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98.铁血西域[中].

7821144 收藏 8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很像九年前奠定卫国战争胜利基础的京津战役中的层层阻击,只是十九师的装备优势弥补不了过大的兵力劣势,同样只能减缓敌人进军速度,不过,中华军队的既定战场空间也比京津战役更宽阔,而那种决不逃避的铁血豪情与当年的卫国战争一样.同时,胜利与否决定于援军什么时候到来.京津战役中是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很像九年前奠定卫国战争胜利基础的京津战役中的层层阻击,只是十九师的装备优势弥补不了过大的兵力劣势,同样只能减缓敌人进军速度,不过,中华军队的既定战场空间也比京津战役更宽阔,而那种决不逃避的铁血豪情与当年的卫国战争一样.同时,胜利与否决定于援军什么时候到来.京津战役中是刘铭传的第九师和陈玉成的第八师.现在,十九师坚持等待的是本集团军兄弟部队和第二第七集团军.

十九师当然不会胡乱发起进攻,选择5月3号动手是因为拖不下去了,进攻无论如何也比等E军准备就绪后被动防御好.向两翼的兄弟部队送出情报已有半个月,从抵达设在伊犁的师后勤中转站的电报得知,十八师一部和二十师大部已派出.正常情况下,增援应该到了,可现实却是没有援军的消息.有线电报让部分富裕平民都享受到了科技的方便快捷,偏偏对具体军事行动而言有太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既不可能使网络无所不在,也无法维护保护.事实上,两翼兄弟部队无需具体情报,也能从E军的调动中猜到十九师处境危急,绝不会不管兄弟,所以,可以预见,援军被阻截了.

中华帝国的主要精力先放在北方,对西线从战略策划上就没有足够的重视.因为这个错误,E军的秘密增兵部分得逞,当第六集团军感到危险,十九师主动进攻前,E军成功的使中亚军队达到十四万多人,兵力上明显压倒了第六集团军.而十九师的有限进攻的确只能表现战斗意志,并不能改变敌攻我守的战场弱势.如果,第二第七集团军不能及时赶到,第六集团军既无力与越来越多的E军对攻,更无法守住几千公里的战线.因为,强大的中华帝国虽将游击战当成致胜法宝之一,却坚决排斥以自身国土为战场,中华帝国有这个能力.英勇的十九师将士是在用热血与生命卫护着祖国.

比什凯克,二十师主力在E军十分顽强的阻击中得到随后赶来的第七集团军二十一师增援,发起了又一次进攻,E军即将支持不住了.

乌兰乌德,十八师增援部队同样被优势E军阻挡.二十二师是个以新兵或原二线官兵为主的部队,半个十八师增援十九师,是石达开尽到了最大力量.要在新疆中部和北疆中做出选择,石达开更需要选择后者.

阿尔泰山边,第二集团军之十二师和二十四师正在急行军,夏日早晚时分也冷的要穿棉袄的蒙古西部,将士们却一个个跑的汗流浃背.可是,亲自率队的鲍超还是嫌部队行进速度太慢,现在的第六集团军像坐在火炉上,鲍超怎是不爱护自己的部下.

成都第四集团军司令部,杨岳斌接到战略决策委员会的命令电报:命令第四集团军全部,以最快速度增援第六集团军,接令即刻发兵.

1873年5月,几乎是半个中华帝国,近二十万帝国国防军主力部队在向西部调动.形势发展到想不打大打一场也不可能的地步.但在大军调集到西线之前,势单力孤的第六集团军要耗费极大力量突破E军阻截,其它部队需要时间.还有,因去年的军队扩大会议只过了七个多月时间,新疆地理位置偏远,人口基数不足,而且国家归属感也有问题,十二军的组建比配属第一集团军的第十军麻烦的多,到开战时,十二军只有个空架子.所以,十九师必需独自面对成倍以上的E军完成不让国土遭涂炭的诺言.

丢掉任何歧视观念的谢罗廖夫以不变应万变,迫使进入半敌后行动的十九师各部为了心底的信念站在了敌军面前.无可否认,连营级部队的战斗再强,在数万敌军面前也过于渺小,虽然每支小部队都使敌军付出了数倍的代价,却无法阻止自身被吞噬后敌军继续前进.11号,E军先头部队越过了塔尔迪库尔干,15号,距伊犁已不到两百公里.其前进势头在似到132团做为分散后的十九师最大的作战单位站出来前似乎不可阻挡.

不是132团行动快,否则同样热血沸腾的他们不会让其他部队抢在前面并全军覆没,是因为132团本身有后卫性质任务.

刚刚与重火力营分手的132团接到情报,134团二营从敌军侧后插上,艰苦卓绝的阻击战正在进行.团长偏头看看参谋长,没有豪言壮语:”该我们上去拼命了,想什么呢?”

参谋长微微一笑:”咱们步兵本来就该离对手最近,要不叫什么步兵?”

“有两个连全部阵亡了,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们.”

参谋长摸摸肩膀,那里有一处枪伤,是当连长时留下的:”不是还没死么!”

团长拍拍战友的肩膀:”命令,全团增援134团二营……”

132团赶到战场时,七百余兵力的134团二营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并且已被E军围困起来,能够脱离战场的只有不到一个排年纪最小的战士,营长请他们重建134团二营.缺少了重火力营的132团两千余人虽使阻击队伍壮大,却无法救出被困战友.那二十多个小战士哭喊着要参战,被132团将士强行送往后方.事实上,更早将自身置于必死之地的部队大多有同样的准备,所谓全军覆没是说当时彻底失去战斗力,而二营就收留了几个前面参加阻击部队留下的种子,就在那二十多个小战士中间.重兴皇帝说过:一支英勇的部队不该消失,需要有人继承前辈创造的传统与自豪.

134团二营阻击敌军的枪炮声因132团主力的加入没有结束,而是更加猛烈激昂起来.兄弟部队的浴血奋战为132团布置相对完善的防御层次赢取了时间,就像泥坝中加入了石料,迫使E军不得不暂缓步伐,展开正式进攻程序.可是,仓促迎战的大半个团能是E军一个师[外加配属炮兵]前锋部队的对手吗?

很显然,离开重火力营的132团同样没有使十倍于己的E军知难而退的力量,对此,132团很清楚,E军前锋部队司令柯尔西金一样清楚.有什么样的将领就有什么样的部下,以中华人的文化观点来看,谢罗廖夫中将是个很不错的人,既不骄傲,性格也不残忍[与善良无关],知道怎样尊重别人尊重自己,而且有着高明的军事素养,因为这种人才能冷静自知.做为其老部下,柯尔西金少将也有着老上司的优点.各大国都有一批平时不吃香却极其重要的人物,不到比较特殊的情况不会出现,十九师的这两个对手就是这样的人,E国调出了最优秀的将领以获取胜利.从此点可看出,E国上层并非不知道自己的民族特点,这一代沙皇有错误,但的确不昏庸.

望远镜中,中华军队的阵地被E军炮火所覆盖,柯尔西金少将心里几点念头在久久不去着交缠:”E国应该十年前就与中华帝国打这一仗,但不是现在,将来则应与中华帝国成为有争端的朋友更合适.也许,中华帝国会再次沉沦呢……但是,两千人想阻挡我两万人的部队,不可能,不可能,虽然那份勇敢与坚持令人钦佩……不过,真的只有两千人吗,不不,我不会说什么虚幻的精神力量,而是,数次战斗,对手的兵力越来越多……”

柯尔西金最后的担心没有错,参与进阻击战的中华军队的确越来越多.精神代替物质的比例不会无限大.正面交战,一个人永远斗不过一百人.此前连营级别的阻击战,中华军人即便激发了全部潜力,终究不是一个加强师的对手,连坚持更长时间都是奢望.所以,几次战斗无法连贯起来.

阻击准备决不充分的132团的两千人一样不是E军的对手,却肯定能坚持更长时间.于是,132团成为了一块不会被立刻碾碎的足够大的磁石.几乎完全轻装的132团奋战不到半日即在E军的炮火与冲锋中伤亡近半,单薄的防线随时会被突破,可是那持续不断的枪炮声也为赶回来的援军指引了方向.就如左翼防线因伤亡过大将要失守时,因133团一个连的到来而堵住了破绽.接着,承受压力最大的主阵地在将要支持不住时,又有及时出现的134团一营增强了防御厚度.其后,又有多支十九师小部队加入了战斗,可这样还是不行.慢慢向进攻型转变的中华军队在防御能力上似乎有所削弱,但没有重火力支持,步兵的消耗的确太大了,身管火炮对步兵的支持极其重要,因为需要迅捷的轻步兵破坏敌军后勤补给,各部只有无法进行远程火力压制的迫击炮可用,而十九师根本没有进行人海战术的资本.所以说,与部队的防御能力完全没有关系.

而这场阻击战之所以记入后世各国战史,正是因为十九师各部的前赴后继,特别是炮兵的参战,才成为伟大战役之一.

132团重火力营原本受命回伊犁以准备十九师最不愿看到的保卫战.与团主力分手五个多小时后被远远传来的炮声拉住了脚步.经验丰富的老兵一听就能大慨猜测出,只有进攻团级规模部队才需要这样的炮火密度与持续时间,而方圆数百里之内,已方的团建制部队只有132团.那么,重火力营是回头还是去伊犁?

短短几秒钟衡量后,营长斩钉截铁的做出决定:“要死也和兄弟们一起死,没死我一人接受军法处置.命令,全营回头参战.”

没任何疑义的重火力营在回援的路途中追上了同样转向朝战场进发的师属炮兵团重炮营.半敌后作战,重炮几乎毫无用处,就算做一锤子买卖也很难不被敌军发现.所以,重炮营是最早离开大部队后撤的部队,但重炮营的行军速度无论如何也快不了,因而落在了最后面,使装备65步兵炮的132团重火力营也走在了他们前面.两位营长互相询问中,重炮营营长说:”拖着三十六门105重炮,我想跑也跑不了.而没有步兵挡在前面,炮兵有多大用?反倒是与132团并肩作战有希望,哈哈哈……”

不是胆怯.既选择了从军,并在战火中生存下来的将士决不会在战斗中退缩,可全军覆没却无法完成不是为将之道,所以,132团坚持到天黑时已在考虑是否撤退.巴尔咯什湖到伊犁之间是计划内的战略回旋空间,但军事计划要以最坏情况为标准制订,十九师的计划基础就是以伊犁为最后防线.在团长于炮火中牺牲后,132团担心此前会没有强援提前完成阻击目标,虽然不时有小股友军加入战斗,却有添油嫌疑,因为……

因为132团缺少了一根支柱.没有这根支柱,仗肯定打的凄惨无比,哪怕获胜.战争不是蛮干,人比暂失的领土更重要.

代理团长的副团长正在考虑得失,通迅员使他坚定了打下去的决心:本团的重火力营回来了,师属重炮营马上就到.

“打,就在这儿打下去,哪怕打成尸山血海……”

伊犁河阻击战就此成为华E战争中规模最大的几场战役之一,双方最后投入兵力达到十二万人.成就此次战役的最大原因就是重火力营的到来令狼狈不堪的132团将士精神再次震奋起来.接着,赶到战场的重炮营架起105重炮,中华军队就此构起了完整远中近程重火力网.暂时独一无二的重炮轰鸣声使132团稳住了防线.轮到进攻的E军在爆炸中飞腾了.而柯尔西金少将很明白自己无法绕过对手防线,因为中华军队虽分成小股,却是无所不在,走哪里都有人阻挡.还有,E军目标确定,行动并不比对手快,根本逃避不了战斗.

“加强进攻,勇者的对决就在这里得出结果.”

随着柯尔西金的命令,战斗规模不可控制的扩大了.因为得到炮兵支持的132团顽强拼搏,十九师分散开的各支部队汇聚起来,阻击部队越来越多,激烈的战斗进行到16号下午,十九师已有七千多人进入阵地,虽然132团几乎打残了,但战线终于稳定下来,小有地利之便的中华军队依靠装备优势遏制了E军的进攻.

但好景不长,E军后续部队与傍晚时分陆续进入战场,兵力对比从一比三到一比四一比五,到半夜时,E军达到了四万人以上,司令换成了谢罗廖夫,但具体指挥还是柯尔西金.而这,只是中路E军的百分之六十.雪上加霜的是,做为能与大占数量优势的E军炮兵分廷抗礼的中华军队炮兵,其重要组成部分的重炮在近二十小时的持续射击后开始不断出现故障.要知道,十九师的主后勤基地就在伊犁,而炮兵在决定参战前派人通知了基地运弹药到战场,所以,阻击部队不担心弹药匮乏.可是,新式重炮的使用寿命只有400发,而且后勤供给不便,也没有成品储备,重炮营也不可能带着大量备用件战斗.所以,随着E军后续部队参战,炮兵继续加大着火力密度.不久,通迅员就像营长报告说,重炮开始出现炸膛现像……

可是,营长很清楚,现在根本不能撤退,主要军官嘴里不能冒出这两个字,造成溃退的情况远比守不住防线更可怕.

“我不想听任何原因,现在就一个字-----打.打到E军撤退,或者打到所有火炮全部报废,然后端着步枪上最前线.打到现在,决没有后退一说了.”

而此时的E军指挥部内,谢罗廖夫不敢给对手一点机会,不但命令部队加大进攻力度,并派人以最快速度通知后面的部队赶来参战,他要以泰山压顶之势一举摧毁中华军队的防线,将对手击垮的同时可以较顺利的拿下伊犁.虽然,他与柯尔西金持同样的战略观点.虽然,那代表着更残酷战役的开始.因其也有与当年的斯特伦中将一样的烦恼,他只是个听命于人的中将,而不是沙皇.

还有,谢罗廖夫目前统率的兵力就是七万,虽说为了保证胜利,加上中华帝国肯定有援军,谢罗廖夫最终将统率十万人,可即便对手不阻截不破坏,另三万兵力的到来也需要一定时间.对手分散开的各部不断加入战斗,随着第三波军队加入战斗,十九师将完全加入.谢罗廖夫的想法很直接:最好立刻将当面之敌歼灭或击溃,使对手不能汇聚成拳头.如果不能,一次性击败十九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为达成最佳目标,E军下了血本,一下就派出一个师的兵力,一万多人同时发起了进攻,不惜代价的扑了上来,双方猛烈的炮火和呛人的硝烟笼罩了整个战场.拥有数量优势的E军的炮火似乎想把阻击阵地掀翻,占着射速与精度优势的中华帝国炮兵则在阵地前打出一条似乎吞噬一切的死亡线,引起了忘却死亡的十九师官兵一阵喝彩.可铁了心的E军不断踏着破碎的尸体前进,其决死精神不容否定.并且到处是冲锋的E军,潮水般无休无止,炮火再猛烈也不能全部拦截,不少E军已逼近了步兵防线.

哒哒哒------守军的数十挺重机枪首先吼叫起来,扫射的枪口将子弹如暴雨般倾泻,把接近阵地的E军一批批扫倒.

咚咚咚------80迫击炮率先开火,60迫击炮随后加入,飞行速度较慢的迫击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落入E军冲锋队形中,掀起阵阵血雨.

接着普通士兵手中的步枪加入战斗,清脆的枪声中,一些漏网之鱼被送进地狱.可是,对手的兵力优势太明显了,十九师现有最大火力也无法将其全部击毙.而且,督战队也使E军退无可退,只能狂喊着死命冲锋.于是,很多阵地上发生了肉博战.与这场阻击战开始一样,十九师不断有小股援军赶到,否则防线至少会被部分突击,缺口将随之越来越大.

双方步兵在最前线舍生忘死,重炮营长却急的团团转,三十六门远程火力中坚的105重炮已有四分之一出现无法使用的故障,技术兵正在拆卸零件备用,其中可使用的炮管只有两根,拆装还要浪潮大量时间.而唯一一套备用炮管和易损件要从伊犁运到战场还需要一天,可战场上每分钟都可能发生逆转.

“特种部队还没消息传来吗?”

副营长报告:“营长,这场战斗爆发突然,同样分散开的师属特战营是深入敌后最远的部队,他们的一连是六个小时前才赶到战场,所以…….我是不是去催催?”

“不用了,我们的重炮根本撑不了一天,在此之前,一定要摧毁E军部分火炮,否则就是此消彼涨……对这些,特种部队不比任何人糊涂.”

是的,特种部队完全了解战斗的需要.因卫国战争和普法战争都过去了数年之久,各强国炮兵都从中华军队身上学到了炮兵阵地不固定的重要性.当然,此时的火炮相对还很苯重,不可能时常更换阵地,但一有被打击的可能,无论如何也要转移.因而,特种部队需要在E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标定并送回情报,大大增加了侦察难度.所以,直到17日凌晨才送回E军四个最容易打击的炮兵阵地的详细情报,特种部队则在敌阵附近继续潜伏.

炮描雷达,弹道计算机,那是未来军队,所以情报上必需要有确切标志点,即便如此,此时的炮兵也只能进行粗慨率打击.也就是说,105重炮的最大作用只是制造混乱,破坏敌军火炮的主力还是特种部队.

17日凌晨四点,重炮营的23门重炮分成两个火力群对E军两个已知炮兵阵地的猛烈打击.各发射了两百多发炮弹后转移阵地,打击了另两个敌军炮兵阵地.这次针对性极强的战斗是成功的,虽然重炮营只摧毁了E军六门火炮,但十九师特战一连却趁乱炸毁了五十多门火炮和两个战地弹药库,并击毙了数百名E军炮兵.但是,153名将士全部出动的特战一连只活着回来26人.而急速射出千余发炮弹的重炮营又有十一门火炮无法使用了,牺牲的127名特种战士使逐渐失去重炮支持的防线支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