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修生被日本警方枪杀

那时天空连线 收藏 2 79
导读: 由于对日本警方把开枪解释为正当防卫的不满和质疑,死者的妻子及其哥哥将于今日从成都启程奔赴日本,就此事向日本宇都宫地方裁判所提起国家赔偿诉讼,并处理罗成的遗体。而在本报记者的大力帮助下,重庆大轰炸诉讼团律师一濑敬一郎先生将免费为罗成亲属担当诉讼代理 枪杀事件/回顾 震惊:中国研修生被日警枪杀 罗成被日本警察枪杀事件曾经在日本及整个华人世界引起巨大震惊。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网站转述日本媒体报道的消息,2006年6月23日下午5时许,日本栃木县鹿沼警察署巡警在巡逻时,发现两名中国男子形迹可疑。在警察上前

由于对日本警方把开枪解释为正当防卫的不满和质疑,死者的妻子及其哥哥将于今日从成都启程奔赴日本,就此事向日本宇都宫地方裁判所提起国家赔偿诉讼,并处理罗成的遗体。而在本报记者的大力帮助下,重庆大轰炸诉讼团律师一濑敬一郎先生将免费为罗成亲属担当诉讼代理

枪杀事件/回顾

震惊:中国研修生被日警枪杀

罗成被日本警察枪杀事件曾经在日本及整个华人世界引起巨大震惊。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网站转述日本媒体报道的消息,2006年6月23日下午5时许,日本栃木县鹿沼警察署巡警在巡逻时,发现两名中国男子形迹可疑。在警察上前询问时因逃跑、反抗、并欲夺警枪,警察开枪击中其中1人腹部,此人送往医院后不久不治身亡,另一人被警方逮捕。

日方:警察开枪系正当防卫

据栃木县警方向媒体解释,警察向中国研修生开枪属于正当防卫。据介绍,当年6月23日下午,鹿沼警察署所属的真名子驻在所的一名警察在巡逻时发现两个外国男性后,上前盘问。但这2人似乎听不懂日语,看到警察后又慌慌张张逃跑。警察向其中一人追去,跑了200米左右就抓到他,两人扭打起来。警方还称,当时这名外国男子抱住警察的腰部,有夺枪的企图。挣脱警察后,他抄起一根竹竿与巡警对峙。警察发出“再不住手就要开枪”的警告,看到对方毫无住手的迹象,就在离其1.5米距离开了枪。中弹后,该男子被送到医院,一个小时后,他因流血过多死亡。事件发生的当晚,中国驻日使馆便一方面向外交部报告,另一方面立即向栃木县警方交涉,要求对方向中国大使馆通报此事。

枪杀事件/悬疑

时至今日,日方并没有给死者亲属一个合理解释。昨日下午,罗成的妻子张琴从家乡乐山市沐川县来到华西都市报社,因为失去丈夫,她的神色显得有些沧桑。她告诉记者,自己对日本方面一直坚持认为的警察开枪系正当防卫理由提出三点质疑。

为人厚道 怎么变成袭警人?

据张琴介绍,罗成和在日本被捕的张学华都来自乐山市沐川县凤村乡龙宝村。他们是2004年由四川非亚实业有限公司派遣去日本的。

“说是去研修,实际上就是到日本打工挣钱。”张琴说,在去日本之前,罗成在家乡读过高中,1988年参军,在中国海军部队服役并入党,1992年退伍回乡,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曾经因为他带领全村父老乡亲做了很多公益好事,当选过沐川县人大代表。

2004年,为了尽快实现脱贫致富,罗成借贷了近5万元人民币到日本当研修生务工。“像罗成这样一个正直、勤劳、朴实的中国农民,怎么会袭击警察呢?”张琴质疑。

衣裤整洁 警察与罗成搏斗过?

据张琴称,当时被捕的唯一证人张学华(已经回国)向她证实,2006年6月23日,罗成和张学华找工作途中遇到一位日本警察,遭到盘问。因为不懂日语,罗成与这位日本警察用口语、手语、书面语进行交涉约20分钟左右。这时,一辆民用车开来,要求警察移开警车让道,于是警察上车挪车,罗、张2人便趁机分道逃跑。张学华见这个警察持枪追罗成,便逃进树林里,后来张学华主动走出树林,警察将其逮捕。

张学华证实:他被押上车后,看到曾追击罗成的那个警察全身衣裤整洁,脸面、手脚干净,并无搏斗的痕迹。可见,这个警察在开枪射击罗成之前并没有与人搏斗过,更没有对身受重伤的罗成进行施救。

医院很近 为何导致流血而亡?

“假如进行过施救,这个警察身上应当有罗成的血迹,而证人张学华看见这个警察身上却没有血迹。”张琴称,显然日警没有对罗成及时抢救。事发地点到市中心医院仅25公里10分钟车程,罗成却因流血一个多小时死亡,在医学那样发达的国家是不应该发生的。

枪杀事件/诉讼

想打官司 巨额费用难倒家属

“一年多了,我一直都希望到日本去看看丈夫的遗容,想向日本方面讨要说法,但是这真的很艰难。”张琴告诉记者,6月24日丈夫死去的消息传到家乡时,她并不知道,亲属一直瞒着她。而到了6月28日,因为所在的四川非亚公司要派人前来探望,亲属才将罗成被日本警察枪杀的噩耗告诉她。

张琴称,听到噩耗后,自己完全没有了感觉。“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14岁,一个7岁,还有老人,我们这样一个处于贫苦山区的家庭,该怎么办啊?”说到这里,张琴的眼角闪出些许的泪花。

她告诉自己,家里的人一直都希望去日本处理丈夫的后事,但他们一打听需要三四万元的费用,他们的念头一下就打消了。另外,在日本打官司律师费高得吓人,“也就不敢想了。”

记者帮助 日本律师免费代理

不过,张琴的疑虑很快被消除。去年下半年,张琴来到华西都市报社,希望本报对其丈夫的遭遇给予关注。本报记者庞山岚立即想到了为重庆大轰炸诉讼团当原告律师的一濑敬一郎先生,“他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一定会提供帮助的。”随后,在12月份的一次采访中,本报记者终于与一濑敬一郎先生联系上,一濑敬一郎先生立即与张琴等家属见面了解情况。

据张琴介绍,今年5月3日,一濑敬一郎律师主动联系了他们,表示愿意免费代理此次官司。

今日启程 提起国家赔偿诉讼

按照一濑敬一郎律师拟订的日程安排,今日张琴及其哥哥将从成都乘坐国航航班抵达东京,与日本律师会合。29日上午11点,家属方与律师会合共同对诉讼进行商议;30日,张琴将正式向日本宇都宫地方裁判所提起国家赔偿诉讼,要求日本警方就罗成被警察枪杀事件,向死者家属赔礼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情;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对死者家属以发给与赔偿,对一个14岁、一个7岁的孩子和73岁的老母进行抚恤;为死者家属赴日本料理后事,将罗成遗体运回家乡安葬提供方便、支付全部费用。让死者得以安息,让家属得以抚慰。

据一濑敬一郎在日本的翻译甑先生称,目前日本国内对此事表示极大关注,30日,律师团将召开一个记者见面会,全日本的主要媒体都将会参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