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三章 十三章。二节

ludongnan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size][/URL] 二 节 为了吃饱饭,少时的二混子边放牛羊边苦练李海山教给他的“飞石击”的本领;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二混子把“飞石击”的本领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以说是例不虚发。无论是山鸡,还是山兔,只要在眼前一出现,那二混子可以说是眼到则石子到,石子到则猎物必倒。可眼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二 节

为了吃饱饭,少时的二混子边放牛羊边苦练李海山教给他的“飞石击”的本领;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二混子把“飞石击”的本领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以说是例不虚发。无论是山鸡,还是山兔,只要在眼前一出现,那二混子可以说是眼到则石子到,石子到则猎物必倒。可眼下松下光二既非山鸡,也非山兔,而是一个大活人,而且 一个体格健壮,短小精悍的日本兵,二混子的心里可没有十足的把握。

“扔了!”随着二混子的一声喊,第一颗石子应声而出。对松下光二的底细,二混子同样也是一无所知,所以他就把这第一颗石子当作是“探路石”,先探探对手的虚实,因此他未用全力而只使上了五成劲力——反正又不是一石定胜负,即使打不中也没关系。

这第一颗石子以雹落之速直向松下光二面门击大去,如果松下光二站着不动,那么这可石子将会不偏不倚正击在他印堂之下两目之间的鼻根上。早已严阵以待的松下光二岂能束手待击,全神贯注的他一见石子飞速向自己面门袭来,他一个“狮子甩头”把脑袋摆向右侧,就在同一瞬间,石子来到,掠过他的左耳飞向身后,相差仅有寸许。前石去,后石又至。还没等松下光二把脑袋摆正,第二颗石子又向他面门以同样的速度击来,松下光二见状,赶忙来了个“缩颈藏头”,才总算躲过这第二颗。他庆幸自己没有摆回脑袋,否则的话,可能会被打个正着。

两颗石子虽然有惊无险躲过去了,可松下光二还是不由得的为吃惊,他想不到眼前的这位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干巴巴的家伙,出手竟如此迅速认点竟如此准确,而且还擅长左右手连发,——果然是有备而来,看来还真得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切不可大意。

两可石子发出后,压在二混子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刷”地落了地;只用两颗石子,二混子便已对松下光二的功底了如指掌;他或许不能指哪儿打哪儿,但要把石子打到他身上,那则根本不成问题,随手可得。想到这儿,二混子所有的担心和忧虑一下子随风散去了。

第三颗石子已捏在指间,这一下就打中他?二混子问自己;抬头看对面已摆好架势正在严防死守的松下光二,低头看看依然满满的两手石子,二混子顿时玩心大起,这么快决出胜负,那多没意思,索性再多陪他玩会儿。于是一颗接一颗的石子从他手中飞出,直击向松下光二3。

“兵来将挡,水来土存。”眼见一颗颗迎面激飞而来的石子,松下光二既不能挡,也不能存,——只能躲。石子飞向左,脑袋躲向右,石8子飞向右,脑袋剁向左……。石字忽左忽右不断击向松下光二,松下光二的脑袋则随着忽右忽左的躲来躲去,连喘息的时机都没有,而他那摇来摇去的脑袋活象个拨浪鼓。

还不够好玩!二混子的石子随着他的目光转向松下光二肩、胸、腹、最后定在松下光二的两条小短腿上。

抬左腿,踢右腿;向左跳,向右跳;蹦过来,蹦过去……,仿佛地面是口 滚烫的平底锅,又仿佛是块通了电的铁板,松下光二片刻都不敢踩在上面。只见他脚刚沾到地面,便又忽地抬起来,或蹦或跳,上下左右乱窜个不停。

看到松下光二那副手忙脚乱的模样,就像狗熊在跳蹦蹦舞,灵活又笨拙,而脸上不见一丝愉悦,树下有人还笑出声来。站在远处观战的山本少佐,则看的眉头紧皱,面沉似水。

——————只剩最后 两颗了!

一阵痛快淋漓的史子雨下过之后,剩下的最后两颗石子捏在了二混子两手的拇指食指之间。二混子没有急于出受哦,而是站在那里眨巴着眼睛不知在琢磨什么。松下光二趁这工夫,忙喘口气,稳定一下心神,做好迎接最后两颗石子的准备。

天渐渐转晴起来,阴云仿佛是罩在上空的一袭灰纱,薄而淡。风依然不见踪影。所有的目光夹杂着不同的心情投向场地中央,投向相对而立的两人身上,声响全无,天地陷入一片沉寂。就在这时,突然有蜃人猫头鹰的哭啼声从二混子头顶上浓密的树叶中传出,——猫头鹰本夜间才出来活动,现在青天白日不知为何前来凑热闹。

“可恶!”二混子大骂一声,左手石子寻声飞去。几乎是在同时,二混子突然转身,面北背南,侧脸斜视松下光二,右臂猛地展开右手随之借出十成劲力向前一扬,之间一颗枣般大小的石子如离弦之箭,似陨落流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松下光二面门袭来。松下光二想躲已然不及,还没等心中暗叫不好,就觉脑袋一震,先是额前一点刺痛,继而头晕脑胀,天旋地转,身形不稳,一跤栽倒在地。此时未觉风来却听见树上一 阵叶动之声,正惊疑间,大家低头瞧看,原来正是那只猫头鹰——脑袋上已开了花,红白相间颜色。

胜负已决,翻译官阼藤小太郎又代表山本少佐上前讲话,先说这是一场误会,然后又说了一些要相容、相让、相互交好的的话,最后说道:“皇军说到 做到,有诺必践,庆贺大家放心。”——转而又劝道:“既然误会消除了,那就希望大家赶快回到工地继续修路,不要耽搁……。”待他说完,面无表情的山本少佐一声不响率队离去。

走 出一段路后,山本少佐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回望,但见黑压压的人群站立在大槐树周围——站得呢么直,挨得呢么近,好象是座茂盛的林,又好象是堵硬如钢铁的城墙——一层层,一圈圈,环着树,绕着树,仿佛那树是块巨大的磁石,把靠近它的都牢牢地吸在一起。山本少佐两眼迸射刺骨两道慑人的寒光,寒光有如两把利刃,在大槐树身上砍来斫去。他扭回头,把一直紧握在手的指挥刀用力向后一甩,起步就走,没有一丝犹豫。

此时,风突然而至,且来势凶猛,吹得大槐树枝叶摇动,哗哗作响,满天的阴云也被吹散,露出大 片晴朗的天,盎幽暗的屋子里开了一扇天窗,天地一下子亮了许多。

二混子想不到自己竟然用杀鸡屠狗的伎俩击败了日本兵,保住了大槐树,心里不由得兴奋异常,得意非凡。可还没等他大力自我吹嘘一番,树下的人竟闷声不响又全都转身返回修路工地,这让二混子站在树下怅然了好一阵子。

伐大槐树争端发生过后,大槐镇又恢复了平静,各人都在干着 各自的事情;修路的依然在挥汗如雨忙碌着,不管天热天凉,天阴天晴,都兢兢业业,不辞辛苦。而那道路也在他们的手中一天天变宽,变平。只有二混子最悠闲,成天躺在大槐树下睡大觉。

自那天后,二混子每天用过饭,就拖上草席来到树下,再从茶铺里搬张凳子,摆上茶壶、茶碗,然后便一个人闲斟闲饮起来。二混子之所以成天守在这里,是听从了黄先生的叮嘱的缘故。他想,反正自己没什么事,这样既看了树,又乘了凉,何乐而不为!况且往年每到此时,树下人多,要乘凉还得另寻别处,现在可好,就自己一个,喝茶,乘凉,睡大觉,别提多 舒心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平静的流走,到第十五天,一条又宽又平整的大路终于在众人齐心协力的苦干下修成了——没有半天拖延!这是一件让谁都高兴满意的事情,连苟得时从口袋里往外大把大把掏票子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着笑的。那手里攥着用汗水换来的厚厚的一沓工钱的人们,就更不用说了。二混子没有去,因为苟得时带着钱去工地打树下过时,已如数地给他留下了他那一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