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世我们还做兄弟

重振大唐雄风 收藏 31 131
导读: 93年我初中毕业,我属于不爱学习多动的那类,不光学习成绩不好,而且还调皮捣蛋爱惹事,刚上初中时动不动我父亲就被班主任一个电话叫到了学校说道我的教育问题,然后回家我父亲在用棍棒说教我,后来班主任被我屡教不改的“恶性”折服了,对我也就基本上放弃了,所以我只拿了个初中毕业证就结束了上学生涯,当时可把家里人急坏了,怕我学坏当年就给我改了年龄并托关系弄了张高中毕业证,到了冬季一开始招兵就把我送去了部队。那时侯我才16,刚从学习中解脱了出来,本来打算好好玩上2年再说,可是父母之命不敢违,因为我挺怕我父亲的,收拾

93年我初中毕业,我属于不爱学习多动的那类,不光学习成绩不好,而且还调皮捣蛋爱惹事,刚上初中时动不动我父亲就被班主任一个电话叫到了学校说道我的教育问题,然后回家我父亲在用棍棒说教我,后来班主任被我屡教不改的“恶性”折服了,对我也就基本上放弃了,所以我只拿了个初中毕业证就结束了上学生涯,当时可把家里人急坏了,怕我学坏当年就给我改了年龄并托关系弄了张高中毕业证,到了冬季一开始招兵就把我送去了部队。那时侯我才16,刚从学习中解脱了出来,本来打算好好玩上2年再说,可是父母之命不敢违,因为我挺怕我父亲的,收拾我手下从不留情,就这样我极不情愿的穿上了军装选择了一条我当时不想选择的道路。说实话刚到了部队心里充满了好奇并暗暗高兴了一段时间,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没有了父母和老师的管束,可是好景不长,在新兵连呆了快一个月,我的好奇心和高兴就被严格的纪律、艰苦训练和枯燥的学习彻底的折服了,更主要的是我的第一任新兵班长一个来自陕西的老兵,由于他的军事技能突出当时已经超期服役了,因为他当新兵的时候是被严格“调教”出来的,所以我们遇到他的时候也同样享受到了他对我们的严格“调教”。长时间站军姿和屁股上挨脚踢身上遭肘击那是家常便饭,我以前那里受过这个气,本来就对当兵不感兴趣再加上我们班长这样的“调教”我也就彻底的失去了希望,也就在那时我结识了我的好兄弟——小田。

小田,四川人,高中毕业参的军所以比我大三岁,他的学习挺好的,可是高考的时候发挥失常没有考上大学,他的家人让他复读一年他死活不干,非要参军,后来我问过他我是学习不好考不上高中才来当兵,你的学习挺好能考上大学为什么也来当兵,他说他其实对学习也挺腻外,就这样我们被分到了一个新兵班。刚到新兵班我们彼此并不熟悉,也没说过太多的话,我们俩的关系是在一次5公里越野训练的时候改变的,记得前几天刚下完雪,地上都是泥,上午队列训练,下午体能训练5公里越野跑,我还是不紧不慢的靠着队列的后面跑,不是我的身体素质不好,我是故意跑后面给我的班长找事,因为对新兵班长也有考核,他生怕我们平时训练不好影响对他的考核,他见我跑在后面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过来二话不说照旧往我的屁股上就是一脚,化过雪的地上全是滑我一个趔趄就趴在了地上,沾了一身泥的我赌气不往起爬,结果我又挨了他的一脚,那时我本来就对班长充满了恨意,平时已经是忍了又忍,当时只觉得脑子一热,爬起来就一头撞向了班长,他没有防备也没有想到我敢动手,被我一头撞的坐到了地上,刚准备爬起来见我疯了一样的扑向了他,他反应过来照我肚子一脚,我俩就撕打在了一起,我哪里是班长的对手,没有几下我就鼻青脸肿的鼻血也出来了弄了一脸,样子十分吓人,可我当时已经失去了理智,打不过班长可是还是疯一般的冲上去找打,周围的新兵都呆了,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一把抱住班长,对班长喊着你想打死我们新兵吗,排长也跑了过来,大声喊到都给我住手,我当时已经急眼了,哪里管那么多,一看有人抱住了班长,上去照着班长脸上就是一拳,班长一看让人从后面抱住我又偷袭他,他当时也急了,头往后面使劲一撞只听啊的一声抱着他的人倒在了地上,然后把我的头往下一按照着我的胸脯狠狠的一膝盖,我被他的一膝盖顶的岔了气趴到了地上起不来了,看到了小田也躺到了地上满脸是血的在声吟,这时候冲上来二个其他新兵班班长把我们班长死死的按住,让他冷静,连长也赶了过来看到地上趴着一个躺着一个满脸都是血的新兵,我们排长气急败坏的喊着都他妈的反了,指着我们班长喊着把他给我押回去先关起来,然后又指着趴在地上的我和躺在地上的小田喊到把他俩先送到医务室。

我伤的并不重,可是小田的鼻梁骨让班长一头给撞骨折了还住了一周的院,从医院回来还在班里休息了半个月,用他的话说是因祸得福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这件事惊动了团部,针对体罚新兵开始了全面整顿,对我们的处理决定很快就出来了,由于是班长体罚先动的手而且造成了严重后果,给了他一个记过处分,调离新兵连,给了我一个口头警告处分外加3天的禁闭,小田没有批评也没有表扬,新兵连长单独训导我的时候我才知道,部队上有新的规定严禁体罚新兵,连长也多次说过我们班长对新兵差不多就行了,这次主要是班长体罚新兵而引起的加之我虽说是动手但光挨了打,所以对班长的处理重些而对我的处理轻些。从这件事后我们新兵很少受到体罚了,我突然出了名,新兵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敬意,还有些我不认识新兵见了面硬给我塞盒烟,说我辛苦了,搞的我都不好意思,总感觉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新兵都说我这架打的值,打的老兵们都老实了,可我知道不是老兵们老实了而是怕受到处分,因为好多老兵见了我都狠狠的瞪着我一副吃人的样子,我也不甘示弱的狠狠瞪着 他们,直到全团经过了多次不准体罚新兵的思想政治学习,他们看我的眼神才慢慢有所变化。

我们第二任的新兵班长对我们很好,他也是超期服役的老兵,山东人,我们能看出来他是出自真心的对我们好,尤其是对我特别关照,看的同班的新兵都妒忌了,都说我打了一架打出了狗屎运,我说你们当时干什么去了,被欺负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们还应该好好的感谢我呢,要不是我大家哪来这么舒心的日子,告诉你们这些舒心的日子都是老子用鼻青脸肿和一个口头警告处分给你们换回来的,不知道给我多买几盒好烟犒劳犒劳我,还来吃我的干醋,结果说完不但没人犒劳我,他们还联合起来把我私藏的几盒好烟给刮分了,说是平衡一下心理,我大骂他们都是一群白眼狼。后来我下了连队第二任新兵班长还是我的班长,他说当时怕我还没有从上任班长带给我的阴影中走出来所以才特意多关照我,我听了哈哈一笑告诉他当时打完我就没事了,你来后看你对我很担心那么的关照我,我也就一直没有告诉你,怕告诉了你我就享受不到你的特殊关照了,话刚说完他照我的头上就是一“爆栗”骂到:“你他妈的不早说,害的我时老是担心你,感情是我瞎操心”。他当时敲的我疼呀眼泪都出来了。

我和小田的关系也迅速的转变了,他成了我在部队里最好的朋友,我也逐渐适应了军营生活,由于有了小田和新班长我发现自己慢慢开始有些喜欢这里了。我问小田当时为什么要帮我,他说他早就看不惯了,只是敢怒不敢言,没想到我这么有种敢和老兵而且是班长打架,当时看我光挨打还死命的样子,也就脑子一热冲了上来。

很快新兵连的日子就结束了,我们被分到了连队,我分到了一连二排,小田分到了一连一排,虽说我们分到一个连队,但是不同排,我的心里多少有点失落,还好就是我们新任新兵班长又当了我的班长(后来听指导员说当时我被他们公认为刺头兵,谁都不想要怕惹麻烦,要不是班长执意点名要我,我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窝着呢),转眼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在班长的严厉关心下这一年我的军事技能有了很大的提升,成了排里的尖子,我们连长、排长也总算舒了口气,当然这一年中我除了训练和学习再没有惹过任何事。小田这一年里也和我一样,军事技能有了很大的提升,也是排里的尖子。年底老兵复员我的第一任新兵班长复员了,他走之前找了我,给我道了歉,要不是出了这事说不定他能转志愿兵了,他家在农村他不想回去,他很后悔但也想开了,说是认命了这辈子只能种地了,当时我听了心里也特别的不舒服,那晚我们喝醉了,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场,他要我第二天送送他,第二天我没有去,不是我恨他,我觉得我对不住他没有脸面对他。

95年我和小田都当上了副班长,我也彻底的习惯和喜欢上了军营。有一天班长突然找我说团直属侦察连要在全团选拔侦察兵了,他准备给连长推荐我,我问他你不去吗,他说他想去可是没时间了,今年底他就要复员了,当时我听完心里一沉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一直忍着才没有哭出来,班长看我这样又对我说:“我想去想了几年了,可是我总错过机会,我希望你能去替我了这个心愿,这样我走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所以你必须去”。我低着头使劲的点了点头,眼泪顺着脸就流了下来,班长再什么话也没说,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转头走了。

那天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抽了个空就去找小田了,把这事给他一说,他说他也被推荐了,正准备去找我呢,就这样我们准备了近一个月一起参加了侦察兵的选拔,我们连一共推荐了8人,通过了6人,是所有连队通过率最高的,其中也包括我和小田,去侦察连报到的前一晚,连队给我们送行,我又一次喝醉了,抱着小田、班长、排长、指导员、连长痛哭,我说我舍不得离开他们,小田和班长也哭了,排长没有说话但是我看到他一直在忍着才没哭,连长对我们说:“有什么好哭的,又不是见不到了,你们记住你们是一连出去的人,一连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流血不流泪,都是真正的男人,都是个顶个的好汉,一连没有出过怂包,出去的全部是我们的骄傲”。

就这样我和小田等6个人带着一一不舍的心情离开了一连来到了侦察连,接下来的训练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接触到的都是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超强度的体能训练、射击训练、格斗训练、战术训练等等等等还有定期不定期的综合演练和考核,当时那种感觉真象是让人剥了筋去了骨,成天想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能睡个好觉,有好几次我都感觉快坚持不住了,幸好有小田,他在一直不断的给我打气加油,才始我最终的坚持了下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又完成了一次脱胎换骨。最后的整体考核我们一连出来的6人全部过关,我和小田还有另外一个一连出来的被分到了一个排,终于我和小田在分开快二年的时间又一次走到了一起,好象又回到了新兵连。

转眼在侦察连度过了一年,这一年里我变的成熟稳重了许多,同时小田也在不断的帮助我,给我一直灌输学习的重要性,他打算复习一年明年考军校,还非让我和他一起复习一起去考军校,他说我俩是一个人,他是左腿我是右腿,我俩必须保持步调一致。

侦察连的第二年,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却的一年,5月初的一天,当时轮到我们排作战值班,突然接到命令执行紧急任务,我们以前也执行过任务,不过都是警卫保障类的任务,但是这次我们从连队的紧张程度和携带的装备及弹药上感觉到了和以往的不同,在出发前为了保密还没有给我们任务通报,我当时心里有些不安,问小田不会是去打仗吧,小田说要是打仗那就是全团出动了怎么光我们作战值班出动,我想想也是就没有多想。接到命令2个小时后我们出发了,回来已经是十几天后了,失去了三名战友,其中包括我最好的兄弟小田。

自从这次回来,我们全团好长时间没有听见过笑声,我更是一句话不说,也没掉一滴泪,始终紧握住双手,目光里充满了仇恨。我们排还有二个人和我基本一样,连长看到我们这样,担心我们出事就向团部打了报告送我和另外两个到部队医院,接受了三个月的心理治疗后我们三个人心里复仇的念头才慢慢淡化,人也慢慢放松了下来。从医院回来后我打报告要求当年复员并得到批准,复员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在烈士陵园里陪小田说了一夜的话。

如果有来世,我还会选择穿上军装,还会和你做兄弟,愿天堂的战友安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