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第一枭雄(共七篇)

Alven 收藏 23 334
导读:说明:本系列文章专门讨论《水浒》对宋江这一人物的刻画,以及对宋江这一人物的真正含义发表一些个人见解。呵呵,本熊猫一向读书不求甚解,喜欢囫囵吞枣,所以观点偏颇、言论恐怕有不失疏漏荒谬之嫌。 此系列文章本熊猫此前共写过七篇,并已经于数月前发表于铁血论坛的“深水区”,因此此次发帖,虽然是本人原创,但并非首发,按照花园的管理条例,应该没有资格参与原创或精华的评比。 呵呵,本熊猫只是想以文会友,所以不顾唐突,重炒回锅肉~~~~~~~~~~~~~~~~~~将自己以前的旧帖发在花园,欢迎大家欣赏并讨论批评,谢谢!

梁山泊第一枭雄 无敌机谋宋公明

第一篇 厚积薄发,宋江在梁山泊的崛起

呵呵,大概看过《水浒》的人都会觉得,宋江其实才能平庸,基本上各方面都属于菜鸟级别,不过在众好汉的扶持下才成就的大业。


这样的看法不错,乍一看,的确啊,那宋江属于什么都多少会那么一点,却没一样本领真正厉害的平庸之辈。


他会一点武艺,懂一点枪棒,但武艺十分低微,反正书读完了也没见他打赢过什么象样的人物,倒是每次遇到袭击就只有束手就擒、或者遇到追击就只有撒腿逃命的份儿,连挣扎反抗的本事都没有——是的,他是亲手解决了一个敌人,那就是阎婆惜,当然了,如果杀掉一个弱女子也叫本事的话,他还是有点本事的。


至于排兵布阵、行军作战,他虽然在这方面算勉强合格,但要说出奇设伏、临危制胜,他又远远比不上吴用。嘿嘿,话说人不可貌相,人家宋公明居然还会一点魔法呢!他从九天玄女处得到了天书,对于道法咒语还是有那么点修为的。不过咧,他这点魔法又没什么出众之处,在同高廉斗法的时候输得傻兮兮的,只好求助于公孙胜。并且那一次以后,宋公明大概已经搞清楚了自己在这方面的能耐,再也没有用过道术了。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梁山泊一百单八个英雄里脱颖而出做了老大,这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宋江的确有其他一百零七位好汉远远无法匹敌的才能——那就是政治机谋和人格魅力。


宋江这个人物,是《水浒》的主角,是本书刻画最细致、性格最丰满、心理最复杂的人物,要把他说得稍微清楚一些,要说明为什么只有他能做群雄之首,是要花点工夫的,呵呵,小弟不才,姑且做下尝试了。


1,持之以恒的收拾人心的耐性。


宋江收拾人心,首先是靠仗义输财,那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而是能够作到长期坚持。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这样做能够为他积累相当的人心资本。为什么这样说呢?


宋朝的经济很发达,商品交换的发展程度和货币的流通程度很高,但是这种繁荣的背后却隐藏着极其深刻的社会矛盾——那就是贫富差距巨大,纸醉金迷的虚假繁荣与国家实力的积贫积弱并存,甲第朱门骄奢淫逸,而广大的贫苦群众却食不果腹!


这种情况的必然结果,就是政府信用的崩溃、群众的人心向反政府的方向流失。所以象宋江这样能够扶危济困的人物就是人民群众心目中的正义的化身,就是人民群众心目中社会公平的化身。而且宋江忠、孝、悌、道、义各方面全优,在当时算是个道德完美的典范,于是乎,“及时雨”的美名就广泛地流传开了。


当然,说到仗义输财,晁盖和柴进也能够做到,晁盖和柴进也是代表了代表着当时的社会正义与公平的、有着美好名声的人物,但这两个人物,又与宋江有差别。


晁盖慷慨好义,能够压服周围的好汉,但他卤莽冲动、感情用事,没有大将风范,他虽然能做寨主,却做不长久。这个问题,待会后面会讲到。


而柴进本身是一个贵族,处于社会的上层,他对危困人物的救济更象是居高临下的恩赐,而且他没有什么政治野心,救济穷苦人和落魄英雄只是出于自己的兴趣。柴进没有什么霸气,别人欺负他,他只能拿祖上的“金书铁券”来做挡箭牌。他本身就是社会上层的人物,生活安逸优越,远不如宋江那样有让环境给逼出来的拼劲和狠劲。像宋江在浔阳楼上题的诗: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就是这样的不甘平庸、积怨深厚、企图报复社会的不平衡心态的完全表白!这样的深厚而坚决的政治野心柴进是绝对没有的。


而且,就人格魅力,或者说收拾人心的本事而言,晁盖和柴进也不如宋江。


何以见得?


首先是晁盖,他结交人物的时候是有要求的,不是什么人都愿意结交。比如他就很看不起做盗贼的时迁。呵呵,他喜欢杀人放火的强贼,却鄙视鸡鸣狗盗之徒,这是标准的强盗式的自我欣赏价值观,跟《天下无贼》里的“黎叔”说:“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时候心态完全一样,只不过立场相反罢了。


但作为成就事业的人物,他就明显不如宋江了。宋江在吸收人才的方面的宽容或者无耻程度可与孟尝君相比,无论什么人,只要有一技之长,能为其所用,就要吸收来使用。关于宋江对人才的重视问题,后面会专门讲到,这里就只略微提一下了。


而柴进又哪里不如宋江呢?我前面说过:柴进本身是一个贵族,处于社会的上层,他对危困人物的救济更象是居高临下的恩赐。


就拿武松的例子来说吧,武松原来打伤了人,躲到了柴进的庄上,但由于他尚气酗酒,喝醉了就乱打下人,所以柴进庄上的下人都说他坏话,所以住久了,柴进也不喜欢他,“虽然不赶他,却是相待得慢了”。


这件事情当然是错在武松,在处理这样的事情的问题上,柴进也无可挑剔,但他与宋江相比就显出差距了。


宋江待人,可说是有求必应。他自己都不过是个小吏,经济方面绝不会很宽裕,但他却从不吝惜钱财。而且是有人与他结交,宋江是“终日相陪,绝无厌烦”。


人这个东西,总是更容易记得别人如何对他不好,所谓“知交十年,翻脸一朝”并不是希奇事,猜疑与记恨是人情之常,只有为数不多的少数人能作到宽仁大度,所以培养好的人情,除了要有诚意以外,耐性也绝不可少。


宋江这个人,可以说是人情极为练达,耐性极好,所以也就无怪乎虽然柴进对武松有救命之恩,而且与武松相处了一年多,但却没有与之达成较亲密的关系;武松对柴进最多只有知恩图报之情而已。


而宋江与武松相识不过几十天,而且宋江对武松的恩惠又远不及柴进,但宋江却能够得到武松的心,能够与之结为兄弟。


所以我们可以看见,宋江收拾人心的功夫是非常了得的!是晁盖和柴进远不能相比的!


这只是宋江当老大以前的本事,当了老大以后,他收拾人心又是另外一套本领。这套本领是原先三国时刘备最善于使用的,那就是——哭!


不过宋江的“哭”和刘备的“哭”用途又有所不同。


刘备“哭”通常是装可怜,宋江“哭”则通常是装情谊。刘备“哭”是不想别人防备他,宋江“哭”则是在努力贯彻他的“我梁山兄弟要亲如手足”这样的人事管理理念。


我们来看看宋江什么时候哭:石勇带了宋太公——也就是宋江他爹——的死讯给他的时候他哭,这是显得宋江孝顺,呵呵,当然宋江这个可能是真哭,真假无所谓了,反正他宋江很重感情的。


哭得最夸张要属他哭晁盖了,晁盖死了,他哭得像死了亲爹一样,反正他宋江很重感情的。


后来征讨方腊时死了不少弟兄,他不能不哭,这也是显得他很重感情的。


而哭得最有水准的要数他哭李逵了。


因为李逵不太守纪律,经常犯错误,宋江为了保持自己的威权就不得不多次罚他。


最典型的一次,是一百零八个好汉排了座次后宋江宣布要以被朝廷招安、从土匪变成官军为梁山泊的最终政治目标,这时候李逵就跳起来大声反对,宋江恼羞成怒,当下就命令把李逵给砍了,亏得大家劝阻才没有杀成。


事后呢宋江就坐在席上哭,他向劝他的吴用解释说他的哭是因为:算起来,还是李逵对我个人的感情最深,我多次都是让他死命救出来的,我在江州生病的时候又是托他日夜的照顾,想起来刚才一时冲动,差点就杀了他,实在是很愧疚啊!


这话大家听了能不感动么?


呵呵,权威也维护了,人情也保全了,两全其美,宋江委实是老练极了!


2,处心积虑地积累个人权威。


宋江同志不可动摇的个人权威,是由丰富而可观的战绩形成的。


前面说过,宋江在排兵布阵、行军作战方面还是有那么一套,每次率军出征,他在调兵选将、部队配置、纪律约束等各方面的安排还是比较合理的。智取无为城、活捉黄文炳就是他独自指挥的,当时吴用没有来。而且当时他刚被晁盖等人从法场上救下,对这次作战他原本没有预先策划的机会,所以这场战斗的指挥纯粹是宋江的临场发挥,能够取得圆满成功,宋江的指挥能力还是应当肯定。


虽然他在出奇制胜方面不算出色,但军师吴用的存在则可以弥补这个不足。而且,宋江还是偶有奇袭成功的佳作,比如在征讨方腊的战斗中,借着给战死的张顺吊孝的假象麻痹方腊军,完成了一次成功的伏击。


宋江指挥梁山好汉作战,还是在他没有上山前就已经开始了,他与梁山泊其他好汉的合作在他们上山以前就已经有过多次。晁盖作为先前的山寨之主,实际上活动能力远远不及宋江。而且其实有很多在山寨中极有分量的人物,比如花荣、秦明、李俊、呼延灼、武松等都实际上是宋江拉入伙的。这种情况的结果,当然就是梁山泊内部形成了相当雄厚的“亲宋江派别”,宋江实际上逐渐架空了晁盖的权力。


而且,宋江率军出战的次数也远远超过晁盖,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因为晁盖筹划指挥的能力的确不如宋江。


“智取生辰纲”是吴用一手策划并亲自指挥的,晁盖只是名义上的老大,实际上不过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在梁山水泊里迎击官军的战斗则是一场遭遇战,是三阮、公孙胜等人临机应变取胜的,晁盖也没有显示出出色的指挥力。


林冲杀了王伦,推举晁盖为首领后,面对接踵而来的黄安的一千官军的征讨,晁盖显得惊慌失措,吴用却笑着说:“不用兄长担心,我自有办法对付”,这次战斗是由吴用全权指挥的。


而且劫法场、救宋江也是全靠吴用的安排,晁盖不过是照着计划执行而已。所以我们看见,晁盖所参与的为数不多的几次成功的战斗,都不是他亲自策划与指挥的。


宋江上山后,便是如鱼得水一般,后来的几次大的战斗——打祝家庄、攻高唐州、破连环马、克服青州等都是宋江指挥并取胜的。


这一系列战斗的直接结果,一是竖立了宋江在山寨中实际上的军事统帅地位;二是收服了一大批能力强悍的同伴,这些人物实际上是信任和服从宋江的;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促使原来的“晁盖派”中的中坚人物——吴用和林冲,逐渐与宋江形成了默契。


首先是吴用,作为军师,他的地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吴用的支持,宋江是做不成老大的。而吴用这个人,实际上是一个实利主义者,他没有其他人物那样强烈的感情。吴用的政治敏感性是很高的,只相信自己的理智的判断,从来不会感情用事。他虽然与晁盖是旧识,但在同宋江的配合中,实际上逐渐认识到了宋江的才能,认识到了宋江要当老大的必然性,成了一个坚定的“宋江派”。


而林冲本身就是个没有权力欲的人物,只要能够公正,谁当老大他无所谓,他能够杀了王伦以后心甘情愿让晁盖做老大,就说明他根本不在乎权力的归属。


他追求的,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公平,他上梁山,也是因为自己那点与世无争的对公平的追求被高俅剥夺了而已。


但林冲毕竟是武艺超强而且冷静多谋的人物,而且作为资格比晁盖还老的“元老”,他对山寨权利归属的影响力还是极为巨大的。所以刚上山的宋江,资格自然远不能跟林冲相比,而且林冲与晁盖的关系绝非一般,可以说,连晁盖都是要让他三分的。


宋江刚上山的时候,虽然坐了老二的位置,但对林冲还是忌惮的,所以打祝家庄他先都没敢点林冲的将。不过也就是在攻打祝家庄的时候,宋江与林冲的关系由于一个偶然的事件出现了飞速的升温,那就是林冲从扈三娘的手里救下了正在逃命的宋江。


这样一来,林冲与宋江也由隔阂转向了信任与默契,宋江可谓是因祸得福!


于是乎,在几次大战之后,宋江在梁山泊可谓是如日中天。


这个时候,权力已经被架空得差不多的晁盖才恍然大悟,才发现自己应该拿出点战绩来稳定自己的权威。但是他才具平庸、指挥无能,结果这次对他来说是重新树立自己的权威的战斗却成了他的“麦城”。而对宋江来说,晁盖的死毫无疑问为他登上梁山的首领之位扫除了最后一个障碍,实在是天赐良机!当然由于篇幅的原因,这个问题,就留到下篇再讲了。




本文内容于 2007-8-29 21:24:56 被Alven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