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四十四章 浮出水面(下)

脆弱的芦苇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size][/URL] 凌晨四点左右,一声声巨吼打破了营地的宁静。树丛中林木一阵晃动,一大一小两团黑影摇摇摆摆踏过马田布置下的警戒圈,闯入了营地。 帐篷中的凉子首先被惊醒,探头往外一瞧,见外面的火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了,尚未燃尽的木头散落一地,保罗也不知去向。营地中一高一矮两只巨兽正笨拙地挥舞着手臂,步履蹒跚地近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凌晨四点左右,一声声巨吼打破了营地的宁静。树丛中林木一阵晃动,一大一小两团黑影摇摇摆摆踏过马田布置下的警戒圈,闯入了营地。

帐篷中的凉子首先被惊醒,探头往外一瞧,见外面的火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了,尚未燃尽的木头散落一地,保罗也不知去向。营地中一高一矮两只巨兽正笨拙地挥舞着手臂,步履蹒跚地近前奔来。

“啊——”凉子不由得心胆俱裂,残存的一点睡意一下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熊!有熊!”

凉子瞬间反应过来,拼命去推帐篷中的众人,“快醒醒,有熊!”

众人都被惊醒了,看到帐篷外的情形,一个个都吓得魂飞魄散。只听得罗娜首先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众人一个个惊喝连连,连滚带爬,窜出了帐篷。

营地中的大小两头巨熊听得动静,身子一摆,摇摇晃晃向着众人的帐篷扑来。

众人拼命向四下奔逃,慌乱之中不辨方向。布兰登勉力跑出几步,已觉得气喘心虚,胸口疼痛地犹如火烧一般。不由得脚下一软,摔倒在地,心下大急,却只能在地上奋力挣扎,但觉眼前金光四射,一瞬之间仿佛觉得天地都要倒转过来。眼见得两头巨熊已然挥掌将众人的帐篷拍得七零八落,一头巨熊正在营地间东张西望地转着圈子,而另一头巨熊想是瞥见自己跌落,怒吼一声,竟一颠一颠地向着自己跑来,不由得心下一凉,万念俱灰,没奈何只得闭目等死。

却听得营地中“轰——”地一声巨响,众人齐声“啊--“地大叫起来。布兰登被吓得一激灵,睁眼一看,却见奔向自己的巨熊已经满脸开花,血肉模糊,身躯摇摇晃晃,一对巨掌在空中拼命挥舞,半晌,终厉吼一声,轰然倒地。

只见从远处树林间急匆匆跑过来一个人,一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一杆猎枪。众人已纷纷大叫起来:“马田!”

剩下的另一头巨熊眼见得同伴倒毙在地,立时发出连串怒吼,身躯狂摆,陷入疯狂状态。四下打转,正瞥见逃至潭边的罗娜,怪吼一声,向着罗娜狂奔过去。

露娜惊恐万状,口中尖叫连连,拼命用力想要逃开,但双腿抖得像面团一样,怎样也迈不出半步去。

马田见情势危急,扔掉箱子,迅速将子弹压入枪内,举枪对准巨熊正待发射。却见潭边巨石后闪出一个人,扬手一挥,一道白光急速旋转着飞出,“噗”的一声,一把短刀闪电般切入巨熊的后背。巨熊身躯一震,呲着牙震天价般狂吼起来,将身一扭,竟放过罗娜,舞动双爪,向着那人去了。

此时马田已调整好角度,“轰、轰——”接连两枪,击中巨熊的后脑。巨熊双爪在半空中无力地挥舞了片刻,终于颓然垂落下来,身躯一歪,轰然仆倒在地。

马田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收枪站起,又一把将箱子抓过,紧紧夹在腋下。

此时,巨石后的那人已奔近前来,从巨熊背上费力地抽出短刀,转头望向场中,高叫一声:“大家好吗?”

“强生!”众人齐声惊叫道。

罗娜讶然道:“强生,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强生悠然一笑:“我若真走了,谁来帮大家找出奸细呢?”

马田慢慢走过来,拿眼一扫强生,淡淡地道:“你来晚了。”

强生嘿然一笑,道:“若非我冒了奇险,晚到半个小时,来的恐怕就不只是这两头巨熊了!”

马田眼光一闪,道:“怎么?”

强生转头一努嘴道:“昨天你我布置的两个陷阱里还倒着两个大家伙呢。”

“什么?还有两个?”马田不禁神色严峻起来,冷冷地道:“好毒辣的阴谋啊!若非我们有所准备,恐怕大家现在都难逃此难了!”

众人听得一阵迷糊,克莱尔忍不住问道:“马田,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马田沉声道:“先别说这个,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位朋友在呢。”

凉子道:“什么?还有谁?”

强生愤然道:“你看我们中还少了谁?”

“保罗!”罗娜不禁惊叫起来。

马田默不作声,低着头在地上仔细寻找,突然弯下腰在地上一阵摸索,等到他站起身来,手中已多了一个正一闪一闪发出红光的小东西,那东西正是保罗埋入土中的形如蚊子的脑波收发仪器!

马田不理会身旁已看得目瞪口呆的众人,用力将电子装置捏开,扯断导线,红光倏然而灭。

强生道:“保罗在哪?”

马田望了望沉寂的水潭,冷冷地道:“潭水一定凉得很,也许该请我们的朋友出来了!”

※ ※ ※ ※ ※

保罗含着竹管潜入水中,静静等待事情的发生。当营地中骚动起来时,保罗在水中也立刻感觉到了。心中暗暗盘算,想象着营地中该是怎样的一副情景。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传来的闷声突然停止,一瞬间什么动静都没有了。保罗心中疑惑,不由凝神感应。突然间只觉得呼吸一滞,紧接着口中一疼,含着的竹管被突然抽掉,保罗猛地被呛了一大口潭水,心中一惊,从水中一下子冒出头来。

正待抹去头脸的水珠,保罗但觉得颈间一凉,睁眼一瞧,一把刀已架在自己肩上,一张黑脸正张着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而旁边,七八个人齐刷刷地围在潭边,怒目直视自己。

强生一把将保罗扯出水面,湿淋淋地扔在地上,取了些坚韧的野藤将他捆扎得结结实实。罗娜眼中喷火,忍不住上前“啪”的一声,狠抽了保罗一记耳光,骂道:“混蛋!你想害死我们?”

强生一脚将保罗踹翻,用刀抵住保罗的脖子,怒喝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保罗惨然一笑,双目一闭,竟一动不动了。

强生大怒,提脚便踹,踢得保罗在地上连翻了几个滚。强生大骂道:“该死的畜生!你说不说!不说让你尝尝老子在伊拉克对付敌军的手段!”

保罗头脸青紫,嘴角已有鲜血渗出,胸口剧烈起伏,连连咳嗽不已。却依然一声不吭,拿眼死死瞪着强生。凉子在一边看着,虽然心中愤恨,但眼中已有不忍之色。

马田止住强生道:“好了,强生,慢慢再问吧,大家都受惊了,还是休息一下吧。”

此时众人才得有空闲在潭边围坐下来,谈论刚刚发生的惊魂一幕。

当日保罗突然狼狈归来,述说在林中与欧文遇到大熊,马田当时就心里一动。因为众人就在附近,并未听到任何动静。而且像熊这样的巨兽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受到挑衅,保罗言语不清,当时便触动了马田的猎人本能反应。

待保罗带领大家到坡上遇熊之处寻找,马田便留了个心眼,反复察看了周遭的环境之后,并未发现任何野兽和人类的痕迹。很明显保罗撒了谎。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马田心中虽然疑惑,却并不说破,暗中使了个眼色给强生。

在保罗带领大家寻觅露营地的时候,马田已渐渐觉得事情不妥。保罗在林中停留的时间并不很长,而且据他说,在遇熊之后自己曾滚落坡下晕过去了一阵子。既然如此,保罗又何来那么多的时间跑到这样一个荒僻的地方来寻找水源?而且行进的道路越走越难,前路十分难辨,但保罗却似驾轻就熟般并无半点犹豫迟缓,这更让人觉得难以解释。当下马田觑得一个机会和强生暗暗商议妥当,由强生寻机启衅脱离大家,但并不走远,而是紧紧缀在众人后面,一路紧跟众人,暗中观察动静。

众人到了乱石丛生的水潭边,一时之间难掩兴奋之情。但马田的疑虑却更甚了。这分明是一处人工筑就的隐蔽场所,而且已经荒芜许久,保罗将众人带到这样一个场所,其心十分可疑。

及至发现潭边的死鱼,众人皆以为幸事,而马田却心下大惊。这失掉半截身子的死鱼分明是被某种动物咬去,而且从时间上来判断,间隔时日并不久远。看来这乱石丛边的水潭,定然是野兽出没过的地方,保罗分明是有意将众人引入险地!

其后马田在潭边的查勘更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在附近的林地中,马田发现了多处野兽的足迹,且从足迹的形状判断,恐怕还是十分强悍的大家伙!可叹保罗虽然处心积虑、筹划周密,却还是忽略了马田几十年山林行猎的经历,正所谓百密一疏。想来上天还是垂怜自己这一行十多人。

马田心中暗自冷笑,见营地中众人各自忙碌,马田便借布置机关的时机远离营地步入林中和强生会合。草草交换过自己的判断,二人都觉得情势已十分危急。当下马田和强生商议下应对之策,二人合力在野兽途径路线上挖下两个巨大的陷阱,由强生潜伏一旁严密监视。而马田则返回营地与保罗虚与委蛇,随机应变,以防情势突变。

入夜之后,马田一直躺在帐篷中假寐,待得众人一一睡熟,马田便悄悄钻出帐篷,潜入到附近林中上了大树,紧紧注视着保罗的一举一动。其后保罗所做的一切举动都被他尽收眼底,只是后来巨熊突然闯入,倒也真是出乎马田意料之外。没想到一下子来了两个大家伙,若非自己应对迅速,且早有准备,恐怕营地中早就是一副惨不忍睹的状况了。

而强生在林中的遭遇更是凶险万分。凌晨时分,强生正等得昏昏欲睡,林中突然稀稀拉拉出现了黑乎乎的三四个大家伙。强生立时头皮发炸,惊得目瞪口呆。眼见得前面的两只巨兽一摇一摆地绕过了马田挖下的陷阱,径直向着营地方向去了,强生却丝毫不敢动弹,额上冷汗涔涔而下,一时间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阻止。

犹豫之间,后面相隔十多米的两只巨兽也晃晃悠悠跑近前来。眼看着就要偱前面的两只大熊行走的方向去了,强生一咬牙,猛然现身出来,挥刀嘘嘘作势。两只大熊倏然一惊,身形一顿。一头大熊身躯一转,走了几步便脚下一歪,一头载到林中的陷阱中去了。另一头大熊却低吼一声,越过陷阱向强生奔来。

强生没奈何,只得领着这头巨熊绕着大树来回奔跑。好几次强生都几乎被大熊伸爪触及,幸亏强生反应机敏,拼命在树木枝蔓间穿行,利用树丛的阻碍不断拖延大熊的脚步。奔逃之间,强生口中喃喃自语,早已把大熊的祖宗问候了七八十遍。

跑了十多圈后,强生窥得一个机会,不顾一切发力向林中埋设的陷阱亡命冲去。到了陷阱所在,强生将眼一闭,甘冒奇险,脚下发力竟从陷阱上的树枝上迅速跑了过去。脚下虽然晃晃悠悠,好在自己身子轻,覆盖在陷阱上的枝条并未塌陷。片刻之后,身后“哗啦啦”一阵响,那头大熊终于怒吼着掉了下去。

强生咒骂着抹了把额上冷汗,强抑住心脏的狂跳,一刻不停地向着营地跑去。

后面的情形便是众人都经历过的了。

众人听罢这番经历,一个个摒声静气,心脏“咚咚”跳动,许久不能言语。

马田瞥见倒在一旁的保罗也半开半闭着双眼,聚精会神地听着,不禁淡淡地道:“保罗,你没想到自己的布局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吧。”

众人不由怒目直视着保罗,但见他惨然一笑,喃喃道:“……你们杀了灵兽,一定会有报应的!血祭……丛林的血祭就要降临了……”说着,竟自将眼一闭,再也不吭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