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二十八节 永恒的友谊

sxmlbj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简直荒谬!荒谬到极点!亏你们还是暗部的精英特工,全世界的情报部都注意到了这次事件。”“司令”愤怒地把文件摔在桌上大吼道:“你们不用像我解释什么!尼米滋将军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被炸坠机简直就是对我们暗部的奇耻大辱,你们不用调查这次坠机事件了!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向国会申请单独对事件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简直荒谬!荒谬到极点!亏你们还是暗部的精英特工,全世界的情报部都注意到了这次事件。”“司令”愤怒地把文件摔在桌上大吼道:“你们不用像我解释什么!尼米滋将军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被炸坠机简直就是对我们暗部的奇耻大辱,你们不用调查这次坠机事件了!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向国会申请单独对事件进行调查。”

商务车内的“饕餮”等人都坐在座位上发呆,“鹰眼”掐灭烟头扔进烟灰缸看向“饕餮”问道:“这次坠机事件和我们有关系吗?将军是上了国内的飞机后才发生爆炸的......”

“饕餮”依旧眯着眼抽着雷老大邮寄来的名牌雪茄看着车顶慢慢说道:“算了吧,将军的确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坠机的。这对于暗部的声誉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将军的被暗杀再次说明菲亚斯的安保存在严重的漏洞,无论是这次的坠机还是上次三枚‘民兵2型’弹道导弹弹体的失踪......或许这次坠机会促成菲亚斯对国家安全力量的全面改革也说不定。”

“谍报”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看来现在‘睡魔’这小子铁定比我们过的好。”

“鹰眼”听见这话有些来劲了:“‘睡魔’?上次‘狂人’对他动了什么手脚?”

“没什么,一番还能叫做严酷的严刑拷打后头皮中被植入了一块电脑芯片而已,还有就只是彻底的染上了非常非常严重的毒瘾。”“饕餮”隔着围栏看着公园里嬉戏的一群小学生答道。

这个回答不仅“鹰眼”一个人,在车上的所有人都惊异地看着“饕餮”,“太夸张了吧!被植入芯片不说还染上了毒品,居然就用‘而已’、‘只是’这么简单的词语?”

“这家伙能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他吗?将军的事会让‘睡魔’打击不小,他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另外对他打击最大的可能就是‘魔姬’的事了。

“火花”侧过头看着“饕餮”问道:“把‘魔姬’的事通过情报界传给‘睡魔’,这样做好吗?”

“好不好就要看‘睡魔’这混蛋的表现了。”

我一个人目无边际的走在大街上,从我现在的穿着和神态来看绝对和普通的社会小混混没什么两样,或者混得连社会小混混都不如吧。随便披了一件脏兮兮的外衣,里面的衬衣的领一直拉到脸部,脚上直接拖一双拖鞋,左手握着一瓶快见底的红酒,右手直接插入裤包里。即使是冰冷的雨点打在我的脸上也无法让我清醒、冷静下来。穿过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来到一家酒吧前停下脚步,酒吧门前“夜酒吧”招牌上的霓虹灯不断闪烁着灯光颜色,妈的!酒吧门前还站了两名看起来很想黑社会的黑衣男子。

“怎么这么没有创新?”我嘀咕着走上台阶刚要进入酒吧,没想到两名黑衣男子一点不识相拦住我的去路:“抱歉先生,我们这里不接受,没钱和醉酒的小混混。”

我露出一丝笑容打开一名黑衣男子伸过来拦我的手说:“小混混?哼......老子当混混的时候你们恐怕还在躲警察的追捕吧。滚开!”

我进入酒吧才发现虽然酒吧的招牌的门前装饰很没创新,可是来光顾这家酒吧的人还是很多的。我来到吧台坐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坐台小姐向酒保要了一杯玛格丽特调酒,我拿起酒杯看着杯里酒的颜色,哼......尼米滋,你这家伙......不够意思。拿起酒杯把玛格丽特调酒一口喝完后把酒杯放在桌上两眼无神的看着酒保:“我要一瓶上等的伏特加。”说着掏出一沓钞票放在桌上。提起伏特加又让我想起了我最初和尼米滋在国外执行雇佣任务的事,这恐怕除了我和尼米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吧......

“刘,撑住!我们会安全回去的,回去后我请你喝上等的伏特加怎么样?”尼米滋一边背着我向前奔跑一边用空余出来的左手换上一个弹夹朝追来的武装人员开火。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觉到子弹快速的从我们身边穿过,我只能向上天祈祷如果子弹非要击中的话那就全部打在我这个快死的人身上吧。我们来到森林的一个阴暗角落,尼米滋放下我察看了一下我肚子上的伤口后,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包扎在受伤的位置道:“你的伤势不重,我们会安全回去的。”

我看着尼米滋被大量汗水冲洗过还留下少许迷彩颜色的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靠,你这小子不用说好听的了,自己的伤势我自己知道......看你刚才察看时的惊讶表情,我的肠子肯定在刚才流出来了吧?不如给我一颗手雷......我......我掩护你,怎么样?你小子占便宜了。”

“什么?你掩护我?别开玩笑了,老子给你手雷又怎样,你能爬到那群混蛋的营地去炸他们吗。不说好了谁也不许当歪种吗?我们要一起回去的。”说着尼米滋眼中出现了一丝闪光。

我看着尼米滋腰间别的那个带有红十字标记的小包笑道:“可能有些自私,你能给我注射那带有红十字标记包里的东西吗?”

尼米滋看了一眼腰间我所说的小包后,眼中立刻出现和刚才不一样的闪光很生气地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事没商量,这是留给我自己用的,不能用在你身上。”

“别开玩笑了,还表现出一副坚决的样子,你现在又没有受伤,何必浪费资源呢!我可是知道包里面装了很好的东西哦!”说话之余我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被我那么一说尼米滋变的更加坚定了从腰间掏出手枪指着我大吼道:“妈的!没门,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那东西的话我就杀了你。”

“不管怎么说,就算你用枪指着我也好,喂我一颗子弹也好,我都要包里的东西。”

尼米滋眼里流出了眼泪颤抖双手间的枪在摇晃着:“......你不要逼我,刘!你不要逼我!”

“好,只要......只要你给我注射包里的东西我就不逼你。”包里的好东西,等着我......等着我,我不会让尼米滋这家伙用上你的,我要独占你。

尼米滋把枪砸在地上,枪深深的陷进了潮湿的泥土里,可见这家伙砸枪用的力气瞒大的。尼米滋颤抖着把手放在包上满眼泪水的说道:“你这家伙太自私了,为了这种东西,为了不让我有把这种东西用在自己身上的机会......”我看着尼米滋从带有红十字标记的包里拿出紧紧握在手里的瓶装注射液露出了笑容,我在心里呼喊道:尼米滋,我、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用到他的,绝对不会!

出呼意料的事发生了,尼米滋把手里紧握的注射液举高后用力的摔在了地上,瓶被打碎后里面的液体撒了一地。尼米滋露出阴险的笑容道:“你不是不让我有机会注射这东西吗?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注射这东西的。”

我眼里流出了眼泪:“果然,还是和我猜想的一样。尼米滋,你......”

尼米滋点了一下头用手按在我肩上从腿上拔出一把战斗刀道:“虽然不忍心......但我必须那么做,你不要责怪我。”

我闭上眼睛点了一下头道:“我早知道是这样的,来吧!”

冰冷的战斗刀慢慢的插入了我温暖的伤口处让我抖动了一下,尼米滋一边把战斗刀小心地插入伤口一边道:“必须尽快把卡在你伤口处的弹头取出来才行,不然你撑不到回去的。挺住啊!回去我请你喝上等的伏特加......”

我点了一下头露出一丝苦笑,尼米滋......你还是那么可爱。不知道可爱这个词用在壮的像头牛似的你身上是否合适。这时被砸碎的注射液玻璃瓶里撒出的液体散发出的高浓度吗啡的味道飘进了我的鼻孔......

尼米滋......我们存在永恒的友谊,对吧?我把喝完的伏特加空酒瓶放在吧台上,正在我回味以前的往事时迷迷糊糊听到酒吧入口处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我不想理会莫名的吵闹声。就在我拿起另一瓶上等伏特加准备喝时一个人搭住了我的肩膀,我没有理那个人,而是继续喝我的酒。迷糊中有人把我揪了起来一拳打在我脸上,我被冲力击倒在地后用手搽去嘴角流出的血看着打我的人,还是穿着黑西服的人,是这个酒吧的打手?

打手扳动着手里的铁棒流露出极为猥琐的笑容:“就是你这混蛋打晕酒吧门口的人私自进来的吧?我让你尝尝不守规矩的后果。”话一说完几个打手手里的铁棒便毫不客气的招呼在了我的身上,我并没有还手反击,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想着尼米滋任凭打手对我的痛打。混乱中有一记铁棍打在了我的头部位置,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我的头发和眼睛......

在混乱中我看见了一个女子为了让打手停手而惹怒了打手,打手的铁棒准备也招呼在那女子的身上,那......那是个菲亚斯人?是“魔姬”!我怒吼着站起身忍受住铁棍打在身上的剧痛冲到女子的身前用背部挡住打手甩过的铁棒,转身用左手拉住铁棒后用脚一脚踢在准备对女子下手的打手的肚子上。打手明显撑不住我这一脚,打手弯下腰两膝跪在地上吐着胆液。其他打手见壮后甩着铁棒露出凶狠的表情向我和女子的位置走了过来,其他人赶紧站的远远的以免惹火上身。

我躲过一名打手甩过的铁棒侧身一拳打在对方的脸部,打手摇晃着跌倒在地。另一名打手乘机用酒瓶砸在了我的头上,我侧转身看着他,他似乎对于我的没事感到惊讶,我露出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社会小混混也想收拾我?‘饕餮’都不一定能把我放翻在地。”众人显然不明白“饕餮”是何方神圣。但他们还来不及想明白便已经有几个人被我打倒在地,一个个都压碎玻璃桌躺在了地上。

看着女子我正想说什么,门口处又传来了一阵吵闹。是打手的同伙到了吗?我正想继续发泄一下呢。

“警察,全都不许动!双手放在头上,双手放在头上靠墙站!”喊声中有数道雪亮的手电灯光穿过漆黑的大厅,几名警察握着手枪控制了酒吧,开灯后两名警察谨慎的握着手里的枪瞄准着来到我前面喊道:“把双方放在头上,让我能清楚看见你的双手。”我搽了一下凝固在眼上的血液把双手抱在头上后来到枪边蹲下,我只能透过在大厅里不断走动的警察看见那女子蹲的地方。随后我在被医生快速检查了一下并且在头上包扎好布之后和其他人一起带被上了警车,警车闪烁着警灯、鸣着警笛向警局方向驶去。

“你,出来!有人来保释你了。”一名警官隔着铁栅栏指了指我。我站起身双手插进裤兜里来到铁栅栏的出口处,铁栅栏打开就出现了“静”的身影,我就知道......

“静”来到我身前十分不高兴的皱着眉说:“这次又是为什么?作为高级特工居然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可真是给我们联邦安全局长脸了啊。”说着“静”把一件干净的外套递了过来,她故意说那么大声估计是为了让那群小混混不找我麻烦。按照罗地亚的相关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最高可对当事人拘留一个月,并处罚金,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这可比其它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都严重,看来罗地亚作为严格的法制国家也不算白叫。

“静”驾驶着汽车停在了斑马线前,交通信号灯让所有车都停下了,行人匆匆的在雨中行走着。繁华的不眠之城耶路撒冷......

漆黑的小巷中几个人手里正提着几个旅行袋等待着什么,一个人看了一眼手里的怀表咒骂了一声。又等了几分钟才看见一辆跑车轰鸣着出现在巷口,跑车转进小巷停在入口处闪了一下车大灯,巷中的人也掏出手电闪烁了几下。跑车关闭车大灯开启副车灯驶进小巷来到这群人身旁,一个下巴上留有一丝小胡子的男子推门下车来到车尾打开后备箱,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黑色密码箱放在车的前引擎盖上。等候的人也把旅行袋放在跑车的前引擎盖上,顺便从怀中掏出一盒烟,用牙齿咬出一支后点上道:“我们这次可是高纯度的货,你们先验货吧。”

留胡子的男子打开旅行待袋拿出一小包装有白色粉末的保鲜袋,男子掏一把小刀划开一个小口用小指头沾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一下道:“不错,那按之前谈好的价钱。”说着把黑色密码箱打开,里面全部都是崭新的钞票。等候的人接过密码箱清点一下数目后交给手下,留胡子的男子也把旅行袋扔进跑车里道:“你们那边还好吧,这几天是国际禁毒日,警方查的很紧吧。”

“一般啦,还好我们在缉毒队有关系。”

在远处的一栋别墅内有几个人正通过架设在窗台上的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小巷中的一举一动。一个人掏出一个对讲机道:“目标交易完毕,现在他们准备离开了,注意跟踪一辆牌照为:YL 7513的跑车,目标是一名留有小胡子的男子。完毕。”

“收到,拍照号为YL 7513的跑车。”

跑车开启车大灯轰鸣着驶出小巷上了主干道,跑车里的人十分机紧,不断的变换着行车路线。跑车在经过十字路口时遇见绿灯就放慢车速,绿灯闪起即将便红时跑车马上加速冲过街口,往右转弯它就打左转弯灯等等方法观察着后面的车辆。这些举动可忙坏了后面进行跟踪的缉毒警察,即不能离跑车太近,太近便会被毒犯发觉;也不能离跑车太远,太远就会被毒犯甩掉。好几次缉毒警察的车只能绕上好几个弯继续跟踪,还得不断变换进行跟踪的车辆。

到达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出现了一辆闪着警灯的巡逻警车,警车开始向跑车的位置靠了过去。缉毒警察的心都提到了嗓门眼,这辆巡逻车一不小心就会让毒犯如同惊弓之鸟般逃跑,这样一来近几天的跟踪就全泡汤了。在跟踪车内的缉毒队长按住准备联络巡逻车的队员道:“不用联络巡逻车了,让那辆巡逻车按正常的程序对目标进行处罚。这是对方的一个套,就等着我们往下跳呢!看见刚才目标为什么频繁违章吗?一是想看看后面是否有人跟踪他们,二是为了引来警察,看看警察会怎样对待他们,如果对他们进行拦车处罚就说明安全。如果巡逻车出现了但没对他们拦车处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跑车被跟踪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是跟踪他们的人向巡逻车发去指令,要巡逻车不要拦这辆跑车。

果然,巡逻车对跑车进行过处罚离去后跑车没有了刚才频繁的变车路线,而是径直朝一个方向行驶而去。缉毒队长露出一丝冷笑,再狡猾的毒犯也别想逃离升天。缉毒队长示意全体人员注意跟踪目标,联络GIGN特种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