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夺取密中之密 54、稀里糊涂地进了鬼子监狱

幸运特快 收藏 23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于效飞是一个国际级的优秀特工,他受过最新的密码训练,所以,他对间谍的最基本工具电讯密码十分重视。现在,他听到戴笠要求他去参与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码,非常兴奋,这是一项在军统内部都很少有人知晓的绝密行动,他能够参与这项行动,可见戴笠对他极其重视。 1938年,蒋介石在庐山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是一个国际级的优秀特工,他受过最新的密码训练,所以,他对间谍的最基本工具电讯密码十分重视。现在,他听到戴笠要求他去参与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码,非常兴奋,这是一项在军统内部都很少有人知晓的绝密行动,他能够参与这项行动,可见戴笠对他极其重视。

1938年,蒋介石在庐山会议上宣布,战端一启,则“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全民都应奋起抗战。但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于是,他特令军委会机要室主任毛庆祥,紧急召集侦译中外无线密码电报的精干人员,破译日本侵华陆军密码电报,从中了解日军是否要进攻武汉,继续西进侵华,以及是否北进侵苏或南进侵略英法属地,包围困死中国等等,以供蒋介石选择决策。

到了1939年3月,被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以中统名义雇用的一个日本留学生池步洲,已经轻松破译了日本大量的外交密码。而军统方面,尽管军统特别雇用了创建美国密码破译系统的“美国黑室”的“美国密码之父雅德利”,但是对破译日本重要密码没有任何进展。

这时对日本的密码破译工作还是处在多头并进,各自为政的阶段,为了取得对日本密码破译工作的更大进展,尤其是急需破译日本军方使用的密码,军委会密电研究组少将参议李直峰持蒋介石的命令,奔赴各战区各总部搜集各种被中国军队缴获的日军资料。

而这个李直峰,恰恰就是受周恩来命令打入中统局雇用池步洲的人。李直峰单身奔赴延安乞援,并经中共同意将八路军所缴获的三种日本陆军日文双重密码电报本交给重庆国民党军委会。重庆侦译密电界异口同声地说,中共交给国民党这三种非常重要的日帝陆军日文双重密码电报本,是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的具体表现,是中共第一次交给国民党不可多得的无价宝。

有了这个密码本,国民党各方面展开了激烈的破译日军密码的竞赛。但是,日本人不是傻瓜,在战场上失落了密码本,当然不会再使用它,势必另发新的密码本。而这新密码本的结构必然彻底地脱胎换骨,所以即使解开了所缴获的日本陆军密码本结构之谜,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

但是戴笠从中却尝到了直接得到日军密码本的甜头,所以决定让自己的手下也去弄来一份日军的密码本,让自己手下的密码破译工作能够取得成绩,这自然是为了能够为抗日做出贡献,另一方面也可以在蒋介石那里好好地露一下脸。

对日军的密码本下手,需要对密码的极高认识。当时的国民党军队对部队电讯机密重视不足,国民党军委会同各部队之间使用的密码本,系由毛庆祥机要室内中文密码专家编纂,具有高度机密性能,不易为日方所侦译。军委会下达军事部署、作战命令和部队长向军委会报告作战情况时,都用机要室颁发的密码本,大体来说是可以保密的。

可是部队里的译电员图省事,不喜欢使用手续复杂、费时费事的由军委会颁发的密码本,除与军委会通电讯不得不用外,其他部队相互之间的电讯自然乐于使用自编的密码本,以致一个战役还未开始,军事部署、部队调动等情况日军便了如指掌,甚至故意在同盟社新闻电中予以透露,扰乱中国军队的军事部署。

一些国民党部队的军阀甚至到了无知的程度,认为自己编的密码本,没有被人看见,怎么会被译出来呢?有一次石友三驻重庆办事处处长打电报给石友三说:“听说我们来往电报,被‘中央’(指国民党)译出来了”,石友三回电说:“密码本是我和参谋长关着门编的,没有第三人看见,不会被中央知道”。其实军统和其他部门的密码侦译技术还是相当高超的,石友山与日本的勾结情况,早就被蒋介石从其来往电报中是一清二楚了,所以蒋介石下决心处决了石友三。

戴笠经常破译别人的电报密码,他对密码的重要当然清楚,对国民党当中对密码的不重视,自然也了解。思前想后,他手下的人要么文化不高,要么脑子不够用,既有极高的文化,能够理解密码的重要性,又有过人的身手,最好还要能够通晓日语,了解日本人的行动习惯的,只有于效飞一人而已。所以,他在把于效飞召回之后,又改变了主意,单独给于效飞下达了这个绝密的任务。

于效飞深深理解密码对军事的意义,不过,他又问道:“可是,那上海方面呢?”戴笠一笑说:“老弟,你能这样顾全大局,实在难得。上海那边,王天木那个混蛋,我已经派人去收拾他了。陈恭澍在那边干得不错,已经干掉了大批有重要价值的目标,暂时不需要增加人手了。而这边,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只有你一个,所以,这个重任就非你莫属了。”

于效飞急忙低头行礼:“谢谢老板赏识。”

戴笠心情好的时候,对人相当体贴,胡宗南曾经说过,国民党里边,识透人情的,只有戴笠一个。戴笠关心地说:“老弟,这个任务不好做。你需要什么,尽管向我提,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不管是什么级别,什么职务,只要你一句话,我立刻调他们来做你的副手,都是革命同志,他们不会有什么怨言的,革命军人,首要的就是服从团体。”

于效飞觉得,戴笠就这一点好,跟他谈行动上的事情,一说就透,只要能够完成任务,戴笠都特别痛快。于效飞想了一下,说:“老板,密码是日军的密中之密,要得到日军的密码,必须要用最先进的技术。所以,我需要先进的袖珍照相机,自己能用的电台。另外,我需要一些可靠的人员,要那些头脑机灵,诚实可靠的,特别不要和其他特工人员非常熟悉的,经常参与其他小组行动的人。”

戴笠边听边点头,于效飞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戴笠正在迅速在自己的脑子里边过筛子,寻找能够符合于效飞条件的人。

于效飞又说:“老板,特别重要的是,不要让其他线上的人知道我手下的这些人的目标,不要让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联络点。华北的教训太惨痛了,一个裴级三,出卖了全华北的军统人员,咱们再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损失了!”

戴笠连连点头说:“老弟,你说得太对了,我多次告诉他们,要注意保密,他们就是不听!老弟,这次我交给你特别的权力,如果你发现你的组织中有人私通敌人,你可以不需要任何证据,马上除掉他!为了完成任务,即使是牺牲几个自己人来换取日寇的信任,也是完全可以的!”

于效飞马上立正回答:“谢老板信任!”

戴笠为于效飞安排好了一切,于效飞马上动身前往敌占区。

于效飞考虑,日军的密码当然主要是日本军队在用,日本军队可不象城市里边的老百姓和普通的特务机关,能够用各种借口和假身份混进去。军队里边除了组织严密清楚的军人以外没有其他人,外人一出现,就象秃子头上的虱子,人家一眼就发现了,别说接近密中之密的密码,就连能够在军队里边呆上几分钟都不可能。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能不能到和日军有关的什么地方去找到线索。

这样,于效飞就决定仍然回到大城市去,寻找接近日军上层的机会。

于效飞通过了一个戴笠特别安排的路线,进入了敌占区。前边的村庄就是鬼子的检查站,所有从国民党占领区过来的人都要在那儿接受日军的检查,然后再进入日军占领区。于效飞现在的身份是英国一家公司的经理,去上海购买物资的。这个身份是戴笠亲自去向宋子文给于效飞求来的,戴笠让沈醉救过宋子文的命,宋子文对戴笠是有求必应的,戴笠一张嘴,宋子文马上跑到他一个英国朋友那儿给于效飞要来了一份证明,所以,于效飞的这个身份是货真价实的,于效飞就大大方方地走进了日军检查站,等待日军检查。

日军检查站是一间空旷的大房子,简直就象是一间仓库。房子正中是几张桌子,几个日本兵在进行登记,等待检查的人排了长长的一串,另外有鬼子把他们的行李扔得满地都是,检查行李里边是不是有武器和走私物品。

这时日本还没有向英国宣战,日本对英国人还是挺害怕的。于效飞不是中国人的身份,所以跟日本人很硬气。当日本兵要把他的行李扔到地上用刺刀挑开时,于效飞用日语狠狠骂了那个日本兵一顿。日本兵本来要对于效飞发火,可是一看到他拿的是英国护照,马上鞠躬道歉。

就在于效飞等着日本兵在证件上盖章的时候,两个站在远处的穿日本式西装的人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先生,请你从这边走。”于效飞由这两个人引导着,向后边走去。

后边是一个大院子,砌着高高的院墙,墙头上是有锋利尖刺的铁丝网。于效飞越走越觉得不对,他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给大人物准备的特殊通道,这是以检查为名进行的秘密逮捕。

但是,问题出在那儿了呢?于效飞自己一直很谨慎,而戴笠也非常小心,于效飞看到戴笠苦思冥想地为他挑选行动用的工具、人员,这条过境线路也是戴笠从几十份文件中查找出来的,整个行动应当没有漏洞啊?

于效飞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鬼子怎么说再说,如果能够混过去,还是不动武的为好。这次行动非常机密,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小说电影里边说的故事全都是编导喝多了写出来的,这是战争年代,见人就打,能打得过鬼子在中国的几百万军队吗?

两个穿西装的鬼子一前一后,把于效飞押到了一间小房子里,门是铁板做的,窗户上安着铁栏杆,这就是特殊待遇了。

于效飞一进来,两个鬼子立刻变了脸,把他朝地当中的椅子上用力一推。桌子后边一个人说道:“我们等了你很久了,快说,你是带有什么秘密任务的?”

于效飞朝桌子后面一看,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穿军装的日本少佐。于效飞装出无辜的样子说道:“我是英国公司的经理,我是去上海做生意的,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鬼子冷笑一声:“先生,你的戏演得不坏,可惜,我们已经掌握了你全部的秘密!”

于效飞心想,你真掌握了还用问我?我宁可让你打死,也不能让你吓死,跟谁都是这几句话,蒙我是不是?你真的要知道了,直接就把我枪毙了!于是于效飞强硬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大英帝国的侨民,我要向日本提出抗议!”

鬼子真的生气了,平时他确实经常用这几句话蒙人,不过今天他真的掌握了证据,所以他对装傻充愣的人也特别生气,他用力一拍桌子,吼道:“该死的支那人,狡猾狡猾地!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鬼子把一张照片扔到于效飞的面前,于效飞捡起照片一看,气得几乎吐血!

原来,照片上赫然是那个送他过来的深受戴笠信任的交通站站长,他穿着国民党的上校军服,正在酒席上跟人家干杯,背景就是于效飞刚刚呆过的那个交通站的大厅!

鬼子冷笑着说:“我们早就知道这个中国兵是干什么的了,他平时经常穿着军服在那个镇子上出入,他亲自送你过来,你会是什么人?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招供,皇军是不会亏待你的!”

情报战是双方的,戴笠会往敌占区派间谍,日本无孔不入的特务也不断向国民党军队的控制区域渗透,说不定那个跟戴笠手下的人喝酒的人就是帮鬼子拍照的人。军统的人一直倚仗自己的特殊地位作威作福,为自己谋取利益,早就被鬼子的特务盯上了。从那个家伙那儿过来的人大概全都受到了日军的特殊款待。

于效飞马上随机应变地说:“我是一个商人,我送给了重庆的一个军官一笔钱,他介绍我过来的,说这个人能帮助我顺利通过国民党的检查。我对这个人的身份和工作一无所知。”

鬼子暴怒地重重给了于效飞一巴掌:“支那人,狡猾狡猾地!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看来你们不尝尝大日本皇军的刑罚,你们是不会招地!”

从外边又冲进来两个穿着军服的鬼子,一边一个,架起于效飞向外就跑。于效飞挣扎着喊道:“我是英国商人,你无权这样对待我!”

鬼子根本不听于效飞解释,把他架到另外一间房子。这没有通常的鞭子、老虎凳那一套,于效飞刚一进来,一个鬼子就把一个麻袋兜头套到于效飞的身上,于效飞马上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黑暗中,不知道是那个鬼子拎起麻袋,一个背口袋,把于效飞从肩膀上扔出去。

于效飞本来清楚地感觉出身体在空中的位置,他可以轻松地调动身体的位置,安全着地。但是,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他就是不打自招地承认自己是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特工人员,所以,于效飞只能一动不动,象块石头那样从半空摔下来。鬼子没完没了地摔,于效飞在麻袋里边又无法伸直腰,光是头上脚下这样空着脑袋,脑袋充血的滋味就十分难受。一个小时之后于效飞已经是头脑昏沉,全身是伤。

鬼子并不把于效飞从麻袋放出来,于效飞隔着麻袋听到鬼子在外边含含糊糊地喊道:“你地说地,你的什么任务的干活?”

于效飞喊道:“我是一个英国商人,我要向你们日本提出抗议!”

他没想到自己的声音这么小,一说话,嘴里和喉咙一阵疼痛,嘴角象是火烧一样难受,原来,他的嘴被鬼子打出血了。

鬼子隔着麻袋又用皮鞋狠踢了于效飞一阵,于效飞还从来没有让人这么打过,从来只有他打别人,那有别人这样打他的!但是,为了不引起鬼子的怀疑,不暴露身份,于效飞只能强压着性子,忍受鬼子的拷打。于效飞受过反审讯和反拷打的训练,他极力把鬼子的拷打引起的疼痛降低到最低程度,和鬼子消耗下去,等待脱险的时机。

连打了几个小时,鬼子把于效飞从麻袋里放出来,把他推到院子的角落,狞笑着说:“你知道为什么这条线到现在还一直有人往里钻吗?因为我们把所有人都枪毙了!我们不需要你的口供,我们要枪毙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