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二十七章 神秘炸弹

sxmlbj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一个星期后多国部队完全清除了在摩加迪沙的艾迪德势力,在摩加迪沙进行选举前治安暂时交由维和警察负责,并且保留一部分军事维和部队以防止艾迪德政权的复苏。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便是做为当地政权的艾迪德怎么会三番五次的招惹多国部队,也是因为对联合国的招惹导致政权垮台,或许这个答案只有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一个星期后多国部队完全清除了在摩加迪沙的艾迪德势力,在摩加迪沙进行选举前治安暂时交由维和警察负责,并且保留一部分军事维和部队以防止艾迪德政权的复苏。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便是做为当地政权的艾迪德怎么会三番五次的招惹多国部队,也是因为对联合国的招惹导致政权垮台,或许这个答案只有去寻找在多国部队空袭中被炸死的艾迪德本人才知道了,不过......看来这个原因可能只会成为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迷题。

由于委内瑞拉驻军瞒着其他驻军想吃独食——私自逮捕艾迪德而夺得这一头功,结果弄得其他有驻军的国家很不高兴,但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委内瑞拉与一些国家的良好关系也开始出现裂痕,这对于委内瑞拉而言绝对不是个好消息。不仅这个消息让委内瑞拉政府头疼,还有更让其头疼的便是在这次行动造成的大量人员伤亡。根据有关部门发表的调查数据显:此次行动委内瑞拉方面共造成黑水雇员在内的48名军人阵亡,120人不同程度受伤,一架“黑鹰”直升机坠毁,多辆军车损毁的严重后果;而摩加迪沙方面包括平民在内的伤亡人数更是高达四为数。

这一伤亡数字在委内瑞拉国内引起强烈震动,在国内民众、媒体的强大压力下不说,经过这次事件后国会也对海地的局势失去了耐心,现政府不得不从海地撤出所有驻军部队,从而放弃了在海地的大量资源。

说回来为什么委内瑞拉军队先进的“黑鹰”直升机为什么会被击落也是一个难以解开的难题,军事专家们无法判断如此先进的直升机该用什么方法来击落?萨姆系列之类的重型防空系统不可能被民兵买到吧,“毒刺”之类的单兵防空系统民兵买到了要他们操作也太难为他们了。但无论如何这个迷题对与“饕餮”众人可不难,以简单技术对抗高技术装备的经典案例。

这是“饕餮”、“鹰眼”、“谍报”以及“火花”待在摩加迪沙的最后一天,明天他们就要护送尼米滋将军安全抵达机场后把目标转交给国防部的人,之后随因为换防返回国内的维和警察部队一起返回菲朗西斯。“饕餮”正在大街上四处闲逛时偶然发现一座建筑的窗口有些异常,这座建筑窗户上的细小闪光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应该是高倍望远镜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的光点。最后一点异常是便是因为这栋建筑物位于“饕餮”他们护送将军前往机场的必经之路上。回到驻地综合小队的意见后众人一致认为这栋建筑对将军的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必须进行调查。

于是众人再次在夜里穿戴好装备后秘密潜至该建筑周围。行走在漆黑的楼道里负责打前阵的“饕餮”示意“火花”在自己冲进去时掩护,“火花”点头后“饕餮”再次确认了位于建筑远处负责远距离狙击掩护的“谍报”位置。

“准备就绪,安全。”耳麦里终于传来了“谍报”的通讯。

“饕餮”顺着楼道来到今天确认过的房间门前靠在墙上伸出食指了指门,示意准备行动。“饕餮”从作战服中掏出一颗小型的树胶炸弹设定好十秒时间后吸附在门上,接着从身上取下一枚闪光弹握在左手里右手握住拉环。“火花”则小心的推上FAMA步枪的枪膛准备在闪光弹进入房间一刻后马上冲进去。树胶炸弹无声无息的跳动着数字,这种倒计时表盘既无声音也无灯光显示,只能靠安装者自己在心里读秒把握爆炸时间,因此这种树胶炸弹被喜欢玩精准时间法的特工们常用。

“饕餮”和“火花”的默默的在心里倒数着时间。5、4、3、2、1,“嘣,噗......”门被炸开的一瞬间“饕餮”立刻拉开手雷拉环把闪光弹扔进了屋里,屋内一阵强烈的闪光后“火花”立刻冲进屋内警戒着搜索可疑人员。“火花”站在窗前对着远处建筑上的“谍报”打出了安全手势,“饕餮”按着耳麦接收到“谍报”发来的安全通讯后才进入房间,房间里除了“火花”留下的脚印和被他踢开的其他房间门外就只有闪光弹释放的一大股镁燃烧后的独特味道。“火花”站在窗前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发现可疑人员。整个屋内除了架在窗口处的高倍望远镜外,可能比较值钱的就只有堆放在墙角塑料薄膜里消失的东西。“饕餮”拿起一张薄膜放在手上搓了一下后又放在鼻间闻了闻之后露出了笑容......是机油掺和着火药的味道......原来如此。

第二天由C—2小组组成的特别护送小组分乘两辆多国部队的BTR—80装甲车从亚美尼亚基地出发,经过摩加迪沙市区前往委内瑞拉驻扎的摩加迪沙机场。站在车前架机枪的“饕餮”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昨晚出现在车队必经之路民房内的不明武器包装袋让他很难理解,到底是谁准备了那么多的装备?绝对不可能是艾迪德民兵准备的......会是谁呢?这一点一直困扰着“饕餮”,虽然在想事情但“饕餮”的注意力依旧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情况,没有异常情况。

以二十四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行驶了半个小时的样子车队停止前进,在前方路面发现不明物体,从大体轮廓可以看出应该是动物的尸体。已经发臭的尸体就这样躺在烈日下的路面上,动物尸体的左边停放有两辆小型汽车。“饕餮”拿起对讲机向“谍报”发去了通讯:“‘谍报’,前往查看路面状况,注意安全。”

“谍报”走下装甲车来到动物的尸体旁蹲下身轻轻翻动了一下尸体,只是普通的动物尸体,里面没有爆炸物之类的可疑物。“谍报”稍微扭过头轻轻瞥了一眼路边的汽车后站起身慢慢向装甲车走去。“动物尸体没有可疑爆炸物,但停在路边的车辆有很大的嫌疑。发现了吗,当地人都不走这一路段,因为他们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事,待我上车后马上加大马力后退。”

“不行,这是通往委内瑞拉驻地的唯一道路,否则将要绕过整个城区,这样危险系数太大。我们把装甲车行驶到可疑车辆旁掩护你进行检查。”前面的一辆装甲车缓慢行驶到可疑车辆旁停下,装甲车的位置正好可以为“谍报”挡住狙击手可能进行的弹道攻击,而后面载有将军的装甲车则等待命令。“咔啦”,“谍报”小心拉开可疑车辆的车门,车门没锁。安全通过炸弹引爆的第一关,“谍报”接着在车内进行了几次仔细的搜索后按住耳麦道:“看来有人老和我们过不去,我在车内发现了液体炸弹,这种炸弹技术是根本不是一个小小国家的民兵组织能掌握的技术,不过幸运的是我有系统学习过关于液体炸弹的组装和拆解,虽然有些不同......”

“既然如此那我们的性命可就掌握在你这家伙的手里了,等待你的好消息。”

“该死,一群只会说笑的家伙,掌握在我手里?”“谍报”从工具包里拿出一把螺丝刀小心的旋转着炸弹上的螺丝,四个螺丝都扭下后“谍报”小心的取下盖在炸弹上的盖子。盖子打开一刹那,“谍报”只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个液体炸弹和常规设置的炸弹不同,炸弹上只有一盏亮着的小红灯,红灯旁边便闪着一盏绿色的小灯,这应该是被遥控器控制着的吧。其它有分为银、蓝、紫、黄四色的线路,但并不只有四根电线,而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控制板,一旦切断错误线路便会马上发生爆炸。炸弹核心部分由两种化学液体组成,估计这两种化学液体一旦混合后就会发生猛烈爆炸,如果随便移动爆炸物的话很可能造成化学液体中间分层的薄膜破裂。这还是次要的,最让“谍报”感到苦笑不已的是炸弹的显示装置,这装置的显示屏幕跟本就是反扣在液体包上,移动到显示装置就会触及液体包导致液体放生晃动......从显示装置上只传出“嘀、嘀、嘀、嘀......”的声音,却无法让人知道这个炸弹的倒计时到底走到了哪一个时间,这就难处理了。要么这个炸弹马上就会爆炸,或许这个炸弹离爆炸还有个两三天也说不定。

“谍报”用手指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地摸着蓝色线路,这些线路对于手指造成的手感都一样,少说蓝色的线路就有十根。“谍报”在摸到第八根时终于找到了与众不同的线路,这根比前七跟稍微细了一点点。虽然找到了粗细和前面不同的线路,但“谍报”仍旧继续摸了最后两根电线......怎么回事?第九根和前七根都一样,可第十根却比前面所有的线路都显得略微粗一些。“谍报”拿出钳子对于切断略粗的粗线路还是切断略细的线路有些拿不准了。

“‘饕餮’我遇到麻烦了,看来你得马上帮我挂电话给‘拆解’。”“谍报”放下手中的钳子按住耳麦向“饕餮”发去了通讯。

“有这么严重?我马上向‘拆解’发通讯。”

“谍报”正在等消息时突然显示板里的“嘀嘀”声有开始逐渐加快了,意思就是倒计时时间正在比刚才还快的速度向零终点跳动。“谍报”正在着急时瞥见安装在控制板的位置上的仪器表层上有个模糊的图案,这个图案引起了“谍报”的兴趣。“谍报”小心翼翼的趴下身开始研究这个图案:图案是被一个圈圈住的白色菱形,菱形周围有一些虚线向四周展开,其它还有一部分因为磨损无法辨认了......这到底是什么图案呢?这图案我绝对在什么地方见过......

......“‘谍报’,你小子想看看我的新发明吗?”说着把一个印有图案的装置扔给“谍报”,“谍报”拿在手里看着这个圆形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啊,这可是我们全球解放旅全新开发的炸弹倒计时助推装置,它安装了最新型的电磁信号接收仪,能把附近接收到的高频电磁信号转为电脑程序加快炸弹倒计时装置向零终点的跳动速度哦,而且还可以按照事先设定的电磁信号有选择的吸收。这可是我跟着部里下大力气研究的。”......

不可能吧?电磁信号倒计时助推装置?难怪我怎么说让“饕餮”联络“拆解”会加快倒计时装置的跳动速度。这群家伙,“谍报”无奈”接通了“饕餮”的通讯:“不用向‘拆解’发通信了,在我向你们发安全通信外,禁止一切电磁信号。这里我自己会处理的。“谍报”关闭步话机拿起钳子嘀咕道:“求人不如求自己,我自己把你拆解为破烂没问题吧?虽然我没有‘拆解’那家伙那么变态。靠!”

“谍报”小心翼翼握住钳子慢慢靠近第八跟和第十根线路,哪一根呢?“拆解”,如果你小子在的话肯定不会那么犹豫吧!哼......看来回去我要继续拜你为师了。“喀嚓”钳子毫不犹豫的的切断了蓝色较粗的电线,显示装置上绿色的小灯熄灭了,应该是解除了遥控引爆装置了吧。“谍报”搽去额头上的冷汗开始查看由红色线路控制的时间装置。“谍报”顺着五根红色的线路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的摸完后发现这几根线路怎么只有一根稍微粗一些,其它四根粗细都一样?......是陷阱吗?这些家伙搞不好想利用切断绿色线路留下的惯向思维......“喀嚓”一声,“谍报”切断了四根粗细相同的线路中的任意一根,响个不停的“嘀嘀”声安静了下来,倒计时引爆被破坏了。果然,“谍报”长出了一口气,看来粗细相同的线路随便切断哪一根都可以解除,较粗的那一根可能是引爆线路。这群家伙安装的电磁信号倒计时助推装置瞒有用的嘛。拆弹人员面对这种危险的液体炸弹拆卸应该会用通讯器材联络专家,在成功解除由遥控装置控制绿灯后熄灭后,加快的倒计时“嘀嘀”声便会引起拆弹人员的注意,简单的推理后便可以知道是通信器材影响到了倒计时装置。挂断通信后拆弹人员脑内就会形成一个惯性思维,与众不同的线路便是可以拆除的,而解除倒计时装置的五根红色线路中只有一根与众不同......哼......

剩下的就是等多国部队来处理好了。至于银色的和黄色的线路到底有什么作用呢?好象原来的部里的液体炸弹在讲解安装、拆卸时没有这两跟线路才对的。“谍报”拿起对讲机道:“障碍清除,派多国部队来清理现场。”

“明白。”

“谍报”带着工具包回到车上,车队继续前进。

“......”

“你想说什么?”“饕餮”把手放在“谍报”的肩上问道。

“我刚才在车里发现的液体炸弹并不是普通的液体炸弹,这种炸弹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不熟悉。但对于我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这种液体炸弹的组装手法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这是属于全球解放旅的专利。”

“饕餮”听到这大吃一惊喊道:“全球解放旅!这炸弹是全球解放旅的专利?亚美尼亚?”在“谍报”肯定的点头下“饕餮”越发不敢相信这种事。全球解放旅?这群家伙想干什么,这种炸弹只有中高级特工才能掌握的。全球解放旅,或者说亚美尼亚,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可是为什么被装了液体炸弹的车旁会有动物的尸体呢?在动物尸体里装炸弹是民兵最常用的方法,是在提醒我们吗?那装炸弹的又是......

在遭遇路边炸弹的有惊无险后车队没有再出现异常情况,车队安全的抵达了委内瑞拉暂时驻守的摩加迪沙机场,说暂时......没看见机场上停满了委内瑞拉的军机吗?这些家伙要撤军了。两辆装甲车停在了一架贵宾机前,有些消瘦的将军走下装甲车看着贵宾机邹眉道:“怎么又是贵宾机?”

“收到。这次可是有战斗机为你护航的。”“饕餮”笑着指了指从机场上空滑过的两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饕餮”看着将军骂骂咧咧的走上舷梯拍了拍负责护送任务由清洗过的国家安全局人员和国防部人员组成护送小队的队长肩膀道:“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表演了。”

队长笑着点了一下头道:“交给我们好了,不会让将军在出现上次情况的。你们在这边多加小心啊。”说着也走上了贵宾机的舷梯。

贵宾机滑至跑道起飞处后以高速度向天空飞去......

“轰隆......”就在贵宾机刚飞离地面一点的位置,飞机尾部突然发生猛烈爆炸,失控的飞机立刻一头栽进机场旁的空地变为一团火球。

在机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饕餮”看着剧烈燃烧的飞机残骸大叫道:“将军!快,快组织人员灭火。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