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封了 人变了

我是圣诞老人 收藏 5 80
导读: 我和我的表弟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得不得了,我们曾经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铁路。可是现在,通往铁路的那条路早已被一堵厚厚的墙封了起来,他,也变了。 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和表弟都在铁路学校幼儿园,我和他在同一个班而且睡一张床。那时候,我们从幼儿园放学后就会被我二舅,也就是他爸爸带着,穿过“铁二处”的铁路立交桥来到铁路上,站在铁路边上,看着一列列火车从远方满是水蒸气的铁轨上驶来,然后对着火车大叫或是学着交警的模样指挥火车向一个它不可能改变的方向前进。这时火车司机常常会拉响一声长长的汽笛,让我三人捂着耳


我和我的表弟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得不得了,我们曾经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铁路。可是现在,通往铁路的那条路早已被一堵厚厚的墙封了起来,他,也变了。

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和表弟都在铁路学校幼儿园,我和他在同一个班而且睡一张床。那时候,我们从幼儿园放学后就会被我二舅,也就是他爸爸带着,穿过“铁二处”的铁路立交桥来到铁路上,站在铁路边上,看着一列列火车从远方满是水蒸气的铁轨上驶来,然后对着火车大叫或是学着交警的模样指挥火车向一个它不可能改变的方向前进。这时火车司机常常会拉响一声长长的汽笛,让我三人捂着耳朵向后退。那时铁路就是我们的游乐场。

到后来,上小学了,我留在了铁路学校,而他则去了我们学校对面的朝阳小学。我语文好他数学好,虽然在不同的学校,但我们常会在一起参加竞赛。我们不能再像幼儿园时那样天天去铁路上玩了,但一到双休日,铁路又会成为我和表弟的度假圣地。我们知道了火车头都会有一副平道器用来清除铁轨上的杂物。于是只要我们哥儿俩一上铁路就在铁轨上铺上一排石子,然后坐在一边看着火车的平道器把石子一个个都铲飞。我们还喜欢偷偷溜进机务段,趁没人的时候,用钥匙打开蒸汽机车的门,在里面给炉子使劲加煤,再拉开排气阀,看着从火车头两侧喷出两道浓浓的蒸汽,然后再拉响汽笛把机务段的人引出来之后溜之大吉,任凭他们在那里破口大骂。

到了初中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立交桥上通往铁路的路被封住了,而表弟也变得不像他了。他喜欢听他听不懂的韩国歌曲,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韩国文化却不知道韩国人属于朝鲜族。而在校表现则更糟糕,初一时在九中因为吸烟、打架被劝退,初二时在十中因为打骂老师而被开除,前不久又在十六中因为寻衅滋事休学在家。

一切仿佛都在改变,一如不断提速的火车,据说现在早已没有了蒸汽机车了。

立交桥上的那堵墙封住的不止是路,还封存了我的快乐童年,和那个天真的表弟。(说明:今年中考我考入了省级重点高中 而表弟上了技校)

2007.8.2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