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七十七节 吸引

秦时竹 收藏 13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size][/URL] [内容简介] 从态势上看,崂山湾附近的战事呈现极为复杂且奇怪的情形。日军的登陆作战概括起来就是三路分兵、扇形展开的态势,其南北两路进军顺利,在付出较小代价后轻松夺取国防军预设阵地,到第二天天亮时分,已经各约有4000人成功登陆,其先头部队更是深入沿岸40里外的地方,大批的军用物资、重炮也开始在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从态势上看,崂山湾附近的战事呈现极为复杂且奇怪的情形。日军的登陆作战概括起来就是三路分兵、扇形展开的态势,其南北两路进军顺利,在付出较小代价后轻松夺取国防军预设阵地,到第二天天亮时分,已经各约有4000人成功登陆,其先头部队更是深入沿岸40里外的地方,大批的军用物资、重炮也开始在滩头卸载。但中路的胶着却与南北两翼的轻松形成鲜明对比,神尾原定中路为主攻区域,希望能够在佯攻两路战斗打响后成功支开当面国防军而进军,但郭松龄寸步不让,与神尾打起了针锋相对的阻击战,双方在激战一整夜后打成了胶着状态,日军在付出上千人的代价后得到的仅仅是国防军修筑的前三道预设阵地,纵深不到15里,几乎每一个工事、每一段战壕、每一座丘陵都要经历反复争夺才能实现易手。战场范围并不宽广的中路阵地上落下的炮弹数量却是各路当中最多的,日军动用大口径舰炮拼命压制,国防军则灵活地运用迫击炮和轻型步兵炮大量杀伤敌人,夺取了局部范围内的火力压制优势。战斗中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场面,日军开始进攻前炮火铺天盖地,压得国防军抬不起头来,一旦步兵进攻开始,弹幕开始延伸后,国防军布置的隐蔽火力点开始发威,迫击炮的曲射威力和步兵炮的快速移动将只有步枪和重机枪的日军压得寸步难行,再加上日军处于雷区行进和佯攻态势,使得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大量的生命代价。令国防军更为惊讶的是,日军在屡屡碰壁之后,依然没有调整战术,一板一眼的进攻套路正宗倒是正宗的,可惜实在是有些呆板。

事实证明,11师所部官兵除了在小规模集群配合程度和单兵训练程度上稍逊于日军外,其余水平不是与之相当就是高出一截,特别是国防军配备的装备要远远好于日军。11师普遍装备了三年式步枪(即毛瑟1898K的中国版),虽然较日军手中的三八大盖有效射程要近(三年式1200米,三八式2000米以上),但在不加光学瞄准镜的前提下,距离超过800米后普通士兵的视线就开始模糊,射击精度基本难以保障,三八式多余的800米射程毫无意义,相反三年式较短的枪管更有利于在狭隘的战壕中使用,而三年式使用的7.92mm重尖弹更是远远胜于三八式6.5mm的子弹威力。

日军此时使用的重机枪称38式重机枪,于明治38年(1905年)制造,是法国哈乞开斯空气冷却式重机枪的仿制品(全长1.193米,全重55.39公斤,口径6.5毫米,30发直排弹板式供弹,射速450~500发/分,有效距离2000米),又笨又重,用于进攻作战威力不如国防军的马克沁改型,此时日军基本还没有轻机枪的概念,而11师普遍装备的三年式轻机枪在克服了枪管发热和寿命短的缺陷后,在近战中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日军后来在汇报中所说的华军“弹如雨下”虽然略显夸张,但基本描绘了战场情景,因为单就从弹药投掷量来说,一挺轻机枪消耗的子弹接近一个普通步兵排全部步枪齐射时的消耗,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倒在轻机枪下的日军老兵可谓是数不胜数。

在近距离支援火炮上,日军也同样处于下风,担任青岛攻略的日军炮群原本较为齐整,分野炮兵、山炮兵、野战重炮兵、独立攻城重炮兵和海军舰炮群,但由于登陆次序的先后和运输能力的限制,只有野炮兵和山炮兵陆陆续续上岸,其余部分都还在船上候命(主要包括120mm、150mm、200mm、240mm、280mm榴弹炮及105mm、150mm加农炮)。日军野炮兵主要采用38式野炮,是德国轮式75mm克虏伯野炮的仿制品(炮管长2.3米,口径75mm,炮重900公斤,弹重6公斤,射速6~12发/分,初速510米/秒,最大射程8250米),威力不小,灵活程度却是不高,登陆数量也较少,没有构成较大威胁(国防军一般装备75mm轻型榴弹炮,是法国同类型火炮的改型,采用液压驻退设备,射速高达30发/分,虽然炮弹质量要轻,但单位时间投射的弹药量却远远高于38式野炮,此时德国克虏伯野炮在中国有关情报的援助下也采用了新型驻退设施),日军登陆后进行支援的主力是山炮兵,其主要装备为41式山炮,为1908年(明治41年)制造(炮管长1.3米,口径75mm,炮重540公斤,弹重5.7公斤,射速7~20发,初速360米/秒,最大射程6300米),无论是性能还是灵活程度都不如国防军开发成功的三年式标准型步兵炮(口径75mm,系以92式步兵炮为蓝本制造),再加上11师还有10多门轻型步兵炮(口径37mm,又可称战防炮),日军也无法取得优势,随着3营的有意后撤,日军火炮在远距离打击上的精准度愈发无法保证,反观11师装备的迫击炮形态小巧、弹道巧妙,步兵炮威力巨大、移动灵活,全面压倒了鬼子的山炮火力。而且加强营的火力密度颇为集中,1500余人的部队集中了多达24门60mm迫击炮、16门82mm迫击炮、12门37mm步兵炮和4门75mm步兵炮的火力,让进攻的鬼子以为抓住了华军的主力。

3营的激烈抵抗终于逼迫神尾等人调整计划,变南北两翼佯攻为主攻,变中路主攻为佯攻,意图通过左右两翼的快速推进来形成对中路华军的钳形包围,并力争聚而歼之。于是,在标识敌我态势的战场形势图上,日军的主要兵力部署和进攻方向就成为一个以南北两处登陆点为底边,以中路国防军“主力”身后地区为顶点的,略带弧形的等腰三角形。神尾的算盘打得很好,即用中路猛烈进攻吸引敌军火力,为两翼快速突进争取时间,准备一举将11师主力歼灭在中路以西20多里的地方。

但是,神尾直到此时还没有明白,虽然他动用了整整一个联队的兵力在中路进攻,但他们面对的国防军“主力”实际上的实力不超过一个加强营,正是这个加强营,通过层层阻截、反冲锋等各种手段,牢牢将日军挡在正面,让对面的日军第48联队(联队长松前正义大佐)吃足了苦头,他们要努力营造一种假象,让敌人以为11师主力就在于此的假象,这种努力已经初步获得了成功。松前联队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却依旧无法击溃当面之敌,反而迫使48联队长加大投入兵力。不但“一个大队击溃支那兵”的豪言壮语已经烟消云散,就连“我联队遭遇敌11师主力,请求给予作战指导” 的求援电报都发了出去,凡是熟悉日军历史的人都知道,所谓“转进”就是撤退的代名词,而“请求给予作战指导”就是请求增援的遮羞布。面对攻击不力的局面,就是再爱好面子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师座,刚才前指打来电话,说根据今天拂晓时分的侦察情况显示,日军在南北两翼仍旧持续增兵,但其炮击舰队主力已经开始向中路转移,捎带着还有一批登陆舰艇和辅助舰艇……夏司令长官要求我们提高警惕,务必圆满完成任务。”

“增兵了?”郭松龄心中一动,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沙盘,“来得好哇,就怕你们不来!”

“发电报给3营,让他们准备放弃目前阵地撤向将军岭,加速向1营靠拢。”

“要把3营撤下来么?”

“他们打了一天一夜,太辛苦了,换下来休整一下吧。”郭松龄想了想,“不过3营的火力密度不能撤,要和1营一起营造主力在此的迹象。”

“是!

炮火纷飞的阵地上,3营的将士们仍旧在浴血奋战,与南北两翼轻松诱敌、快速“撤退”的兄弟部队不同,他们经历了整整持续18个小时的激战,每一处防御阵地都渗透着将士们的鲜血和生命,从昨天开始,师部陆陆续续给3营增兵,累计补充兵力加上3营原有的编制一共超过1600余人,但到了现在,还能够作战的人员不到900余人,就是这900多人中还有100多号是带着伤的。

“营长,团长让我们撤到将军岭,由1营接替我们。”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要找到人还真不容易,通讯员颇为费了一番功夫。

“娘的,你告诉团长,我们3营还能打,老子不走!”3营少校营长孔庆松头一昂,“除非我们3营死绝了!”

“营长……”参谋急得满头大汗,几个副营长都在其他阵地上指挥防御,仓促间连个附和的人都没有,这孔营长可是出了名的倔脾气,怎么办?

“谁说不走啊?”

听着熟悉的声音,孔庆松一个机灵,团长来了?正想跳起来敬礼,后来一想这是战场上,这不是摆明了给敌人当靶子打么?只好回过头,神情尴尬地说:“团长,您怎么来了?”

“哦,就许你出风头,我就不能上来看看?”团长是标准的东北大汉,年龄倒是比孔庆松只大了两岁,事实上,11师的军官团体从上到下都很年轻,连主官郭松龄也只不过30来岁。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前线危险,团长您……”

“行了,你小子别给我扯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团长虽然趴了下来,手却是狠狠地拍在对方背上,疼得孔庆松呲牙咧嘴却又不敢说,“你小子是不是想这都打了大半天的仗了,眼看鬼子也快上钩了,要是这个时候把防御交给1营,嘿……咱就白打了……”

“这哪能,哪能呢?”孔庆松一边挠着头皮,一副被人看穿的模样,嘴上却不承认。

团长乐了,争功劳是好事,说明小伙子有上进心,不过嘛,师长和前指的命令还是要服从的。他问道:“现在3营还有多少兄弟?”

“大概还有400多几个,刚才有40多个重伤员抬下去了,可能……”想到牺牲的战友们,孔庆松的眼圈就红了,就在3天前,全营800多号弟兄还是活蹦乱跳、有说有笑的,这一眨眼,居然折损了一多半的兵力,要不是2营、团预备队抽调人员补充,光靠3营确实顶不住日军疯狂的进攻。

“3营打成这样,我心也很心痛,但是更值得骄傲……”团长昂起了头,“还记得咱们当兵吃粮的那会儿吗?大帅说要保境安民,现在日本鬼子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这些弟兄就是为着这个理想先走一步的……你也好,我也好,咱们都是为着这个理想活着的!”

“团长!”孔庆松哽咽一声,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往事历历在目,那会儿总统还是秦大帅,团长还是一个小排副,自己只不过是个投军的大头兵,入伍第一天的政治课就是两个问题,“你为什么当军人?”、“军人为了什么要打仗?”,与理想和战友的生命比起来,功劳确实不算什么,况且,3营也是得到了其他各营的增援后才打成这样的,功劳和鲜血连在一起,谁也分不开的……

“撤吧,1营在将军岭等你们,撤退的时候要有序,到将军岭记得把火力群移交给他们……”

“是!”孔庆松咬紧牙关,再次恢复了坚定的神色。

……

“周防”号上,神尾等人也在等待中路方向传来的消息,中路战场的缠斗让他既喜且忧,喜的是48联队果然逮住了11师的主力,在激烈的炮火和还击中,这种验证更加“清晰”,忧的是48联队的状况,从早上开始,松前已经给自己发了三份乞援的电报,透露的意思相当明确,如果再没有有力的增援,以目前伤痕累累的48联队残部,根本无法再对11师发起大规模进攻。参谋长送上来的电报触目惊心,仅仅18个小时,以骁勇善战闻名的48联队居然有1500余人伤亡,而获得的战果仅仅是11师放弃的3道阵地,这大大超出了神尾所能承受的范围。至于电报中所描绘的敌人火力密集、弹药充足、防御工事严密等等情况判断,倒更像是48联队为战事不利所做的注脚。要知道,南北两翼已经推进了近25公里,而伤亡仅仅是微不足道的200余人。

“混蛋,46联队上去了没有?”

“正在登陆……”担任参谋长的净法寺五郎少将犹豫了半天,还是将实情和盘托出,“目前中路登陆场一片混乱,人员、物资、装备、伤员等挤成一团……”

“加藤君,能否将舰队主力全部移至中部战场?”神尾显然对登陆日军火力不占上风感到耿耿于怀。

“这倒没有问题,关键在于炮击舰队的储存炮弹已经不多了,如果按照目前的发射频率再加上没有补给,恐怕明天弹药就得告罄……”

“补给呢?”

“补给?”加藤苦笑一声,“全部用来给陆军运送弹药和物资了,哪里还有空余能力进行补给?再说,海军补给不比陆军,需要一个港口进行作业,距离最近的青岛港我们用不了,只有去英国人的威海卫,但一来一去最快也要10个小时,如何来得及?何况还要先将足够的物资运送到位?若是回本土补给,恐怕没有两三天都不成。”

想不到海军也是牢骚一堆,神尾无语,他也不想想,加藤大前天进攻胶州湾耗费了大量的炮弹,前天在崂山湾又啃了一嘴巴泥,昨天和今天则为了掩护陆军登陆倾泻弹药,战列舰库存再多、容量再大,总也有个耗尽的时候。

“要不部队就地寻求补给?”

“不行,不行。”净法寺五郎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支那人采用了坚壁清野的战术,我军登陆场所附近区域根本没有人烟,如果将大量兵力用于寻求物资补给,恐怕会延误作战。”

“依我看,陆军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登陆,迅速扩大登陆面,穿插纵深,现在船上的重炮、物资要抓紧卸载,当面部队要对华军采用压迫式进攻,炮击舰队倾力提供支援,只要正面拖住11师主力,一旦两翼包抄到位,就可以发动总攻了……”

“报告,48联队来电,敌军主力向将军岭一带逃窜,但并未出现溃散迹象,我军因体力和兵力不足,无法进行快速追击……”

“地图……”众人研究后认为,华军11师主力为了逃避舰炮火力群的打击,愈发向纵深“逃窜”,将军岭附近几乎已经是舰炮火力的极远点,如果不能有效迟滞,一旦脱离本方舰炮火力的覆盖范围,对方将凭借预先构建的防御群负隅顽抗,解决起来难度更大。

“给46联队发报,让他们接替48联队担任进攻任务,抛弃一切累赘,轻装前进,务必要将敌军主力拖在将军岭一线。”神尾此时对郭松龄已经有些赞许的意思,“此人在撤退时有条不紊,居然还时不时打几个反冲锋给我们,也算是支那军难啃的骨头了……”

“鬼子上钩了?”郭松龄本来盯着地图出神,突然听到手下的汇报——大队日军向将军岭杀来。

“48联队很牛嘛,跟我们耗了大半天,居然还有余勇可贾。”

“不,前线报告,这次来的部队是新登陆的46联队,前指给我们的情报也说日军舰队主力正向中路集中,大量物资囤积在滩头阵地,看来想大干一场。”

“第二个联队?”郭松龄眉头一皱,鬼子又上了生力军,1营的压力不小啊,虽然将军岭并不是死守之地,但却也不能轻易丢失,否则全盘计划前功尽弃。

“如果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让2营和3营组成预备队,准备填窟窿。”

“给前指发报,催问他们包抄部队进展如何了?每拖1分钟,前线的危险就多一分。”

“是!”

……

国防军山东前线指挥部里,巨大的山东地区沙盘展示敌我双方的态势,在明白和掌握日军的基本进攻动向后,沙盘上的小旗开始活跃起来。

第1师、第3师、第12师、第15师汇聚成巨大的冲击箭头,从各个方向开始聚拢,而箭头方向则无一例外地正对着崂山湾附近的主张场。郭松龄的11师像一块巨大的磁石,牢牢将日军的注意力吸引在崂山湾北部,为其他各部的调动部署赢得了充分的时间和机会。

一切为了秋风计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