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好朋友[斑竹己阅]

我是圣诞老人 收藏 0 31
导读: 我有一个和我最为要好的朋友,我们好到无所不谈无话不讲。我们连见上一面都成了奢望。 “小屁天”是我在四年级时就结交的朋友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就是认识在一起玩过,后来五年级时他从我们学校对面的“黄土”学校转到我们的“砖瓦”学校和我一个班后,我们在六年级就成了同桌。那时,上课看似认真听讲的我们桌子总是在不停地晃动着的,因为我们在课桌下用腿比试功夫。而下课后我俩又伙同“别字老先生”――武鹏飞和“小李白”一起画《黑客地锅》和《红楼蒙》的漫画。 再后来,我们都上了初中,虽然学校离得远了点,

我有一个和我最为要好的朋友,我们好到无所不谈无话不讲。我们连见上一面都成了奢望。

“小屁天”是我在四年级时就结交的朋友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就是认识在一起玩过,后来五年级时他从我们学校对面的“黄土”学校转到我们的“砖瓦”学校和我一个班后,我们在六年级就成了同桌。那时,上课看似认真听讲的我们桌子总是在不停地晃动着的,因为我们在课桌下用腿比试功夫。而下课后我俩又伙同“别字老先生”――武鹏飞和“小李白”一起画《黑客地锅》和《红楼蒙》的漫画。

再后来,我们都上了初中,虽然学校离得远了点,但他家却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下可苦了两栋楼上的居民,他们几乎每天都被手电筒的间歇性闪光和口哨声袭扰,因为我和“小屁天”组成的“特高课”在进行联络。初二的寒假是我和“小屁天”的关系登峰造极之时,那时候我家就是他家,他家就是我家。

我们一起研究军事,畅谈电影,对国色天香的评头论足。我们一起男扮女装照相,一起打扮成“塔利班”在阳台上拿着汽枪摆pose给路人看,我们还一起骑车走十几里去第一监狱吃一碗一块五的格拉条或是从火车站到鼓楼去喝一碗一块的油茶。

可是现在,我和他却只能通过抬头看看窗子对面的台灯是否亮着来确认对方的存在,否则,在暑假前我们是不会知道对方有什么事的。今年的暑假,我和“小屁天”都很害怕它来,但又都急切地盼望它来:盼望是因为我们可以重新玩起来,害怕它是因为我们都不想让它变成罂粟花那样让人灿烂地追求。但如果稍有不慎,那换来的可就只有黯然的结局。相距不足五十步的我们哥俩儿被一种我们都希望地东西压迫着,我们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实际上离我很近的那一栋楼,在我心里却成了遥远的、可望不可即的地方。但就在那最遥远的地方却有我最要好的朋友。



本文内容于 2007-8-29 2:43:04 被huoyu110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