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跟你一起打鬼子 战场原则和江湖义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马高岗上来问道:“我们怎么办?现在回去么?”何平看着身边的三十多队员说道:“大仗是打不了了,再去砸几个矿场就回去吧。”大同市的鬼子联队长刚刚接到鬼子的报告:自己的两个中队被全歼了!大同的守军兵力极度缺乏。联队长沉思了一下给华北的日军总部发了电报说明情况,并解释说,由于手上兵力不够已经无力参加对铁血队的清剿。

何平则采取昼伏夜出的办法,对大同周围的矿场进行了几天的洗劫,杀死日本浪人一百多人,解救矿工两千人左右后,带着矿工和设备返回了根据地。他们是第一批回来的。

何平回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望矿工。先几天回来的那一千多人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何平问了一下他们的意见,居然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愿意留下!主要是因为这些人对日本人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还有就是这时候局势太乱,即使何平发路费,安全回家也只是一个渺茫的希望!

何平却有他的苦恼:自己的地盘刚刚建立,总共只有四五个小镇和三十多村庄,人口还不过万人,如果自己的部队过于庞大,那只能是先拖死本地的老百姓,再饿死战士。和自杀没什么区别。于是,何平选出了两百多身体好的留下,剩下的人婉转的请他们去投游击队或者国军。

还有百十人实在不愿意走,何平就只能给个后勤兵的名号让他们自己去开荒种地了,喂猪放羊了。好在这年月逃难的人也多,想找块地来种也不是什么难事。刚刚安排好这些人,何平就接到报告:刘虎从阳原方向运回三十万斤粮食!何平知道这时候正是青黄不接,于是把粮食全部分发给了根据地的农民,条件是收获以后,农民必须卖给铁血队双倍的粮食。当然,铁血队给的价格一向是比较公道的。

阳原的武田这时候才干什么?他正在挠头!刘虎烧了他的贮备粮,他马上派人去征收,可是费尽力气也只收了万把斤上来!一打听,铁血队提前就把老财们的余粮都买去了。那些平时必恭必敬的地主们这时候也只能对武田说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两天以后,武田发现城南的粮食还没有被铁血队收取,当下派出一个小队的日军,和一个中队的伪军到城南去征粮。刘虎第二天就得到了消息,马上喊来靳戴:“鬼子去城南征粮了,我们现在怎么办?”靳戴说:“不要着急,鬼子的粮食需求量很大,现在粮食又少,不是几天就能收够的。现在他们刚刚出来,警惕性应该还有,我们现在要做出回根据地的假象。”

于是,刘虎和靳戴带着铁血队员,一路向西,又是打土豪,又是炸炮楼的,轰轰烈烈的向马家沟方向开去。然后采取白天休息,晚上行军的办法到达了阳原东南的揣骨同附近。靳戴对刘虎说:“这里离县城较远,鬼子如果来这里收粮肯定当天回不去,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准备。”刘虎点点头,派出几名侦察员后带着队员们躲在山沟里。

两天以后小鬼子的收粮队终于来了,刘虎马上把队伍带到揣骨同北十几公里的一处山谷附近埋伏。鬼子要回阳原,这里是必经之路!第二天,小鬼子真的就回来了,可是出乎预料的是居然多了一个中队的伪军护送!敌人的人数增加到两百多人。靳戴过来问刘虎:“刘队长,敌人人数比我们多一半,还打么?”刘虎点点头说道:“等了好几天了,不打对不住自己!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最好全包了这帮孙子,不行的话我也要烧了他们的粮食!”靳戴想想说道:“小鬼子肯定是让伪军走在前面和后面,自己跟着粮车走。我们就放过开路的伪军,直接打他押粮车的鬼子!”刘虎一瞪眼说道:“这老子也会,还要你出主意!”

靳戴忙的解释道:“打过我们就走,不杀伤伪军,只打鬼子。我估计他们中午应该在西目连一带休息,路上再派出几支作战小队阻击他们。我们跑快点,给他们提前准备午餐。”

刘虎这才满意,靳戴又说:“一会不能用小炮,不能用机枪,要把鬼子打疼,还不能让他怕,要不他会缩回去的!”远处开路的伪军已经慢慢的走向这里,随着伪军越来越近,靳戴发现刘虎的拳头握的骨节发响。当下奇怪的看看刘虎,只见刘虎的虎目里有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神色。

伪军过去以后,有六十多个日本兵押着粮车走了过来,刘虎低声传令准备!自己拿起三八步枪瞄准一个坐在粮车上的小鬼子。刘虎枪声传令,那悠闲的坐在粮车上的小鬼子马上摔了下来!铁血队的枪声响成一片,马上有十几个小鬼子被阎王招去了。

对了,小鬼子是要找天照大婶的,不知道地府给不给办移民?要是不给办,那兄弟估计我们的那些牛头马面们不会给这些非法入境者什么好果子吃吧,侮辱侮辱他们的鬼格是再所难免的,至于用什么手段兄弟也不知道,那地方我没去过。

靳戴突然对刘虎说道:“刘队长,你能不能打中那东西?”靳戴指的是鬼子的步话机。刘虎微微一笑,端起枪来就是一枪,那步话兵被打倒在地。整个步话机都露了出来。刘虎问道:“打什么位置?”靳戴挠挠头说:“我也不知道,你多打几枪就是了。”刘虎皱下眉头,将枪膛里的四发子弹全打在步话机上,至于坏没坏,就不去管它了。

小鬼子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前后的伪军也开始向阵地上包抄。刘虎马上带人撤退。除了留下一个战斗小组阻击以外,其他人飞快的向西目连跑去。一路上只要看到合适的地形刘虎就留下一个战斗小组阻击,刘虎他们两个小时以后到达了西目连,靳戴忙的命令队员们造饭休息。自己开始去找有利的埋伏点。半小时以后,队员们都用过饭了,还有两个脱离阻击的战斗小组赶了回来。

靳戴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这时候刘虎说道:“你知道何队长的那几次阻击么?”靳戴顿时开窍,马上就在村子里布置阻击阵地!靳戴喊来刘虎说道:“我打算在鬼子的必经之路上布置一个口袋阵地!正前方为主要防御,依托村子里的建筑物构建阵地,两边先挖好战壕,然后覆盖杂草隐蔽好。先不能进人,不然很容易被发现。等战斗打响以后再冲进去!”刘虎点点头说道:“一定要快,趁小鬼子刚被袭击没缓过神的那片刻冲进去。不然可能会伤亡很大!”

一个小时以后阵地布置妥当,又有三个战斗小组赶了回来,几分钟以后,最后一个阻击的小组也回来了。刘虎清点一下人数:又牺牲了十一名队员。根据队员们的汇报,那些小鬼子一路上让伪军开路,自己走在中间。

各小组长汇报了一下战果,靳戴做了统计:“一共打死五十多伪军和七名小鬼子。”算上一开始打死的那二十多个鬼子,敌人的人数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一路上不断遭到伏击的鬼子和伪军们总算是看到了村庄。那鬼子小队长的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早就想让城里的鬼子来给他护航的,可是步话机被打坏了。到了村子就不一样了,自己可以驻守在村子里,再派出小部队向城里的日军求援。他可不想冒险,自己身边可是三百多兄弟这段时间的口粮!

伪军已经进入我埋伏圈,靳戴又听见了刘虎的手在做响。片刻以后,鬼子也进入了伏击范围!刘虎一声令下,机枪小炮纷纷开后!靳戴一路上的做作,让小鬼子认为不断伏击他的只是小股游击队而已,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火力!开路的伪军们这时候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怎样的强大!马上就开始后退,后面的小鬼子被伪军一带也乱了队形,鬼子的小队长马上组织撤退,可是那里还能跑的了?六十多名铁血队员闪入挖好的“∨”型工事里面,和正前方的队友一起把敌人包了一个严实!

手榴弹不断的飞向处于三角包围圈中间的鬼子和伪军,十几挺机枪三面扫射,敌人想找一个藏身的地方都不容易!五门小炮不间断的轰击使得那两平方里的地皮不住的颤抖。另刘虎想不到的是,刚才还躲着铁血队的村民们这时候居然主动给战士们送茶送水。老百姓就是这么朴实,不需要你对他们怎么样,只要你用行动说明你是打鬼子,他们就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你。

小鬼子当然不愿意坐以待毙,那小队长知道,现在他唯一的生路就是攻破村口的防御,然后掉头依托工事阻击两侧的敌人。他亲自带领剩下的四十多个鬼子驱赶着前队的伪军,向村口发起冲锋。

铁血队员虽然给了鬼子很大杀伤,可是还让仅剩的二十多个鬼子给冲了上来!小鬼子的如意算盘还是没打好!铁血队员无论单兵的体质,还是格斗的技术都不比鬼子差!特别是近战时手枪加大刀的组合,更是比鬼子高明不少。冲上来的二十多个小鬼子,被刘虎带领两个战斗小组消灭在片刻之间。刘虎更是大发虎威,一人砍死八个鬼子!

剩下的伪军看鬼子全被消灭了,哪里还做什么抵抗。纷纷举枪投降,“整个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全歼鬼子一个小队,俘虏鬼子伤兵三个。伪军被击毙八十多人,俘虏三十七人。缴获步枪一百三十支,机枪三挺,手枪两把,子弹若干。鬼子的两门小炮全被炸毁,不过炮弹倒是缴获了四十多发。”靳戴不断的向刘虎汇报着,刘虎却一句也没听进去。

刘虎大步走向那堆伪军俘虏心里不断的想:“他居然真的当是伪军!他居然会举手投降!他居然也跪在地上!他还是当初那个豪气干云的王大麻子么?”刘虎宁愿一辈子见不到他,宁愿刚才他和王大麻子有一人战死!

刘虎顺手拿起一个板凳,走到王大麻子面前说道:“大哥,您坐。”跪在地上的王大麻子,站起身来说道:“刘虎兄弟,放哥哥一条生路好么?”刘虎把王大麻子扶坐在板凳上:“大哥,您为什么要做伪军,为什么要给日本人卖命?有什么难处你和兄弟说好么?”王大麻子叹口气道:“哥哥我年纪大了,不想再过那刀口舔血的生涯,再说我在城里找了个相好的,她还给我生了个儿子。哥哥我现在只想过几天太平日子,刘虎兄弟,看在咱们过去的情分上,你放哥哥回去吧。”

刘虎想想说道:“大哥,你想过太平日子,倒哪里不能过?为什么非要给日本人做狗呀!”王大麻子接着说道:“现在局势太乱,我拖家带口的,能去哪里?当这差使也是为了让老婆和孩子能有个安生。”刘虎看自己劝不动王大麻子,呆在那里。

靳戴听说过刘虎和王大麻子的事,也知道插不上嘴。就立在一边看着。王大麻子这时候又说道:“兄弟,你就当是可怜一下你那才过周岁的侄儿,放哥哥回去吧!”刘虎的两眼里,露出一阵悲伤。猛然之间,刘虎拔出身上的匕首。王大麻子吓的脸色顿白,刘虎见状心道:“当初那啸马黑山的王大麻子真的死了!”

刘虎单腿跪在王大麻子面前,一刀插在自己的大腿上!靳戴等人一阵惊呼却来不急阻止,王大麻子也浑身一抖。只见刘虎将围过来的铁血队员喝退,眼里已渗出泪花,慢慢说道:“这一刀,多谢王大哥当年的救命之恩。”说罢,一下把刀子拔了出来,又是一刀扎在同一条腿上!靳戴等人赶紧过来,却再次被刘虎喝开:“这一刀,多谢王大寨主当年看的起兄弟,送枪之恩,从未忘记!”话音刚落,拔出匕首有是一刀:“这一刀,是和王大哥绝交断义,从此以后,恩怨两清!”

说罢起身,说道:“请。”王大麻子这时候早已呆住,看刘虎放自己走,赶忙起身离去。刘虎等王大麻子走到两百米开外的时候,掏出驳壳枪,一枪打掉王大麻子头上的帽子。高声喊道:“王队长,今日留帽,下次留头!”说完带队进入身后的村庄。

靳戴赶紧过来扶住刘虎,抱怨道:“他现在是伪军,大队长就是想着当年,放了他就是了,况且我们是在战场。大队长真不该这么做。”刘虎停下来,看着靳戴说道:“这事情我会对何队长说的,只是刘虎身在江湖,战场虽有战场的规矩,可江湖还有江湖的义气。他做走狗,人人都可以杀他,唯独我刘虎不行!”靳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鬼子收来的十几车粮食被炸毁一半,剩下的一半刘虎下令就地分给村民。铁血队员们安葬了牺牲的三十多个队员以后,靳戴说道:“我们经过这几次战斗虽然伤亡近半,也消灭了两个小队的日军,和两百多伪军,并且烧了鬼子的粮食。小鬼子想去围剿我们是办不到了。队长,是不是可以考虑回去了?”刘虎点点头说道:“问问这里的老百姓,这附近有没有铁杆汉奸,我们顺便杀他几个。”

两天以后,刘虎带队伍回到营地,同时还带回了八千现大洋和十根金条,这自然都是顺带杀汉奸的战利品。刘虎对何平汇报了战斗过程,同时,也汇报了自己放走王大麻子一事。对靳戴,刘虎是大加赞赏。

何平现在是十分为难,怎么处理刘虎?处理重了,别说那些平时把刘虎当成大哥的队员,就是自己也不愿意。处理轻了,下次有人犯类似的错误怎么办?想了很久,何平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决定等商越等人回来,让刘虎做公开检讨,并做降职处理。何平到不担心刘虎会有什么情绪,刘虎的性格他是知道了,对自己做的事,刘虎一向敢作敢当。

商越和张婧打了几个地主土豪以后,已经接近广灵了,这天晚上到达了平城附近。商越说道:“先派人摸摸镇子里的情况,能打我们就单打它一下。”张婧微微一笑说道:“你要是不气走马龙,现在问他一下就知道了。商越脸上一红也未做声,就在他们正要派人去侦察的时候后面的哨兵却来报告说,外面有两个人要见队长。商越疑惑的看了看张婧,张婧说道:“应该是共产党的人,请他们进来。”不一会的功夫,卫兵带进两个商人打扮的人来,那两人进门后说道:“你们好,我们是八路军雁北八支队的,我叫陈书民,这位是刘海永。”然后看着商越说道:“这位是商参谋吧,”然后又看了看张婧说道:“这位一定是张科长了?”商越被张婧埋怨了几句后心想,这事不如让张婧来解决。当下只客气一声,便不在说话。

张婧让李力搬来几块石头笑道:“这荒郊野外的,你们来的真不是时候,连个椅子都没有。”那陈书民接着说道:“是不是时候,不过听说你们铁血队专门来打鬼子,我们就连忙赶过来了,有件事想和两位商量一下。”张婧笑道:“你们不是想让我们打道回府吧?”陈书民哈哈一笑:“岂敢,岂敢,只是想和两位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

陈书民这次来是奉命来的,八路军在得到马龙的汇报以后,马上决定先派人来接触一下铁血队,看看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和纪律,以及政治倾向到底如何。张婧心里早就明白了,不过还是问道:“怎么个合作方法?”陈书民接着说:“广灵的鬼子集中了一个中队,押送一批鬼子军装,明天就会经过这附近,我们游击队人手不够,如果贵部能帮忙的话,我们打他们一个伏击怎么样?”张婧笑笑说道:“我们这次出来就是给鬼子找麻烦的,我们大队长说只要鬼子不舒服的事我们都做。你们的情报如果准确,那我们合作也无妨。”当下看看商越,商越知道自己该登场了。

马上拿出地图问道:“贵军准备怎么打?”陈书民一看商越拿出的是日军的军用地图,马上过来指了一下广灵县西四十里的地方说道:“这里地势险峻,适合打伏击,明天我们埋伏在左边,贵部埋伏在右边,小鬼子的汽车一来就用石头封锁公路,然后全歼这股鬼子,战利品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商越点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陈书民看了一眼同来的刘海永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集合队伍,刘队长留在这里以方便我们协同作战。”说完起身告辞,商越和张婧送他一截后回来,张婧路上说道:“这次八路肯定有打探我们虚实的用意,你一定要把这一仗打漂亮。最好还让八路丢下脸。”商越点点头道:“我们现在就去埋伏点。”

两人回来以后马上集合队伍向指定埋伏点开去。两小时行军就到了陈书民所说的那个山谷,商越看了下地形当时就笑了,张婧回头问他笑什么?商越指了一下两面的山坡说道:“八路认为我们是普通的民团,所以让我们守右边,右边的山体陡峭,易守难攻。他们守的左边就不一样,山体坡度较小。”这时候刘海永才到跟前,他这时候心里面是什么滋味都有!一路上看着铁血队员清一色的日式装备,每十个人就有一挺机枪。还有七门小炮跟在队伍中间。这样的配备军区是没有的!

再加上队员们的行军速度之快,让他这个跑惯了老战士也有点跟不上的感觉。而且铁血队行军居然可以在这么快的速度下依然保持完整的队形更让他感叹。刘海永跑到张婧两人面前说道:“两位现在就进入阵地么?”商越点点头说道:“刘队长,你就和我守在山顶吧。”接着喊来李力说道:“你带所有机枪,在半山腰布置火力,记住别留下死角!”

刘海永马上说道:“商参谋,你把机枪放在最前沿置于鬼子的射程以内是不是太危险了?”商越嘴角一扬笑了笑:“张科长,你带上所有的冲锋手埋伏在山脚的右侧!”这个决定更是让刘海永目瞪口呆!刘海永不禁为这次埋伏能不能获胜而感到怀疑。

要知道,那时候的民团哪里有和鬼子拼刺刀的实力?如果张婧败退,那李力的机枪前沿就完了!接着就是铁血队的主阵地,一但鬼子占领了这里,那这次伏击就算是白打了!刘海永刚想提点意见,商越三人就分头布置去了!

子夜的时候,陈书民带着队伍也出现在对面山顶,开始挖工事了。刘海永说道:“我先去对面看看吧。”商越没有做声,刘海永便自己去了。刘海永把商越阵地布置对陈书民说了一下,说道:“我认为他们那个商越犯了致命的错误,我要求取消这次伏击计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