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九章

老牛tiger 收藏 1 234
导读:(69)从酒店里出来,到了外面,只见门口处的左侧密压压都是陈百成的手下,冷眼扫一下,少说也有数百人之众。 这些人看到谢文东,一拥而上,虽然没有亮出家伙,却将去路挡的严严实实。不用谢文东说话,格桑走上前去,大手一挥,喝道:“让开!”他这一推,有数人站立不住,踉跄而退。 “MA 的!”吃了亏的几人叫骂一声,稳住身形,又冲了上来,站在格桑身前,挺着胸膛,挑衅似的一个劲地往前顶。他们这些人都属于是愣头青一类的,只是没有接到老大让他们动手的命令,不然早就亮出家伙了。

(69)从酒店里出来,到了外面,只见门口处的左侧密压压都是陈百成的手下,冷眼扫一下,少说也有数百人之众。


这些人看到谢文东,一拥而上,虽然没有亮出家伙,却将去路挡的严严实实。不用谢文东说话,格桑走上前去,大手一挥,喝道:“让开!”他这一推,有数人站立不住,踉跄而退。


“MA 的!”吃了亏的几人叫骂一声,稳住身形,又冲了上来,站在格桑身前,挺着胸膛,挑衅似的一个劲地往前顶。他们这些人都属于是愣头青一类的,只是没有接到老大让他们动手的命令,不然早就亮出家伙了。


格桑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他大嘴一咧,一把抓住一个快贴到他身上的青年的面门,没见他怎么用力,只是手臂一抬,抓着那人的脑袋将其高高提了起来,接着,手臂往外一推,那青年尖叫一声,飞进了人群中,砸倒了一大片。


“CAO他MA的,兄弟们,CAO家伙!”有人不怕事大,见格桑动手伤了自己人,大吼一声。


正在这时,只听身后传出一阵哗啦声,众人回头一瞧,原来,那些站在军车旁边的士兵们不知何时到了他们身后,哗啦声是他们手中枪械上膛的声音。


一名身穿军官装的上尉走到众人近前,冷声说道:“你们怎么个意思?想打架吗?”


看到军队过来,这些人顿时蔫了,一个各露出怯意,皆没有答话。上尉不管那么多,抬手一记耳光,打在一名青年的脸上,随后又是一脚,将另外一名青年踢开,“都TA MA 给我滚开!滚!”


他手脚并用,在人群中硬是打出一条通道。走到谢文东近前,他腰板一挺,敬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躬身说到:“谢先生,这边请!”


谢文东向他点头一笑,然后,大摇大摆地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有军队的护驾,陈百成的手下虽多,但不敢贸然出手,只能默默看着谢文东坐车离开。


其实,谢文东说不杀陈百成,也只不过是在声张虚势而已,这一百多号人的军队,调动过来不是为了打架的,只是用来吓唬人的。如果真当这么多官员的面把陈百成一枪崩了,恐怕东方易都保不住他。政治部就好像一跟绳子,你可以拉这它望上爬,但是,如果力气用得太大,这根绳子也是会断的。


谢文东是聪明人,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懂得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汽车开出市区,谢文东的电话也响了,接起一听,是三眼打来的。


“东哥,是我!”三眼的嗓音听起来异常沙哑。


谢文东精神一振,双眼一弯,紧接着,脸上露出灿烂又欣慰的笑容。“张哥,听到你的声音,真好!”


“东哥,我错了……”说话间,三眼眼圈一红,眼泪流了出来。象三眼这样刚强的人,此时此刻,竟然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其中有悔恨,有委屈,也有深深的自责。曾经,谢文东不仅一次提醒过他,要小心陈百成,可是,他都没有放在心上,从而导致了东北之乱。同是一家兄弟,却要自相残杀,死伤无数,这对文东会所造成的损失,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三眼从来没有这么怨恨过自己,他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听东哥的话,更恨自己有眼无珠,轻信了小人陈百成,今天的一切,可以说都是由他一手造成的。如果没有刻骨的仇恨在支撑着他,在被软禁的这几天,他的意志恐怕早就崩溃了。


现在,听到谢文东的声音,种种的感触一齐涌上心头,他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我也有错,可以说,我的过错是最大的。”三眼的哭声,让谢文东为之心痛,也让他无比的窝心,他能理解三眼的感受,仰天长叹一声。


三眼确实有错,但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谢文东不会往兄弟的伤口上撒盐,更不希望看到兄弟因为此事而一撅不振。他深明事理的将过错背到自己身上,而且从心里来讲,他认为自己的错误确实比三眼严重得多。作为老大,帮会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无须找其他的种种借口来搪塞,自己当然要付主要责任。顿了片刻,谢文东吸了吸鼻子,振声说道:“道路,永远不会是平坦的,总会有起起伏伏,男子汉,大丈夫,遇到点挫折算得了什么,爬起来,还是好汉!” 他这话即是对三眼说的,也是对他自己所说。


“东哥……东哥……”谢文东越是这样说,越是让三眼感动,此时,他真希望谢文东能狠狠地大骂自己一顿。


过了许久,三眼激动的情绪才平缓了一些,猛然又想起高强的事,他的眼泪又流了出来,颤声说道:“东哥,我……我杀了强子,我不是……”


“张哥,你做得很好,强子并没有死!”


“什么?”一听这话,三眼精神大振,瞪大猩红的眼睛,颤抖地问道:“强子没有死,真的?”


“恩!”谢文东点点头,说道:“你的打火机,救了强子。”


东北之乱初,在DL南上顶的时候,三眼迫于形势,主动提出杀掉高强。当然,这绝不是他的本意。当时,他为自己和高强点上烟,不过,点完烟之后,他并没有将打火机收起来,而是借着拍高强肩膀之机,手指一松,让打火机掉入高强上衣的口袋。


他的这个动手很隐蔽,利用高强的身体挡住山口组的视线,而他自己的身体挡住陈百成的视线,加上动作又奇快无比,陈百成和山口组的人都没有发现。


对话的时候,他说他想起以前的事,就是在提醒高强。当年在J市,他们还是少年的时候,出于好奇,曾用手枪打钢制的打火机,得出的结论很有意思,如果枪口紧贴在打火机,子弹无法将其打穿,但是拉开一段距离,却能轻松将打火机打出个大窟窿。正因为以前做过这样的实验,所以,三眼在开枪的时候,枪口是死死顶住高强的心脏,实际上,就是紧紧贴着他放进高强口袋里的那只打火机。


他将高强顶到悬崖边,是想将高强直接打下去,不给陈百成等人看出破绽的机会。


可是,话说回来,三眼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以前虽然作过实验,但那并不是绝对的,他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子弹打不穿打火机,而且,悬崖有十多米高,加上海下藏有暗礁,即使正常人跳下去,存活饿希望都渺茫,何况是受了一枪的高强呢?


在被软禁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听到高强的消息,所以,他悲观的认为高强已经死了,而凶手,正是自己。


对于三眼这样的人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比手刃自己兄弟更让他难受的了,为此,他不知道哭过多少次。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从噩梦中惊醒。


现在,听到谢文东亲口说高强没死,他哪能不兴奋,哪能不激动。“太好了,强子没有死,强子原来没有死……东哥,强子现在在哪?”


“在一家私人诊所。”谢文东说道。


高强虽然没有死,但是却受了重伤,三眼那枪确实没有打穿打火机,但是跌落悬崖的时候,他撞上了凸石,手臂和肋骨多处骨折,身上的擦伤无数。


听完谢文东的讲述,三眼稍微平静的心又悬了起来,惊问道:“那强子有没有事?”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需要时间调养。”


“那就好,那就好!”三眼松了口气,又急问道:“对了,东哥,是谁救了强子?”强子既然受了那么重的伤,肯定不会是自己游上岸的,定然有人搭救。


“救出张哥的人,也就是救出强子的人!”谢文东含笑地说道。


三眼一惊,转头看向他身边的林鑫。


见三眼看向自己,林鑫很想向他笑一笑,可是,他现在却笑不出来,甚至,他反而想哭,为了赵辉,虽然他还不知道赵辉已死的消息,但是,心理却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加上赵辉的手机是关机状态,更让他感觉到事情不妙。


正常情况下,他们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三眼哥,我要回去一趟!”林鑫将牙关一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吓得一个人丢在虎口里。


“回去?”三眼拿着手机,惊讶地问道:“回哪去?”


“我的兄弟,还留在敌人的堂口里,我要去救他!我必须得回去救他!”林鑫的语气异常坚定。


三眼看着林鑫,点点头,说道:“好,我跟你一起回去!”


“不行!”林鑫摇头,说道:“东哥交代过,我们必须要护送三眼哥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说着,他拍下司机的肩膀,说道:“兄弟,停车!”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林鑫一拉车门,迅速地跳了出去,栏了一辆出租车,谁都没带,独身一人往回赶去。


他的动作太快了,根本不给三眼等人拦阻的机会。



有兴趣的朋友到我的百度空间去看看,用户名和咱们论坛的一样,更多章节尽在“文东会~血杀”百度空间!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七十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