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锄奸行动

linxiumu 收藏 9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尾高龟藏肯定了小犬的提议后韩光武很快就收到情报各处的鬼子利用汉奸在占领区加紧完善伪政权,进行人口登记发放良民证,各村建立维持会和民团,还在根据地边缘和深入根据地建立比以往数量更多的据点。情报还显示鬼子从国内和东北运来大量钢筋水泥囤积起来。 韩光武想了半天没有明白鬼子囤积钢筋水泥干什么。从这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尾高龟藏肯定了小犬的提议后韩光武很快就收到情报各处的鬼子利用汉奸在占领区加紧完善伪政权,进行人口登记发放良民证,各村建立维持会和民团,还在根据地边缘和深入根据地建立比以往数量更多的据点。情报还显示鬼子从国内和东北运来大量钢筋水泥囤积起来。

韩光武想了半天没有明白鬼子囤积钢筋水泥干什么。从这么大的数量来看这些物资肯定是用来修碉堡的,但是为什么鬼子不立刻使用呢?有什么阴谋?

韩光武认为应该问一问非常了解鬼子的赵树礼,他给了一个答案就是天太冷了滴水成冰,在这样的天气里施工工程质量无法保证。以鬼子做事的精打细算来说他们肯定不会浪费这些物资的。

不管怎么样韩光武决定一定要阻止鬼子计划的实施,至少要打乱鬼子的计划。因为鬼子一旦按照计划把占领区进行了巩固就会不断压缩游击队的活动空间,小池塘活不了大鲤鱼。清楚抗日战争历史的韩光武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该来的还是来了。

韩光武和张树正还有张成鼎谋划了一天作出了几个决定:

1、 挑选精干人员成立武装工作队进入敌占区发动群众和向伪政府人员宣传抗日政府的政策,以取得群众支持,威慑伪人员中立。具体方法是建立“红黑点”制度,就是给每个伪人员建立帐本,每做一件坏事就记上一个黑点,每做一件好事就记上一个红点,当黑点达到一定数目就要遭到抗日政府的镇压。对于罪大恶极的汉奸一定要坚决镇压以儆效尤。在威慑伪人员中立的基础上争取他们为我所用。

历史上的武工队是在“百团大战”之后才出现的。当时鬼子为报复“百团大战”而大举进攻抗日根据地,河北的抗日根据地大片落入敌手,为了与鬼子争夺这些地区的控制权不得已“武工队”才应运而生。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发动群众与鬼子争夺控制权的好办法。

韩光武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开始有一些文献中描写的抗日战争不同于以往描写游击队不管走到哪里老百姓都是箪食壶浆。在占领区的老百姓被汉奸土匪吓怕了,见到游击队不但不欢迎还放炮打枪。你要是说你是八路军,对不起,没见过,你是哪根葱啊?

正是由于有这方面的考虑韩光武才把“武工队”的诞生提前到了1939年,希望通过武工队与敌战区的群众建立联系,最不济留个印象以后好办事,此外韩光武还想通过武工队的宣传能够吸引一部分敌占区的青年加入部队缓解根据地由于战争消耗将要出现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2、 各部队寻找时机坚持破坏敌人修建据点的活动。

3、 各部队近期作战目标仍以伪军为主。对于俘获的伪军官要加强宣传教育,条件许可时可以押到根据地内部教育一段时间争取转化一部分官兵参加抗日队伍,至少使他们在以后与我军交战时能够不顽固抵抗。

张树正叹了口气“都需要人啊。什么时候咱们人够用就好了。”

韩光武说“是啊。可是什么时候也不会等你全准备好了战争才打响。都是尽力而为。”

等着阮信来布置任务的时候韩光武对李战杰说“杰子,你跟着我时间也不短了,不能老当警卫员啊,到特工队去吧。怎么样?”

李战杰一副委屈的样子“韩大哥你是不是嫌我了?我愿跟着你。”

韩光武拉着他在炕沿上坐下说“不是嫌你,是你长大了应该担当更大的责任。你有能耐,可是光跟着我当警卫员使不出来。有句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应该出去历练历练。你看你哥现在多威风,在鬼子汉奸跟前要是一报名字还不吓死几个?”

李战杰被韩光武这么一说眉开眼笑了“俺有这么大能耐吗?”

“怎么没有?你上次吧鬼子折腾的就不轻快嘛?”

“那好,俺就干特工队了。”

冯怀玉伤还没好利索就急着出了院所以阮信来的时候他也到场。阮信一见韩光武就笑“嘿嘿,团长的脑袋可真值钱了,一下子涨到六万大洋了。”

韩光武也笑笑,接着布置从特工队抽调几个人加入武工队,还有立即打掉几个罪大恶极有一定影响的的汉奸对伪职人员杀鸡警猴。

冯怀玉和阮信一致挑选郊县的付氏兄弟作为首选目标。这两个家伙在此次扫荡中由于对我根据地情况比较熟悉积极的带领鬼子搜捕屠杀根据地干部群众很得鬼子的赏识,在胶县做了汉奸队的正副队长,招摇得很。

韩光武拍板就是他们俩了。然后把李战杰叫进来对阮信说“你们队人手又要不够了,把李战杰带去吧。你要好好培养。”

阮信看看李战杰又看看韩光武“团长要是舍得就放心吧。这小子没几天准就是让小鬼子头疼的煞星。”

付氏兄弟现在可过的很滋润,挂着侦缉队正副队长的头衔,虽然手底下人并不多但重要的是受日本人信任,城里的伪军都得让着他们三分。有了权这俩小子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天天在市面上转悠见到好东西就抢过来,见到看得上眼的女人也不放过,酒馆妓院也天天都能见着他俩。他俩还一个劲后悔:早知道投了皇军能吃香的喝辣的当初谁还为把那长得老倭瓜一样的地主闺女和小老婆弄到手费那么大的劲?

这不快过年了,兄弟俩更加紧对地面上的搜刮。晚上7点付占鳌才从一个饭馆里晃出来,一顿饭功夫不但白吃了一桌酒席还敲诈了老板十块大洋。本来说好了和付占魁一块儿去逛窑子,为此他还从一家绸缎庄讹了一块缎子要送给要好的姐儿,可是刚才他弟弟看见街上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子就未尾随而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付占鳌刚从饭馆里晃出来没走几步迎面走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一拱手“这位是侦缉队付队长吧?”

付占鳌借着灯光一看对面来人长袍马褂挎着盒子炮肯定是城里哪一家队伍的人,好像没见过。城里有好几家汉奸队伍有些人认不清是正常的事,所以他懒洋洋的答道“是俺,你是哪位?”

话音刚落眼前寒光一闪,对面的人从袖筒里抽出一把左轮枪顶着他的头就扣动扳机。付占鳌还没倒下那人趁着俩随从正在愣神一抢一个把俩人打发回了老家。

枪声一响街上就乱了套,少数几个行人没命的往家跑,街两边的铺户慌着关门。开枪的人倒是不慌不忙指挥人搜了付占鳌和随从的身,同时对身边正在发愣的年轻人说“别愣着,快撒传单呐。” 年轻人立刻从褡裢里掏出一叠传单撒出去,传单随风纷纷扬扬飞得满街都是。然后几个人拐进一条黑漆漆的小巷不见了。随后跑来的日伪巡逻队只见到三具尸体和满地传单。

李战杰跟着大家在黑暗中七拐八拐一路小跑钻了好几条小巷脚步才慢下来,忍不住问“阮哥,咱们现在去哪儿?”

阮信也不回头小声说“侦缉队。”

侦缉队隔着大街斜对着日本宪兵队大门口,一个小个子拄着一支马枪斜倚在门口打着哈欠。“TMD又出什么事了?搞得这么鸡飞狗跳的?”小个子恨恨地擤了一把鼻涕心里骂着。刚才枪响以后不大一会儿老二就像疯了一样跑回来把队里的人都叫了出去和宪兵队之类的一帮人出去折腾了,院子里只剩下一个队员和一个伙夫,要不也轮不着他 站岗,他此时应该舒舒服服躺在炕上抽大烟呢。看看宪兵队门口两个站的笔直的鬼子哨兵小个子悄悄转身推开门溜进去。

他的脑袋刚刚伸进门里就被抑制有力的胳膊夹住脖子一下子拖了进去仍在地上,还没等他出声一直大脚就结结实实踩在他背上同时一支冰冷的枪口顶在他后脑上“别出声,出声就打死你。”小个子很乖觉的闭上嘴。

阮信让队员把小个子绑起来和刚才在后院抓住的那个侦缉队押在一起,然后让伙夫把厨房里的好东西全都搬到正屋里的八仙桌上大吃起来。李战杰手里抓着个馒头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仍有些担心,看了看只有一个队员在房顶上放哨就问“阮哥,咱们这么个吃法万一他们这个时候回来怎么办?”

阮信撕了一条鸡大腿递给李战杰“放心吧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怎么也得弄口棺材把他大哥装下吧,还要到处搜查忙着呢。先吃好。”

李战杰要了一口鸡腿还是不放心“这儿可是宪兵队对门,咱们打了那小子以后怎么跑。”

阮信低声说“咱不是带着伪军的衣服嘛,到时候一换衣服跳出墙去咱再到维持会长家吃早饭。咱就是要让汉奸家里鸡犬不宁。”

果不出阮信所料早晨三点付占魁带着人才回来。付占魁走在前边后边是侦缉队的汉奸驱赶着一群人抬着一口大棺材。快到大门口付占魁看到门口一个人都没有一股邪火涌了上来正在寻思怎么惩罚留守的俩人却不料大门一开一道刺眼的手电光照得他睁不开眼,气得他张嘴就骂“那个小X养的”

还没骂完对面飞来几颗子弹,付占魁俩手一张撞在他哥哥的棺材上。

立刻整条街上乱成一锅粥,抬棺材的老百姓一哄而散,鬼子嚎叫着从宪兵队的院子里冲出来,惊魂未定的侦缉队们也从地上爬起来向大门围上来。

鬼子兵对于侦缉队磨磨蹭蹭很不满,鄙视的推开他们摸到门下一脚踹在大门上然后伴随着剧烈的爆炸人体的零件纷纷砸在对面的墙上。

阮信在维持会长家猫了两天才从柜子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出了城,维持会长却吓得一病不起。

这次杀掉付氏兄弟行动对为日军服务的人员震动很大,民间很快就开始流传各种各样的传说,一个比一个玄乎。有的干脆就把游击队说成了剑仙,把两个驻在鬼子宪兵队里的汉奸不声不响就宰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惶惶不可终日。游击队接着又干掉几个名头比较大的汉奸,再加上武工队开始不断在附近出没制造心理压力这些人特别是那些刚刚被鬼子拉下水的人就更没心思为鬼子干活了,保命还来不及呢。所以小犬大佐渐渐感到工作越来越没有成效。

战争的创伤还没有抚平,新的一年悄然而至,大年三十大雪再次纷纷扬扬的下起来。韩光武却没有心思欣赏雪景,而是关在屋里和周青再一次把作战计划研究了一次。

天刚擦黑一营的队伍就悄悄出了村走上田间的小路。村子里很安静街上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村口上和村外断绝交通的哨兵时隐时现。

走了两个多小时尖兵发出信号部队停止前进,韩光武来到队伍前边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村庄。

这个庄子叫牛市,因为远近的牲口都在这里交易而得名。牲口市场一般都在道路通衢之地,牛市也不例外。鬼子就是因为他交通便利所以在这里建了一个据点作为打入根据地的一个楔子。虽然去年年中根据地政府就因为此地离敌占区太近把牲口市迁到根据地腹地,这里已经不再是根据地的重要税源了,但是有这么一个据点戳在这里让游击队行动不便,所以韩光武决定打掉他。此外最近武工队提出一个口号叫“不让汉奸过好年”,这口号可不能随便喊,喊了就要兑现,不然以后谁还相信你啊?

驻守牛市的是伪军一个连和鬼子一个小队。这个伪军的连长很坏绝对够得上镇压的标准,打掉他也是配合镇压汉奸的宣传。

不一会儿侦察员领来村里的内线。内线说伪军和鬼子都在忙着吃年夜饭呢,只有站岗的还有些警惕性,敌人的兵力也没有改变。

行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韩光武轻喝一声“行动。”几个干部踮着脚尖跑回各自单位,不一会儿三个连无声无息的展开从三面向镇子包抄过去。四连一个排掩护一挺重机枪绕过村子在远处的一片坟地里埋伏。

南边的战士们静静的匍匐前进离村口还有不足一百米,突然传来一声惊叫“谁,干什么的?”接着的枪响明确无误的告诉大家摸哨失败。战士们立刻一跃而起接着黑暗的掩护冲过这短短的距离和伪军在村口的哨兵发生交火。

就在第二波攻击队形将要接近村子时村里一处高房上一挺机枪嚎叫起来,但是晚了,第二波战士已经猫着腰冲到房屋底下得到掩护。看来敌人警惕性还蛮高的。

没有第三个攻击波因为韩光武就是要打得快,要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形成突破,所以攻击兵力已经全部压上。

战士们用手榴弹消灭了当路的机枪和敌人哨兵然后顺着街道猛冲,沿途遇到几个喝得晕头转向出来肇事的零散伪军根本没有像样的抵抗。另两路部队也一样顺利,三支部队迅速向村里推进。

听到枪声和爆炸声的日伪军慌忙抄起家伙往街上冲,刚刚冲出门的人就在一阵霰弹枪的轰鸣声中死伤满地。没死的哀号着逃回院子把大门顶上,然后爬到房上向街上开枪扔手榴弹。

伪军和鬼子不是住在一起所以,一营把他们分别包围在各自住的院子里。伪军自从被包围后就缩在院子里盲目的射击并不敢往外冲,而鬼子就没有这么老实拼命想冲出来,甚至与包围的一连发生了白刃战。

按照原计划应该先消灭伪军再集中力量消灭鬼子或者把鬼子赶出村去在野地里消灭,但是一个抓到的伪军俘虏说伪军连长和几个排长都到鬼子那里去拜年了,所以韩光武决定对伪军围而不打,集中力量消灭鬼子。

鬼子所在的院子是个原来类似客站的地方,一色青砖瓦房非常气派,比旁边的房子都高出一块。鬼子利用这个优势趴在房顶上向游击队射击。游击队也上了房监视鬼子,但决不乱开枪。因为要节约子弹,另外鬼子的掷弹筒打得很准,无为的暴露目标很不值得。

既然决定就地消灭鬼子作为预备队在野外追击鬼子的四连就也投入到攻击中来。队伍在很暗中悄悄的进行调整。

也许是游击队的沉默让鬼子心虚,一伙鬼子忽然打开大门冲了出来。还没等韩光武下命令四连的一个正准备从大门发起佯攻的排立刻冲上去,周围房上的火力也立刻向鬼子身上招呼。

再地面和房顶上的火力双重打击下鬼子丢下几具尸体退回院子。韩光武连忙喊“快荫蔽!”

鬼子房上的机枪和掷弹筒一起向街上倾泻火力而四连那个排还拥挤在街道上一下子被打倒不少,气得刘振直拍大腿。韩光武说“还是没有经验啊。”

由于这个排伤亡太大只好把四连三排换上来,攻击时间推迟了半小时。十一点二十分一到南北两面忽然枪炮齐鸣,机枪和掷弹筒集中射击房顶的鬼子,打得瓦片纷飞,接着两支部队呐喊着沿着街道冲向鬼子。正在房顶上指挥的鬼子小队长在爆炸声中飞到地上脑袋着地不省人事,一个军曹指挥士兵集中到东西两面进行抵抗。而此时在枪声不很激烈的东面忽然传来两声爆炸,院墙全都飞进院子里砸伤了好几个鬼子。

三连的突击队没有给鬼子留下哪怕一秒钟的时间,战士们从街对面老百姓家土墙上掏出的洞里冲出来三步就冲到鬼子眼前。突击队装备的除了霰弹枪就是盒子炮,大刀和手榴弹,都是近战利器,鬼子不是被打得浑身是窟窿就是被砍掉脑袋。残余的鬼子退到屋里顽抗战士们就把手榴弹塞进屋里,很快鬼子就没剩下几个了。

最后几个鬼子躲在靠近大门的一座房子里不断往外打枪扔手榴弹。这座房子正冲着大门是鬼子用来阻挡游击队从大门冲入的一个重要火力点所以窗上都塞了棉被手榴弹扔不进去。因为这几个鬼子被阻挡在大门外的四连看着别人杀鬼子急得直蹦高,嗷嗷叫着要冲进屋去把鬼子干掉。

刘振及时制止了冲动的战士们轻描淡写的一句“烧死算了。”战士们就去找来火种从两面山墙接近房子把火种扔进去一会儿火苗就窜了起来。

被烧死的滋味肯定不好受,鬼子也知道。所以一开始他们竭力想扑灭火头,失败之后为了避免被烧死而发动了自杀式冲锋。当然他们刚一出房门就被打成了蜂窝。

枪声平息下来战士们押着两个伪军俘虏来到韩光武面前。韩光武见只有俩人就问“那几个人呢?”

一个俘虏答“都打死了。”

“那你们连长呢?”

“也打死了。”

随后俘虏领着韩光武来到一具只剩半个脑袋的尸体旁告诉说这就是他们连长。

二十多分钟以后伪军据守的院落外一个俘虏扯着嗓子喊道“弟兄们,别打了。我是排长韩德勤,弟兄们别打了。游击队已经把日本人全打死了,连长也打死了。投降吧,要是再不放下枪游击队就要打进去了。游击队是优待俘虏,缴枪不杀。都放下枪吧。”

喊声过后伪军的枪声果然停止了,但是没有伪军走出来缴械。另一个俘虏又开始喊话,大约十分钟以后一个伪军双手举着枪慢慢走出来,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