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洋货是堂吉诃德式闹剧 提升国货质量是关键

nihao556 收藏 24 397
导读:中国已经进入洋货时代,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抵制日货之类的举动,只能是堂吉诃德所为,注定成为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在一份名为:“关于提倡创新产品消费文化推动全民购买和使用创新产品的提案”中,不无痛心地指出:“长期以来,我国社会形成了一种‘洋消费’心理,生产以引进洋机器、洋技术为荣,工作以使用洋设备、洋工具为荣,生活以消费洋商品、洋品牌为荣。对国产品牌、民族产品,哪怕是具有同样水平的自主创新的技术与产品,人们总是看低一档。为了提高产品档次的社会心理评价,大量完全的国产品牌和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已经进入洋货时代,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抵制日货之类的举动,只能是堂吉诃德所为,注定成为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在一份名为:“关于提倡创新产品消费文化推动全民购买和使用创新产品的提案”中,不无痛心地指出:“长期以来,我国社会形成了一种‘洋消费’心理,生产以引进洋机器、洋技术为荣,工作以使用洋设备、洋工具为荣,生活以消费洋商品、洋品牌为荣。对国产品牌、民族产品,哪怕是具有同样水平的自主创新的技术与产品,人们总是看低一档。为了提高产品档次的社会心理评价,大量完全的国产品牌和民族产品也要取‘洋名’、标‘洋牌’、用‘洋文’……这种消费心理在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特别是在一些高层人员身上,表现得也比较突出。”


在洋消费心理主导下,“国货”自然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中国的制造业自然也就成了国际装配业,没有核心技术,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没有自主品牌,没有自己的消费文化,也没有多少利润。


“国货”怎么了?国人怎么了?


客观地说,中国的商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很多领域是落后于先进国家的,因此才要对外开放,但经过一个时期的开放,我们在很多方面已经或者正在赶上,应该也有必要进入一个自主创新的新阶段了,正因此故,才有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提法。比如,在第三代移动通信领域,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 A,在技术上就已达到或超过了其他两个标准,只是商用化、产业化程度还稍低,这就更需要我们的政府、企业和用户自己支持自己。别人都在拼命推销自己的标准和产品,如果我们连自己都不愿采用自己的标准,那就更别指望让别人采用我们的标准了。虽然选择什么样的网,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手中,但显然我们至今还在摇摆。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只用一个统一的TD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让TD网首先成为中国移动市场的主流,然后再开放别的网?或者有什么理由,我们一定要同时采用三个标准?一定要提前给另两个标准发照?甚至放弃自己的标准?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重蹈以前的覆辙,把市场让给别人,还要向人家纳贡称臣。


数据显示,模拟移动电话时期,我国只有600万用户,但基站和终端都靠进口,2500亿元人民币流向了国外;2G时期,中国企业在国内设备市场只占5%~10%的份额,5000亿元人民币流向了国外。3G时期,如果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标准和市场份额,不仅我们为之付出的巨大科研费用化为泡影,巨大的市场利益外流,我们还将严重挫伤发展自主核心技术的信心,我们电信强国的目标也不可能实现。


有人指责,把自主知识产权的TD标准变成中国主流标准的言行是把技术问题经济问题政治化,显然,这种观点站不住脚。首先,围绕着自主知识产权的争夺本身实际就是一场政治斗争,我们为何那么怕与政治沾边呢?全球化时代,任何全球性技术、产品、服务的利益之争,没有政治撑腰显然只能无功而返。其次,这场争夺战并非只有为国争光、实现电信强国等政治上的意义,还有巨大的经济利益。我们什么时候学会了不争而退变得那么懦弱了呢?


全国工商联在其提案中说,“没有全国人民、全社会自觉、主动和大量购买自主创新产品、消费国产品牌,建立国家创新体系和创新型国家的目标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在这方面,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家的国民普遍以购买和使用国产品牌和民族商品为荣的消费观念和消费行为,非常值得我国学习与借鉴。”


在这方面,政府是社会的晴雨表。政府采购能否发挥导向作用,对全民养成“国货”消费意识至关重要。对此大家已有共识,但在实际工作中,还总是说得多做得少。因此,还希望政府能够拿出更大的勇气,更大的诚意,更大的行动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