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 第一章 2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51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size][/URL] 天亮的时候,集训队的队员们都觉得恍如隔世。昨天晚上还穿着土黄沙漠迷彩服卧在西北的戈壁滩上朝着200米内的人头开枪,今天早晨就换了丛林迷彩服卧在靶场上朝着800米的胸环靶开枪。枪还是一样的枪,人还是一样的人,子弹也是一样的子弹,但是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一样了,谁都说不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天亮的时候,集训队的队员们都觉得恍如隔世。昨天晚上还穿着土黄沙漠迷彩服卧在西北的戈壁滩上朝着200米内的人头开枪,今天早晨就换了丛林迷彩服卧在靶场上朝着800米的胸环靶开枪。枪还是一样的枪,人还是一样的人,子弹也是一样的子弹,但是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一样了,谁都说不清楚。

韩光和蔡晓春排在孙守江身边,都是一人一杆85狙击步枪,全身迷彩满脸迷彩。老老实实在打胸环靶。这是来到狙击手集训队的第三天,第一天大家还没熟悉,就被连夜拉到一个空军机场,搭乘军用运输机运到西北实战去了。第三天5点半一起来,连话都没多说一句就开始训练了。什么都没说,一人一箱子子弹,1500发开造。

林锐站在他们身后的一辆伞兵突击车上,拿着高倍望远镜观察他们的射击弹着点,不时在本子上记着什么。他面前趴着的三十多个集训队员可谓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神枪手当中的神枪手,人人拉出去都可以是射击教官。但是到了他手下,要检查的是最简单的胸环靶卧姿射击。对于狙击手来说,800米的距离可不算远,所以枪枪中靶是肯定的,所不同的是弹着点的散步不一样。这跟个人习惯有关系,也跟温度、湿度、风速等有关系。

这是位于东南沿海的狼牙特种大队基地。1991年东南战区组建特种部队以来,这里经过数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最早这里驻扎的部队是一个炮兵教导团,所以有很大的一块炮兵靶场。炮兵教导团撤编以后,原来的炮兵靶场就被分割为各个不同的轻武器射击训练场和特种战术训练场,穿着迷彩服的战士们远远看去跟迷彩色的蚂蚁一样跳上跳下,枪声和爆炸声此起彼伏,间或有直升机降落或者起飞,搞得很是热闹。

海湾战争以后,中国军队开始转换战略思维,从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转换成为应对未来高科技局部战争。特种部队在越南战争时期的崛起以后越战后时代的辉煌,成为中国陆军精兵战略的研究和建设方向。正规建制的特种部队相继在各个军区建立起来,但是毫无疑问狼牙特种大队是全军特种大队的榜样。服气也罢不服气也罢,狼牙特种大队的飞速发展在兄弟部队当中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总部和军区首长也非常重视,每年都会送一批青年军官出国到国际著名特种部队受训,逐次回来的青年军官成为特种部队现代化建设的种子。狼牙特种大队也逐渐成为不挂名的特种部队培训学校,各种先进的训练设施也建立起来。

狙击手集训队是第一次针对战略和战术狙击的骨干培训,林锐比很多受训骨干都要年轻,却是当仁不让的集训队长。在狼牙大队的青年军官当中,他的素质最全面,实战经验丰富,也是公认的军政双优。

狙击专业教官严林中校懒洋洋坐在车下的草地上,跟几个兵玩斗地主,耳朵听着枪声的节奏。

林锐下车,把望远镜递给他。

严林摇头:“不用看了,谁用心打枪,我听的出来。”

“有那么神吗?”林锐笑。

严林诡异地笑:“山人自有妙计——枪在真正的狙击手手里,不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件乐器。他的心里有节奏,所以枪声也会有节奏。——左手第七个,是这里枪感最好的。他的靶子,我敢说弹着散步点最小。”

林锐看看。

第七个是韩光,他的枪声确实是有节奏的。

林锐拿起望远镜,韩光的靶子上,弹着点在10环和9环,是一个分布均匀的圆圈。

“他在根据风速调整射击,我们现在给他们用的不是狙击步枪专用子弹,很容易受到风速和地心引力影响。”严林边说边出牌,“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在借助射击点和靶子之间的杂草做参照物。”

“他原来是射击运动员。”林锐说。

“我原来也是——但是射击队教不了这个,男子步枪项目没有800米的靶子可以打。”严林说,“我们现在的部队训练也没这些内容,他是自学的。”

“他的综合素质表现也不错。”

“一个职业狙击手,需要具备的军事素质很多,这是个好苗子。”严林出牌,“他旁边的左手第八个,枪法很好,但是心态浮躁。”

林锐看过去,是蔡晓春。

“他的散步点也很小,但是不均匀。”严林说,“他心里没节奏,是个神枪手,但是不算优秀的狙击手。”

蔡晓春还在瞄准射击。

“他跟韩光是一个排的。”林锐说。

严林笑笑,抬头:“所以他在比——他不是在用心打枪,他的心都用在了赢上。有韩光这样的排长,他的枪法好也是正常的。因为他骨子里面不服输,我看过他的资料——自从参军以来,他就是神枪手。虽然他俩是战友,但是这种比也很正常,比比提高的快。不过他的心态不稳定,不适合做第一狙击手。”

“严教,你是最近改半仙了?”林锐纳闷,“怎么跟算命似的?”

“这是天分,你没那个天分。”严林笑着指自己的脑袋,“所以你是天生的突击队员,不是天生的狙击手。”

“严教,你要是转业就去当算命先生得了。”林锐笑骂,“从国外受训回来,就整天神神道道的。是不是被哪个中东大妹子给搞晕了?”

严林笑:“我可是结婚的人啊!别胡说!”

林锐:“起来起来,该集合了。”

严林起身,班长田小牛跑步上去吹哨子:“集合!”

集训队员们立即利索地退膛,提着狙击步枪起身跑步集合。

林锐看着眼前的小方阵:“感觉怎么样?”

队员们都不说话。

孙守江:“报告!”

林锐:“讲。”

孙守江大声说:“感觉很枯燥。我以为狙击手集训队的训练内容,会跟我们部队的不一样。没想到,都一样。”

林锐点点头:“嗯,你说了实话——不过我问的不是你们今天上午跟那儿浪费子弹的感觉,是问你们——对比的感觉。”

大家都一愣。

“什么对比?”林锐笑笑,“就是杀敌和打靶的对比,我以为你们经历过那次开门红,好歹也得长点记性。今天上午能跟那儿自己琢磨一下,没想到一个一个都跟那儿休养呢。——给你们争取到参加实战的机会,就是告诉你们——狙击手,打靶的目的不是表演,是杀敌!”

大家都一震。

林锐的笑容消失了:“本来这次行动用不着我们出面,是边防武警的活。为什么我们要死皮赖脸争取来?为了让你们都尝尝子弹打着活人的滋味!你们是全军特种部队的骨干狙击手,枪法练的再好,干吗用?我常常听地方的人开玩笑——说是现在你们特种部队有两大功能。“

大家都看他。

“哪两大功能?——第一,自己锻炼;第二,给领导看!”

林锐厉声说:“我的回答是——不对!特种部队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杀敌!有的同志说了,现在不是和平年代吗?我忠告你们各位,在这儿别跟我扯什么和平年代的蛋!作为一个军人,一口一个和平年代,是他妈的军人的耻辱!所以我要让你们一进集训队,就先尝尝战斗的滋味!以前有人告我,说我拿兄弟部队参加集训的队员生命开玩笑——废话,怕战死你还当什么兵啊?”

这批本来心里乱七八糟的骨干们全明白了,都看着这个年轻上尉。

林锐淡淡一笑:“当然,作为特种兵,战死也是耻辱。特种兵要能在任何情况下活着,继续战斗!只要有一口气在,敌人就别想睡好觉!狙击手更是如此!——你们现在算得上是神枪手,但是是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吗?——送你们俩字,垃圾。看你们昨天战斗的熊样子,一个一个都跟被拍晕了的老鼠似的。怕什么?你们都是特种部队带兵的,这是你们的本行工作!腿软手酸的,能当狙击手吗?——告诉我答案。”

“不能……”有气无力。

林锐怒吼:“我要答案!”

“不能——”

“这还差不多,有点骨干的意思了。”林锐把望远镜丢给严林,“他是你们的严林副队长,也是专业教员。昨天他刚刚从国外回来,没赶上战斗。今天开始,他教你们狙击战略和战术。”

严林挎好望远镜,敬礼。

大家注视个子不高的严林。

严林笑笑:“我没更多可说的,你们的训练由我来安排。今天下午,你们是观摩,没那么累。都好好收拾收拾——记住,穿迷彩服,不戴军衔臂章。”

大家都蒙了。

“出去观摩,所以你们都不能暴露身份。”严林笑道,说的很轻松。“去吧,午休以后,到楼下集合上车。不许带相机,只能带眼睛,当然——嘴巴也不许带。解散。”

大家都有点蒙。

孙守江斗胆问了一句:“副队长,我们去哪儿观摩啊?”

“啊?去地方,公安和武警有个大活动,这也是我们争取来的。别好奇了,下午你们就知道了。”严林笑笑,转身走向那几个兵。“来来来,我们继续玩牌。”

“这都给我们安排的什么训练啊?”蔡晓春有点纳闷,“先是莫明其妙打一仗,然后是跟新兵似的卧姿射击,接着要出去观摩公安和武警活动?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韩光舔舔嘴唇,没说话。

孙守江苦笑:“去观摩警察大练兵吧?我高中同学是警察,现在全国警察都忙这个大练兵。”

“警察的大练兵有什么好看的?”蔡晓春抱怨,“真拿我们当新兵蛋子了”

韩光好像意识到什么,还是没说。

“排长,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蔡晓春说,“你倒是分析分析啊?”

韩光看看他俩,又看看打牌的严林:“我希望我猜错了……”

“那你倒是说啊?”蔡晓春问。

“总不能是让我们去学习特警的狙击手训练吧?”孙守江也纳闷,“我们部队驻地的公安特警狙击手还是我带的呢?”

韩光苦笑一下:“我说了,希望我猜错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