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一节重庆新家

ddtt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张学义刚到重庆,天十分晴朗,他还没机会欣赏一下山城的景色就见几个彩色的灯笼挂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回荡在城区里的防空警报,街道上行人慌乱的跑到最近的防空洞里。 几个负责保护张学义的国军军官立即把卡车开进一个桥洞下边,其中一个上校军官说:“自从武汉陷落之后日本人在武汉W机场部署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义刚到重庆,天十分晴朗,他还没机会欣赏一下山城的景色就见几个彩色的灯笼挂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回荡在城区里的防空警报,街道上行人慌乱的跑到最近的防空洞里。

几个负责保护张学义的国军军官立即把卡车开进一个桥洞下边,其中一个上校军官说:“自从武汉陷落之后日本人在武汉W机场部署轰炸机,这个机场只要在重庆天气好的时候就不停的派飞机空袭,以前刚迁都时候只有台湾和越南的日军机场派飞机远道袭击重庆,密度远没有W机场的木更津航空队出击的密度大,三年来可把我们炸苦拉,空军早就拼光了,苏联跟德国最近开战,苏联志愿航空队也走了,重庆几乎对飞机不设防,美国志愿飞行员还没投入重庆的防空作战,真是急死人。”

“原来是这样,小鬼子太他娘的欺负人了。”张学义看看空中的轰炸机,他倒不怕这东西,他只想快点回家探望一下母亲然后重新回到战场。

空袭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重庆象样点的建筑几乎全被炸坏,有钱人都住在郊区半山腰上的别墅,张学义他们家在郊区的一个村里,十分僻静。

卡车正要走张学义说:“各位,我好几年没见我母亲,能不能先让我回家再去见委员长,我也好穿着干净衣服去,我家在那你们应该都知道。”

“那我送你去吧。”军官一发动卡车直接回张学义家。


张学义推开家门,家里雇的人都不认识他,不过都认识钱瑞他们,他们也跟张学义的母亲住一个大院里,张学义的几个老婆看他回来都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院子里跑着十几个孩子,张学义都不知道那个是自己家的,张顺、钱瑞、刘二才三人离家时间不长,孩子们各自找各自的父亲,剩下一帮没人抱的孩子都是张学义的,他的几个老婆分别过来跟他打了招呼,一群人跟着他进后宅见母亲。

老太太想也想不到儿子能回来,四川以外的地方已经被小鬼子打的底朝天,儿子跟鬼子玩命的打,能活的回来就很不错,母子俩抱在一起就哭起来,张学义长这么大也没跟母亲分开过这么久,没想到旷日持久的战争会打这么多年。

“孩子,你没受什么伤吧?”老太太擦擦眼泪问。

“没事,最多也就是擦破皮的小伤,重庆这么被轰炸您没遇到什么危险吧?”张学义发现母亲老了很多,自己一转眼都快三十岁的人,母亲也奔六十,人能不老么。

“乡下也到太平,你这次回来多住些日子再走吧,外边这么乱,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前些日子国军在上高小胜一仗,看来战局是向我们有利的一边转呢。”老太太跟儿子见面话就多了,平日她很少跟人闲聊这些。

“国军就不派点部队像袭击明阳堡机场那样给鬼子点颜色看看,天上打不过地上还不想想办法,徐州会战时候李长官也曾派兵袭击鬼子机场,这么打多划算,可鄙让百姓顶着脑袋吃炸弹呢?”张学义正说话呢母亲看见美惠子,就问:“这是谁呀?”

张学义急忙解释,“这是我后来又娶的一个,惠惠,过来,见见咱娘。”

美惠子装的很乖的过来给老太太行礼,她是中国通,这点秀还是做的过去的,“母亲您好。”

“这孩子模样挺好,管家,给她单独收拾一间小院住,派专人照顾她,不许出什么差错。”老太太吩咐完管家急忙派人去做。

家里人正坐在一起喝茶闲聊,门房的管事的跑进来拿着一封信,“少爷,这是委员长的亲笔信,侍从室的另一波人送来的,轿车就停在家门口。”

张学义说:“真是多事的年月。”他打开信看了一下,不知道是那个秘书代笔的,估计是陈布雷写的,他大概看了一下,也没啥实际内容,都是些客气话,意思是让他尽快去委员长官邸,委员长要亲自设宴款待。

“车等着不走,信上肯定是要你去,你赶紧理了头发洗个澡去吧,人家嘴大咱们嘴小,在人家一亩三分地上还必须听人家吩咐,你不在的几年,他们没少给家里拿钱,千万别得罪了人家。”老太太不喜欢老蒋,可没办法,人家月月给钱,怎么说也是欠人家的认清,该还就还,绿林人都是受恩必报的。

“我马上去。”张学义放下信准备洗澡。

“管家会理发的手艺,你就让他帮你收拾好出门吧。”老太太吩咐完轻轻的叹气。


张学义在家收拾好了穿上一件军装坐上轿车前往委员长的官邸‘面君’,他一回到家感觉浑身无力,就想每天好好睡觉,或者去澡堂里好好洗洗然后就睡在澡堂,这多舒服?现在还要穿着这么多,大热天的去见他,真累呀。

轿车风一样的到了,张学义大热天穿着中山领的军装,感觉浑身是汗的走进官邸,客厅里只有侍从,没有委员长,张学义心想我也凉快点吧,少穿点算了,我也不怕得罪他,他爱高兴不高兴,他想好了以后把军装上衣脱了,只穿一件半袖衬衫在沙发上凉快着,有人送上凉茶水,他也没客气拿起来一口喝下一杯,旁边有专人给倒水,他也没等谁让,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就当饭吃,到了家连口饭也没吃就到这,真忙呀,自己连工作也没有忙个什么劲儿,自己又不要官有不要钱,没必要跟着他的指挥棒转。

时间不大委员长穿着件长衫走进客厅,“你来了,那就现在就开席吧。”

说话间一群人把酒菜放在大桌子上,委员长入坐后张学义拿着水果也入坐,委员长一边说着话他一边继续消灭水果,在外打仗不容易吃到新鲜水果,今天逮住了可劲儿造。

“武汉会战完了你跑那去,怎么一走好几年不回来。”委员长示意手下人把心裁蔬菜以及肉片全下进火锅里,火锅里冒着香气,张学义不等火锅里的东西煮好,拿起筷子横扫桌子上的凉菜和小吃,麻辣豆腐干、辣椒炸花生这些凉菜几下就让他收装包圆儿。

张学义听老头子问话,才放下筷子喝着洋酒说:“不瞒您说,您看我是不是越大越没出息?换十年前的我,这样的酒席最多每个菜吃三口就不动筷子,现在见了好吃的就没命,是因为我在外边受了苦,在新四军八路军的地盘上,一个月也吃不上一顿好饭,在延安我几乎没见过大米白面,整天最好的伙食就是南瓜小米以及各种野菜,我自己花钱上县城和集市上买吃的,即使这样也吃不好,花老了钱了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出门方知家中好,真是家中一日好,出门百日难,这次我回来我真有点怕。”

“回来参加国军吧,看看七十四军在上高会战的表现,比一年前的会战强百倍,我们是可以遏止敌人任何进攻。”

张学义笑了笑,“当国军有啥待遇,每天还是一碗大米饭半个咸菜疙瘩?我才不呢,我吃这么多苦我再也受不了,您见过像我这么能受罪的土匪么?”

“不说这些,现在各战区都在用人,湖南地区可能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会战,我很希望你去帮忙。”

“委员长,您都给我晋升到二级上将,卫立煌都没我晋升速度快,另外我去那,挂这么高个牌子人家也不好指挥我,不如就让我当个士兵吧。”张学义不想跟国军那些腐败无能的将军在一起,他宁可当个小兵,懒得跟赃官在一起。

“你就在家休息几天,过几天我派人送你去湖南。”

“没问题。”张学义说话的时候嘴里正吃着一大堆东西。


“哼,又想拿我送死,去保自己的江山,我才不傻呢。”张学义躺在自己房间的躺椅上,旁边的茶几上摆着龙井茶和水果点心,他的几个老婆围着他给他捶胳膊捶腿,大家围着他问这个问那个的。

房间外站着的美惠子一看屋子里这么多女的,她心想怎么他这么多老婆,还是他有钱,能娶起这么多老婆,大概看看最年轻的也比自己大点,有一个似乎跟自己岁数差不多,但是眼角眉梢带着杀气,不用问这就是他娶自己以前找的一个女土匪,一般人眼里谁带着杀气?

全仔细观察了一遍他的老婆,美惠子心里塌实点,因为自己比较年轻,也比她们漂亮,估计他最喜欢自己,现在懒的看她们给他献媚还是走吧,回房间等他。可她着一回去,到天亮他都没来,美惠子就知道他被那群女人给纠缠住。


早上起来张学义吩咐仆人做好早饭,然后他和翠儿、小兰一起陪老太太吃早饭,他母亲就问:“昨天老头子把你找去给你派什么事做么?”

“就是要我去湖南帮忙,在人家的地面上想不干也不行,帮就帮吧,反正在那也打鬼子。”张学义对这次也满不在乎的,感觉没什么危险,因为他即使败的光身跑回来也发现自己没伤,他经验和阅历是小鬼子比不上的,他才不怕死呢。

“哎,这一派你又在家呆不了几天,你也没时间管管孩子,孩子们也跟你不熟,这事弄的。”老太太唉声叹气的,她知道儿子是百战成精,一时半时死不了,可孙子们从小不跟着父亲在一起,亲情也就淡漠了。

“反正我看战争也差不多该完了,忙也忙不到那去,不会比以前忙,跟着正规军我也不用为钱发愁,每天吃饱了还能休息一会,自己出去拉队伍太操心,我这人不爱操心,所以我看就这么地吧,去就去,湖南可是好地方,我以前还没去那玩过,这次好好去玩几天,我看鬼子一时半会也拿不下湖南。”张学义低头吃着早饭,她母亲放下筷子问:“你在外边又娶了一个,这也倒没什么,可你又从老家领回来一个雅男算怎么回事?就让她这么在家住着?”

“我可不想在娶谁,家里都这么多人,娘,您帮我跟她说说,她还年轻,能不能等战争结束再说,全面抗战都五年拉,我看再多也不会打五年,最多三四年就完了,那会她才二十,也不耽误么,我这有任务在身上,说不定什么时候走,这事以后再说吧。”张学义怕老妈说这个,饭桌上还有自己俩老婆呢,自己要是同意还不惹她们俩不高兴,所以自己只能不同意,或者故意拖延。

小兰看他不答应心里到是满舒服的,她赶快吃了口饭到后院看自己的孩子去。


宅院的跨院有个凉亭,钱瑞、刘二才、张顺三个坐在凉亭里吃早饭,他们三个人很自由,不跟老婆孩子和父母在一起吃,钱瑞说:“你们听到消息么,老头子又要派横把去前线,说是去湖南,那到是四季都不错,不用穿棉衣,国军主力部队也多,横把的意思是去那干,大家不是一直想找个气候好的地方么。”

“湖南不错,去就去吧。”刘二才吃着油煎包子喝着酒挺舒坦,他感觉只要吃的好,然后天气也别太做对就可以,关外那就不行,冬天穿的多跟狗熊一样笨拙,使不出自己的本事,风雪交加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也不容易打鬼子,每天还要不停的打柴生火取暖,把雪放在铁壶里烧成热水喝,好好的馒头带在身上,宿营时候吃就不行了,馒头跟铁疙瘩似的,必须拿火烤一阵,或者放在火堆边上半个小时,馒头才热起来,吃的时候一层一层的吃,因为里边还冻得很硬,咬上去跟吃石头一样,天气不好的地方根本不能集中时间打鬼子,行军还要带帐篷之类的东西,搞吃喝也不方便。

“不用吃冰冻馒头,不用喝雪水汤的地方那都行,我也没意见。”张顺也喜欢南方,在那行军最多带件油衣,带个吊床,这点东西打在背包里不占地方,另外连棉被什么的也不用带,多带几件衣服就可以,晚上冷也冷不到那里去,另外正规军有吃有住,不用带这么多东西。

张学义背着手走过来,“这几天你们好好陪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因为一出去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吃官饭不自由,上面没命令就难以回来,私自跑回家被抓去要坐牢的,大家都有个思想准备,不愿意去也行,天下这么多鬼子可以打,去那都行。”

“我们就跟你走,你一个人出去我们不放心。”


美惠子到了张学义家感觉不如以前好,连见他都难,只是他给的零花钱太多,真是想买什么买什么,虽然是战时,但是重庆也有很多走私货物,美国的化妆品和衣服真多,现在美国还没参战呢。

现在已经是一九四一年的夏天,美国还忙着做生意呢,还没参加战斗,著名的珍珠港事件还没发生,美国的商品依然在中国、日本等地顺利销售,重庆遭受轰炸后街上卖东西的商店不少都关门,有的洋行还开着,美惠子进了一家商店放开了买东西,她现在是大财主,婆婆出手真大方,给了一包钱,还有漂亮的钱包,她一高兴买了十几件美国时装,然后一转弯去珠宝店购买喜欢的首饰,她跟张学义的其他老婆一样,女人都爱好这个,有钱全花在这方面,张学义的其他老婆都穿着高级时装,这让刚从延安回来的美惠子显得非常难看,她必须置办点象样的衣服,她进珠宝店的时候已经穿了一身新衣服。

张学义家有的是钱,一方面有老蒋的照顾,另一方面他也善于经营,察哈尔抗战结束的时候张学义重新做贼,就抢赌场、妓院、烟馆,发老了财,部分钱在北平花掉,大部分转移回南京的家里,由母亲管理,南京沦陷他家搬家的时候把大洋全兑换成金子,这个好带,另外外汇都是支票,由母亲带到重庆,即使他所有的老婆放开了花钱,他家也一时半时不会破产,首先他大老婆翠儿把东北的地和房全卖了,翠儿有钱,又是独生女,当然她花钱大方,家里的花消都是她出,张学义给母亲的钱全给其他老婆慢慢的花,小兰当然不会拿婆婆家一分钱,她家也了不得,在香港以及上海的租界有生意,后来家里开的公司搬到重庆,生意难做但也家底厚,自然小兰也不花张学义的钱,所以他家的钱没因为老婆多被花完。

美惠子那知道这些?她就知道别人的衣服首饰好,她也需要置办,她一个出去花钱感觉不错,走到那都有羡慕的眼光,她陶醉在美好的生活里把任务忘的差不多。张学义比他还忙,他以前参加中原大战的时候当过侍从室的侍从,当过警卫团的军官,他又爱吃喝玩乐,所以结交了不少酒肉朋友,如今以前侍从室和警卫团的同事都高升了,死的没有,升官发财的有的是,他一回重庆以前的朋友找来了,每天吃喝应酬不断,委员长请客完了以前的同事也轮流邀请,其实也是为了攀高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