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枪定乾坤


“你小子再不把那姑娘拿下,你就别回部队了”!

站台上,三级士官刘清军刚接过李参谋递来的火车票,就被参谋长王永奎连人带行李塞上了火车!满头大汗的刘清军刚放好行李,还没来及坐下,火车就“唔------”地发出一声长鸣,缓缓地驶出站台!

刘清军回头望望站台上向他挥手的参谋长,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一个小时之前,刘清军还在今年支队军事比武一百米精度射击比赛现场。其他九名射手5发子弹都已打完,只有刘清军的枪膛里还剩一颗子弹,前四发子弹他已经打出了39环的好成绩,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最后一枪。刘清军依然沉着的瞄准,稳稳地扣动板机,“叭”!子弹划出一道弧线准确的钉在百米外的靶上,他抬头向远处望去,直到看到远处红色的报靶杆左右晃动,才悄悄的伸出左手,将扎入右肘下的一颗尖锐的石子拨了出来,鲜血已浸湿了他的肘部。

站在他身后的参谋长心里暗道:“好小子,仅跑了一环”!脸上露出少见的一丝笑容。

随着最后一项科目结束,今年的军事大比武圆满落幕。虽然总成绩还没全部统计出来,但一直在现场指挥的王参谋长心里非常清楚,他的爱将刘清军再一次蝉联冠军的大局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退子弹,起立!”随着指挥员嘹亮的口令,刘清军一个漂亮的收枪动作,一跃而起。站在他身后的参谋长忽然看到他刚才趴着的地上躺着一个“中华”铁盒香烟。

“呵,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还抽如此高档的烟”?参谋长心里动了一下。

“刘清军”!

“到”!

“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

“是”!刘清军扭头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

“拿过来”!参谋长大声喝道!声音引来其他射手一齐转头看了过来。

刘清军一手拎着枪,一手把“中华”送到参谋长手上。

参谋长脸色涮地一下冷了下来:“小伙子,档次不低嘛!最近发财了”?

“不是,参谋......”

“什么不是?你的不是?还是我的不是?马上回去给我写份检查!”未容刘清军解释,参谋长狠狠地吼道!

“通信员,把这盒烟给我收起来”!参谋长向身后喊了一声。

通信员张文发飞快地跑到参谋长面前,接过“中华”放进挎包,回头冲刘清军扮一个鬼脸,跑回车里。

“石股长,通知部队,马上集合带回!”参谋长向作训股长吼出一句!

“您不讲评一下了?”石股长拿着成绩统计本跑到参谋长面前,一脸疑惑的问道。

“回去一起讲评”!参谋长甩下一句话就向他的专车“沙漠风暴”(丰田4500)走去!

正跷腿躺在后座上与司机沙立超在侃大山的张文发,忽然从倒车镜里看到铁青着脸的参谋长向车走来,“唰”地一下翻起身来,小声喊了一句:“哥们,别扯了,老参发火了”。话音未落,人已跳下车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参谋长一脸沉闷的表情上车,跟司机说到:“开车,回支队”!

“沙漠风暴”卷起一路风尘飞快地驶出了靶场,转眼功夫就进入了市区,参谋长除了偶而透过观后镜看看车队跟上来没有,始终一言不发。

通信员张文发试探着说道:“参谋长,您可能错怪刘班长了,他那不是‘中华’,只不过一空盒而已,不过里面装的东西您可能会感兴趣”。张文发是一个二年兵,因为嘴比较乖巧,办事比较利索,参谋长第一次在基层看到他就有点喜欢上他了,新兵连刚结束,就把他调到身边当公务员,由于跟参谋长在一起时间比较长,所以张文发说话也大胆不少。

“哦?里面是什么”参谋长疑惑的问道。

“两封电报”!

“两封电报”?

“是”,张文发迅速把两张纸送到参谋长手里,参谋长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刘清军老家山东德州发发来的电报,两封电报相隔三天,一封上面五个字“家有事,速回”!另一封上面只有八个字“家有急事,见字速回!”

参谋长回头狠狠地瞪了张文发一眼:“谁让你私自把烟盒打开的”?

张文发紧张地说:“我….我....,我刚才想跟沙立超过过瘾,想尝尝“中华”是什么滋味!谁知道……”正在开车的沙立超听到他如此解释,脸上是也红一阵、紫一阵!

参谋长一听又好气又好笑,“停车”!

“嘎----”沙立超一个急刹车,坐在后面的张文发毫无准备,一个踉跄撞到在前面座的背上。

“下车去把刘清军叫到我车上来”!参谋长对张文发说道。

“是”!张文发打开车门,捂着额头向后面的车队跑去!

不大一会刘清军跑到车前,“叭”地向参谋长敬了个礼。

参谋长二话没说,一招手,“上车吧”!

“是”!刘清军一脸茫然地坐进车的后座上!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参谋长,我......”

“好了,别解释了,我都知道了,说说电报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您了,前两天收到家里来的电报,我一看就知道又是我爹妈让我回去相亲,这不正赶上比武嘛,我一想还是等比完武再请假回去吧!”

“你今年有30了吧”?

“是”!

“相了几次亲了?”

“5次”刘清军挠挠头,憨憨的笑笑。

“你说你,挺大个大老爷们,训练场上你比谁都能耐,怎么到姑娘面前就一点能耐没有了?你给军人争点面子行不行!”

“这.....我.......”

“上次你嫂子给你介绍的那个姑娘多好,你说你,跟人见面一句话没有。大中午的你请人到好点的饭店吃顿饭也行。你倒好,请人家姑娘到路边吃碗面条!而且还在面条里吃出蟑螂!你那些工资留着下蛋啊?”

“我……钱…….”

“行了......,你别给我找理由了,要不是姑娘哭哭啼啼跟你嫂子说,我们都不知道呢!”

刘清军憨憨地笑着:“那天由于下午我要带一个班搞战术演练,时间有点紧。我问她去哪吃,她说随便,我一看反正吃什么都能吃饱,就随便在路边找了个面条馆!”

“扑哧”坐在一旁的张文发忍不住笑出声来!

参谋长回头瞪了他一眼,张文发赶紧把嘴闭上!

“你打算什么时候请假回去?”

“我回去把班里的事安排一下,如果没什么事就向中队打报告请几天假回去看看......”

“过几天......?嗯,这样吧,也别过几天了,择时不如撞时,现在就走吧!其他事情交给我来办!现在直接送你去车站”!

“啊.......” 参谋长的雷厉风行在部队是出了名的,刘清军虽然是不止一次的领教见识过,但这次的决定还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参谋长说完,拿出手机拔了个号,“李参谋吗?你现在马上去车站帮我订一张去山东德州的火车票,然后在站台上等我!对了,顺便到我办公室把我那套新的夏常服带来”!“啪”!电话挂了!

“直接去车站!”参谋长扭头向沙立超说道。

“是”!沙立超一脚油门,沙漠风暴飞速的向火车站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