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沙场 第一卷 第六章 儿时往事

叶子飘落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size][/URL] 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总让人觉得有股阴沉沉的感觉,偶尔发出手术刀的“叮叮噹噹”声,更会让人联想到电影或小说里发生在医院的一个个会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昏昏沉沉中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可能过了几个小时吧,也可能更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医生的对话。似乎手术已经做完了。   “这是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


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总让人觉得有股阴沉沉的感觉,偶尔发出手术刀的“叮叮噹噹”声,更会让人联想到电影或小说里发生在医院的一个个会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昏昏沉沉中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可能过了几个小时吧,也可能更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医生的对话。似乎手术已经做完了。

“这是什么人啊?伤得这么重,伤口好象是被什么烧着然后又被用刀子切掉了一块造成的。伤口恐怖得不堪入目。”

“军人嘛,受伤是难免的。”

“对了,这两天你们有空看新闻了或报纸了没有啊?报道说世界各国恐怖分子已经联合起来袭击了世界众多国家。就是前两天,恐怖分子向来我国的云南边境独龙河谷搞破坏。不过才来了不到一天就被我们的二十多名特种兵战士给歼灭了。他们足足有两百多人啊,而且武器装备极其先进。真不知道一个二十多人的行动小组是怎么做到的,你们看这位士兵会不会是在这场战斗中受的伤?”一位医生摇摇头,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厉害,看来八成就是了。以一敌十啊,看来我们中国的军队越来越厉害了!”

“那是当然啦,我们国家的军队本来就是很强,他们以一敌十只是基本功而已,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如果武器装备能配备得更先进的话,那必将更强。”

“你们都说个什么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说这个,现在是高科技竞争的时代,哪个国家的科技先进,那个国家就厉害。”

“什么屁话,没有咱这些平民百姓,国家哪来的高科技。而且现在我们说的是这关于恐怖分子的战争,又没和你说什么科技不科技的,你就是罗嗦。”

医生动完手术后,缝好伤口后几个手术医生就从我背上的伤开始谈论这前两天发生在独龙河谷的反恐战争,他们说着说着,似乎就忘了我的存在。

做完手术后,夜幕已经降临。等被送回病房后,我的主治医生对我说:“左先生,您这几天千万别动得过火,要不伤口会被你撕裂,你的伤口已经撕裂多次没有问题,有事叫护士。您的队友说一会会来看您。”

“哦,知道了,谢谢。”

“麻药过时间后你的伤口会很痛,你可要忍住了。”

医生显然是觉得我会忍不了这一点疼痛似的,但他哪知道我在独龙河谷的时候被磷烧被刀割都能忍过来了,这手术开刀还算个什么。

“帮我拿杯水,”在手术室里的几个小时已经让我口干舌燥。

医生边给我打水边说:“你的病情似乎和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例破伤风患者的病情都不一样,你的伤口感染得这么严重,但你却好象一点事也没有。而且在没动手术之前,还能随便活动,简直是…是奇迹。”说到最后一句时,医生还觉得不可思议地摇摇头。

我笑笑说:“哈哈,我从小就觉得老天似乎对我相助。”

“哦?真的吗?如果你验血清单出来,如果你上身不会瘫痪,而且和平常人一样,那就真的是老天助你了。”医生把水递给我说。

我没有再说话,和完水后,淡淡一笑,然后把视线转向了窗外。黑色的夜空下已是城市的辉煌灯火,然而却也不能掩盖了夜空中那几颗闪耀的疏星。我没有看到月亮的踪影,或许是在屋顶上方我看不到的位置,也或许是被一层厚厚的乌云所遮掩。这个没有月亮的夜空显得异常凄惨。

就在这凄惨的夜空下,我想起了从前,那时我刚上小学……

“阿左,我们找个一个好玩的地方,你去不去。”那时,我才八岁,三个相同年龄的孩子叫我出去玩。

“好啊好啊,在哪小质,我们快去,”那时小,只要有玩的地方,一定会去的,当即便答应要一起去。

“那地方可好玩啦,咱们去那捉迷藏怎么样。”小质一边走一边说。

“好啊!”大家一致同意。

我不知道,就是这次贪玩,导致我性格中的倔强和好胜的劲全都展现无疑。

我们走着走着,就看到了远处有一栋楼房,然后听见身边一位伙伴的声音:“阿左,就是这里了,我们从这开始跑,看谁先到五楼怎么样?”

“可以啊。”说完大家一股脑地往那栋房子的五楼上跑去。

四人中还要数我最快,冲到五楼时都坐下休息了,还没发现他们上来。以为他们在躲着我,于是悄悄走下楼去。刚刚到了楼梯的拐角处,我便看到了一只很大的“狗”,比普通的狗还要高,还要健壮,后来才知道这是狼。它就在与小质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与他们对峙着,口中发出“呜呜”地声音,可能随时会对小质他们造成伤害。

本来还好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听到了一位小伙伴的的哭声,似乎已经忍了很久了,一看才知道是胆子最小的何杉。

这样哭只能引起大“狗”的不满,它以为是在向它挑衅,于是吼了一声后,向小质他们冲去,他们十分危险。眼看就要冲上去的时候,我也不知哪来的胆量,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向“狗”扔去。它被击中,先是一惊,然后转过头向我冲来,似乎觉得我的威胁更大。我的第一反映是想跑,但是面对的是比我大出那么多的动物,而且气势凶凶地冲向我,我的脚都软了,根本没力气跑。“呼”地一声,它已向我扑来,我只是靠着本能的反映躲了躲,但还是被咬住了,幸好是衣服被咬,我一看它这么“无理”,就铁了心,决定给它点颜色瞧瞧。

于是我一把抱住“狗”身,死死的抓紧,然后用牙齿一口咬住它的脖子,咬到出血,一股血腥的腻味瞬间传遍了整个嘴巴,险些就反胃吐了出来。它在地上滚来滚去,我任凭它怎么样,就是不松开,我知道一松开我就完了。大“狗”蹦来蹦去,我险些就脱手,身子被它的爪子抓得火辣辣的痛极了。

“阿左,你小心啊。”小质他们终于如噩梦初醒般向我说话。

“快来帮我。”我从牙缝中挤出了四个字。

小质听到后什么话也没说,急忙检起一根木棒,向“狗”的身上敲去,有几次都敲到我,我都忍住了。

最后大“狗”终于无力了,确认真的它死了后,我才慢慢松开手,和已经沾满了血的嘴,衣服已经被抓得稀巴烂了,而且身上已经满是一条条鲜红的爪印。

我与大家相视一笑……

我们看到了下面的大人,立即向他们说了自己的遭遇,大人们去了一看,就告诉我们这不是什么大“狗”,而是真正的狼,我们吃惊不小,自己居然杀了一只狼。回家后我必定少不了一顿臭骂,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亲骨肉,哪个父母不是心疼自己的孩子,看到我被狼爪抓成这样,又是打预防针又是吃药的。

因为这件事,我就从那时开始觉得老天在暗中助我,我在整个学生时代中一旦遇到自己觉得害怕的事,就想想自己一个小毛孩连一只比自己大出几倍的狼都杀了,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好害怕的。

也正是因为此事,我才敢于选择自己热爱的军人职业,才敢拿起刚枪保家卫国……

“嘿,小左,想什么啊。”

突然听到了队友阿成熟悉的沙哑音从身边发出,我这才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阿成已经进到病房里了,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你是不是想在训练时偷懒。”

“哈哈,你当我什么人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阿成想吊我胃口。

“我想想…嗯…是咱们军人的节日,建军节!”我想起来了,眼前突然一亮。

“哈哈,所以今天赵排长特别容许大家放松一天,我就来了。其他人都忙着为晚会准备所以没来。”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可惜啊,今年我不能去了。”

“哎呀,你也别难过了,等你好了后,咱们兄弟请你好好吃一顿。”

“真的吗?这可是你说的啊,记住你的话哦。”

“放心吧,到时候想吃什么尽管说,埋单我一个人包了。”阿成向我眨眨眼说。

部队里谁都知道阿成没进部队前就已经拥有上千万的资金了,他说出这话自然不会有假。我都已经一年多没吃过的牛排了,现在一想想心里就直痒痒,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真希望自己的伤能够马上好起来,我不是个能呆呆地躺在一个地方无所事事的人,我也不喜欢这样无聊地躺在医院里几个月,但是没办法啊,有伤在身,为了今后着想,只能认了。

“对了,我从部队里拿来了你的一封信,好像是从你家寄来的。”阿成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我,突然想到我不能动,笑了笑继续说:“你不能动,我帮你拿着你自己看。”

“谢了。”

阿成先是把信封拿到我眼前,我一看那字就知道是我老妹写来的,我心里先是一惊:“难道家里的人知道我受伤住院了?”。我没来医院前就嘱咐过队友们,让他们不要告诉我家人,怕家人担心。

“帮我拆开,我要看看信里写的什么,你们没告诉我家人我住院的消息吧?”我对阿成说道。

“我们没告诉你家人啊,而且还特别要求了赵排长和李副营长不要向你家里人汇报。这封信里不一定是家里人知道了你住院才寄来的啊。而且他们知道了一定不会是寄信,而是一定会亲自来到这医院看你的。”阿成一边拆信一边笑着说。

“哈哈,说的也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