说:“既然方兄弟都开口了,那就有劳方兄弟了。能者多劳嘛!”

“李兄弟太夸奖在下了,真是让方某汗颜,不过既然是李兄弟交代的,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如果事情没办好,还请大家多多谅解。”他也明白了我是要试探他能力的意思,他也对自己的能力很是自信,所以也就不推辞了。

“大家都要听方兄弟的吩咐,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谁敢不听从命令,那就别怪我李某人不客气了。”我向四周大声的说着,说完我又对方挺义大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方挺义倒是打定主意了,毫不客气的就开始指挥起来:“这位兄弟,请带些人把这些柴火总共分成十堆。”

看到那名统领立即带人开始般东西了,方挺义又对我身边的花和尚说:“这位长官,请带些人去前面百米处骚扰对方,请注意,千万别上前,最多只是大吼几声打几枪而已,能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就成了。”

花和尚理都没理他,要不是我直直的看着他,他连那微微点头的表示都不会出现。

最后,方挺义笑着抱拳对我说:“还请李长官组织一下冲锋队员,只等兄弟一声令下,就发起主攻。”

我也是抱拳回应着,因为方挺义的策划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和我心中想的是一样的。

……

圆月高照,清风独依,平地上的飞尘在慢慢地移动,一团团乌云在逼近明月,而在地面上,一片片浓浓地烟雾像一只超级怪兽,张大着青黑色的嘴,正在逼近第五道关卡。

烟雾越逼越近,终于和第五道关卡边的那两碉堡接触了,咳嗽声立即就从碉堡内响起,烟雾立即再向第五道关卡上的卡墙上飘去,咳嗽声也在那而响起,

方挺义一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即大叫:“多加些柴和湿草,快,尽量多加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