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 第二章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6

两辆伞兵突击车高速开来,掀起一片尘土。在下午三点左右的开阔草地,五公里外不用望远镜都可以看见异常,何况对于高倍光学侦察仪器在手的狙击手?韩光却没有瞄准来车,而是开始在附近紧张搜索:“红2注意,监控来车,不要射击,这可能是诱饵。完毕。”

“红2收到,完毕。”孙守江嘴里含着压缩饼干拿起激光测距仪,含糊不清地说,“妈的,饭都不让老子吃好!”

两辆车速度非常快,都是挂了五档油门到底,直接就插入厂区。韩光没有找到潜伏的狙击手,这时候他发现两辆车上五个狙击手都是齐全的。他急忙掉转枪口,但是两辆车瞬间就滑过他的射击视角,看不见了,只能听见马达的轰鸣声。

“什么路子?”韩光纳闷。

两辆伞兵突击车从厂区径直穿过,没有减速,也没有停车的意思。在经过一片废墟的时候,蔡晓春一个侧滚翻下车。速度太快了,他的滚避动作虽然标准,但是还是把肘给碰破了。他顾不上那么多,滚翻起身一个箭步鱼跃进入废墟。他拆去了身上所有的装备,只携带了武器、电台和一个水袋,所以动作变得轻巧很多。进入废墟以后,他潜伏下来,没有露头,平稳自己的呼吸。

这是一招险招,他并不敢确定这里是韩光的射击死角,但是也只能赌一把了。严格来说,他不觉得自己比韩光的枪法差,但是韩光在暗,他在明,只怕还没有接近就会被一枪爆头。要跟韩光对决,他就必须也在暗处。现在他进入了厂区,这里的废墟会掩护自己,可以静下来慢慢寻找韩光。

“蓝5,我们已经脱离红队狙击手的射程。你是否准备好?完毕。”那个少尉的声音传来。

“蓝17,我已经准备好,完毕。”蔡晓春低声说。他在废墟里面穿越到水塔中间卧倒,借助碎砖的掩护卧倒,伸出自己的狙击步枪开始寻找。这里可以看见两侧的办公楼,蔡晓春断定他们起码有一个人要藏在里面。

“蓝5,我准备进去了,希望你可以抓住他。完毕。”

蔡晓春寻找着:“蓝17,收到。祝你好运。完毕。”

一个观察手的身影出现在厂区里面,他的动作很灵巧,小心翼翼借助各种隐蔽前进。他逐渐接近厂区中心花园的位置,这里的喷泉早就不冒了,只有一潭臭水。他的速度加快,一个箭步冲到了水池旁边卧倒,藏在雕像后面。

孙守江在瞄准着他露出来的屁股:“红1,我已经抓住目标。请求射击。完毕。”

韩光还在寻找潜伏的狙击手:“红2,不要射击,这是诱饵。完毕。”

“红1,我的射击角度非常好,请求射击。完毕。”孙守江瞄着那兵的屁股,露出坏笑。

韩光找不到狙击手,想想咬牙:“红1,射击后立即转移,完毕。”

“收到,完毕。”孙守江虎口加力。

那个观察手拿着85测距仪在观察,突然一声闷闷的枪声,他的头上开始冒烟。

孙守江射击完毕立即捂住瞄准镜防止反光,起身抱着枪转身跑进楼道。打一枪换个地方,是韩光对他的要求,所以他在这楼里面准备了六个狙击阵地。韩光那边是准备了十个,狡兔三窟都不够了,所以当狙击手确实是需要点阴谋诡计的角色。

蔡晓春在急速寻找着,他找到了开枪的位置:“蓝6,在我九点钟方向,二楼左手第四个窗户,是一个狙击阵地。不是韩光,他不会上当。你去想办法清场,完毕。”

“蓝6收到,完毕。”

蔡晓春带着微微笑容,转向跟那个窗户交叉射击点的窗户:“我知道,你就在这儿。”

韩光的感觉特别不好,他在阴影里面在想着什么。

一辆伞兵突击车高速开来,掠过站在花园喷泉边的观察手。车在楼前急刹车,车头都撞在了墙上。狙击手不管不顾飞身下车,两步就鱼跃进楼。他冲进楼道靠在墙上急促呼吸着,背好狙击步枪,拔出手枪上膛,开始挨屋搜索。

“蓝17,你一定要小心饵雷。完毕。”蔡晓春的声音传来。

“蓝17收到,完毕。”狙击手贴着墙根,小心前进,绕开地上所有的砖头瓦砾。

蔡晓春此刻借助隐蔽物,已经进了对面的楼。他拔出手枪小心前进:“我知道,你就在这儿……”

那边,孙守江在新的狙击阵地趴下,重新瞄准外面。突然,耳边轻微的脚步声,让他一个激灵。他抽枪起身,一把手枪对准他的鼻子。

对面的黄色毛毛熊怒吼:“混蛋!你完了!”

孙守江犹豫都没犹豫,直接枪托上去,砸在他的下巴。黄色毛毛熊手枪脱手,仰面倒地。孙守江举起狙击步枪对准他,黄色毛毛熊直接抱住了狙击步枪的枪管。孙守江连连扣动扳机,枪管被他抱住,枪口在身体外侧,根本就没打着。

“我跟你拼了——”黄色毛毛熊一看就是个山炮,直接抱着孙守江的枪就把他往窗户推。孙守江被顶在窗户上,黄色毛毛熊丢开枪抱住了他,孙守江也抱住他,两人扭打在一起。

黄色毛毛熊个子比较高,所以出拳在狭窄空间内不是很方便。孙守江的拳速度就很快了,从头到脚连肘带膝,整个就是一个泰拳玩命打法。中泰特种部队联合反恐怖演习在孙守江所在的特种大队举行,双方也互派队员进行训练。孙守江就去泰国特种部队学过半年,所以他的泰拳也算是得了真传的。黄色毛毛熊被绿色毛毛熊一串凶狠毒辣的泰拳干到了角落,鼻青脸肿倒在地上,可以说被打废了。

孙守江站在他的跟前,拿起自己的狙击步枪准备走人。

噗——

孙守江站住了,回头。

一颗手榴弹丢在他跟黄色毛毛熊的中间,他还没反应过来,一声闷响白色烟雾起来。

两人都开始冒烟。

黄色毛毛熊就笑:“妈的,你也完了。”

孙守江苦笑:“你这是流氓作风,要是真打仗,我早给你干死了!”他沮丧地丢掉狙击步枪,伸手拉起来黄色毛毛熊。

黄色毛毛熊擦擦鼻子的血:“回头你教教我,你这是什么拳法?”

“王八拳。”孙守江开玩笑。

“王八拳?”黄色毛毛熊发傻,随即双手抱拳武林中人的范儿出来了,“我自幼习武,我爹是武校校长,擅长形意拳。我学过螳螂拳,狗拳,鹤拳……王八拳是什么拳?敢问仁兄是哪路门派?可是武学已经失传?”

“操!”孙守江苦笑:“又一个山炮。”

那边,蔡晓春已经逐渐紧接房间门口。他的脚步很轻,真正的落地无声。他慢慢把手枪举起来,站在门口倾听。里面没有动静,蔡晓春下定决心,闪身出去。

果然里面卧着一个背对他的绿色毛毛熊!

蔡晓春连连开枪,一个弹匣都打完了。

对方却没有冒烟。

蔡晓春纳闷,走过去掀开吉利服的帽子。

露出一张不认识的迷彩脸:“操,你鞭尸啊?”是蓝队的昨天晚上挂了的狙击手。

蔡晓春:“你怎么穿着红队的衣服?”

“他给我换上的,刚又让我卧在这儿。我是死尸,这得服从。”狙击手苦笑。

“妈的!”蔡晓春咬牙切齿,“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我是尸体,我不能说。”

蔡晓春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就一个滚翻到了墙角。

一声枪响。

“又鞭尸?”狙击手苦笑。

蔡晓春知道是韩光的枪,他握住狙击步枪躲在墙角不动。这是外面对里面的射击观察死角,但是……

他知道,韩光已经发现他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