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建国 第六十节 意料之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08.html


意料之外


张清却没有时间接见装帧汉云,而是由新汉议会派出的人员接待了他,得到新汉接待人员的许可,同意了他的考察要求,除军事禁区以外他都可以进行考察,郑汉云惊奇的发现马尼拉城北面的新汉工业城,竟然还有一个巨大如巴厘巴板港一样的炼钢厂,和巴厘巴板港的炼钢厂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钢铁厂已经开始冒烟,和钢铁厂一样开始冒烟的工厂还有好很多,据说是炼焦厂、炼铜厂、硫酸厂、木馏油厂、蒸汽机厂、水泥厂、化肥厂(炼焦的粗炉气中用硫酸脱氨,可以得到大量的硫酸铵和粗苯,硫酸铵是一种方便的化肥)。

还有大量的不冒烟的工厂,造船厂、制绳场(生产马尼拉麻)、粉丝厂(红薯粉丝)、淀粉厂(红薯淀粉)、肉松厂(在热带腌肉的难度比较大,所以制作成为猪肉松和鱼肉松)、机械厂、马车厂。看样子新汉也不是大家传说的那样完全就是一个海盗国家。只要看一下马尼拉市场上的繁华程度、街道上这些忙碌着的人群,和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新汉现在的生活水平绝对不低。马尼拉街道上有各种各样的热带水果和生产、生活用具在销售,其数量和规模都远远的超过了兰芳的首都东万律,(工业水平和直属人口多的原因)新汉的建设速度由于基础好发展远比兰芳要快的多,西班牙人的成绩还要要充分的肯定的。

郑汉云找到几个熟人,几个在新汉做官的兰芳官员,搞了一个小聚会,随便在聚会上了解新汉的情况,在聚会上这些兰芳来的官员痛斥了新汉的种种实弊:强盗逻辑、独裁政治,完全不象在兰芳那样自由民主。更可笑的是新汉穷兵黩武,到处打战不说,还重用下九流的工匠艺人,在新汉工匠的地位甚至可以比读书人还要高,更受老百姓的尊重!真是有辱斯文!实行什么功勋制度!郑汉云第一次听说这个“功勋制度”连忙追问。

几个到新汉任职的兰芳官员顿时口诛笔伐,经过他们的解释,郑汉云这才知道,在新汉必须经过两年的军队生活以后拿到24点基础军功,才能获得新汉的“被选举权”。新汉的居民各种各样,其中通过普通文化教育的人,还要再通过两年的军队生活才能获得“被选举权”,如果没有这24点基础军工,除非是你有突出的贡献,比如是“机关奇巧”被新汉政府采纳,或者是突出成绩被政府表彰,能够获得功勋以外,一般人只能通过参加军队获得战功。

只有拥有了24点功勋,同时又通过了文化考试的人才能够获得“被选举权”,这样也才有资格成为新汉的正式官员,郑汉云虽然也是军人,但是长时间的教育,让他也觉得这确实是“有辱斯文”。

郑汉云告诉他们自己奉兰芳大总长刘台二的命令来考察新汉的,目的就是看看能否促成兰芳共和国与新汉合并。在南洋兰芳共和国的实力太弱小,能够联合在一起的话可以增加一点力量,共同的抵御西洋夷人。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新汉虽然发展的很快,但是政治上却一塌糊涂,这一个愿望看样子是要落空了。

没有想到这些“被进口”到新汉的官员听到郑汉云这样一说,连忙声明:对于两国联合他们都举双手赞成,并表示如果兰芳要进行全民公决的话,只要他们的家人还在兰芳,他们都会让家里的人支持两国合并的想法,兰芳胜文军力不强,新汉胜武文化较弱,如果能够合并,绝对是最佳组合。

他们一致认为新汉有发展前途,只要假以时日肯定会成为南洋的霸主,新汉除了大总长张清独裁、重用工匠以外,其他地方可以说样样都比兰芳好,纷纷表示这一任任期完成以后,就算是不能再任,他们也准备把自己在兰芳的家人接到新汉,两国的制度基本相同,没有什么不适应的问题,毕竟在新汉的安全性和生活水平都远远高于兰芳。

而且新汉的功勋制也不是一无是处,早两年来到新汉任职的三位兰芳官员,都因为在工作中的优良表现获得了功勋,不用去参军也获得了“被选举权”,只要他们愿意参选,照样能够参加下一界选举,在新汉做官。甚至还有不少年轻的兰芳官员提出,只要任期一到就准备到新汉军队报名参加军训,不就是两年的军队生活吗?万卷书都能看下来,两年兵那还不是小意思?

郑汉云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些时时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人,怎么才到新汉半年的时间,就一下子都转变成为要当兵的勇士了,难道是新汉海盗的杀戮之气还可以“传染”不成?于是连忙追问,他们这才不好意思的说:新汉这几年,虽然是年年征战,但是伤亡非常的小,所获得的战果远远大出想象,对新汉来说战争比做生意还找钱!能上战场的士兵就意味着战功,现在新汉的士兵谁都争着上战场。郑汉云默默的想:没有想到这杀伐之气,还真的可以传染,兰芳的读书人过来新汉才半年都变的“骁勇”起来了。

聚会结束以后郑汉云的心情无法平静,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个人溜到大街上走走看看,他想看看着个新汉到底是和兰芳有什么不同,是依靠什么让文人都敢于拿起武器参加到战争之中。

在大街上行走偶尔还可以看到,骑着西洋高头大马的骑兵,新汉人把他们叫做“骑警”,新汉的建设比兰芳共和国要高的多,走了一会肚子饿了,他就在街边的小摊上吃了一碗马尼拉红薯粉丝,感觉味道上一点也不比大米饭差,心说:难怪新汉人喜欢吃红薯呢!看样子他们做的红薯确实是有水平啊!并不比其他食物味道差啊!而肉食在新汉也不是只有富裕的人才可以享受的专利。在市场上的肉类非常的丰富,主要是鱼肉和猪肉,价钱比兰芳市场上要便宜的多。

在付钱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郑汉云随手拿出碎银子,摊主没法找补,只好带着他来到旁边的新汉银行,兑换了面值225个的铜子,在当着他的面收取了那一碗红薯粉丝的钱(两个铜子),最后说了一句:“拿银子来吓唬我啊!连零钱都不带,以为我怕你啊!银行里面你就是有座金山一样给找的开!”

看着这些制造精美的铜币,他心里一阵的迷糊,没有理会红薯粉丝摊主的抱怨,连忙拿出随身带着的十几两碎银子换成各种各样的新汉货币,他发现新汉的货币分为一两、半两、一分三种银币,50、20、5、1共四种铜币,1两的银币兑换铜币1000个单位。他感到新汉在货币和工业建设的水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说到这些货币,是在这几个月的时间才搞起来的。

在派出雇佣军的这一段时间里,新汉各个部门都忙于建设工厂,张清从兰芳回来以后,发现各个部门的报告上都提到了一个“火耗”的问题,他也不懂这是个怎么个一回事情,怎么每一个项目都要“火耗”呢?连忙找了财政部的刘建伟和马唯石,经过他们的解释张清才搞清楚,白银在大宗货物购买和销售的时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平时的流通的时候就因为找补要分割成小块,而国家收回银子以后又要重新铸造成大锭的白银,在铸造的过程中,就会因为高温氧化的作用,使其中的一部分白银损失,这就是所谓的“火耗”。

“怎么铸来铸去有病啊!”用惯了现代货币的张清实在想不通这样反复铸造费时费力,还要增加“火耗”真是麻烦,于是情不自禁的粗话就说出了口。把刘建伟和马唯石吓的半死:“山大王又要发飙了,上次他一发飚连大清国都敢去抢,不知道这一次发飚是怎么干什么?”张清到也知道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制造纸币,于是接着说:“为什么不把银子铸造成铜钱一样的银币,那不就没有什么火耗的问题了吗?”

刘建伟和马唯石当然也知道这样可以解决了火耗的问题,但是从明朝以来火耗都是地方官员的“小金库”,由于有火耗的存在,朝廷发放的薪俸往往只是地方官员收入的一小部分,大部分收入都在这“火耗”上面了,所以几百年以来大家都把“火耗”作为名正言顺的灰色收入,所以没有人愿意去触动这一块每个官员的“自留地”。

以一个年收入十万两白银的县份来说,一年的火耗一般为一成,融铸一次的损耗也就2%左右,但是白银是在流通的,熔铸的次数一多,火耗就上去了,火耗并不是完全都作为县官收入,而是整个县份上大小官吏都人人有份,县官最多可以在这上面拿到1000两以上的好处。有的地方的火耗高达两成(只要说明熔铸了多少次,火耗自然就累计上去了),这里面的好处当然就让人无限的向往,滋生的腐败问题多不胜数。

现在张清提出这一个办法,他们两个反对也不是赞同也不是,于是一下字就被卡在那里,张清见他们两个不说话,还以为政治经济学上还有什么难题,自己水平低想的不周到,于是谦虚的说:“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吗?还是有什么困难?”

刘建伟和马唯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大总长智慧高绝!这一方法确实是好,但是大宗的交易,银币散乱,不如大锭白银便于清点和携带,小宗的交易用铜钱就可以了,再叫上制作银币也是费时费力,火耗的数量也不是很大,如果铸造银币还有被奸人仿制的问题,所以历来都是用现银交易的。”

张清一看不是什么政治经济学上的问题,马上神抖了起来:“两位大人不用担心,这一次我们从夷人那里购买了大量设备,制造银币只是小事一桩,我交给工部研究院的人专门制造一个这样的机器,保证一般人无法仿制,就算是有人仿制抓起来杀掉就可以了,不怕!不怕!!我们的银币要造的比西班牙人的银币还要好看才行!为了还找补零头,还要制造些小银币和铜币。恩!一两的银币,五分和一分的小银币,再制造上一些面值50个铜子、10个铜子、5个铜子、1个铜子不同币值的铜币这样就可以了。”

马唯石已经死心了,看来这个山大王一点也不简单,什么东西都已经想的好好的了,上回“发飚”是抢了大清国的“大金库”,这回“发飚”是抢所有官员的“小金库”啊!刘建伟还在不死心连忙说:“就算是做出来老百姓也不见得会认可这些货币啊!”张清一想后世都是用银行对货币进行管理的,于是说:“那我们就成立银行,用我们的货币和市场上流通的白银进行兑换,一两银子换一个银币或者一千个铜子,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刘建伟接着给张清出难题:“但是百姓只知道用银子交易不来兑换,那如何是好?”张清想都没有想:“我们政府、军队和工厂都发成银币,在政府管理下的各个部门都使用银币,新汉的所有工厂生产的东西都要用银币买,没有银币的必须去银行换,要不了一个月,街上就都使用银币,两位大人不用担心。为了方便老百姓兑换可以在人多一点的地方就开设一家银行,方便大家兑换。”

就这样在工部研究院努力下,制造出两台有蒸汽机带动的“造币机”,新汉在1836年年底开始发行新汉银圆和相关的各种配套的货币,同时也建立了新汉银行,火耗这一个问题再也没有出现在正式的财务报告上了。第一批发放的银币最大的面值为1两,使用的是8钱的白银和两钱的其他金属通过压制而成,最小的为一分,同时还发行了面值50个铜子、10个铜子、5个铜子、1个铜子的四种铜币,由于是使用统一的模具压制,造型规范图案清晰美观。

当然开始的时候也有人怀疑,不过养猪的猪仔、铁厂的铁材、粉丝、布料、灯油、盐巴、大米市场上的各种商品都只能用新汉发行的新货币购买,所以很快的就在新汉流通了起来。因为在找补上非常的方便,这让新汉的普通老百姓和商人都感到非常的满意,不象以前每个商店里还要专门的有一把切割白银的银刀,称量白银的小称,因为对白银的成色问题经常的发成争吵,现在则完全不一样了,不满意?去新汉银行换去,咱用新汉银圆!

而且马尼拉银行里存进银圆,你到碧遥的金矿、达特的铁矿都可以直接从那里的银行里把银圆再取出来,只需要交上一小点费用,远比用镖局托运便宜的多。所以商人和老百姓都迅速的喜欢上了这种方便的货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