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二十一章 风雨戒毒所 第 1 节

南山石 收藏 12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你和桂超都是莽撞、缺心眼哪!风雨飘摇的时候,你们非要去捅云,以至暴雨交加、屋漏房塌。我说你们比之二牛、屈虎他们还不如,他们还知道一个大局而守口如瓶。要清楚,急时乱咬的疯狗只会死得更快!保住了大树,枝丫才能衍生!我刚才略为失态了点,请你包涵一二。现在是刀架脖子的关口,你我更须冷静配合,千万不能玉石俱焚,到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大毛,你躲在我这里来,是下策!”古志见硬的不行,反被屈大毛要挟一阵,心中恐慌,便来软的,旨在警示屈大毛不要胡来。

屈大毛毕竟是流氓出身,有些流氓伎俩,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他本来走投无路之下是准备赖在这里不走的,被古志这一席话一说,也觉得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是相互照应点为好,若真的弄得古志也锒铛入狱,自己就更没有活路了。

想到这,屈大毛忙从沙发站起,趋身过来,向古志作揖说道:“我的老大啊,我也是被急疯了!其实我早有以防不测的准备,这不,现款我都提出来了,我是想去投靠‘牢友’的,永不回来牵连你。可是,你的通知晚了,等我匆忙地与家人打好招呼、赶到机场时,你们的人都在严阵以待。折回,车站、码头、路口都是条子,出不去呀!所以,只有到你这里躲躲风再说。我也晓得行内的规矩,不是我故意的!”语气充满着无助、无奈。

古志思忖片刻,吩咐小红出去买菜。随后,将屈大毛拉入卧室,轻声说着:“这样,李子放有一个堂弟叫李子开,原是孤溪乡医院的医生,因生活作风上屡犯错误,加之性格孤僻,至今未婚。我们局在乡医院建戒毒所时,是我把他留了下来,做戒毒医师。他有一栋私房就在戒毒所外一侧,平时几乎没有人上他家,很安全。躲过这一阵,我再想办法送你出去。”

“戒毒所边?这不是送肉上砧板?你不是开玩笑吧?”屈大毛心里发毛了。

“说你糊涂,你不认帐!谁会想到你这个毒犯会躲在戒毒所边?”

屈大毛歪头一想:“也是!”

“就这样。我给李子放打电话,让他亲自开政协的车子送你去。”说着,古志拨通了李子放的电话,心忖:你也别给我溜边!

x 市公安局戒毒所座落在竹林环绕的南山北脚,这里原是孤溪乡人民医院。一条孤溪从院中穿过,溪的两头安着铁丝网,四围高墙上面是玻璃尖露、铁刺耸矗,簇拥着一扇黑漆大铁门,铁门两边白墙上用红笔写着两排大字:“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这一切,又与院内的垂柳流水、花艳竹翠显得极不协调。

戒毒所虽为公安主管,有强制性,但也有民政性。这里的看守、管教仅靠着十来名干警。

邬力的毒瘾又发了。

这次是口吐白沫、撕发抓肉、冲头撞墙,三四名干警立即将其死命按住,让李子开给他打了几针“安定”还是疯狂。没有办法,干警们只有将他抬出号子,捆在树上。一会,邬力就作了猪哼状,昏厥过去。

所长视情,吩咐又将邬力抬回单号医治。邬力的单号与监号无二,铁门铁窗、地铺、高灯,门口还专门设了一班岗。

薛琴扶着女号的铁栅,望着捆在院中树上撕心呻吟的邬力死像,心里直感痛快。

薛琴痛快之余,又随感五味杂陈、自己命运多舛,于是悲悯、哭泣起来。拭泪遥指城深处,薛琴嘴里喊着:“爸爸、妈妈,女儿真不争气呀!”

一个叫小绛的同号强戒女子凑了过来,从胸罩夹层内摸出一小包白粉,说道:“刚到的货,五尺一克,我钱不多,只买了两尺水的。来点,痛苦就没有了。”小绛所说的“尺”,便是指“百元”;所说的“水”,便是指“钱”。

薛琴并不惊讶,显是她在戒毒所中一边戒毒、一边又复吸了,那句“女儿真不争气呀!”,足以说明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