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 密 第二章 圈套 5

枪火之火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size][/URL] 两天后。 所有寻找方阵的人员均一无所获。近中午,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在周和平办公室响起。 “你好!” “你过来一下!”崔广的声音。 周和平挂下电话,拐过楼道,上两层楼直达崔广办公室。“副局长。” 崔广一脸随和,抬手一指:“坐,找你来是关于方阵的事。” 周和平马上集中精神,崔广的声音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两天后。

所有寻找方阵的人员均一无所获。近中午,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在周和平办公室响起。

“你好!”

“你过来一下!”崔广的声音。

周和平挂下电话,拐过楼道,上两层楼直达崔广办公室。“副局长。”

崔广一脸随和,抬手一指:“坐,找你来是关于方阵的事。”

周和平马上集中精神,崔广的声音慢悠悠:“刚才接到情报,有线人通报方阵下落,你负责和线人接触,查出方阵隐藏地点。”

“我如何联系线人?”

“他会在约定地点等你,一定要注意,挖出各方线索。”

“是!”

崔广提供给周和平的信息并不多,与线人初步约定在红石桥见面,到时以暗号相约。

晚上8点50分,红石桥,周和平一身便装,倚栏而立。离相约时间还有10分钟,四周不见一点动静。9点,周和平不经意间翘首观察,来回过桥的人不少,但没有一个驻足停留,连可疑的迹象都没有。

9时5分,周和平往军区大院走。

“他怎么可能不来呢?”崔广眯着眼睛问,“难道想将秘密兑换成粮票?”

周和平正低头思考线人到底是怎样神秘的人物,为何约定时间又未露面,突然从恍惚中回过神:“能否和线人联系上?”

崔广摇头:“单线联系,就连我也不知道线人特征。”

周和平点点头,忽然抬起眼:“单线联系,是和谁联系,局长?”

“是的。”

万南江办公室,周和平正准备说话,万局长已开口:“线人那边风声紧,所以活动取消。现已约定明天凌晨4时,天中门后面树林,你负责和线人碰面。”

万南江已经把周和平准备问的话说明,所以周和平更加不用说话,只立正回答:“是。”

凌晨2点,营门口,赵恒站如一棵松,看见周和平驾车出来,“啪”的一个敬礼,周和平知道这个敬礼的含义,大院里,像他这样的干部多不胜数,在门口站岗的哨兵顶多给将军敬礼,给他敬礼,是敬重他在前线时的英勇。

周和平缓缓将车减慢,看着赵恒,赵恒笑着说:“周科长,出去办事?”

“嗯!”

“现在形势紧张,按规定车辆得接受检查。”

周和平点头,主动下车。

赵恒绕车仔细检查,而后拍手站起,说:“周科长,你的车有问题!”

“哦!”周和平往前跨一步。

“有人想陷害你。”

“怎么回事?”

“车辆被人动了手脚,油箱在漏油,要么你开不到目的地,要么……”

周和平脸上不动,心中却如一颗榴弹炸响。他深出一口气,直视赵恒:“小兄弟,你有不错的推断能力。”

“嘿嘿。”

周和平点头:“谢谢你。”

赵恒还是笑,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先笑来表示,高兴是这样,不高兴也是这样,悲伤也会是这样吗?

周和平马上回去换车,心中变得凝重起来,他不得不小心冀冀,谁也不知道背后有哪双眼睛盯着自己。人行进在路上就是这样,总是有眼睛关注着你,善意的、恶意的,直到把你磨练成熟。

车辆在马路上稳重行驶,马路略有颠簸,过十字路口,周和平并没有减速,突然,斜刺里穿出一辆卡车,“砰”,两车相撞之声,周和平只觉一阵弦晕,再抬眼时,卡车已朝反方向逃逸。

周和平手臂上已被蹭出鲜血,他紧盯前面,大脑却高速运转,看来问题比他想得要复杂多,线人呢,周和平突然想到了线人,既然出这么多事,肯定和今天要见的人有关,会不会还有事情发生,他抬腕看表,差20分到4点,踩油门往约定地点疾驰。

晨曦慢慢升起,有云在天边拉成一条纱巾,树林形成一片巨大的影冠,周和平早已下车,观察左右,然后慢慢往树林深处走。

他的脚下很轻,前面树干上靠有一人,背对着他。

周和平站定,注视着对方背影,对方肩膀有些微颤抖。他再次看了看表,4点整,周和平确信四周无人,说出口令:“冷刺。”

对方的头往后仰,完全贴住了树干,对出回令:“炮、炮火。”

周和平大惊,他听到了异样,那是一种濒临死亡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战友倒下,哪怕四周没有炮火,哪怕没穿绿色军装。

周和平快步上前,对方正是他一直想见的线人,血渗进了树根,暗红奔涌。

周和平紧紧扶住他:“这是怎么了?”

对方的眼睛无神,看他却充满怀疑,周和平紧托他的肩,扶他坐下,问:“你不相信我?”

线人一脸苦笑,血都渗进了嘴巴:“我、我、我知道、是、是谁干的!”

“告诉我。”

“周、周、和、和平。”

周和平搂着他:“不可能、不可能。”

线人看着他的失态,肯定的说:“你、你告诉万局长,害、害我之人是、是周、周和平。”

周和平笑了,这是他几年来第一次笑,笑声划过树林,鸟雀掠入云端。周和平变得异常冷静,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线人的嘴唇已乌青:“有人早在这里等着我了,他们想、想……”

周和平急问:“怎么样才能找到方阵?”

“找、找、找……”线人头一歪。

早晨的阳光洒下来,周和平大汗淋漓,他看着四周的尘埃在眼前闪挪变化,他抱起线人朝树林外飞跑,一如在战场上和生命赛跑,生命的真实和永恒的虚伪都难留住,所有的一切都将恢复平静,包括他那颗热血的心,一颗从一个战场走至另一个战场战士的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