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八章 游击(四)

丁老大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赵寿山把部队分为三部分,把两个营放在两翼,正面是两个营,其他两个营为预备队。两翼的两个营都派有前哨,赵寿山还派他的一个警卫排担任更远一点的前哨,发现鬼子的动静立即把消息向后传,好让部队预先做好准备。 天井关因为比较偏僻,不在阎锡山的防御范围之内,没有预设的工事,修建起来就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赵寿山把部队分为三部分,把两个营放在两翼,正面是两个营,其他两个营为预备队。两翼的两个营都派有前哨,赵寿山还派他的一个警卫排担任更远一点的前哨,发现鬼子的动静立即把消息向后传,好让部队预先做好准备。

天井关因为比较偏僻,不在阎锡山的防御范围之内,没有预设的工事,修建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他们选好阵地进入阵地已是下午,二月的天气说热也热,说冷也冷,山谷里有微风吹过来,如果不干活很凉爽,挖工事的官兵们没有一个闲着的,所以都是挥汗如雨。

赵寿山和耿志介骑着马一前一后沿着山坡行走,马蹄得得,警卫们都跟在后面,因为还没有打仗,警卫们也不紧张,在一起说说笑笑。

已经当了警卫班长的唐雨亭跟随耿志介在娘子关血战、十来个警卫员都牺牲了,他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警卫员之一。他提着双枪贴身保护耿志介,在枪林弹雨中钻进钻出,竟然没有受伤,也算一个奇迹。

他们正在议论红枪会的事。

赵寿山的一名叫蔡明方的警卫员说:“那些红枪会的人还挺横,不让咱们从村里过,就凭他们那几杆红缨枪,还能挡住几千人的队伍,师长的脾气好,还笑着和他们说话,一个大耳光子扇过去,看他们还让过不让过。”

唐雨亭说:“红枪会的人都是老百姓,就和许权中旅长在临潼交口办的民团一样,保护村子,一般的土匪就不敢进村。”唐雨亭是临潼交口人,过去在许权中办的民团里干过,所以知道得很清楚。

又一个叫韩三原的警卫员说:“你们还记得在陕北的时候政治教员说的话,这些武装基本上都是地方上的有钱人组织起来的,保护的是他们的利益,穷人住几间烂草房,有啥可抢的,土匪抢的也是有钱人家。”

唐雨亭说:“有钱人能有几个,还是老百姓多,土匪来了什么都抢,吃亏的也不光是财主。”

叫蔡明方的警卫员说:“我听哪个当向导的老头对师长说,红枪会的人练的是硬功,一个人能打咱们三个,真打起来,如果部队不动枪,还不一定能打过他们。”

叫韩三原的警卫员说:“咱们陕西也有红枪会,那些人最好不要惹他们,惹了就有麻烦。”

唐雨亭说:“师长已经派陈教员和你们的连长赵天亮联络红枪会去了,说不定他们还能帮咱们打鬼子。”

蔡明方说:“红枪会能打鬼子,还要部队干什么。”

唐雨亭说:“不添斤也能添两,一个屁放出来也能熏人,多一些人打鬼子也没什么不好。”

赵寿山和耿志介在说着打游击的事。

赵寿山说:“卫副司令那天过来说了,我们受十八集团军指挥,今后打起仗来就自由多了,可以把在陕北学的游击战术用上。”

耿志介说:“卫司令还是派我们来天井关,打的还是阵地战,干等着日本人来打我们。”

赵寿山说:“卫司令也是没办法,山西南部这么大的地方,他的部队不够用,就想到了咱们,咱们这一仗也要打好,打出气势来。让他看看,咱们十七师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

他们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官兵们在紧张的修工事。赵寿山见他们修的是单兵工事,就对耿志介说:“还是要修交通沟,把单兵工事连起来,这样打起仗来方便,也能互相支援。”

耿志介说:“怕鬼子出其不意的进攻,先让他们把单兵工事修起来,能对付一阵子,然后再修交通沟。”

那个三原的柳狗儿也从娘子关大战中闯出来了,现在当了班长,领着他的一班人在修工事。经过几次大战,经历了血与火和死亡,他也逐步成熟了,眉宇间有了一种坚毅。他很怀念那个在娘子关战场上被鬼子炸弹炸死的丁宁,一想起来就心痛,这个倒霉蛋,怎么一上战场就被炸死了,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两人虽然经常拌嘴,有时候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并不影响感情,如果丁宁还活着,两个人在战场上比谁的武艺高,倒是一件很痛快的事,可惜他早早死了,战场上就是这样,武艺有时候能用上,有时候就用不上,他用上了,丁宁就没用上。

他看见师长赵寿山和旅长耿志介骑马过来了,柳狗儿看见师长和旅长向他这边看,就停下了手里的活,打了声招呼。

赵寿山和耿志介都勒马停下了,耿志介问柳狗儿,“工事挖得怎么样,师长就是来检查工事的。”

柳狗儿立正说:“报告旅长师长,正在修,还没有修好。”

耿志介指着柳狗儿对赵寿山说,“这就是我与你说过的柳狗儿,守井陉高地与鬼子血战,活下来的十多个人之一,手底下有两下子,一个人砍死十多个鬼子,刀刃子都砍缺了。”

赵寿山见这个柳狗儿长得很精干,眉宇间有一股勃勃英气,就问柳狗儿:你是三原人?“

柳狗儿回答:“是!”

“你杀鬼子时怕不怕?”

“报告师长,开始响炮害怕,打起来就不怕了,拚刺刀也不怕他们,过后想起杀了那么多人,就有点怕。”

赵寿山说:“今后你们打仗的时候就想着杀一群野猪,野狼。”

柳狗儿说:“是,师长,我们就想着面前是一群野兽,我们不杀死它,他就要吃我们,下手就狠了。”

赵寿山他们比鬼子早一天到天井关,如果迟一天,天井关就到鬼子手里了。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前面的哨探传来消息,鬼子过来了。

鬼子约有一千多人,是一个大队的兵力。

因为山路崎岖难走,战车和汽车走不了,只能靠两条腿,重武器也过不来,只有小钢炮,用骡马驮着。

八路军的一一五师就是在平型关一条狭窄的谷道里把鬼子一个辎重大队包围起来歼灭了的,赵寿山现在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兵力少,不能把后面的口扎起来,只能从三面打,给鬼子留一个退的出口。

主阵地向赵寿山报告有敌情,赵寿山立刻从指挥所赶到前面。柳乃夫和郑天亮他们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他有点担心,现在鬼子已经到了,先把眼前这一仗打好再说。

他和耿志介并排站在一个很深的掩体里观察鬼子的队伍,只见这队鬼子虽然也有两翼的搜索和前面的尖兵的探路,但是大模大样的,枪都大背着,两翼的部队也不仔细搜索,警惕性一点也不高,如果用心点,他们就很可能发现中国军队的埋伏。

赵寿山对耿志介说:“日本人吃的亏还不多,看他们的神气,好像把咱们中国军队不放在眼里,马上就叫他们尝尝厉害。”

鬼子大队进入他们三面部队射程之内的时候,赵寿山让耿志介发令。

耿志介拔出手枪,向天“啪啪啪”打了三枪,顿时,整个山谷之内枪声响成了一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