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应该是这样?

ringtoto 收藏 0 12
导读:我微笑著,冷漠地看著身邊的每個人,那是壹種歇斯底裏的微笑,兩種極端的交點。   我已忘了怎樣去哭。   壹個人坐在角落裏,我面無表情地看著冰冷的牆壁,汲取著手中熱茶的唯壹壹點熱量。   看著嬉笑的人群,依舊微笑,我的悲傷沒人發覺。   血不斷從手上的傷口中湧出來,我忘了痛,任新鮮的血液壹滴滴地墜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血不是鮮紅色的,它的顔色與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顔色。   打開門,我聞到了冬天的氣息,而我的心卻無法冬眠,   在寒風中,赤裸

我微笑著,冷漠地看著身邊的每個人,那是壹種歇斯底裏的微笑,兩種極端的交點。

我已忘了怎樣去哭。

壹個人坐在角落裏,我面無表情地看著冰冷的牆壁,汲取著手中熱茶的唯壹壹點熱量。

看著嬉笑的人群,依舊微笑,我的悲傷沒人發覺。




血不斷從手上的傷口中湧出來,我忘了痛,任新鮮的血液壹滴滴地墜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血不是鮮紅色的,它的顔色與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顔色。

打開門,我聞到了冬天的氣息,而我的心卻無法冬眠,

在寒風中,赤裸的心靈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覺。




我與寂寞同壹國度,這或許是宿命。

黑暗裏我點起壹支蠟燭,昏黃的火焰輕輕地跳動著,那是寂靜的心跳。

蠟燭然盡,黑暗吞噬了我,沒有反抗,沒有掙紮。

我早已習慣了漆黑壹片。

獨自走在深夜無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

寒冷和無奈悄悄地蔓延,我與痛苦爲伍。




沸騰的白開水不停地冒著熱氣,我呆呆地看著它,思緒壹點壹點地飛離我的身體。

我在想什麽?

我還能做什麽?

不斷地問著自己,沒有回答。

我已經習慣了質疑自己。

沒有思想,卻有呼吸,清晰地呼吸,我可以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有力地壹下壹下,我到底還是活著的。





打開電腦,聽見鼠標和鍵盤在甯靜的夜裏發出清脆的聲音。

qq上沒有人。

突然有人要求通過身份驗證,在他的自我介紹壹欄,我看見了壹句頗有道理的話:

“因爲無聊所以上網,上了網卻更寂寞!“

毫不猶豫地,我握著鼠標按下了“通過驗證“,然後下線,關閉了電腦。

躺在床上,雙眼望著天花板,不停想著那句話。

原來,我早已習慣了無聊。





我的生命沒有意義,我的生活沒有快樂,因爲無奈,由于無情。

沒有目標,我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活著,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走在路上,不去理會那些指點和冷眼,

我依然從容堅定地向前走著,臉上還是挂著莫名的微笑。

生命中的過客,何必念念不忘,那妳是否也只是我的過客?

想起妳,我收起笑容,停下了腳步,擡頭看看天,不是藍色的,是寂寞的顔色。

我無法強迫自己不去想妳。





窩在沙發上,用手不停地用力揉著太陽穴,習慣性的偏頭痛侵襲著我。

桌上放著壹杯冰水和止痛片,我沒有去碰她們,

閉上眼睛,感受著疼痛帶給我的壓力。

我已習慣了折磨自己。

冰冷的手上忽然感覺到了溫暖,原來是滾燙的淚水,我以爲自己早已沒有了眼淚。






天使有翅膀,我沒有,所以我不是天使。

魔鬼有魔力,我沒有,所以我不是魔鬼。

我有的,是無奈、絕望和孤獨的自由。

心底的希望和絕望激烈地鬥爭著,獲勝的卻是無奈。

我已學會了接受無奈,想無奈妥協。

……

天使的缺點是太善良,魔鬼的缺點是太邪惡,我的缺點是太懦弱。





輕輕地閉上眼睛,使勁、貪婪地呼吸著沒有妳的空氣。

是自由?還是思念?我無法回答自己,原來沒有妳的空氣如此地稀薄。

我也學會了去適應空氣的稀冷。

笑過、哭過、吵過、鬧過,如今我需要的,只是冷漠。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子,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

睜開眼睛,用手擋了擋刺眼的光線,蒙上被子,我准備繼續被打斷的美夢。

美夢壹旦被驚醒便無法在延續。

氣惱地從床上坐起身來,雙手支著頭,我的頭發淩亂地垂了下來。

夢醒了。

我對自己苦笑著搖搖頭,帶著絕望去接受現實,去迎接毫無意義的新的壹天。

我已習慣了壹成不變的生活。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沒什麽執著,壹百年前妳不是妳,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淚是假的,本來沒因果,壹百年後沒有妳也沒有我。“

恍惚之間我仿佛看見了妳,伸出手,卻只觸碰到壹片空白。

我知道,壹百年後妳依然會是妳,只是少了我的思念。





風吹亂了我的頭發,我不在意,慢慢地走在寒冬的街頭。

我麻木地移動著,有點模糊,隱隱約約看見妳在我的前方,

壹步壹步向前,妳卻離我越來越遠。

我拼命地向妳狂奔,知道妳在我的眼前消失。

停下腳步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我開始笑,笑自己的傻,笑自己的愚蠢。





房間裏,書本堆滿了整個桌子,我坐在堆積如山的書本面前,歎了口氣。

沈默了片刻,我突然站起來,伸手抓過那些令人乏味的破書,

用力地朝四周的牆上扔去,然後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

許久,我起身把那些書壹本壹本拾起來,重新放到桌子上,





趴在桌子上,我把臉深深地埋進自己的臂彎,眼淚竟這樣湧了出來。

我不斷做著深呼吸,企圖平撫心裏的波動,可我騙不了自己。





我卸下了虛僞的微笑,擺出壹張疲倦的臉。對妳的眷戀依舊,只是我已學會了隱藏。


無可奈何地笑笑,把自己埋進了書堆。


……

我的生活依然壹如既往地平靜,唯壹的波動就是想妳時的淚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