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三十一章 巩东防御 第三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URL] “好兄弟,我记着了!” 李连长带着其余的弟兄继续向西奔跑。身后传来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 鬼子骑兵在王排长的阻击士兵全部殉难后继续向西追击李连长的部队:这一小股溃败的支那军在其他各路望风而逃的情况下,竟敢来冒犯皇军的军威,主动向皇军发起攻击,最可恨的是竟然打死了被俘的军马,这让鬼子骑兵最为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好兄弟,我记着了!”

李连长带着其余的弟兄继续向西奔跑。身后传来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

鬼子骑兵在王排长的阻击士兵全部殉难后继续向西追击李连长的部队:这一小股溃败的支那军在其他各路望风而逃的情况下,竟敢来冒犯皇军的军威,主动向皇军发起攻击,最可恨的是竟然打死了被俘的军马,这让鬼子骑兵最为痛恨。非要追上彻底消灭这股支那部队不可。就这样一直追到虎牢关附近暂九师的前沿阵地,在陈浩的炮击和何武庭的摩托车冲击下,这个隶属于敌人110师团110联队的骑兵中队遭到了灭顶之灾。

木村经广得到报告暴跳如雷,下令集中110师团主力110联队、139联队、162联队以及野炮第6联队、山炮大队等全线向西边中国第四集团军的防线进攻。参谋长末永光夫大佐劝道:“师团长阁下,方面军给我们师团的任务是在此休整、向西防御,再说战役发起前,冈村司令官一再强调战役第一阶段各部队渡过黄河后不可以沿陇海铁路向西进攻。将军,我们不能因为一时的愤怒就……”

“好了,末光君,你不要再说了。为将者要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临机决断,不可墨守计划不知变通。大家都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我们现在处于离敌人一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洛阳最近的位置上,从这里到洛阳之间没有支那的中央军主力部队,你见到19日独立第七旅团击溃沿新黄河一线的支那杂牌部队的战报了吗?而当时我们110师团却在和支那28集团军的主力85军苦战。似乎,我们一个主力师团的战绩还远远不如他们一个旅团。现在,我们110师团挽回荣誉的机会来了,我们面前的敌人不堪一击,而支那人并没有派主力部队增援这个地区,从这里向西,有一条陇海铁路通过的平川道路,难道我们一定要等到友邻部队击破敌人中央军的主力从嵩山一带山区迂回到洛阳南边的时候才开始向西前进吗?作为军人这样贻误战机是对大日本帝国的犯罪!好了,赶快命令部队迅速集结,准备进攻。”

“是!”

第四集团军守卫的巩东防线北起黄河岸边,南边到巩县与密县、登封交界一带。说是一个集团军,其实一个军满员情况下也就是万把人,当时国军普遍存在吃空额的现象,这支部队怕是也不能免俗。因此,加上何武庭部最多也就是三万人。而敌人110师团是主力师团,兵力应该在2万到3万之间。双方兵力基本相当。但是火力方面就相差甚远了,而且部队训练方面国军中原部队也与日军有明显差距。好在有多年修建的永备性国防工事系统可以做为依托。

22日晨,巩东前线,敌人110师团的野炮、山炮一齐开火,打得守军阵地飞沙走石,地动山摇。木村经广亲临虎牢关一带前线坐镇指挥。半小时炮击,对面阵地毫无动静,也没有炮火还击。难道支那军已经弃阵而逃?木村经广想起独立第7旅团19日的战报,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炮火延伸射击了,110联队的一部分步兵呐喊着向前方冲锋,快接近敌人前沿阵地了,敌方还是没有动静。不到50米了,再过不到十秒,皇军士兵就要占领支那人经营多年的巩东防线了,如此不堪一击!简直让人有点扫兴。忽然前沿阵地飞出黑压压的一群手榴弹,隐蔽在暗堡里的轻重机枪也吼叫起来,手榴弹一齐爆炸的巨响过后,从对面战壕里冲出来的中国士兵每两个端着明晃晃带刺刀的“中正式”步枪的士兵中间夹着一个端着乌黑发亮的MP18冲锋枪的冲锋枪手,嗷嗷叫着向冲到阵地前沿的日军迎了上来。日军士兵还在按照操典要求退出子弹准备白刃战,MP18冲锋枪喷出的愤怒的火舌就将他们中的多数人扫倒在地,用惯了三八式步枪的日军士兵,对在欧洲战场上常见的这类步兵武器还很不习惯。参加出击的国军枪打刀刺,参与第一次冲击的日军两个步兵中队无一生还。木村经广在望远镜里看得目瞪口呆!

第四集团军孙司令官闻报大喜,看来把这个比地方民团、保安团规格略高一些的杂牌暂九师当主力师对待没有错。命令将暂九师初战战况立即通报全集团军!第四集团军全线士气大振!

敌110师团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在几个重点区域反复攻击。整整一个上午,进展甚微。进展最远的地域也就前进了数百米。

下午,木村经广把110师团手里还有的坦克全部投入攻击。至黄昏,重点攻击地域的守军一线阵地全部被攻陷。木村经广稍微松了一口气:支那军终于支持不住了。命令停止进攻,到明天天亮后一举突破守军防线,直取洛阳。

不料,当夜第四集团军发起反击,全部恢复了白天失守的一线阵地。在虎牢关附近。中国军队还派出小分队越过战线袭击了第6野炮联队的一个炮兵大队的阵地,炸毁了十几门野炮。这又是陈浩重施当年白沙镇的故技。不过这次参与袭击的以魏黑子为首的几十名敢死队员无一生还。

已经回到自己司令部的木村经广接到报告十分震惊,命令搞清袭击炮兵阵地的到底是哪一部分支那军队,为什么使用的都是德式MP18冲锋枪,他们到底是怎样越过战线的?不久,情报部门报告:袭击者是支那驻巩县的暂编第九师部队,他们是在夜间乘木排顺黄河而下,绕到炮兵阵地侧后上岸发动的袭击。木村经广命令加强对河岸的警戒,心里郁闷不已:“37师团和独立第7旅团在新黄河西岸击溃支那暂编27师和泛东挺进军是何等的轻易,如今110师团对面的暂编第九师怎么却是如此的强悍?”

他的郁闷才刚刚开始,随后两天的进攻让他尝到了更大的苦头。两天的全线攻击,伤亡惨重,可是部队仅仅从出发阵地前进了平均不到1公里。尤其是那个暂九师,用不知从哪里弄到的燃烧瓶焚毁了皇军5辆坦克。这支部队简直不像以往木村经广所认识的国军,过去顽强战斗的国军部队110师团也碰到过,比如士兵身上捆上炸药来炸坦克的英勇者也都见过,但都不如这个暂九师狡猾,用成本很低的燃烧瓶来焚烧坦克。而且这支部队近战、夜战、便衣队渗透袭扰样样来得,简直是110师团在冀南作战时的八路军部队的翻版,但是他们的装备和弹药情况可是比八路军好得太多了。

到24日冈村宁次下令转入防御进行调整、补充的时候,110师团依旧保持着此次日军参战各部队的两项纪录:伤亡最大,战果最小。

木村经广恼羞成怒,要求继续进攻。

其实110师团这几日擅自沿陇海铁路向西进攻的情况,敌人12军以及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也知道。只不过日军前线将领一直以来在作战时都拥有很大的自主权,而且日军中还有下级造成既成事实逼迫上级认可的“下克上”的传统,而且由于战役发展顺利,冈村宁次原来预计的一些不利情况都没有出现,那么让急于立功的110师团向西攻一下也无妨大局,况且如果能够成功地直取洛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任务越早完成越好。

到24日,110师团的进攻基本无进展,也让冈村宁次很是意外。此时其他各部队遇到阻击时也都显出了疲态。冈村宁次决定暂停进攻让部队休整补充。接到110师团要求继续进攻的报告,冈村宁次思考了一会儿,对大城参谋长说道:“那就让木村君保持攻势吧,在我们重新集结兵力期间,这样也许会对我们隐藏下一步主攻方向很有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