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李采探血柜(下)

辽西老戟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李采抬头看到灯架上方的大殿顶棚上有一个黑洞,心想,这条黑蜈蚣一定是从后殿外面钻进来的。既然有洞,说明它进来不止一次了,后殿没有任何吃食,那它进来干什么呢?是不是也闻到石柜里的血腥味儿、觊觎石柜里的血尸几百年了呢?。很可能!很可能石柜里的血尸也急于想出来,要与经常侵入后殿的黑蜈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李采抬头看到灯架上方的大殿顶棚上有一个黑洞,心想,这条黑蜈蚣一定是从后殿外面钻进来的。既然有洞,说明它进来不止一次了,后殿没有任何吃食,那它进来干什么呢?是不是也闻到石柜里的血腥味儿、觊觎石柜里的血尸几百年了呢?。很可能!很可能石柜里的血尸也急于想出来,要与经常侵入后殿的黑蜈蚣一决雌雄!

这血尸肯定是保护蒙古弯刀的,看他像疯虎一样、不顾头尾、拼死拼活的打法,完全是蒙古武士冲锋陷阵的情势。看来,他生前一定是拖雷爷贴身护卫或生死朋友,宁做血尸、与拖雷爷一起下葬。那样的话,他在这石柜里呆的年头得可不短了,应该是六、七百年了吧。

好,好哇,你们俩就打吧,等你们打得两败俱伤、奄奄一息的时候,就是我取出蒙古弯刀、出门走人的时候。

可是,李采怎么也没想到,血尸与黑蜈蚣竟然没头没脑、丝毫没有间歇的足足打了一个多时辰!

神物、妖精!只有神物、妖精才能有这样的神力、魔力呀!李采惊叹道。几次想偷偷钻进石柜、看个究竟,但还是忍住了。

忍耐、一定得忍耐住!李采用多年的经验告诫着自己,往往在这种时候,稍稍有一点闪失、疏忽,就会酿成杀身之祸、功亏一篑呀!

终于停止了,后殿里没有了阴风、没有了黑雾,血尸和黑蜈蚣双双躺在地上喘息着、呻吟着。血尸身上布满了道道血口伤痕,大片大片的血肉被黑蜈蚣抓扯掉,露出了嶙嶙白骨;黑蜈蚣的鳞片和毛足满地,油黑发亮的脊背上,有几处骨节被抓碎,流出了小溪一样的黑血。

李采看得真切,慢慢从石柜后面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几步,看到血尸与黑蜈蚣连蠕动的力量都没有了。便弯腰捡起了黑蜈蚣的一只毛足,揣进衣袋里。返身走进石柜,捡起滚落在地上的蜡烛点亮,凑近被血尸揭开的石盖,向石柜里面一看,里面竟满满地盛装着一石柜的血!李采伸手向石柜里摸了起来,不行,石柜太高,摸不到底。妈的,干脆下去!李采把石盖向旁推了推,把蜡烛放在上面,便爬进石柜的血水里,不一会儿,便从血水里捞出了一个用油布包裹着的、长长的盒子。

李采把蜡烛放在石板地上,用匕首划来油布,从衣袋里摸出一把u形扁叉,几下便打开了盒子,一柄带着刀鞘的弯刀,呈现在李采的眼前。

李采按捺着狂喜的心跳,蹲在地上,拿起弯刀、凑近蜡烛一看,刀鞘上雕刻着一条弯弯的青龙,护手托柄上,镶嵌着红绿相间的玉石宝珠。一按绷簧,刷!弯刀出鞘,一道寒光闪了出来。李采拔出刀刃,看到吞口上弯弯曲曲地刻着几个蒙古文字。李采心想,这大概是拖雷爷的名字吧?用手指轻轻一弹锋刃。一声长吟,嗡嗡作响。真是一把宝刀!

忽然,李采听到旁边扑楞一声响,扭头一看,血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挺着露出的嶙嶙白骨、满脸是血地向他走了过来!黑蜈蚣摇头摆尾的卷曲着身子,一挺一挺地也向他嘶叫起来!

我的妈呀!跑!李采急忙收刀入鞘,撇下地上的口袋、没命地跑向北面的石壁洞口。

李采一身是血地钻出洞口,撇下惊恐的五和尚和张发,迅速地逃出墓洞口。

刺眼的阳光下,李采看到几个趟子手从东面的松柏树下爬进围栏,端着枪、惶恐地看着浑身淌血的李采。李采指着墓洞,向他们喊道:“快!快进洞里救出五和尚!”

小印子认出了李采:“李爷!咋回事儿啊?”

“快下去吧!见着无皮血尸就开枪!我到西面等你们!”说罢,扭头跳出石栏向西面跑去。

“什么无皮血尸?”小印子正在纳闷,趟子手们疑惑地向墓洞围拢了过来。蓦地,从洞口里跳出一个黄衣大汉,扭头一望、便跳过石栏、向西面跑去。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忽地从墓洞口又窜出一具血尸,在条石上腾地跳了起来,空中举头一望,便划出一道血影,向西面掠去。

“快!快开枪啊!”五和尚爬出洞口焦急地喊道。

“向谁开枪?”小印子惶惑地问。

“还他妈能向我开枪吗?”五和尚站起来骂道:“浑王八犊子!向李采开枪啊!他哪去啦?”

“向西面跑了!”小印子指着西面,“还有一个穿黄色衣裳的和一个穿红色衣裳的也跟着跑了!”

“追!快点给我追!”五和尚顾不上解释,带头跳出石栏、向西面追去。

李采拿着蒙古弯刀正跑向西面坟地,忽然,腿上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割了一下,扑通!摔倒在了坟地上,蒙古弯刀一下摔去了老远。回头一看,一个黄衣大汉正从后面追来。可是,令他惊恐的是一道血影凌空越过黄衣大汉头顶,五指箕张、凶狠的向他迎面袭来。

血尸,李采倒斗子时见过几个,不过是特殊液体炮制的人尸,遇人炸尸而已。可这后殿石柜里爬出人血尸,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不但能大战蜈蚣一个时辰,而且能跑到地面上来追人索刀,简直是他妈活见鬼了!

李采急速就地一滚,躲开了血尸伸过来血淋淋的五指,靠在了北面一个插着灵幡的坟包上。一扬手,一把飞刀闪着亮光、准确无误地插在了扑倒在地的血尸脖颈上。双脚一瞪地,纵身而起,箭一样扑向了南面的血尸,一下骑在了血尸后背上。这一连串的动作,像闪电一样只在眨眼之时。

扑倒在地的血尸,中刀后哆嗦了一下,感觉这刀上有古怪。刚想翻身起来、抬手拔出后脖颈上的飞刀,不想被飞扑过来的李采骑在身上,一手按着他的后背、一手死死握住刀柄、狠狠地切向他的脖颈。

李采这把飞刀,刀柄长、刀刃短,却锋利无比,上面附着九重阴魂伏魔咒,是专门对付僵尸、血鬼的。李采心想,只要切下血尸的脖筋、割下他的脑袋,血尸就会变成无头野鬼,吞骨缩筋、喷血而亡。

不想,血尸猛地一撅屁股,将李采掀翻在地。李采不容血尸立起,绻身一腿横剪,扫倒血尸,血尸脖颈上插着飞刀与李采一直向南面的坟包地上翻滚过去。

砰砰砰!东面坟地上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原来,黄衣大汉趁着李采和血尸在南面翻滚搏打的时候,跑上前来刚要捡起掉落在草地上的蒙古弯刀,关上飞不知从那蹿了出来,一下扑倒了黄衣大汉。

黄衣大汉力大无穷,掌如利剑、拳如重锤,关上飞刚挨了几下便鼻青脸肿,眼前直冒金星。可关上飞身手敏捷,又善近身格斗,一手扼住黄衣大汉喉咙、一手抠住黄衣大汉的左腋窝下,使大汉拳脚不得施展。大汉只得搂住关上飞在地上翻滚,两个人顿时在北面坟包间滚来滚去,揉成了一团。

插着灵幡的坟包前,四个人揉成两团,一南一北的在坟包间滚来滚去。蒙古弯刀静静地躺在灵幡坟包的草地上,刀托上镶嵌着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东面坟地上,五和尚喊叫着带着人端着枪冲了过来,北面松林里,滕婆子带着一彪人马冲出拦截。滕婆子一挥手,枪声响了,五和尚的力工立时倒下了两个,其余的立刻伏在坟包上,与皇圈会的大汉在坟包间对射起来。

五和尚带来的人不多,六个趟子手加上几个力工在一起,不过十几个人。可趟子手枪法准、弹无虚发。滕婆子带来的二十几个人虽然武功高强,枪法上却不是趟子手的对手,被打得趴在坟包上抬不起头来,急切间靠不近前。

“嘿嘿!大哥!你看见没?”小印子扭头对趴在坟包上的五和尚笑着说:“皇圈会这帮人舞刀弄棒、耍狗坨子行,真要玩起着长短枪来,还得看咱哥们的!”说罢,一扣扳机,啪!一枪打出去,北面坟头上一个大汉刚要探出身来开枪,手一张,从坟包上滚了下去。

“哈哈!怎么样?大哥!”小印子得意地笑起来。

“大哥!你看!”旁边坟头爬着的大发指着北面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