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10

敲门声响起,赵百合走过去一把拉开门:“你敲什么门啊?装斯文……”

一束百合花,两个兵站在门口傻眼了。

赵百合也傻眼了,穿着睡裙呢!

“你们怎么回事?”赵百合一把关上门。

蔡晓春还在傻眼,韩光也傻眼了。

“排长,咋办?”

韩光眨巴眨巴眼,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是谁啊?干吗啊?”赵百合在门里问。

“哦,我们是狙击手集训队的,专门来给你道歉。”韩光礼貌地说,“那天我们在进行训练,我的兵出手打晕了你,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原谅他……”

蔡晓春:“对对,我不是故意的……”

“既然你不方便,我们改日再来。”韩光说,“花儿我们给你放在门口了。”

“对对对,改日再来。”蔡晓春急忙把花放在门口。

门开了,已经穿着迷彩服的赵百合站在门口:“进来吧。”

蔡晓春看韩光,韩光也看蔡晓春。

“进来吧,我不打你们。”赵百合说。

韩光看蔡晓春,拉着他进去了。

进了女兵宿舍,俩兵都非常不自在。韩光还好,蔡晓春已经满头是汗。赵百合看着他们俩:“你们俩,谁打的我?”

蔡晓春硬着头皮:“我。”

赵百合看看他,又看看韩光:“你又是谁?”

“哦,我是他的排长。”韩光礼貌地说,“我的兵失手打你,也是迫不得已。我带他向你专程来向你道歉,希望你可以原谅他。当然,我也有责任。主要责任在我,我没有教育好他。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把训练当作真正的实战。”

赵百合看着百合花:“这是你们买的?”

“是他!”蔡晓春和韩光几乎同时指着对方。

赵百合笑:“怎么打人的事你们争着担责任,买花的事你们争着推责任?——到底是谁买的?”

“是我们排长。”蔡晓春诚实地说,“他委托军校同学,出公差的时候带回来的。他知道你叫赵百合,专门买的百合花,要我向你道歉。他还说,不管怎么说,打一个无辜的女孩是不对的……”

赵百合看韩光:“你倒是挺有绅士风度的啊?”

韩光笑了一下:“特种兵在战场上是野蛮人,下来不能是野蛮人。以前我光顾抓训练,没有跟战士们讲明白这些道理。主要责任在我,希望你不要记恨我的一班长,他是个非常出色的军人。”

赵百合接过百合花:“好了,我原谅你们了——哎,你们是狙击手?”

“对。”韩光说。

“电影里面那种冷面杀手?”赵百合兴奋地问,“躲起来,专门爆人头的?”

俩人都愣住了。

随即韩光苦笑:“你觉得我们象冷面杀手吗?”

“他不象,你——象!”赵百合说,“真够冷的!”

“既然你原谅了我们,我们就走了。”韩光说,“下午还要训练,我们俩是趁午休时间跑出来的。万一被严教看见,我们还得挨收拾。告辞了。”

俩兵都退后一步,一个标准的军礼。

赵百合倒是傻眼了,赶紧抱着百合花还礼。

“向右转,齐步走!”韩光喊口令,俩兵都走了。

赵百合跑到窗户跟前,看着俩兵出来喊:“哎——你们俩叫什么啊?”

俩兵回头,蔡晓春喊:“蔡晓春!”

韩光仔细看着她,没说话。

“你呢?”

“韩光——走吧!”韩光拉着蔡晓春,“跑步,我们要赶时间了!”俩兵迈开腿跑远了,军靴在地面敲击出稳健的节奏。

赵百合点头:“韩光?寒光?——倒是真的寒光闪闪,够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