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沙场 第一卷 第五章 提前退役

叶子飘落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8/


我带着满身的伤回到部队后就被送到了医院,一会又是CT,一会又验血,一会又是打针吃药,连个病情怎么样了都不知道。

直到第二天傍晚……

“什么?你再说一便!”第三军区医院住院部某病房中响起了我的质疑声。

“左先生,您背后的伤已经严重发炎,而且已经感染。请你立即做手术,我们不排除您上身可能瘫痪的可能,手术后需要特殊护理。因此请您提前结束军人生涯!”医生向我重复道,依然是这我不愿听到的话语。

我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于是不顾伤口的再次撕裂直接就从病床上站起来,说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可能会上身瘫痪。再说了,我是不可能放弃军人这职业的!”我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地退役!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李副营长和赵排长,两人身着一身绿色军装,威风凛凛,气度非凡,不愧是军官。

见他们进来,我迅速力了个正规军姿,向两位军官敬了个礼。两人见我有伤在身还这么注重礼节,先是一惊,随后急忙过来让我回到病床上躺好。

我的伤口是在背后,所以只能面朝床铺躺好。这姿势显然把让两人逗笑了,都低下头闭嘴窃笑。

过了一会,赵排长先说了话:“你的情况医院都已经同志我们了。我们通过讨论同意你提前退役,退役后医药费全由部队承担,每个月额外补贴生活费3万人民币。你今后就好好养伤,部队随时欢迎你回来看看。”赵说对上级的讨论似乎不太满意,‘为什么说让小左退役就退啊。’过了半响,继续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你就这么走了,但上级……哎。”

“你们是这位左先生的长官吧?你们要好好劝劝他吧,他似乎不太情愿配合我们,耽误了手术时间可不好。哎,军人啊,难道都是这么固执吗?”医生摇摇头直叹息道。

“我们会的。”两位军官点点头。

医生走出病房后,李副营长摘下了军帽对我说:“小左,你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在自己的长官面前你没有反驳的余地!”

“我…”我只能说出一个字便无话可说,面对李副营长咄咄逼人的话,我只能无话可说。

“明天你就给我把手术给做了,而且你要给我从手术室里好好的出来,别给我在记忆中留下‘三营六排第一行动小组成员左向明是个废人’这一段。”李副营长双眼炯炯有神,面色平静地说道。

“李副…”

没等我说下去李副营长就打断了我的话:“手术成功后好好养伤,如果身体能够痊愈,等出院后便回到部队向我报告。我会给你更重要的事情做,到那时你依然会是个军人。但在次期间,你是个退役军人!”李副营长加重了“重要”两字的读音。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枚军功章和两本红色的证书,递给我然后说:“这是部队授予你的一等功勋章,红色的一本是荣誉证书,一本是退役证书!我和你讲这些,除了老赵,你我,没有人知道!别忘了我说的话。我们先回去了。”说完便与赵排长走出去了。

这些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了,我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不过李副营长的话,还是值得我去好好思考的,我想队长讲的特殊任务,不是让我去做“卧底”就是“特工”或“间谍”,这些在电视和军事小说里看多了,除了这些我还真想不出个啥。

望着病房里白色的墙壁,就觉得现在心里就像这墙壁一样十分空白,有军功章又有何用,有荣誉证书又有什么用,这些都抵不过能让我在部队里与队友们一起训练一起流血流汗的日子。

回想这一年多来我与队友们不知一起经历过多少苦,面对了多少困难。大家一起走过死亡沼泽,一起踏过滚滚河流,一起穿越茫茫沙漠……那段日子虽然苦了点,但却生活得十分快乐。虽然我曾经讨厌过这样苦的生活,但在他们匆匆宣布我要退役时,我的思想又改变了。我应该珍惜在部队或者说做军人的每一分钟。

“我不能就这样废掉,一定不能让上身瘫痪。三营六排的兄弟们,等着我回来吧。”我暗暗说到。

这时门又被打开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我们第一行动小组的全体成员,一共二十一人,大家拧着水果补品之类的进来了。如果要是被医生护士看到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的话不急死才怪。

“小左啊,你啥时动手术啊?”

“小左,听说你可能会上身瘫痪。哎呀,幸亏是上身啊,如果是下身……嘿嘿。”吴风笑嘻嘻地说道。

“去去去,到这时候了你还知道开玩笑啊,等我好了小心我打歪你的下巴,我明天就动手术。”我向吴风亮亮拳头说,“要是我现在身上的伤马上好,我一定会踢烂你的屁股。”我加了一句。

大伙被我俩的话逗得哈哈大笑,就像在部队里一样。直到一位护士经过我病房时听到我们嘻嘻哈哈,急忙进来看了看,她还说其实自己是想让其他人走的,但是见我们二十多人都像一家人一样。于是只让我么小点声,便走了。

“唉,小左啊,其实我们真的不希望你会上身瘫痪,你还没教会我们怎样飞刀这么准呢。”吴风像转眼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对啊,上次散打比赛输给你,我还没有服,你一定要没事,我们一定要再比一次。”古云也插口道。

“你一定不能有事,你还记得上次3000米游泳和10公里负重越野跑都输给你,我还没能‘报仇’呢!”关山也说。

“还有……”

“……”

队友们都说要和我比这比那,我知道是他们再鼓励我千万别要有事,希望我能回到部队。队友的良苦用心我何尝不知道,我向大家眨眨眼说:“兄弟们,你们放心好了,老天助我,我命大富大,战场上都能活下来。在这医院里我还能有个什么事啊!”

“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阵笑。

“那说好了啊,你得健健康康得回来。”

“放心吧。”

“那我们先走了啊。”

队友们向我道别后,白色的空间里有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不知怎么地自己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按下了病床前的铃。

过了一会,一位护士走了进来问我:“请问您需要帮忙吗?”

“哦,请您把我的主治医生叫来好吗,谢谢。”

“好的,您稍等。”

“左先生,你找我?”医生走进来问。

“哦,我改变主意了,我同意明天动手术。”

“那太好了,我给你联系最好的外科手术师,你们这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而负伤的军人,就是应该得到最优质的医务服务。”

看到医生见我改变主意乐得就像中了500万元一样兴奋,我都忍不住暗笑两声。

第二天下午,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没动手术之前,我的主治医生再次向我声明:“左先生,这次手术讲会治愈您的破伤风,能保证你今后无生命危险,但手术过后您必将成为……可以用植物人来形容!除非老天助你。”

“别说了,我都知道!”我懒得再说话,心里想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老天助我左向明!’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后,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已经全部到位,打了一针麻醉后,背后渐渐没了知觉。我用余光看到手术室里的无影灯已经被放低,医生拿着手术刀离我的后背越来越近……

此时,我心中的一个念头老是在我的心头跳跃:老天助我左向明!老天助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