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八章 亡命狂逃

flxlrh303 收藏 23 69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在一个神秘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头戴黑面罩的人在盯着实时拍摄的录像,各路口的监控录像为这人提供非常及时和准确的情报。

冷剑在一个停放了大量摩托车却没有什么行人的地方停了车,在一个阴暗处,只用了十几秒就偷了台摩托车。冷剑叫黄菲下车,然后对蜷缩在第二排的总队长笑笑,说:“放心,你的队友很快就能找到你。”

冷剑说完招呼黄菲坐上摩托车尾,向着那些不能开汽车的小巷,向着没有安装摄像头的路段绝尘而去。对于Z市的城市交通情况,那些地方有摄像头,那些地方没有摄像头,他比交通警察还清楚。

冷剑就神秘地消失在警方的视线中。

在冷剑消失不久,一个遮挡着大半边脸的人走向冷剑停放在路边的汽车,从怀里抽出件东西,拉开车门。

总队长以为队友来了,挣扎着,却看见迎接他的却是一柄安装了消声器的乌黑的枪口。

“卟”的一声轻响,总队长的双眉之间血花四溅,杀人的手法和冷剑一模一样。总队长虽然知道凶手绝不是冷剑,但他却不能开口告诉他们的战友了。

总队长带着不解,挟着不甘,裹着遗憾,壮烈牺牲。又一位警坛精英在和平年代,为了保一方平安,英年早逝。

杨厅长面对着自己得力助手已渐渐冷却的尸体,虎目中两行热血情不自禁地、狠狠地流淌下来。一干军警也热泪盈眶,裹着对战友深深的怀念的泪花沾湿了衣襟。

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铁血男儿流下的泪比流血更珍贵。

杨厅长狠狠地把手举到警帽沿下,在庄严的国徽下,对着英魂敬了个有力而时间长久的军礼。

“敬礼!”随着中校的一声怒喝,在场的所有军警整齐划一地、狠狠地举起右手,也对着英雄的遗体敬个最崇敬、最有力的军礼。

旁观的市民紧抿嘴巴,也默默地为英魂行注目礼。

顿时,天地一片肃穆,庄严。

军礼长久而庄重,随着“礼毕”的悲号,军警又整齐地把手放下来。

杨厅长把警帽除下来,低下头,向英雄致以最后的默哀,致以最后的送别,全部军警也向英雄默哀。

一片乌云把西斜的如弓的冷月遮挡住,就像在为这位英雄志哀。风吹过,在为勇士呜咽。呜咽的风吹过路旁的树木,树木的枝叶飒飒作响,像在为这为烈士低声哭泣,远处汽车的鸣笛声,也像在为英魂悲鸣。

霎时间,天地一片悲泣。

良久,一个警察在杨厅长面前狠狠地敬个礼,嘶声大吼:“厅长,让我带队去抓捕他,请厅长收起不准开枪的命令。”

杨厅长知道总队长肯定不是冷剑杀的,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阴谋。杨厅长在车上秘密地安装了隐蔽摄像头,是应冷剑要求安装的,杨厅长派最信得过的成嘉瑶安装上去的,应该把车中的一切拍摄下来,有证据证明冷剑不是凶手。杨厅长在听到总队长遇害的消息后,就严令所有警察不能碰那台车。他叫现场所有的警察离开点后,亲自检查汽车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车中的摄像头和监控录像带都拆下去,才准刑警勘测现场。冷剑的初衷是拍摄下对他以后复职有利的证据,想不到居然真的能派得上用途。

但这些秘密杨厅长能对外说出来吗?对于满腔悲愤的手足,他还能下不准对冷剑开枪的命令吗?不能,他决不能再下这样不近人情的、伤同志们的心的命令,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冷剑祝福。于是他艰难地点点头,哑声道:“同志们,罪犯是特战精英,遇上他,你们绝不能乱来,我不想再失去一位战友。”

中校也抓起电话联系肖上将,他对着电话怒喊:“首长同志,我请命领队缉拿罪犯,请指示。”

肖上将听完中校简短而有力的汇报后,沉默良久,才说:“这是地方的事情,我们是解放军,不便过多地参与地方的事务。如果没有上层的命令,抓捕的任务就不用我们军方操心,任务完成迅速归队。请杨厅长听电话。”

中校对肖上将的回答有点意外,他知道这位铁血将军疾恶如仇,为了摧毁这个犯罪集团,不但动用陆军的精英——侦察大队,还动用海军的精英——海军陆战队,甚至动用了祖国神秘的潜艇部队。但肖上将为什么对一个从特战精锐部队出来的、熟识特战理念的、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采取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呢?

中校虽然不明白,但绝不敢问上级为什么做这个决定,于是说:“是”,然后把电话交给杨厅长。

杨厅长走在一旁没有人的地方,和肖上将简单交谈了几句,回来时脸沉如水,下达了他最沉重、最艰难的命令:“全城搜捕罪犯冷剑,如若拒捕,就地正法。”

杨厅长知道他的手下不可能搜捕到冷剑,冷剑此时应该隐匿在杨厅长早为他安排好的秘密地方了。

杨厅长和肖上将都坚信,只要不出动特种部队,普通警察是奈何不了精通潜伏、伪装、搏击的冷剑的,怕只怕黄菲成了冷剑致命的累赘。杨厅长从冷剑的来电得知黄菲掌握了神秘集团幕后人的致命证据,但黄菲为什么不主动留下来,冷剑也为什么不强硬地把黄菲留下来的做法迷惑不解。冷剑不相信警方保护黄菲的能力,难道不相信肖上将的能力吗?只要黄菲在肖上将的保护之下,普天之下谁能动得了黄菲的一根毫毛?

对此,杨厅长、肖上将、陈部长都百思不得其解,可能冷剑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能干等冷剑来电说明原因了。

冷剑确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他现在正藏匿在杨厅长早在他打入霍展鹏集团时就准备好的一处地方,狡兔也有三窟嘛,何况是面对霍展鹏这个老狐狸呢?这个地方除了杨厅长和他,连陈部长和肖上将也不知晓,杨厅长不是不相信陈部长和肖上将,只是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

这是一间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面的食品和清水一应俱全,两个人挨一个月绝没有任何问题。里面除了食品和清水,还有一辆崭新的、加满油的、有个硕大车尾厢的250CC的越野摩托车。

黄菲惊讶地问冷剑:“这是你早已准备好的?”

冷剑点点头,黄菲佩服不已。黄菲可不知道,如果没有军方的参与,有些特殊的物品单纯凭冷剑个人或杨厅长个人是绝不能做到的。

冷剑现在也在问黄菲,继续问出了杨厅长的疑问:“菲妹你为什么不跟杨厅长走?现在跟杨厅长走也不迟,在杨厅长的保护下,你绝对安全。”

别人说“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这句话用在黄菲身上也很适用,但要改成“女别三日刮目相看”。黄菲真的和一年前不一样了,和“极限飙车”中的反应真是天壤之别。她历此血腥的场面后,竟然面无畏惧之色,居然还面露微笑,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斜视着冷剑,就是紧闭小嘴,拒绝回答冷剑这个问题。

冷剑对如此倔强的黄菲也束手无策,只能问下一个他已经问过的内容:“菲妹,你真的掌握了霍展鹏幕后黑手致命的证据?”

黄菲竟然笑吟吟地说:“冷大哥,连你也不相信我?”

“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事关全局。”

“你带着我取出证据看看不就清楚啦?”

“你为什么一定要我亲自带你去取证据?”

黄菲就是对这个问题拒绝回答。

沉默一会儿,黄菲说:“冷大哥,我送一样东西给你。”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在这种环境下居然还有心情说送礼物的问题,对女人心理本来就弱智的冷剑只能再一次懵了,呆了。

黄菲除下玉颈中的一条银项链,这是条很普通的银项链,连冷剑也看出这条银项链是假货,是镀银的假货。黄菲居然珍而重之地随身携带,居然怕这假银项链丢失,竟然还用一条红绳子把这条假银项链绑住。

这条假银项链下面挂着一枚心型的吊坠,里面有一张黄菲展颜的头像玉照。照片中的黄菲很年轻,笑得很灿烂,应该是早期的照片。吊坠的另一面也是一张头像照片,照片中的人是黄菲的弟弟黄常,黄常那略带腼腆的容颜在照片一览无余。

黄菲黯然地说:“在别人眼中,这项链一文不值,但在我眼中却是无价之宝,因为这是我弟弟在我读书时为了不让我在同学面前太丢人,在城里卖血,把卖血换来的所有的钱买了这条假项链。弟弟在送项链给我时还不好意思地说是假货,并拍着胸膛向我保证,说等他有了钱会买一条粗大的纯银的项链给我,可惜……”

说着说着,黄菲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扑哧扑哧地往下掉。冷剑听了黄菲兄妹情深的真情告白,为黄菲的兄妹情感动,他情不自禁地紧抓着黄菲略显冰凉的小手,坚定地说:“菲妹,我很后悔没有照顾好黄常弟弟,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哥。”

“真的?”黄菲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眸紧盯着冷剑。

冷剑点点头。有的人即使承诺百遍千遍,别人也不愿相信,因为他把承诺当成桌子中的青菜使用;有的人只需轻轻一句话,别人就会无条件地相信,冷剑无疑就是后一种人。

铁血男儿的承诺当金子使用,何况是冷剑呢?冷剑的话你也不相信,世界上就没有人令你相信了,唯一能相信的只有你自己了。

黄菲狠狠地扑入冷剑的怀里痛哭起来,把她的伤心、她的屈辱、她的彷徨、她的无助、她的迷惘都在她心爱的男人身上,通过痛快淋漓的哭泣倾泻出来。

黄菲这一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泪水把冷剑的上衣也全打湿了。冷剑紧紧地抱着这个多灾多难、命运多桀的女孩,为什么不公平的的事都落在善良的人身上,不落在霍展鹏幕后黑手这些穷凶极恶之徒身上?如果上天有眼,冷剑绝对会把上天的眼射下来,因为上天把人间的惨事视若无睹,用眼何用?因此,冷剑从不相信上天,从不相信鬼神,命运是靠自己掌握的。

黄菲渐渐地停止哭泣,抽噎着说:“这项链是我最宝贵的东西,我只能送给我最至爱的人,希望冷大哥能好好地保存。”

黄菲说完,珍重地把形链挂在冷剑的颈上,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项链,这是条凝聚了黄菲所有的爱,全部的情的项链。

在早上五点,在人最困的时候,冷剑在杨厅长暗中的帮助下,故意留出一条隐蔽的小路,让冷剑顺利地逃出Z市,于是就有了开篇的一幕。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