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知不知道他是谁小弟在此拜谢了(2)

785636669 收藏 0 24
导读:省里解决不了,只有到中央了,两帮人搞足材料,开赴北京 军队的人快了一步,毕竟他们去老首长们那边方便的很,军队里上下级感情很深的,特别中国的军队,那就是父子兄弟。当老蔫和菲菲随着姐夫被带到一个个军队宿老家中的时候,老蔫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姐夫真实面目,基本上每一个老将军都有和姐夫的合影,照片上的姐夫真是英拔挺立。 当来到杨得志杨老家时,一直呆呆的姐夫看到杨老——他的老上级竟回忆起什么,行了个军礼,并喊了“首长好。”(杨曾任对越反击战最前线指挥官)把杨老感动的老泪纵横,拿出了与老蔫姐夫的合影,令众人意外

省里解决不了,只有到中央了,两帮人搞足材料,开赴北京


军队的人快了一步,毕竟他们去老首长们那边方便的很,军队里上下级感情很深的,特别中国的军队,那就是父子兄弟。当老蔫和菲菲随着姐夫被带到一个个军队宿老家中的时候,老蔫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姐夫真实面目,基本上每一个老将军都有和姐夫的合影,照片上的姐夫真是英拔挺立。


当来到杨得志杨老家时,一直呆呆的姐夫看到杨老——他的老上级竟回忆起什么,行了个军礼,并喊了“首长好。”(杨曾任对越反击战最前线指挥官)把杨老感动的老泪纵横,拿出了与老蔫姐夫的合影,令众人意外的那是一张三人照,另一人就是菲菲的姨娘。


老蔫第一次看到了自己老婆姐姐的样子,很像,她们姐妹俩和菲菲三个人彼此都很像,但菲菲姨娘的气质最好,仅仅是张照片就让人的眼睛不忍离去。那样的女子真是不忍心有丝毫冒犯和侵犯,要不是亲眼所见,都无法想象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众人都被照片吸引了,谁都没注意到老蔫姐夫的神态,他呆立了半天,渐渐回忆起什么又抗拒着不想回忆,身体抖动起来,最终无法忍受,一把把照片夺了过来,眼睛贴着照片看了许久,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渐渐变大,最终嚎啕大哭起来。


让老蔫无法相信,因为他无法想象到一个大男人会这么大声的哭出来,哭得这么肆无忌弹哭得这么伤心,因为就他目前了解的情况来说,姐夫应该是个铁汉,钢铁铸就的特种兵战士,从血肉到心。


但接着老蔫看到司令员、政委、杨老也跟着哭了出来,同样的大声同样的肆无忌弹同样的伤心,“他们该为一件事哭得吧。”菲菲在心中自语道。


支持市委书记的省领导和市委书记灰溜溜回到了省城,因为他们发现他们面对的是整个中国军方,他们虽然得知了老蔫姐夫的一些情况:特种部队的大队长,立下些军功,擅自行动,最后失踪,但老蔫姐夫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迷,因为就是老蔫和姐夫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姐夫对他来说也还是个谜,姐夫的历史好像就是无法揭开锅盖的锅,除了他的战友,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老蔫一家就暂时住在杨老的家里,杨老对菲菲很是疼爱,因为他以前一直把菲菲的姨娘当自己女儿看待的,菲菲也就能自由出入杨老的书房,那是一个有着温暖春风的午后,菲菲准备找些书看看,她一进书房就被桌上一本发黄薄册吸引。


那是一本内参,有些年头了,没有标题,一开始就是一个人的简历:××,父:×× ×;母:×××。我党历史上著名的夫妻烈士……曾任国家领导人×××贴身卫士,面对越共特工部队渗透袭击,军委决定组建精锐特种部队“××”以打击越共猖狂气焰,×× 被抽调任命为该部队第一任大队长。


看到这,菲菲便知道讲的是她姨父了,她便接着往下看了下去。由于出身在武林世家, ××擅长传统武术格斗,迅速培养出一批身手矫捷的特种战士。


与越共特工相比,我们特种战士强在徒手格斗能力上,特种部队“××”的战士往往能在伏击战中一瞬间徒手格毙越方三名特工,该部队大队长××更被越方称为铁腿死神,以至后期越方不可一世的特种部队往往需要躲着我军特种部队行动,在被我军特种部队连续无情打击后,越共迁怒与我军其他部队,便发生了“野战医院惨案”。


××××年××月×日,越军特种部队袭击了我×××号野战医院,残忍杀死我数百名伤兵和医生,并掳走所有护士。


其中一名护士正是特种部队大队长××的妻子,越共得知其身份后,针对性采取了报复行动。值得一提的是越共对待我军女战虏往往是一种号称“海豹人”极为残忍的手段。


越共对我军女战虏往往采取有计划的反复强*,当中国女兵们怀孕后,便被锯掉四肢,让她们仅能像海豹一样蠕动,越军籍此取乐。


当我军女战俘绝食求死的时候,越军就强行注射葡萄糖,以便交换战俘的时候交还给我方。


在××的妻子被俘后,我方提出用越方高级战俘交换,越方并未理睬,而是施以他们一贯的禽兽行为,并且更加狠毒残忍,每天锯下她的肢体的一小截,通过前方哨所送与我特种部队“××”,企图动摇我军士气,却不知激起我全体特种战士的怒火。


在随后数天内,我特种部队在大队长××领导下对越共进行了疯狂打击,越共便采取另一种无耻手段,以××妻子性命作要挟,让××单人赴死局。


虽然××仅仅一人赴约,但越共设下的伏击徒增越特工的伤亡罢了,以至越特工产生恐惧压力,提到××人人变色,再不复初开战时极端民族主义思想下的不畏生死了,当时我军特种部队“××”战士全部陷入狂怒,每天早上看着越军送来的惨肢和地址,每天晚上看并等着大队长××的归来。


至此前线总指挥部失去对该部队控制,该部队疯狂出击,过处不留活口,常渗透到越军后方数百里定点清除越高级指挥所,往往在一分钟之类用无声武器击毙所有对手,收缴文件,随后实施爆破,据统计越军5 个师级以上高级指挥所被清除。


另有传闻越共两高干在视察前线途中遭遇该部队,被击毙,越共高层震动。以至越军高级将领提到前线视察,都畏如赴死。都怕遭遇我军“死神兵团”,越共高层便产生一批反对黎笋集团的高级干部。


一系列打击后,越共停止对××的要挟,并在前线通过广播要求双方停止特工战,但直到一个月后,特种部队“××”攻占距河内仅35公里的一个据点后,我军才停止特工战。


“××”大队长××就在斯役宣告失踪,据后来调查结果,那个据点正是敌人虐待我军女战俘的主要据点,当“××”部队赶到时,××妻子已遭毒手,死状惨不忍睹。


据越军俘虏交待,一切兽行都是在黎笋次子亲自命令下干的,在报复和要挟无望后,越共把愤恨全出在中国女战俘身上了,越共运来一桶桶蚂蟥,将中国的“海豹人”一个个放入桶中,直至蚂蟥全部钻进中国女战俘身体。不敢想象,她们死得时候是何等的痛苦。


那一声声刻意压抑的悲鸣和哭声,那些娇柔的女子那些本该窃窃私语欢笑着的女子… 唉,泪流下。


当我军特种部队攻占该据点的时候,看到的仅是一具具失去四肢肿胀不堪失去人形的尸体,当时特种战士们都傻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善待俘虏换来竟是战友被这样对待,都抱着尸体哭了一夜,据说这个部队从此就有了个严格执行的传统,绝不称越南人作人的。


××据说在那哭了一天一夜,抱着自己残缺不全的妻子,让所有是配称人的动物都悲愤流泪的是他妻子腹腔是割开的…菲菲再也看不下去,在她扔下书时,她的衣服早已哭湿透。她感到自己好像掉入了漆黑冰窖里,不见灯火也感觉不到丝毫温暖。


关于越共对菲菲姨娘的暴行,我不忍心再叙述,当天晚上老蔫也知道了,坐在那呆立半天,杨老怕他也出问题拿了另一份内参给他。


这一份是越南特工叛逃过来后交待的材料。越南籍男子×××,原黎笋卫士,黎笋集团下台后叛逃我国。下面是他交待材料的一部分:“××”大队长××事在我们特工间一直流传,初开始我们都不服中国的“××”部队,都想上去和他拼一把,毕竟美国的特种部队遇到我们也只有败的份。


但到后来,越来越多特工部队被“××”打掉了,高层就害怕了,不敢把特工部队拉上去硬拼,关键中国人“手太重”,伏击战打起来吃亏大都是我们。


××的名字我们也就听多了,对他又恨又怕,但我们卫士中身手好的还是不服气,但也没办法单挑啊。袭击医院那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事,但当时我们特工队伍被中国的“××”部队压制着打,上头为出气硬下命令。


但没想到那次竟抓到了××的老婆,黎笋也惊动了,还派了他小儿子亲自负责,我们都以为这次能够整垮“××”部队,先是吓阻却迎来中国“××”部队更大规模的攻击后来就抽调我们卫士组的人,准备去伏击××,连续几批人,都没回来,也就没人再


敢去了,事情不了了之了,黎笋的儿子便将那女的“放了风筝(剖开腹腔,取出肠头拴在高处将人扔下,人在下落的时候,内脏被扯出而死。作者注)


再后来听说,中国“××”部队疯狂渗透,好几个高级指挥部被端了,谈到“××” 和××基本上人人变色接着就有了那一晚,当时我们知道中国“××”部队渗透的利害,加强了防备,但我们没预计到他们会渗透到河内来,而且还是一个人。


那晚,正好我当正值,贴身护卫黎笋,黎笋和他一家子在吃饭,无声无息的门就开了,当我们都往门口看的时候,一个中国男的出现在黎笋的旁边,并挟住了黎笋勒令我们把枪扔出门外


当时,我们屋里共有十几个卫士,但都没发觉注意到他是怎么进来的,当时我心里就闪了一下,“不会是××吧。”真不敢相信,不谈河内的防卫,就是在屋外我们也还有三百多卫士,那是越南最精锐的特工部队。


当枪扔完后,他就用越南语问我们谁是黎笋的次子,我们都没敢说。就在这个时候,他被蛇缠住了,那是两条专门训练的蟒蛇,专门训练出来护卫黎笋的,我曾看过这两条蛇生生勒死过一头水牛,都以为制住他了,黎笋的次子就站了出来问他是谁。


他说他是××要为自己的老婆报仇,我们都笑了,蟒蛇越缩越紧,他一会就得被勒死,都在看着他死,黎笋的次子笑得最大声,毕竟一直杀而不死的敌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就在我们以为他死定的时候,蟒蛇被他用手撕裂了,我们以前得到资料,××都是用腿的,没想到他的手比腿还厉害,那可是两条巨蟒啊,没有枪我们十几个卫士就上去硬打了,关键我们当时都以为他是潜进来的而没想到他是杀光外面的人才进来,谁会这么想啊,三百多最精锐的特工,一个人杀!还以为十几个人能制服他,毕竟我们是越南身手最好的一批人。


都是一下子,现在回忆起来都后怕,都是被踢被打在脑壳,踢的还好直接死掉,被手打到的一下子脑壳就碎了,上去几个就碎几个,我们一看就知道不妙了,那哪还是人啊!赶忙护着


黎笋从暗门走了。


黎笋的次子没走得掉,暗门关上的那刻,大厅里就剩下他俩了,××的眼神我瞥见了,那就是死神呐!


第二天,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三百多卫士全死光了,黎笋的次子尸体则是直接找不到了,最后算尸体的时候,才发现多了块肉泥,团在某个墙角,这时我们才注意到那面墙上全是肉沫和血迹。


看了没有不吐的,那天的当值的卫士后来大都不干了,黎笋听说他儿子死的惨状也就被吓出毛病来了,直接到后来不敢出地下室半步,越共中央一批人便夺了权。


老蔫看完默然无语,杨老缓缓的说道:“当时,我们看到内参的时候,政治局的和军委的同志很多都哭了,你姐夫父母是我们党一对著名的烈士,再加上你姐夫俩口子,唉,伤心呐,你姐夫后来没了音讯不知生死,我们部队在边界等了近10年啊,没办法,最后中央秘密的开了追悼会。”


“97年邓老临走前,曾捶床长叹他平生的遗憾,其中就有没能见到你姐夫的遗体,不知他的生死,邓老这样说的,‘他父母为党牺牲,他夫妻俩为国捐躯,他爷爷还曾救过我们的×× ×同志,这个家庭我们党亏欠的太多!’‘我们国家不妄自开战,不逼不得已不要打,但是打了就要狠狠的打,让它痛上个三十年,要不怎能对得起像××这样的烈士家庭!’”


……菲菲大学里谈了个男友,带回来见家长,中午,饭桌上


菲菲说道:“夏陨,给姨父敬酒啊。”菲菲男朋友斟满酒,敬上,“怎么是水啊?”


菲菲含着淡淡忧愁与伤心的回道:“这不是水,是爱情的眼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