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兵、那年、那事 1---投弹

laobing1976 收藏 20 13944

想想当兵的那个年代,有些小事是在地方上不可能遇到的,平凡而又有趣。

在那个边境反击战的时代里,我正在汽车部队里服役,当时的部队,尤其是一线野战部队,步兵基本是轻装备靠人背、重备靠车载、部队移动靠脚行,主力部队叫半机悈化,均是这样。当时部队进入了一级,时刻准备参战,为了提高野战部队的机悈化程度,我们部队按照战时预案,一个汽车班配备给一个野战部队的连。后来实际参战时,一个汽车连配备给了一个野战部队团,由团后勤直接掌握使用了。部队里俗话说,步兵紧、炮兵松、稀稀拉拉后勤兵、吊儿郎当是汽车兵,为此,对我们进行了紧急战前培训,培训我们的教官是当时叫北京军区陆军学校派来的,几经变迁,现在的那个地方叫石家庄陆军学院了。就在学校的综合靶场,当时只叫靶场,我们训练的第一个军事科目是投弹,为什么这样安排,我们当兵的也不知道。说来惭愧,一般的汽车兵,只在入伍新兵连时,投过实弹,以后一直到复员,基本不会再接触到那玩艺。长话短说,练了几天后,开始投实弹,靶场那时也没现在严格,在我们等候区的前边约300米,翻过一个堤坝(人工建造,防止手榴弹脱手后飞伤人),是一个由高往低向前延伸的山坡,在半山坡上,那就是投弹区,只要你投出去,手榴弹就会越滚越远。一切准备就绪,开始了投弹,叫到我时,我按训练的要求,到了投弹区,嗐,才知道,那叫一个麻烦,教官先给你讲一遍,再把手榴弹盖给你打开,叫你攥紧了木把,才叫你伸出小手指,小心翼翼的给你套上拉环,我还想仔细的看看手里的家伙,被教官一嗓子:“别动”,吓住了,然后教官伏在堑壕里两眼死死的盯住我,喊了声:“投”,我就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然后赶紧蹲下,可是过了好长时间,也没听到响声,教官对我说:“伸出右手”,我赶紧伸出,就听教官自语:“拉环在呀”,嗐,敢情教官以为我没拉环呢。由于被判是哑弹,我被允许再投一棵手榴弹,我赶紧对教官说:“先让我看看”,这样,我才真正的好好的看了看一棵真正的手榴弹,实话,做工真他妈的细,给人一种想要收藏的意愿。然后一切从来一遍,我将手榴弹投了出去,刚出手,就听到了一声爆炸,教官骂了声:“操”,话还没完,又一声爆炸,教官乐了,站起身,对我说:“你小子,投了两颗,全炸了,省的在排哑弹了,有福之人”。我那个高兴,屁颠屁颠的回了等候区。又过了几个兵,投的一切顺利,这时,从我们后边来了几个老百姓,有一个人捂着脸,脸上有血,说他们在后边正干活,被炸伤了,我们一看他们呆的地方,离我们得有好几里地,就是拿枪打都够呛,连长一边表示怀疑,一边让卫生员赶紧给伤员保扎伤口,卫生员拿开那人的手,看到脸上有一块黑斑,血正从那里流出,卫生员赶紧消毒处理,那消毒棉一擦,嵌在脸上的黑斑掉在了卫生员的手里,是一块小指甲1/2大小的手榴弹弹片,这下可好,真是我们的事了。如何处理,不再说了,反正部队有专人处理,老百姓满意就是了。我们就纳了闷了,弹片怎么就会飞那么远,后来教官分析,是我惹得祸,哑弹炸后的弹片被后来爆炸的弹片击中,被高高的弹了出去,所以飞了那么远,从高空落下时,砸在了那人的脸上,我们听后,都吓了一跳,大家议论,两颗手榴弹,弹片就可以相碰,要是打仗,那么多手榴弹一齐扔,那个弹片的密度,如果受到此攻击,想活,没门,看来战争真不是电影啊。从此往下,我们的训练那叫一个刻苦,为什么,为了活嘛,这就叫,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本文内容于 2007-9-5 19:58:04 被laobing197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