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冷剑把AK74突击步枪放在自己的右手旁,头上戴着用杂草树枝编织的草帽,就像抗日战争时八路军、新四军战士头戴的那种简单的伪装草帽,闭着眼睛靠在一棵大树上,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一切,想着想着,他好像已经熟睡了。突然,他身旁的红外报警接收仪器的红灯狂闪,发出轻微的报警声

冷剑就像永远睡不沉一样,警报声才响起,他已像猎豹一样弹身而起,突击步枪已经紧抓在手上。他像猎犬一样潜伏到早已准备好的简单的战壕里,从绿草丛中探头向外望。

烈日已偏西,冷剑看看手表,下午五点多了。不用望远镜,冷剑就很清楚地看到,在三百多米外有二十多条人影突破了冷剑简单布置的第一道防线——红外报警防线。看来这些来袭之人的军事素质不高,连冷剑匆忙布置的红外防线也发现不了。

冷剑的心稍稍放下来,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他才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现在有一个没有丝毫搏击之力的黄菲需要他保护,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加计划周详。

冷剑举起望远镜望望,首先映如眼帘的居然是跟着他一起血战魔鬼城的12号队员、现任保安部副部长——钱京,还有跟随他一起生死狙杀军师的大牛小牛两兄弟,其他的都是保安部武部的人。想不到以前是上下级关系,现在是敌对关系,要进行生死决战了。

钱京他们手拿的武器杂七杂八的,除了钱京、大小牛三人手执的是81—1型冲锋枪,其他的人手执的都是各种型号的手枪。神秘组织居然就想用这些武器和靠这些从来没有实战经验的、从二三线部队退伍的军人来捕杀冷剑?

看来事发突然,神秘组织在国内的人手和枪又不多,只能出此下策,这绝对是下下策。

冷剑中午在小镇才受到神秘组织杀手的突然袭击,现在居然不是警方来追捕,竟然还是杀手来袭击。冷剑他们才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杀手就赶来,竟然还比警方早一步,神秘组织的杀手为什么知道冷剑他们的休息地呢?哪里出现问题呢?

一丝不安、一串疑问袭上冷剑的心头,一抹愁云爬上冷剑的脸。

冷剑轻轻把沉睡中的黄菲推醒,黄菲睁开朦胧的双眼刚想说话,冷剑就把她的小嘴掩住,轻声说:“有危险,你上山。”

黄菲很伶俐,点点头,脸上没有一点害怕之色,也是,经历了两次生死的考验,什么人的胆子也会变大的。

冷剑把92式手枪塞进黄菲的手上,轻轻说:“这样打开保险,扣动扳机就行。”

黄菲的手就像摸到冰凉的毒蛇一样,马上把手缩到背后,琼首连摇,坚决不要枪。然后深深地看了冷剑一眼,一言不发地猫着腰向山上爬去。

黄菲的变化确实太大,面对危险不仅不害怕,居然还明白她留在冷剑的身旁绝对会成为冷剑的累赘。

冷剑也不勉强黄菲持枪防身,叫一个从来没有碰过枪、从来没有杀过生的女孩子拿枪杀人,难度确实非常大,也绝不合常理,冷剑自己第一次杀人也经过很剧烈的思想斗争呢。

杀手要追上黄菲必须要经过冷剑的关,现在的山上也没有什么凶恶的野兽,黄菲独自上山应该是安全的。

冷剑把突击步枪调到单发模式,给枪安装上光学瞄准具,为了黄菲的安全,他要用AK74突击步枪进行远程打击,三百多米的距离对于AK系列来说是致命的。

冷剑是背向太阳,他的藏身之处已经阴暗一片,他的枪不会在阳光下闪耀,不是高手的话,即使冷剑开枪,受袭击的人还不知道子弹从哪里射出呢。而三百多米外的杀手却暴露在阳光下,在光学瞄准仪器下,他们纤毫毕现。

人的影树的皮,冷剑的厉害他们有目共睹,因此他们满脸紧张,东张西望,前进的速度非常慢,简直不像来杀人的。

钱京和大、小牛毕竟和冷剑一起在战场喋血过,冷剑对他们的战友之情还是有的。因此,他把枪瞄准在一个杀手的双眉之间,心里说声:“谁叫你退伍后不务正业,心甘情愿做神秘组织的杀手?”

冷剑轻轻一扣扳机,“砰”的一声脆响,群山震荡,余音袅袅,惊飞一群群的鸟儿。

子弹兴奋地旋转着,沿着主人设定的目标极速地奔去,只一个呼吸之间,子弹准确地钻进那人的双眉之间。那人的双眉之间立即飙起股血箭,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洞——血洞。

钱京、大小牛三人听到枪响马上就条件反射地躺下,其他人愣了愣,还没有及时作出相应的反应,地狱使者又发两声沉闷而无奈的叹息,又有两人的双眉之间中弹,而第一个中枪人的尸体才跌倒在地上。

快,快若迅雷不及掩耳!弹指间冷剑已经干掉对方三人,敌众我寡,还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黄菲,因此冷剑对昔日的下属,昔日的“战友”毫不留情,一上来就施杀手。

冷剑那些昔日的下属连忙纷纷找掩体,据枪向枪响的方向警戒着,毕竟在部队受过两年的专业训练,有一定的军事基础,虽惊不乱。

冷剑居高临下,他们的隐藏地点一览无余,并且山下除了一些树木,也没有什么大石块供他们藏身。

冷剑静悄悄地换了个方位,又是两个精确的点射,两个隐藏在草从中的杀手又暴尸荒野。

钱京他们终于乱起来,这绝对是一面倒的杀戮,他们手中的手枪根本没有这么远的射程,钱京和大小牛手执的冲锋枪也对冷剑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他们根本想不到在逃亡中的冷剑居然有可以进行远程射击的AK突击步枪。

精良的武器加上冷剑神出鬼没的优秀军事素质,钱京他们败局已定,回天乏力。

太阳隐身在一块白云后面,仿佛不忍心看人间的杀戮;山风飒飒,树木摇曳,沙沙作响,也仿佛为人间的悲剧摇头叹息;小溪淙淙,在唱着伤心的歌儿拂袖而去,不想再听同室操戈的新闻。

霎时间,天地一片萧杀,惨雾缠绕。钱京他们龟缩在树后,不敢露一下头。

即使心硬如钢的冷剑,面对昔日的同时,面对曾经的军人,他再也下不了手了。军人,是多么神圣而伟大的称呼,虽然他们玷污了军人纯洁的称号,但只要当了兵,他的一生就烙下军人的印记,永远不能忘怀。这些退伍军人虽然步入歧途,为虎作伥,但他们毕竟是军人出身,冷剑对军人最有感情,他确实不能再下手。他们违反法律,若再不悔改,自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冷剑情不自禁地想起度假区那些无悔热血军魂的保安,这些铁血的男儿虽然脱下军装,但骨子里还是一位铁铮铮的军人,血里燃烧着军人的傲气。

放他们一条生路吧,经过此役,他们应该会悔改的,应该会明白一个道理:不堂堂正正做人,做别人的走狗做别人的杀手,永远不会有好下场的。

钱京伏在一棵大树后,面色煞白,他和大小牛曾经和冷剑并肩作战,知道冷剑的厉害,冷剑活脱脱是一具杀人的机器,还是技术高超的杀人机器,他也不指望单凭这二十来人能击毙冷剑。只是上头说冷剑有黄菲这个累赘,并且冷剑没有什么致命的武器,任务还是可以完成的。若完成任务,每人奖金一百万,并调到海外工作。面对如此诱人的前景,他们才鼓足勇气追杀冷剑。

冷剑在第二卷的特种军旅中保住了钱京的命,现在确实发挥了作用,冷剑恐怖的身手,摧枯拉朽的杀气已把这个小头目的心智和斗志狠狠地摧毁,他已没有任何的信心和冷剑作战。

钱京胡思乱想时不自觉露出了半张脸,“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庞射入他身后的大树里。他可以感觉到脸庞被高速的子弹擦过时的灼热感和灼痛感,他感受到死神正在向他招手。

“砰”又一颗子弹紧挨着脸部的皮肤钻入大树,即使他是傻子也明白冷剑是在警告他,提示他,如果冷剑要施辣手,他早已变成一具尸体了。

钱京的心智被子弹唤醒,除了宝贵的生命,世间上的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都是扯谈的。现在他昔日的上司——冷剑,已给了他第三次的生命,如果自己还执迷不悟继续和冷剑作对,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到地下找已经死去的同伴打麻将了。

钱京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突然从大树后闪身出来,握着枪举着双手,面向冷剑开枪的方向。

冷剑已经换了一个位置,在瞄准具里观察着钱京的一举一动。他看见钱京对着冷剑的方向鞠了三个躬,把手中的冲锋枪扔在地上,然后面向他的兄弟,双手乱摆几下,冷剑隐约中听不清楚钱京在喊什么。最后,钱京居然转身毫不迟疑地绝尘而去。

大小牛也是高举冲锋枪现身,也是对着冷剑的方向鞠了三个躬,把手中的冲锋枪扔在地上,也是转身离开。

有了先行者,其他的杀手相继涌出掩体,扔下手枪离开。片刻间,山下除了留下五具血淋淋的尸体,其他杀手都走得干干净净。他们回去肯定会脱离这神秘组织,浪迹天涯,以此希望能逃避警方的追捕。

冷剑衷心希望这些退伍军人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冷剑松一口气,刚想上山找黄菲,他在休息地几米远挂着的小铃铛突然响了。

有情况,居然有人从另一个方向潜伏上来,高手,可以算是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