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周天顺撇撇嘴“切,谁让你们打平汉线了,哪凉快哪呆着去,这块肉是老子的,谁要是敢抢老子的,老子非把他蛋子挤鬓角上去,老,嗯~我的意思是说,打蛇嘛,就得打在七寸上,打人呢,要打在软肋上,老蒋经过和冯、阎、李的几场大战,他的消耗也应该十分大,虽然在河南这块已经形成了局部上的优势,但是在其它方面呢,比如说湖北吧……。”周天顺挥手示意别打断,然后接茬说“南下,正如刘军长所说的,现在你们的队伍还很弱小,首先要任务是要站住脚,不断的扩大在豫西的影响,这里的情况十分复杂,不但要与蒋军作战,还要与顽固的土匪作战,因此我认为目标应该是分阶段的去完成,现在的目标是控制整个豫西,威胁鄂北。”

“这样一来不就要放弃登封了吗?”钱荀有点舍不得的说出来。

“重点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如何调动敌人、打乱敌人,制造混乱、消灭敌人。要记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啊。”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刘彦生嘴里反复的念叨了几遍,然后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周天顺,看得周天顺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实在的周天顺的确是把GCD的武装当枪使了,但是,这是双赢的好事,GCD得到了地盘扩大了影响,而周天顺得到了所需要的空间和时间以及政治谈判上的砝码。

钱荀虽然对军事不是太懂,但是他认为,为了扩大在豫西的控制和影响力,南下湖北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而且湖北现在的兵力确实不是很充足,如果周天顺真的能在平汉线闹腾起来的话,那在湖北的西北部再创建一块革命根据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做为党代表,他是绝不能容忍发生枪指挥党的事情,更不能让周天顺这个党外人士来指挥枪。

会议刚散的时候,刘彦生紧紧的握住周天顺的手“之前我对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加入你们的组织?”周天顺的手被刘彦生握的很紧,看着他的眼神周天顺直发毛“这个不太好吧,我怎么说也是‘红星会’和‘山东总工会’的主席,而且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周天顺看了一眼钱荀,钱荀眨巴着小眼看着他们俩。“你们党的组织纪律太严了,一夫一妻不太适合我,并且我还是你们要打倒、消灭的大资本家,大军阀。”刘彦生被周天顺的话搞得哭笑不得。钱荀在一边傻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刘军长,我部近日将会对平汉全线发起攻击,望你们GCD能给予配合,早日把蒋军驱逐出去,取得胜利。”周天顺敬礼后离开了会议室。

“你刚才和他说什么了?”

“邀请他加入共青团。”

“嗯?你想让他加入共青团?”

“别看他年纪轻轻,但对GC主义的理论研究却是相当的深厚。”

“就他?”钱荀有点不相信。

“抽空你看看他写的‘论新三民主义’。”说着从夹子里抽出本书塞在钱荀的手里

关于这本‘论新三民主义’,是集周天顺思想于大成的、伟大的出版物,是山东省高、中等学校学生们必读的书籍,为此周天顺也赚了不少的稿费,更重要的是扩大了周天顺的知名度,整本书共分为三个部分,‘民族’、‘民生’、‘民权’,周天顺对这三部分做了详细的论述,并且以山东这些年的实践成果和经验作为论据,证明了只有自己的‘新三民主义’才是救中国的唯一良方妙药。虽然该书99.99%的内容是借鉴于他人的思想,但是周天顺却没有一丝愧疚之感,毕竟此书的封面是他设计的,而且‘论新三民主义’六个大字也是他写上去的,当然也包括‘周天顺’几个字的签名。

钱荀看着刘彦生借给他的‘论新三民主义’越读越是眉头紧皱,他说不出什么好来,但也说不出什么不好来,这哪里是‘新三民主义’,这基本上就是改头换面的GC主义,而且该书所包含和涉及到的内容太多了,比如书中所说的:‘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这一点,他个人就不能苟同。钱荀认为:GC主义就是GC主义,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两者是要划清界限的,是绝不能混为一潭的,最后认定此书完全是对GC主义的歪曲,而周天顺的思想是极度危险的,而与其走的比较近的刘彦生等人必须及时的纠正他们在思想上的错误。

现在已经在平汉线上的周天顺可不管他钱荀是怎么想的,用他的话讲:这年头出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赚钱和出名吗?靠!对于在平汉线上发现山东的响马,这让在开封督战的蒋介石十分的不满,原想让那些西北军自相残杀,自生自灭,但结果他们在打郑县和洛阳时一点也不卖力,郑县和洛阳完全变成了屠宰场,而且进攻潼关的部队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却天天吵着要增援,就算是打冯、阎都没有这么费劲过,时间拖的越长就对蒋军越不利,尤其是打郑县的西北军郑邦国部居然临阵倒弋,使原本被占领的郑县部分地方再次丢失。洛阳这边守城的十万叛军与攻城的三十万部队相峙不下,何成浚集困在豫西和平汉线一带在短短二十天里居然损失高达四万余人,而今又获悉豫西的共匪主力在围攻南阳,这些里里外外的坏消息使得蒋介石极度的气愤。

12月中下旬,平汉线上的蒋军进行了调整,暂据守在几个重要的据点上。而洛阳战役在乔治。佛采尔的直接指挥下,成功的击败了洛阳外围的叛军,乔治。佛采尔对洛阳可是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双方城上城下,城里城外展开了一轮轮的炮战,在经过数天的轰击后,终于把洛阳的城门给炸塌,后面发生的就是乔治。佛采尔所不愿意看到的巷战,而双方在巷战中均使用了火炮,一时间洛阳城内枪炮声四起,而洛阳城外更是小战不断,而直接威胁到蒋军指挥官生命的就是狙击手,乔治。佛采尔对这些狙击手没有太好的办法,总不能在洛阳城外搞一个无人区吧。

与进攻洛阳的乔治。佛采尔不同,周天顺想要把许昌从河南,甚至要将其从中国的地图在抹去,除了使用常规武器,另外还居然使用一些非常规武器,如化学弹等(这里面就有那几个日本化学家的‘功劳’)。当然了化学弹绝对不能自己用,而让那些刚由土匪转成兵的‘抗蒋义勇’军来背这个黑锅是再好不过的了,一时间被围的许昌城毒气弥漫,造成了许昌军民的重大伤亡,而后又因为措施不当,瘟疫蔓延,许昌城直如死城一般。何成浚无奈,只好命令各部放弃许昌向东且战且退。许昌丢失,平汉线第一集团全线崩溃后,陈诚部见南下的周天顺等匪部其势已大,遂停止南上,据地阻止北上增援郑县之敌。随着南线的何成浚集团被击溃,平汉线全面告急,连带着共匪也迅猛发展起来了,蒋介石再次将冷冻以久的和平路线图给搬了出来,在大连租借里猫着的阎锡山、南边的汪精卫、准备出洋的冯玉祥皆纷纷出马,敦促各方谈判,大势所趋之下,周天顺也派出了代表团到徐州商谈。

与此同时,蒋介石在徐州召开中外记者会,针对周天顺使用化学武器发出声讨,一时海内外各大报纸都以大篇幅进行登载,各方的责难之声四起,舆论压力是呼啸而来。而周天顺却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准备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他娘的,你看看,你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把司令说的狗屁不是……‘咳咳’,司令我可不是骂您老啊。”

周天顺看着报纸乐了“‘嘿嘿’,没有想到蒋介石还玩起了舆论战”。

“司令,窝在这里太憋屈了,咱们干脆北上干掉老蒋算了。”

周天顺根本就没有听手下这帮人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嘿嘿’乐。

“司令您这是怎么了?”参谋长在一边问道。

“那还用问么,司令肚量大,懒得和他们搅情”

周天顺擦擦哈喇子“咱们这次又有买卖送上门了。”周天顺心说:老蒋啊,老蒋,在这个世界要论无耻,我排第二,没人能排第一,你用这事顶我,我非拿抬杆捅你腚眼不可,咱看谁爽。

此话一出下面人的眼睛都雪亮起来“买卖?”“什么买卖?”

“老蒋想跟咱们谈谈,那就要看他能给老子多少钱了,咱们现在趁着他湖北空虚,去湖北干他一家伙,抢他娘的去。”




今天的网站怪怪的,总是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