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国际旅 特种训练营 第九章.穿越封锁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日本鬼子在东北义勇军进行攻击作战的同时,用更毒辣的手段是对东北抗日根据地采取“蚕食”封锁的政策。

即通过挖壕沟,筑围墙,开人工河,修公路,建碉堡,制造无人区等野蛮手段。

企图切断东北根据地与敌占区,根据地与根据地,根据地与平原之间的联系。

在东北驻屯军的作战参谋长川岛一夫说:“古时候中国的城市用城墙围绕起来作为民众对敌人入侵的防护措施。

在中国本土和满洲、蒙古之间建筑了万里长城。

这对外敌入侵究竟能起到多大防御作用且当别论,但它是保护中国本土及民众的象征。值此与义勇军争夺民众之际,把在我大日本皇军保护下的民众用这样的隔离线围绕起来,划出界限加以防护,不但可保居民安定,对于促使民众向我方靠拢,也有很大效果。

在准治安地区和未治安地区的交界处,修筑适当的隔离壕沟或小堡垒。

是阻止义勇军入侵的有效方法,因而广泛地采用了这种方法。”

这是一个更为毒辣、更为老练的对手。他有很多本事,能实事求是,细致周密。他不出风头,不多讲话,他经常广泛收集我们的东西,研究我们的东西,是历来东北日军高层军官中最厉害的一个。”


这套囚笼政策,是德克塞的堡垒主义再加上曾国藩对付太平军的办法,既有以攻为守的战略,又有以守为攻的战略,可谓攻守兼而有之。

他把筑路挖沟,筑垒修堡结为一体,用来围困义勇军。

另外,他吸取前几任东北日军首脑根据“治安”状况划分区域的经验,进一步明确表示:对治安区以清乡为主,建立各种伪顽组织,并村编乡,实行保甲连坐,强化日本鬼子的奴役统治。

对准治安区以蚕食为主,一步步走上伪化、特务化道路,广修封锁沟墙,筑碉堡,制造无人区,防止义勇军的深入活动。

对未治安区则以扫荡和军事进攻为主,摧毁和破坏抗日设施,诸如守备碉堡,警戒铁路,构筑工事,安排步哨,接近村落,进行搜索等,都有具体规定。

王庆华,梦梅他们化装成卖香烟的小贩、贩卖棉花和布匹的单帮等,穿越日本鬼子的封锁线,他们镇定自若,从中看不到一丝破绽,每个人都轻松过关。

那些手握刺刀的日本鬼子根本想不到眼前的平常女子,小贩,衣服里竟然缝着中共的机密文件,给抗日义勇军的大量抗日经费。

在哨卡上遇到伪军的搜查,他们毫不犹豫地“进贡”一整条香烟,他们就心满意足地放过她,却不知道另几条香烟里夹着无数的金条,纸币。


二.


他们机智、警惕,不害怕牺牲。

每一个人事先都准备好一套口供,以应变不测。

山高路险,骄阳似火,没有人烟也没有水喝。

下午,他们走到关外一座黄土山上,天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山路泥泞难行,下山时人畜都像滑雪运动员一样滑行,骡子竟然也把前腿挺直屁股坐地向下滑,比人还稳当,我们一个个滚的像泥人一样。

日落黄昏,他们来到一个较大的村庄,在那里稍微休息片刻,又登上征程。

在这一路上,他们闹出了不少笑话。

有时,出洋相能让人捧腹大笑,而有时,有的人又莫名其妙的大发脾气,有的女学生走累了就坐在地上赖着不走。

然而离敌人的又一道封锁线越来越近,这时整个队伍都寂静无声,由于林岚是个高度近视眼的富家娇小姐,和队伍失去了联系她还不知道,直到一个岔路口才发现他们掉队了。

梦梅赶紧前去探路,两条路上都没有队伍的踪影,正当他们不知所措时,忽然,前面传来了脚步声,原来又是十几个掉队的同志退了回来。

他们不敢冒然行动,等了片刻护送他们的后卫游击队赶上来,已经可以看到同蒲路的灯光,我们随队伍一口气冲过了同蒲路。

随着灯光渐渐远去,脚步也慢了下来,林岚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喘息片刻后,梦梅便搀起她继续前进。

黎明前,他们渐渐远离了敌人的封锁线。

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眼前,无比喜悦心情驱散了一夜的紧张和疲劳。


小憩时,他们找了一块低洼地,席地而坐。四周派有哨兵警戒。大家纷纷拿出干粮—几块地瓜面窝窝头。

在通过最后道封锁线时,碰到了一些麻烦。

先是听见不远处鬼子据点里人声嘈杂,狼狗的嗥叫声特别瘆人。

接着,碉堡上的探照灯往四处扫来。

他们赶紧就地趴下。

游击队长召集几名队员开会,商量对策,王庆华建议:一旦战斗打响,副队长带领队员保护大家先撤,余下的人由队长和我断后掩护。

他紧握步枪的手有些颤抖,临别前组织领导蔡大姐交待的“此行不许有任何闪失”的话仿佛又回响在耳畔。

一旦战斗打响了,那谁又能保证不会发生任何意外呢?

又过了许久,先行的侦察员报告,可以通行。

经此虚惊一场,他们更加快了速度。秋天的夜,乍暖还寒,我们脱去外套还是汗流浃背。几十公里的急行军,他们这帮毛头小伙子还能挺住,有些女同学却早已累得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次,经由河北,山西来到长白山。

一路上,不时看到日本鬼子杀光,抢光,烧光留下的罪证,有的地方几十里地都没有人家,山里、沟里处处可见白骨。

一晚,住在一个被日本鬼子烧毁的村庄里,意外地发现一户幸存下来的人家,父母带着两个七八岁的孩子。

时值深秋,一家四口人衣不遮体,就躲在残垣断壁间。当时也他们没有什么吃的了,每人只配发半碗煮好的土豆,一个地瓜面窝窝头。

土豆大的如核桃,小的只有手指尖大。

吃饭时,王庆华看到两个小孩伸出黑黑的手要吃的,很是心痛,就把土豆分给他们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